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70加班到吐

  易安小心翼翼地问:“那个,你到底是怎么跟你父母说的?”

  “是我们的父母,”尧奕轩纠正道:“只是稍稍用了些技巧。”

  “技巧,什么技巧?你不会说谎了吧?”

  尧奕轩笑了,“没有,母亲出事后,父亲很听母亲的话,所以只要说通母亲,父亲那里就没有问题。”

  他与他父亲的关系不好,他结婚的事,一开始就没打算同他父亲说,所以,他要交代的人只有他母亲,他母亲与师父相识,在他师父出事后,他母亲比他还想要找到易安。

  他能娶易安,母亲比谁都高兴,只是暂时不公布两人婚讯这些的小事,她一点儿不在乎,他父亲知道他结婚的事,是母亲告知的,他不知道母亲是怎么说的,父亲很平静地接受了,也因着这事,在母亲的居中调解下,俩人关系也开始缓和了。“所以,不要担心因为担心我这边的问题,就匆忙下决定。”

  易安想了半天,“那我们就这样,等发现了再说。”

  “所以,这就是你的决定?”方玲铃听到后,觉得这也有些太随意了。

  “嗯,解决了这个问题,觉得轻松了很多,今天也好好的加班,不过话说,我们到底要加班多久?”这是她第一次体会到加班加到吐的感觉,“好想能睡一个囫囵觉。”

  方玲铃的注意力被转移了,话说,最近天天加班,真的快崩溃了,“说的是,再多的八卦,也无法为我充电了,我现在需要的是睡眠!”

  晚上,吃过晚饭,易安就懒在沙发上不起,以前,尧奕轩很不喜欢,人这样懒懒散散没个样子的模样,但易安在家的时候,最喜欢这样,她这是以前被管的狠了,从小院搬出来以后,像是叛逆似得懒散起来。

  两人结婚后,他对易安的这种习惯从纵容,到现在他会在易安懒散的时候,充当靠垫枕头,像现在,他就坐在沙发的一角,让易安枕在自己的腿上,让她躺的更舒服一些,“有这么累么?”

  易安:“有。本来年底就忙,昨天财务室,又突然下发了一个企划案,让我们收集近年来中远商贸的财务状况,这不是雪上加霜么?不过,这中远商贸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是霍旻坤的公司。”

  “卫蜀葵老公?”

  “对,中远商贸最近放出风声,想要开发一块,被业内很看好的一块地,竞争的人很多,投资部认为前景不错,中远在港势力很大,若能此次能合作,对三和在港的发展也有促进作用。”

  易安有些沉默,她想问这事儿,真的这么简单么?她记得中远在国内投资是不少,但多是独资或者直接和政府合作,很少在国内寻求合作商的事。

  “这事儿只是一个意向,你不要想太多,这两年,国内对外资把控很严,中远可能只是想分担一些风险,据我所知,今年中远在中南亚发展不是很顺利,国内与医学院的药业合作被卡下来不说,其他产业也被有关部门盯上了,如今抛出这一个地,到底是什么用意还不清楚。”

  “那,蜀葵发来的国内年会,我们还要去么?”

  “你收到年会的请帖了?不应该啊?三和同中远先前并没有合作。”

  易安起身拿出那张邀请函,“不是中远的年会,是蜀葵举办的,我也是才知道,每年蜀葵会借中远的场地,举办一场年会,参加年会的人,多数都同花家人有关。”

  “你想去么?”

  “我可能必须要去一趟,那次在蜀葵那里,四爷爷对我很不满,花伯特意打电话,想让我去一趟,这事我已经给奶奶说了,现在还在等结果,”易安耸耸肩,“以我的经验,奶奶斗不过四爷爷,若这张帖子真的是四爷爷示意发的,我逃不掉,倒是你,虽然帖子上,也写了你的名字,但你与花家没有任何关系,你可以拒绝。”

  尧奕轩想了想,说:“我陪你去。”其实在易安不知道的时候,花家已经不止找了他一次了,在未遇到花君候以前,来接触他的人,不多,都对他抱有善意,而在见过花君候以后,他开始见到了不明意图的人。

  易安不知道还有这样的情况,听尧奕轩这样说,劝道:“花家的人,有些复杂,你不要为了我去那浑水,若不是怕我奶奶和茉莉她们为难,我根本不会去,这次去,我也是打算只打一个照面就走。”

  尧奕轩还是坚持要去,他听花奶奶和卫蜀葵话里的意思,花家,这几年内部矛盾越来越严重,有点儿一触即发的意思,他担心易安一个人前去会吃亏。

  易安对这些并不在意,在她还在花家的时候,她就发现花家出现了两极分化的现象,激进的人特别激进,平和人只要大家安好就行,被迷了眼的人以自己拥有的能力为傲,被哄的不知天高地厚,现在过了这么多年,想来这些矛盾,已经被激化的差不多了。

  想到这里,她突然想到,花君候上次出现,是不是就是感觉到力不从心,才动心思让她回去?上班时,接到花君候电话后,她确信,花君候是压不住底下人了,想请她出面。

  不过,他是不是忘了,早那场爆炸之后,她和一个普通人没有不同?知道他们的意图后,易安很心安地带着尧奕轩参加了年会,等她和尧奕轩被特别带到一个小包厢,看到里面熟悉的面孔后,她隐约明白,这样的会面,应该是花君候和花奶奶俩人博弈的结果。

  尧奕轩看了看包厢的情景,有些不明白,年会中,这个小小包厢中,为什么会聚集这么多的人?很快,从大家的言语中,他知道了,原来这里面都是知道易安真实身份的人。

  不过,“你以前很不讨喜么?为什么多数人都对你酸言酸语?”

  “因为我以前是他们的榜样,如今江才郎尽,他们肯定要报一报当年被我压着的仇。”

  “哦?没想到,以前你还有这么高调的时候?”

  “不是我高调,是四爷爷高调,小时候,每次我若没有把他们收拾的金光闪闪,回去后,我就会被四爷爷收拾的金光闪闪,为了日子好过一点儿,每次我都会全力以赴,结果,为自己积压了不少怨气……”

70加班到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