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相会

  七夕晚

  梦儿乔装打扮与小鸢去了风烟亭近水楼台处,不远处那人站在船边在等她,小鸢止步不前,见不远处俩人甜甜的抱在一起,笑了起来。转身去给了二人放风。

  远远便听到有一人喊道:“鸢姑娘!”

  小鸢回头,心想怎么是他呀?

  那人已到面前,惊喜道:“鸢姑娘!上次匆匆一别,在下还没曾自我介绍,在下从杭州城来,姓魏字子轩!”

  小鸢惊道:“杭州城?!听说很远的,你千里迢迢来此为何?”二人就此聊了起来。

  子轩笑道:“鸢姑娘!你不觉得我们很有缘吗?正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

  小鸢哼哼笑了两声,道:“魏公子可曾知无缘对面手难牵”说着小鸢有意无意的看着对面的船。

  小鸢心中猛然一惊道:“天啊!梦姐姐……!”

  就看见那男子将梦姐姐护在身后,临面一艘大船,船上李老爷铁青着一张脸,而李夫人不怀好意的冷笑着,身后跟着几位达官贵人都在小声的议论纷纷!

  心道自己还真是一个乌鸦嘴!连忙朝嘴上打了几下。

  “鸢姑娘怎么了?”他顺着他的眼光望过去。那场面再明显不过了。

  “完了!”小鸢呆呆的望着江面。后悔当初太粗心。

  江面上不知道李老爷说什么了,将那人一脚踹下水,梦姐姐惊声尖叫着。

  小鸢道:“魏公子!你可会……”话音刚落,就见魏公子跳进水里,跳水声惊吓到亭子里的女子们,小鸢也跟着跑向离船更近的地方。就见梦姐姐被李老爷硬拉走了!走时四下寻找小鸢身影,见到小鸢什么都没说。小鸢却已经明白了。重重的向她点一下头,梦姐姐才被拉进船舱内。船也开走了。

  小鸢到了岸上,魏子轩拉着那人游了过来,小鸢用力拉住魏公子的手,将他拉上岸。顺便把那个人也拉上来。

  魏子轩坐在地上大口喘气道:“天啊!我才离开杭州城一年,游泳都那么费劲儿啦。”

  小鸢感激道:“魏公子,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小鸢感激不尽!”

  魏子轩怔了怔问道:“发生了什么?他是谁呀?”

  小鸢唉声叹气,道:“一言难尽!这世间最痛苦的,莫过于痴情人不能相爱罢了。!”说着,轻声呼唤道:“金公子!醒醒啦!快醒醒!”说着她皱着眉头问道:“他怎么还不醒?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金应咳了一口水。听到她的呼唤渐渐苏醒过来。

  “他醒了!”

  “嗯!”魏子轩应道

  金应看一下江面,突然冷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金某人此生就算撩倒也轮不到你来教训我!尔奈我何?!”说着满面绝望,狠狠一咬牙,咆哮道:“李通,我今生与你势不两立!”

  小鸢怒吼道:“够了!金公子,没想到你是这么小肚鸡肠之人!难道你就不知道什么是爱屋及乌嘛。那是梦姐姐的父亲!梦姐姐喜欢的是风雅有气度的你。你的风雅你的气度呢?都被狗吃了吗?你知道她回去她会承受着什么吗?老爷对此绝不姑息!你有几层把握?你还能再见到她?”

  金应仿佛被骂醒了一般耳边一直回荡着那句“你有几层把握你还能见到她”,狠狠地用手捶着地面,然后瘫倒在地。

  魏公子见小鸢这么生气想安慰几句,可是?小鸢已经甩袖离去。魏公子痴痴的望着她离开的方向。心中多了几分心疼。

  梦儿回去挨了三十板子,硬生生忍着没有喊一声疼。被李老爷禁了足,小鸢则被活生生的打了六十大板。降丫鬟等级,不许任何人给她送药,以后便在柴房干活。

  可小鸢在柴房躺近半个月都没好反而更严重。梦儿小姐十天便可下床,听到小鸢没药便半夜偷偷过去给她送药送饭,见她伤的严重,不免又是一顿痛哭。小鸢当时已经迷迷糊糊了,见到梦姐姐却很开心。她趴在床上却能感受到梦姐姐再为她涂药,不料好景不长。这件事被莲小姐知道了当场将梦姐姐捉回房里。一阵喧闹后屋里又变得安静起来。小鸢叹了一口气,头又开始发热起来。像被别人念了咒一般头疼欲裂。她痛苦的挣扎着。

  “到底是谁?是谁?出来!”她痛苦的挣扎到天亮。却突然浑身一轻,病也跟着好了。她纳闷儿的走出房门。抬头看看太阳,看一看树木,看一看来来往往的人,她明明都认识又觉得很新奇。她心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像不一样了却不知哪里不一样。

  有人道:“还不快去干活,磨磨蹭蹭地站在那里干什么呢?”小鸢回神,另一个丫鬟拿着一个棒槌给她。又指了指旁边堆成山的衣服。道:“哪!你看一看这是你今天要洗的衣服。”

  小鸢面无神情地反问道:“我一个柴房的丫头跟你们这些洗衣服的丫头能牵扯什么关系?”

  话音刚落,院子里所有丫鬟都聚集在一块儿,站在那个丫鬟身后,仿佛在给小鸢示威。

  小鸢哼哼冷笑了两声,道:“一群疯子!”

  众女仗着有后盾,更肆无忌惮一群人蜂拥而至要打她,不知为何小鸢站着不动看着她们冲过来,心想着,过来!再过来我就放狗咬你们。可她只是想一想,不过放狗?小鸢突然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为什么会想到狗?。

  便听到院外狗吠声音,片刻便冲了进来,丫鬟们吓得花容失色。四处逃串,小鸢也吓了一跳。动弹不得,但狗并没有咬她的意思。

  李家的小公子冲了进来。大声吼道:“怎么回事儿?这狗怎么突然发疯起来?平时还好好的。来人!快来人!”院子里一片混乱。

  小鸢内心却突然卷起千层浪。怎么回事儿?心里满满的全是害怕。她开始觉得自己恐怖起来,慢慢地变得迷茫起来。但她掩饰的极好,众丫鬟没有一个人察觉她的异常只是觉得自讨没趣接连倒霉,便不再找事。

  就这样过了两个月。终于再也掩不住了,那日她和平常一样在干活,却听见了丫鬟他们在议论着什么。什么要私奔,被捉了,浸猪笼什么的。

  小鸢听着心惊胆战,双手不停的发抖。望向大门口那个管事的老丫鬟,心一横便冲了出去。事发突然。门口那位根本来不及反应。只听到小鸢身后的叫骂声。“快来人呐!将那个死丫头给我捉回来,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刚冲到现场,便见老爷把金应打了半死。梦姐姐苦苦哀求着叫他们不要再打了。可是没有一个人理会她,她父亲有些心疼她但仗着面子不得不狠狠责罚她

  李老爷冷哼一声:“我李家的颜面,都被你给丢尽了”

  有人道:“像这样的人,就该浸猪笼。”

  李老爷严声责问道:“你给我闭嘴!什么时候我李家的女儿,轮到你们是外人说三倒四的!都给我滚!”

  众人后退几步,并没要走的意思。

  小鸢冲过去抱住小姐拼死的护住她

  李夫人冷笑道:“好一个忠心的丫头,柴房干的好好的,偏要跑到这儿来!来人呐!就是这个丫头。教唆小姐出逃的!给我往死里打。”

  李老爷觉得自己颜面尽失。冷哼一声,甩袖离去。李夫人也跟着老爷走了,梦姐姐见父亲失望的离开,伤心的哭了起来。

  金应,勉强站起来扶着梦姐姐往外走。

  莲小姐冷笑一声:“谁告诉你们可以走的?爹派我来清理门户”小鸢心知她给说谎,不予理会。

  小鸢挡在两人面前道:“梦姐姐,你可想好了?!你们这一走就再也回不来了。”

  俩人对视一眼,点点头!

  小鸢得到答案,便转身叫她们让开,莲小姐冷笑一声:“不自量力,来人呐!先给她抓起来。”

  众人刚要动手,天突然暗了下来,狂风大作众人乱了手脚。

  魏公子因为等不着金应便驾着马车停在李府外面,小鸢护送二人上车,自己转身去了李府

  梦姐姐惊呼道:“小鸢,快来,你去哪?”

  闻声魏子轩下车,唤她回头

  “鸢姑娘!……小鸢!……鸢丫头!……鸢儿”见她不回头他嘶吼道:“给我回来!”

  小鸢早以泪流满面,听到他最后那句便扭头向他跑去,抱着他,魏子轩揽她入怀,生怕她又走了。

  小鸢心有万般不舍,她觉得心口一阵暖暖的。

  “抓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后面人快追了上来了!

  小鸢还是挣脱了魏公子,在他发怔期间将他推上车,给了马一鞭子,马发狂般冲了出去,任凭他们怎么呼唤小鸢也不回头!

  众人将小鸢围住,领头一句“给我往死里打”

  一道炸雷,一声惨叫,一片狼藉,

  一人惊呼“哎呀!我的天啊!这……这个妖女引天雷杀人了!”小鸢迷迷糊糊听到这句,便天旋地转的晕倒在地。

  再次醒来已在押往刑场的路上,在梦里她记起好多事,不关这里的事。她明白了一定是什么刺激了她体内的封印。她依稀记得她误伤一人,众人要她解释,她还未开口就被人一掌打下凡间。她被推下那一刻说什么夜槿,高看你了?接着便是无边的坠落。直到现在,醒在囚车上。押往刑场。

  荫枝从天上掉了下来,摔在刑场上,她站起来一脸懵懂无知!台上台下都吓得跪下磕头了起来。

  她望向小鸢,就见她笑了笑不说话,也没力气说话。

  荫枝想了想走向小鸢犹豫的问道:“你是不是见过我?我总觉得在哪见过你?”

  小鸢道:“姑娘一定是认错人了!小鸢从出生就末曾离开过柳州城!”小鸢心想不能让她知道,起码现在还不是时候。

  荫枝还想问什么?被她话堵的自知也问不出来什么!

  夜槿降落在荫枝的身边,拉着她的手问她有没有事?荫枝摇摇头,夜槿这才看见小鸢,他吓得想转过身背对着她,可想想算了撞见就撞见吧!立马又镇定下来。

  小鸢心照不宣也不理会他。转头冷不丁说道:“人不愧心,何惧怕哉!”可心里笑夜槿做贼心虚。没脸见人。

  夜槿又怎会不知?她本身就说话尖酸点刻薄点。笑了笑便不再搭理她。

  小鸢旁边的士兵吓得丢下火把跑了。可火把点着柴堆,梦儿大声唤她,说魏公子在等她,小鸢最后还是下定决心召了大雨熄灭了周身火焰,夜槿和荫枝帮她解了绑,梦儿将她扶走,走过夜槿身旁时,夜槿道了谢。

  小鸢道:“你大可不必谢我!你以为能瞒多久?你不会天真的以为真的是我召的她吧!?她会醒的,到那个时候我还是毫不犹豫的会站在她那一边。到是你!”小鸢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就走了。

  小鸢是秦九九宫阵之首,秦九能够召唤她,也就是说刚刚荫枝在想小鸢,不意中把自己给召了过去。而这些荫枝自己根本不知道!

  荫枝觉得莫名其妙,他们讲话一句都听不清楚。

  见小鸢走远,心里竟有些不舍!夜槿握住她的手,紧紧的握着。

  小鸢和梦儿到了郊外,魏子轩坐在马车上见到小鸢她们开心的挥着手,小鸢眼神有一瞬间的光芒闪过便就暗淡了。

  魏子轩拉住她的手,被小鸢无情的甩开了,众人惊讶的看着她。

  小鸢眼神坚定,故作痛快道:“魏公子你游历山水惯了,我又何必限制你的自由!”

  魏子轩急忙道:“鸢姑娘!我愿舍弃那些”

  小鸢道:“那便不是我喜欢的你了!”

  梦姐姐不解道:“小鸢?你为何不跟魏公子,你不是很喜欢他吗?”

  小鸢道:“我有更重要的事去……”话音刚落,一阵狂风卷着黄沙吹来,

  “向东!”

  众人只听到小鸢空中那句“向东”声音在回荡。

  魏公子向东看去,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向梦姑娘辞行便向东追去了。

  客栈内,荫枝心思重重,素兮见天色不早了拉着她往客房睡觉去了,另一间房里,山河与夜槿共用一间,山河敬夜槿是前辈将床让他,夜槿笑道:“山河兄,不必谦让!我早以习惯不睡了!”

  山河困惑道:“夜槿兄不用休息吗?那你平常都不累吗!”前辈不愧就是前辈。

  夜槿道:“人间的午夜别说我们最繁忙的时候。只是夜间需回天庭有事!”

  山河想想也对,夜槿是梦神,不睡也对,只是不睡觉是什么感觉啊!山河忍不住道:“夜槿兄!我近来觉得你对荫枝那丫头感觉很特别的”

  山河八卦的靠近他讶然道:“不会喜欢那丫头吧!”不会吧!英明神武,风流倜傥的夜槿兄,怎么能被荫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给拿下呢?

  夜槿嘴角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转身走到门前。淡淡的说道:“你想多了!”

  山河躺在床上见他走了。只好善罢甘休道:“行吧!行吧!”

  混水珠内

  夜槿站在一座竹亭高处等着她,黑不隆咚的街道上就见一女子手提着灯笼,向这边走来。

  走近时,她见到夜槿,就提着灯笼照了照确定是他,仰头看着他还是看不清他的样子。不满道:“哎!这次你又要搞什么鬼?”

  夜槿笑了笑道:“今晚不动武!

  ”

  真是好笑,荫枝摇了摇头,指的来时的路道:“那这条路走到头就是回去的路吗?”

  夜槿袖手一挥一条长长的街道上满是灯火,伴随着钟鼓之声出现许多穿着红衣带着金色的面具在跳舞的舞女,道:“今晚不动武!回去需要钥匙。钥匙呢?”他眼神一撇示意钥匙就在那里!

  荫枝气愤的看着整条街的人。这怎么可能?她们的舞步前后不一毫无规律可寻。根本不在原地停留一秒。参差不齐,让人看到眼花缭乱!

  

相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