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荫山兮踏梦来

范饭而谈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楔子

  大多故事,都希望女主好好活着,跌倒了再爬起来,可失去方向爬起来能去哪!?

  最后的最后每每有劫难她总是选择丢下一切落荒而逃。

  荫枝。原本破落的地方在她踏进去的那一刻万物复苏,生机勃勃,纵使天族不承认她。却倍受万物爱戴。在没有下凡之前,她是战神九秦,她生性孤傲,不容战败。母亲与外族私通生下她,被幽禁,她也因此被冷落。

  她生不完美害了眼疾,听说是她母妃用簪子划伤的,外面传言因为她母妃希望她不会受人蛊惑,重走她的老路被人抛弃。出生之后母妃就被囚禁在九幽宫内不许外人踏进半步,连九秦自己也不行。

  她只能抚琴辨位,在那次仙魔大战中捍卫天族领土中,九秦法力高强冲锋陷阵,九宫阵被破。

  其实她那阵法虽然高强却是天界设下的诱饵,注定有去无回。

  九秦拼尽全力却深陷魔军军师的擒仙圈内,军师麾羽与她大战几个回合。已是体力不支,九秦知道在劫难逃便与麾羽共归于尽被自身体内黑暗力量吞噬以邪克邪,一瞬间风云突变,天地间一片漆黑,人们陷入恐慌之中!麾羽被九秦拼尽全力的一掌打死魂飞魄散她的额间升出紫色元丹,她在消失的最后一秒亲手推向人间,黑云消散。

  与此同时魔兵还在因为在黑暗无动于衷时,天族集中全部兵力攻打魔军后方防守最弱的地方。

  魔军群龙无首于是乎方寸大乱。天兵破其阵,魔军死伤残重天军大获全胜。魔军首领祁赫撤兵魔兵退回魔界。天族大肆庆祝。念九秦有功追封其为九天灵女,并将她母亲放出,这是九秦出战条件。

  九秦,如光般的希望,她的希望之光,与黑洞相反,她吸收周围黑暗用来绽放光芒

  可那一天她被黑暗吞噬仅残的力量化作人形跌落人间。

  等待召唤

  可她不知道,她的存在就是一个错误。在净化天地的同时,自身所承受的是有限的。一定时间就会反噬。可以吞食的心质其力量不可估量。

  在人间她什么都忘记了,如果她行踪被暴露,魔族会将她教化成暗之女,桠妹

  桠妹?说来话长,其实九秦母妃刚生下九秦,便抱着小九秦痛哭起来,泪水参杂着对孩子的爱怜与不舍。她真的很爱这个孩子。那怕别人对这个孩子有所非议。当小九秦慢慢睁开可爱的眼睛冲着母妃笑时。

  她的母妃怔住了!

  怎么会这样?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旁边跟随她多年的侍女上前一看失声尖叫,双腿一软,瞬间瘫痪坐到地上。

  是他的诅咒,魔血双童!应验了。

  魔血双童祸三界!传说魔血双童有一双非比常人的双眸。一红一黑,一邪一正!

  幸运的是簪子划伤最严重的是为邪而生桠妹的灵魂,所以后来都是九秦一个人主宰宿体,桠妹灵魂受损一直都在九幽宫里当一只白色灵猫陪着九公主,九公主一直对它疼爱有加但是桠妹总是与九公主不亲近。常常站在屋顶喵喵的无助地叫着。

  记忆跳跃,当时贴身侍女脸色煞白:“九公主,聂大哥的诅咒……”

  “嘘”九公主突然异常平静的望着孩子道:“秦儿,九秦,这个名字是你爹给你起的,喜欢吗?”

  说着说着九公主鼻子一酸,一下哭了出来:“秦儿,你看看母妃。这是母妃的样子!你一定要记住!!!”

  秦儿,这世间没有一个母亲是不爱自己的孩子的!你要记住,母妃这样做是为你好!

  啪的簪子划落的声音伴随着婴儿的哭声一同响起。

  九秦的双眼血流不止!

  侍女浑身一颤,顿时九幽宫上方乌云密布,风剧烈嘶吼着拉扯着一切,雷声炸耳,吓的侍女缩在角落。

  是惨死的聂哥哥!!!

  九公主捂孩子的眼睛,哭喊道:“聂大哥,我知道你生气了!但是你死了之后,只剩下孩子了!原谅我,我别无选择!”

  煞那间——风平浪静,屋内一片狼藉。闻声赶来的人要上前询问,被九公主贴身侍女给拦了下来。

  如若是被外人发现九公主的孩子就是那个被诅咒人。后果不堪设想,幸运的是无人将九秦的眼睛与魔血双童联系在一起。

  仙魔大战后九秦落入凡间,只有少数人知道。玉帝就在其中。

  玉帝不忍,秘密派梦神夜槿潜入人间监视,暗中保护她。

  那时接到玉帝的玉旨那刻,他才知道,她还在!

  夜槿死鱼般的眼神,终于活了过来。

  传旨的老翁心领神会笑道:“梦神大人接旨吧”

  光之女幻化成婴儿,降落在一户人家门前。

  她叫荫枝。

  梦神,初到人间。很是厌恶人间烟火,他隐去自己实体,化为无形。

  他看着九秦降落在一个破落人家,平静地眼神注视着这里的一切。

  屋里老人听婴儿哭叫,寻声而来,喜极而泣,连声呼唤老婆子过来看,两口子小心翼翼的抱着女娃,连忙感谢老天爷怜悯两人丧子之痛,老人家说什么祖上保佑,将她起名为荫枝,寓意为老人家的希望。

  十五岁后

  荫枝穿着拼色的衣裳一衣素净肌白貌美,面似芙蓉,一双丹凤眼十分勾人心弦,一头黑发用红绳系着头发绾成髻上面插着两个红木簪子,笑起来妩媚动人。

  中午,荫枝动作流利的切着葱姜蒜,还在土豆等-食材,在锅中倒上油,反炒后倒入碟子中,急匆匆的将饭菜装入饭盒中。

  荫枝在田中吆喝阿爹吃饭,阿爹挥着牛鞭赶着牛(阿黄)吆喝道:“荫枝,一会就犁完地了!”

  “好咧”荫枝站在林间小道

  临面走来二牛哥挑着两捆柴火,二牛看着荫枝憨声憨气的说:“荫枝妹子,要柴吗?我多捆一柴”

  “谢谢二牛哥,噢等一下”荫枝从腰封内掏出一颗葵花籽说是迎阳花送给了他说明用处后。

  二牛好奇的问:“荫枝,你哪里来的稀奇玩意儿。前两天给一个火折子神奇的不得了。上个月给个梳子我娘喜欢的爱不释手,不许别人碰。”

  “这个……我上个月上城里卖油纸伞买的”怕二牛嫌贵支支吾吾的说是别人便宜卖的才骗过去。

  “那行,我先回去了,我娘还等着我回家吃饭呢。”

  “行,我知道了,路上慢点。二牛哥!”

  荫枝见阿爹过来笑嘻嘻地给阿爹讲进城遇到的事,讲完以后,一脸委屈的样子说道:“阿爹你就听我的吧!?回家休息,我多糊个伞就有钱花了”

  “傻丫头,爹没给你攒嫁妆呢?”

  “阿爹,女儿今年才15岁,你就想把我嫁出去了吗”荫枝嘟着小嘴气呼呼的说道:“荫枝哪也不去,就留在这里。”

  其实她看得出来,阿爹身体越来越不好了,才说几句话就开始喘气,咳嗽了。

  阿爹笑笑,吃饭了。

  午夜,荫枝在阿爹熟睡后,悄悄打开房门,坐在自家庭院内,像是在等谁,院内沉寂些许,忽然院内划起大风,集中于一点渐渐泛起紫色光芒,形如一扇门,光芒中走出一公子,青衣长袍,面容清秀,眉目素雅,一双纯净的眸子凝视着她。

  “只是每逢十五相见,你竟也迟了到了!?在下佩服佩服!”

  “山河……!”荫枝没有听他说什么,见到一年没见的老朋友激动的抱着他跳来跳去的,山河被搂着脖子,差点没断气了。他用力挣脱荫枝的热情,扬装生气道:“你这女子,懂不懂男女授受不亲!?”

  荫枝怔了怔,突然开怀大笑,“你行不行啊?我见你就差没把后俩个字叫出来了!”

  山河突然想到什么,赶紧往回撤!,当作没来过。

  可惜晚了一步还是被荫枝扯着秀发,荫枝嘴角扬起一个灿烂夺目的笑容。口唇翕动又震耳欲聋。

  “山——河——老——爹!!!!”

  “哎呦喂!我的小祖宗,你就是这么报答抱你长大的人吗?嘘!嘘!嘘!你小声点!”山河才4千岁,道行不高,在仙界也不老啊!?

  荫枝嘟着小嘴责怪道:“山河老爹,你不知道你这一年走了之内发生了什么!?竟然啊?是那个大茅石来的,他每次都绷着一个脸,凶巴巴的。太可怕了”荫枝想想都不敢睁不开眼,生怕他出来了。

  站在山河身后的大茅石挑眉,他就这么凶神恶煞!?他严肃的轻咳几声“咳!咳!在这说什么呢!还不赶快走。”

  糟了!?荫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老天太不公平了!为什么每次说他坏话时,刚巧不巧他就站在你的背后。山河恭敬的喊了一声师傅,站在他的身旁。显意荫枝认个错,她哪看的明白这些啊?每次捅个娄子,她就先溜了。他来善后。

  见荫枝先跑进去了,大茅石便严声问道:“交给你的事情都办好了吗?”

  “回师傅的话,都办好了。”

  “嗯。走吧。!”山河跟着师傅身后一起进去。紫洞也随之消失了。

  只见荫枝院内一只兔子幻化成人形,气嘟嘟的撅着小嘴“好你个山河啊!,刚才在大街上差点小命断送在你手中,我辛辛苦苦修炼我容易吗我?”说得伸手都想打他。仿佛眼前有他的身影一样。

  “荫枝……!”阿爹打开房门,好像发现她不见了。

  糟了!,素兮连忙躲在柴堆后边。不被她阿爹发现!

  算了,就当回好人吧。她伸手隔空变出一堆柴火,落在地上。幻化成荫枝站了起来。

  “阿爹!?我在劈材呢?!有事吗?”她假装很累的样子,在额头上擦擦根本就没有的汗。

  阿爹心疼看着她拉着她的手说道:“荫枝,都怪爹!你才会这么辛苦……”

  “没有!荫枝不辛苦,只要阿爹在我身边。就不累”素兮连忙打岔心虚的笑了笑。她在扶阿爹回屋路上突然停了下来,紧紧的盯着一物咽口水。

  阿爹会悟,笑她是个小馋猫,让她尽管吃,素兮听到胡萝卜尽管吃,她高兴的蹦蹦跳跳的跑了过去。阿爹见她兴奋的样子,笑着摇摇往屋里去睡了。

  荫枝进到岩藤界后,去找蓝花楹树精,那个整天打呼噜睡觉的老朽了。

  “老朽!荫枝来了!”荫枝冲他高兴的喊着。

  老朽打了一个哈欠,然后伸了伸懒腰。用棵藤枝将荫枝卷起来张嘴吃了进去,又睡着了。

  等等——!吃了进去!?

  没错!!!只有像荫枝这种法力低级的用吃的,其他人?!拜托根本不需要。日后被嘲笑,她总是恨恨地说我喜欢。

  原来老朽是这里守界者,他的年龄与岩藤界差不多一般大。也就是说他一开始就有了。听说是什么上古时期的一族逃难至此在这里种下的守界神树。凡无本族同意的擅闯者,便会被老朽发怒给他当施肥的埋于树下,而且老朽长的这么大,荫枝曾问过它打败过多少人!?施了多少肥?!老朽为难的用树枝数,数不过来硬说荫枝难为他。他话不多,说的最多的就是:“是何人要当我花下肥!?”威风凛凛的九字真言名声在外,他自己却总是一副悠闲的样子。

  这次山河回来是因为梦神大人要回来了,族内人们忙着迎接梦神大人,他们身上都有一对隐形的翅膀,需要时便会出现,按照红橙黄绿青蓝紫等级分布

  最高级如大茅石的翅膀是透明的,但荫枝从末见过。

  

楔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