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3联系方式

  邓燕柔赵谷珊两人,看着恢复平常模样的易安,有些恍惚,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场面就这样静了下来。

  杨从露就在这样诡异的气氛中,提了袋点心,走进了办公室,“咦,你们在喝茶啊!正好,尝尝这点心,咱们对面新开的连锁店,据说很好吃。”

  小茶看到熟悉的包装袋,目光微闪,神色不变的,走向前,接过科长手中的袋子,邓燕柔起身泡茶,赵谷珊则起身准备茶杯,整理起桌面来。

  一番忙碌,再次坐定,一行人细细品尝着美味,赵谷珊吃了一口说:“确实挺好吃的。”

  易安看看袋子上再熟悉不过的标志,心说:果然是熟悉的味道,丁香越来越能干了,不客气地又拿了一块点心吃了起来。

  杨从露见状,笑着说:“还真让李部长说着了,易安还真喜欢吃这点心!”

  满嘴塞满食物的易安,一脸疑惑的看着杨从露,邓燕柔赵谷珊也停下了手中的食物,杨从露拿起水杯,喝了口水说:“以前,只知道易安被席部长看重,今儿见里人事部李部长,才知道,原来,易安是被我们尧总在交流会上挖来的,易安怎么不早说,以前听席部长说,易安呆在财务部屈才了,我还不服气,现如今看来还真是屈才了。”

  易安忙说:“科长,你这话可是严重了,我也是进集团后,才知道尧总是三和总裁,他对我哪有什么看中不看中,不过是看在教授面子上的客套话,当不得真!在工作上,我就是个新手,没什么工作经验,需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杨从露脸上的笑容灿烂了几分,很是欣慰地拍着易安的肩膀赞到,“现在,像易安这样脚踏实地的年轻人不多了,易安好好干,我看好你哟!”

  邓燕柔赵谷珊也在一旁纷纷附和,易安一时被他们夸的很是惶恐,见状,三人笑得更开心了,她们先前对易安那些想法,随着杨从露得这一举动,全然变了,对易安多了几分接纳,说起话来,也有几分把易安当成自己人的意思,三人一唱一和,气氛很快变得融洽起来。

  不经意间,杨从露问:“易安,你有你们学校,经法系刘婷云教授的联系方式没有?”

  易安回道:“有,刘教授就是我们席部长的夫人!”

  “真的?”杨从露有些惊喜地说:“我一外甥女,考的是刘教授的研究生,这开学前,家里面想托人牵个线,先认识认识,没想到这么巧,刘教授就是席部长的老婆,易安,你和刘教授熟么?。”

  “比席部长要熟一些,”说完,易安看了看手表,说:“这个点教授应该在睡午觉,我发了个短信,把事的说了一下,下午科长在电话联系。”

  不想,易安信息刚发过去没过多久,刘婷云的电话就打来了。

  易安忙接起来问:“婷云姐,你今天没睡美容觉?”

  只听电话那头说道:“睡什么的美容觉,我都快被气死了,这事儿一会儿再说。我说,你什么时候,也搞这些弯弯道道,学会走后门了。”

  “呃~”易安还是说:“姐,就是我们科长,那什么,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出来吃顿饭呗?”

  刘婷云问:“第一次办这种事吧?”

  易安在电话这头嘿嘿笑,那头继续说:“是不是,人就在你跟前?行了,你把电话给她,我跟她说。”

  易安听话的把电话递给了杨从露,只见两人相互寒暄一会儿,就相谈甚欢的样子。没过多久,两人似乎就说定了,杨从露把电话,还给了易安。

  易安接过电话,刚喂了一声,就听杨从露问:“易安,周末有时间没?来我家一趟吧,小璐想你了。”

  小璐是刘婷云和席文斌的女儿,很可爱的一个孩子,很喜欢和易安玩,易安想着好久没见那个小不点儿,周末也没什么事就答应了,又想起刚刚的事,就顺口问道:“谁惹着姐了,火气这么大?”

  刘婷云愤愤地说:“席部长这些年官威越来越大,一回来,就对小璐各种测试训练的,把孩子打击的这会儿还在哭呢!”

  易安默了,在听完一个严父,妄图培养,一个十全十美女儿的故事后,摸了摸鼻子,挺想说,席部长的慈父之心有些用力过猛了,同时也明白这周末的主要任务了,又安抚了下愤愤不平的刘婷云,这才把电话挂掉。

  然后,就看见那三个人,眼神灼灼的望着她,邓燕柔问:“易安,你和席部长家很熟?”

  易安笑着点点头:“我上大学的时候,是席教授的助手,研究生考的也是席教授,相处的时间比较长,自然而然就熟了。”

  邓燕柔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当、也没再追问下去,易安长舒了一口气,她也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不过,这次之后,易安的工作又再次恢复了顺畅。

  四人又说了会闲话,临到上班时,方玲铃才回来,通过电脑,她很是沉重说,集团由于前面的发生了太多的事,尧总裁回来决定,要来个内部整顿,集团搞不好要裁员了。

  易安心中一跳,没听尧奕轩说这事啊?她忙问方玲铃,这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

  方玲铃:据我这儿的可靠消息,是财务室贾倩然她们那边传出来的,听说,这次裁员还会涉及到高层,贾倩然的父亲是贾董,所以这个消息的可信度很高。

  易安看到贾倩然三个字,就大致明白怎么回事了,尧奕轩这是动手了?

  晚上,两人吃过晚饭后,尧奕轩就去书房工作了,易安看着伏案的尧奕轩想,他的忙碌,是不是和集团的那些流言有什么关?

  趁着尧奕轩出来添水的间隙,易安将听来的那些流言,和担心都说来出来,尧奕轩静静地听完后,抚摸着她的头问道:“你是怎么想的?”

  易安抬头说:“我是想着,集团这次大动作后,人事上,肯定会有一番变动,这样肯定避免不了人事调整之类的事。这个时候出现裁员这样的传言,到时候可能会产生一些不必要的人心浮动。集团还不如,直接贴公告,说明情况,这样,虽然避免不了人心浮动,但总归比乱传好吧?”

43联系方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