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89我说了算

  不少人都对此议论纷纷。

  “部长早就该怎么做了,打着炒热气氛的旗号,实际上竟做些让人讨厌的事。”对面的于文连说话的声音不少,见被那些人听到了,忙躲闪着目光,把易安也拉下了水。

  那几人心里正憋着气,就把易安这个名字记下了,方玲铃有些紧张,“易安,那些人不会把气撒在你身上吧?”

  “难说,易安,你今天最好不要落单!”韩昭阳知道的要比方玲铃还要多一些。

  “你们这么紧张,这几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易安从对方的眼神中,也察觉到了恶意。

  “领头的那个叫吴天赋,”方玲铃趴在她耳边悄声说:“官方认证,吴董事的私生子,来集团混日子的典型,最让人无语的是,他指名要到财务部上班,来了做的又是拉皮条的事,正经财务工作没见他做多少,三科科长对他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另外几个老油条,在吴天赋没出现之前,劣迹不少,但没这么过分,吴天赋加入后……”方玲铃摇摇头,一幅没法多说的样子。

  韩昭阳:“他们蹦跶不了多久了,总裁一直在处理老总裁遗留下来的问题,他们是早晚的事。”

  方玲铃:“师兄是不是有什么内部消息?快给我们说说。”

  “这还用说?看总裁上任以来的动作就知道了,你们没有发现今年,尤其是下半年,集团人事变动很多,而最大就是那些有后台没实力的人,这个吴天赋人品不怎么样,但他的业务能力,我是说交际能力,确实有两把刷子,而且自从总裁开始坐镇集团后,他一直都很老实,也就是说,吴天赋是真小人,被这种人缠上了会很麻烦。”

  “你这么一说,我猜猜想起来这半年确实没听太多吴天赋的八卦。”易安复议,若是这吴天赋很会惹事的话,她早就从方玲铃嘴里听到这个人的名字了,她确信吴天赋的名字是第一次听说:“这么说,总裁是打算铲除集体里的这些毒瘤了?”

  “等等看,不就知道了,”韩昭阳故意卖起来关子:“但以你的智商,估计要到很久,你才会发现。”

  “师兄,你现在是在嘲笑我的智商嘛?”

  “没有,我是在说总裁润物细无声,实在高杆!”韩昭阳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在看易安,而易安在听到润物无声的时候,脸上扬起了笑容,这个形容还真是贴切。

  方玲铃却噘着嘴,她还是觉得韩昭阳在说她笨,隔着韩昭阳的徐星州,看着这样的方玲铃,心不由跳动得厉害,莫名觉得眼前的方玲铃无比可爱。

  几人的气氛很是融洽,那边跳在台上唱歌的吴天赋看着碍眼,他原本想着过渡一下,自然而然地找上易安,这会儿他想出了一个主意。

  一首歌结束,他就拿着话筒,看似无意地走到易安的跟前,请她唱歌,易安觉得莫名其妙,直觉告诉她,这个吴天赋是故意找上她的。

  “抱歉,我不会唱歌。”

  易安的拒绝在吴天赋眼里根本不算事,他三言两语,挑唆大家也一起起哄,一般这种情况下能唱的人,也就唱了,问题是易安真的不会唱歌,她看了一眼韩昭阳,接过话筒:“抱歉了大家,这么开心的日子,若是因为我找不到调的嗓子,影响了食欲就不好了,大家若是真想听,我给大家介绍要一位,有颜有才,极其下饭的韩大才子!”

  韩昭阳无奈起身,点了点易安,他就说易安看她的眼神不对劲,在韩昭阳唱歌的功夫,吴天赋端起一个酒杯,找易安喝酒,易安知道这人心怀不轨,根本不搭理他这茬,吴天赋佯装不高兴地拿起易安的酒杯,想要递给易安,却不知怎么的没有拿稳,碰到了一旁的果汁,易安躲闪不及撒湿了衣服,连她旁边的方玲铃也被波及。

  易安挥开吴天赋欺上来的手,和方玲铃一起去了洗手间,吴天赋的脸色有些难看,他是打算纠缠一下易安,但绝不是这样的手段,也就是说,拿水杯他还真不是故意的,但大家不这么觉得,都以为他是被易安扫了面子,故意报复。

  就连方玲铃也是这么认为,在去洗手间的路上,就抱怨个不停,易安却不这么觉得,那果汁撒落前,她明显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冷了几分。

  “也许他这不是故意的。好在今天穿的是深色衣服,不怎么看得出来。”

  方玲铃就更得意了:“我怕冷,多穿了两件,刚才就觉得热,现在这样正好,不过,还是要收拾一下,果渍很难洗。”

  等两人收拾妥当出来,拐角处正巧碰到尧奕轩,方玲铃意味深长地“哦~”了半天闪了!

  易安:“你忙完了?”

  “嗯,你们什么时候结束?”尧奕轩靠近闻了一下:“喝酒了?”

  “那是你身上的酒味,我就喝了一点点,才没有这么大的味道。”

  “确实喝了不少,”尧奕轩把她抱在怀里:“头晕,让我抱一会儿。”

  易安看看左右无人,便回抱了过去:“那还喝这么多,你是总裁,还有人敢劝酒?”

  “有人劝你酒了?”尧奕轩抓住重点。

  “所以,我跑出来了,很难受吗?要不,我们开溜吧?”易安刚说完,尧奕轩的电话响起,是于特助让他到财务部聚餐上露面的事,原来财务部长早就同他预约了这件事,只是他还没有定下来。

  易安:“你怎么不早说,你也会参加,亏得我还一直想怎么开溜。”

  尧奕轩:“不去也可以,我可是总裁,我说了算。”

  易安:“还是算了,听说往年老总裁多会在这样的聚餐中露一下面,你都到这儿了,若是不出现,好像有些说不过去。”

  尧奕轩:“父亲是父亲,我是我,走,开溜!”尧奕轩牵着易安的手才走到门口,迎面碰到了于特助和席文斌,两人相视而望,看样子是走不掉了!

  “你们先走,我一会儿在进去。”

  席文斌:“一起进去也没事。”

  易安拒绝了,在楼道透了一会气,在回去的路上,很不巧地碰上了吴天赋,看他样子,怎么像是在堵她?

89我说了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