下拉阅读上一章

02

  江家村看起来有点冷清,也是,有这么大的鬼气罩着,还有无头女动不动就出来逛逛,这村子的灵气早就没有了,村子里的植被都蔫了,没有一丝活气村子里的人也不敢大白天的出来。

  “有人吗?借个宿啊。”刘挽来到一家门前,听到里面隐隐有说话声,便拍门借宿,结果里面一下子就安静了。连叫了几家门都是如此,看来这村里人被这无头女吓得不轻啊。

  刘挽站在一家稍微破财点的农户家门口,思索着今晚该去哪里住宿,是去树上窝一宿还是去找个山洞缩着。住山洞又怕有些猛虎野兽什么的突然摸进来不方便打架,住树上又怕自己睡的太死最后从树上掉下来,毕竟这事也不是没有过。就在刘挽犹豫间,身后的门开了一条小缝隙,一个小女孩露着小半边脸,怯怯的说“姐姐,我娘说可以让你住一宿,但是……但是……”

  “嗯?”刘挽转过身,蹲下看着那小女孩,有些惊讶,“竟然同意了?但是什么啊?”

  “但是……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们……我们是……不会管你的。”

  “哎,没事没事,姐姐我出不了什么事,快快快,快让我进去吧。”刘挽跟着那小女孩进了院门,这农户家里单一,院子里也就一个石桌,几个农具,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

  屋里也是简单的格局,进门便是吃饭的桌子,里面有间堂屋,有个小男孩站在堂屋的帘子后面,露出小半个脸警惕的看着她。

  “你娘呢?”刘挽环视一周,也没发现这俩小孩娘亲的身影。

  “我娘在屋里躺着。”小女孩软软的声音说到。

  “那我去屋里见见令尊。”

  “姑娘不必了,我身子不适,怕见了姑娘再教姑娘染了病气,这便不好了。姑娘若是不嫌弃,便在寒舍饮一些粥裹腹,再教吾儿满子带你去休息。”从里屋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应该是重病在床,不方便见人。可惜刘挽不会医术,不能帮助这个唯一肯留宿自己的女主人治病,实在可惜。

  刘挽吃完饭就让满子带着她去别屋歇息了。满子把她带过去后又趴在窗头看了她好久。

  “姐姐你是来捉鬼的吗?”

  “嗯……你猜猜我是干什么的。”

  “姐姐你肯定是来捉鬼的。”

  “为什么这么肯定啊?说不定我就是来游玩的呢。”

  “不可能,敢来我们村的都是道士,那些游玩的人都是绕着我们村走。”小满子一脸肯定的说。

  “哦……那这么说,有其他道士来过啊?”

  “来过不少呢。”

  “那……然后呢?那些道士呢!”

  “然后……”小满子突然变了脸色,跳下窗户就跑了。

  刘挽虽然不明白这小孩怎么突然就变了脸,大概也能猜到这事情的发展不简单。既然有不少江湖侠士来过,那又为何没有解决点这个无头女呢,总不能来的这么多侠士中全是草包吧。这其中,必有蹊跷。

  天黑后,刘挽听隔壁没了声音,确认大家都歇下后,悄悄地摸了出去,她在村子里摸索了几圈,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

  她就又悄悄地摸了回去,刚回到自己屋子里,她突然就听到了一个哭声,哭声听不出男女,但是她确定这就是那个无头女的哭声。

  刘挽拿出一个珠子,这是她练出来的感魂珠,世间独一无二的珠子。这珠子可以感知到怨魂的存在,怨魂越近,珠子越红。这珠子带着刘挽来到村外的一个农户家里,这户人家的房屋比较破败,屋檐间还有蜘蛛网挂着。“这种偏僻落后的村落,这种破败的房子,这种脏不垃圾的地方,的确适合怨鬼在此歇息。”刘挽在心里道。她握紧手里的剑,悄悄的向农舍靠近,走到农舍篱笆外,刘挽仍是没感受到邪气的存在,但感魂珠还是红的,血红血红的,要渗出血似的。

  这珠子还是头一次红的这样厉害。刘挽摸近屋子后,在窗户上捅了一个小洞,刚凑上去看就被吓的全身炸毛,小洞口有张苍白的人脸趴在窗户前直勾勾的看着她,眼珠子瞪得特别大。刘挽头皮有些发麻,没敢细看,直接用剑捅破窗户,起身跳进屋内,左手快速抽了一张符准备用来定住那个不明人员。结果跳进屋里后才发现屋内空无一人,屋里是成亲时的装扮,大红大红的绸带,目光所视之处皆是红色。

  刘挽向身后的窗户看去,发现窗户上贴了张白纸,撕下来看,那白纸上有一个几笔勾勒成的人脸。刘挽心里明白,就是这张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人脸画像刚刚吓住了自己。这是白纸符,用随便一种白纸笔墨即可做出威力不小的符咒,能作出此符的必是得道高人,既有高人在此,那为何此处还有如此强盛的冤魂在此?

  刘挽心有疑惑,再一看自己手里的感魂珠,这一看不要紧,刘挽只觉得自己血液上升直冲脑门,原来这感魂珠它恢复原样了。将这珠子凑近那张白纸符,珠子微微发红,难道珠子感知到的怨力超强的冤魂来自这么一张白纸符?然后又因为自己打破了窗户,所以就毁掉了附在这白纸符上的怨力?

  不可能,刘挽立马否决了这个想法,这小小的白纸符怎可能会有这么强大的怨力,就算是有,也不可能会这么快的消散,而且也不能只是吓唬一下我而没有袭击我,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刚刚那个冤魂确实在这里,只不过在刘挽冲进来的那一刻,这冤魂逃走了,或者说离开了。她这么强大的冤魂,不可能会畏惧我这么一个小小的侠士,她不想与我有过多的纠缠,或者是,她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刘挽心想。

  “也好,既然你不在,那我就好好的搜查一下你的贼窝。”

  “不用搜了,什么也没有,这女鬼把重要的东西都带在身上。”门口突然出现一个男声。

  “什么玩意?”刘挽果断挥剑指向门口。

  “啧,小姑娘家家怎么说话?什么什么玩意?有你这么问的吗?”

  “哦……那你是什么东西?”

  “我不是……哎,你这小姑娘,真赖!”那人似是有些无语。

  刘挽慢慢逼近那人,这才看清他的模样,一个白面青衣的男子,腰间配有剑,看样子好像也是个捉鬼侠士。那人看刘挽慢慢走近,轻笑一声:“怎样?我好看吧?有没有对我一见钟情?”

  “你这个东西确实长得挺好看的,可惜我不喜欢小白脸。”刘挽一本正经的答。

  “哎,你这姑娘,说话怎么这么的……不中听呢。”

  “说给人听的话才中听。”

  “……行,你狠。”那人被刘挽说的满脸黑线,“我不跟你计较,在下青帮赵琉,跟姑娘一样,是驱邪人士,我是奉帮派之命前来清理邪祟。你看这个女鬼作恶多端,怨气十足,不好对付,我觉得我们可以联手解决。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我都无所谓啊,既然流氓兄你这么诚恳的要同我联手,那就联咯。”刘挽收回剑“哦,对了,我叫刘挽,是个散侠。”说完还对着赵琉甜甜的笑了一下。

  “……”赵琉头上有青筋暴起,但面对着刘挽这甜甜的笑容他又不好发作,就只能默默的接下“流氓兄”这个称号。但是他发誓日后他一定要让这个叫刘挽的臭丫头付出代价。

  

0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