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夜鼓寻物

  这不可能。她怒视夜槿道:“还是来打一架吧。”说着她便冲向夜槿又挥拳又用脚踹,可是三番几次都让她扑了个空。见武力解决不行。她恨得咬牙切齿。一不做二不休还是决定用手一位一位的去找,她刚按住一位,在她全身上下搜索,见没有。就去找第二位,第三位。到了队伍中间。她却已经晕头转向了。

  她疑惑道:“我刚才?是从哪边过来的?”她前后看看,早已经东西不分。那些舞女还在不停的跳。找过的没找过的,早已混在一起。荫枝有些抓狂。站在人群里被东撞一下西撞一下。很快又撞回边缘,这回她将视线落在街道中心击鼓的人身上。刚靠近,耳膜便受不了。

  她捂住耳朵大喊,道:“喂!这位大哥——!在下有问题想请教你!”

  那个击鼓的壮汉,像是聋子一样,她凑近他的耳边大喊几声。几乎确定他是个聋子。她想让他停下来,可双手又不得空,只得用身子去撞他。这一撞可不得了。那壮汉如石头一般。没撞倒人家反把自己给撞倒了!

  夜槿见她如此可爱,嘴角泛起笑意。

  荫枝坐在击鼓台上,望着下面的舞女。突然想到夜槿那句话。

  “今夜不动武!”荫枝嘴里默念几句。心里咕叽道:“不动武不动手不动手动脑子!智取!”

  荫枝纵身一跃跳往高处去观察这击鼓的壮士与跳舞的舞女之间的联系。观察这一小会儿。有纵身一跃跳到鼓上,可鼓面圆滑,她重心向后倒去。到了鼓的后面,却发现这里挺安静的。鼓得声音很小。荫枝默念道:“击鼓其镗,踊跃用兵。自古以来,鼓都是用来鼓励将士奋勇杀敌的,如今用在这里,会不会将那些舞女当成了将士,才会使的她们跳的停不下来。”荫枝计涌心头。她跑向夜槿所站的竹亭下面的那口井,夜槿有些看不明白。心想她在干什么?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就见她摇上一桶水,拎到鼓旁,拨起头上的发簪狠狠的插向另一面鼓。却怎么也扎不破,看来那面鼓皮不简单。她拎着桶又飞了上去,也扎不破鼓桶,她一气之下将水全倒那壮士身上。

  荫枝一怔发现。也不是没用,其码他抬头看着自己,但眼神里有怒火,荫枝有些心虚地看着他。将手中的桶也扔了。

  夜槿见荫枝惹怒那人叹口气,道:“这下!真要动武了”

  壮汉后退一步。冲上面的荫枝狂怒地喝道:“小娃娃,这般没有礼貌,待你鼓爷爷教教你!怎样做人!!!”说着将鼓踹倒在地,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野述,接住了快要摔落在地的她。

  荫枝震惊道:“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败鼓风怒骂道:“你这小娃娃,死到临头还嘴硬。还敢狡辩!”见他来者不善,野述将荫枝掩在身后。

  败彭风用棒槌重重一击倒地的鼓面,所有的舞女都飞上了天,荫枝惊的哑口无言,紧紧的拽着野述的胳膊。

  败鼓风连击数下,众舞女伸出长长的红色布条作势要攻击她,一女子迎面袭来野述用剑粉碎了她的布条,寡不敌众野述的手被缠着拽上了天,几个女子瞬间将他包围裹成了粽子。

  荫枝纵身一跃跳向夜槿,站在他面前,咬牙切齿的说:“这就是你说的今夜不动武?”

  夜槿冷言道:“意外!”然后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一条绳子猝不及防的从背后拴住她的脖子。向后拽了几米重重摔倒在地。

  荫枝呛了嗓子,心想这也太厉害了吧!完全来不及反应。该死!

  她看向败鼓风心想你不是不喜欢水吗?那我给你来点火。她飞升上天将沿路的灯笼一个一个的踢向他,看着满天的红衣。荫枝道:“粉黛们接球!”

  就见红衣起火又相互碰撞。导致漫天星火,一块儿一块儿地往下掉。败鼓风道:“小娃娃,您鬼点子怪多赢的不光彩!”

  荫枝道:“前辈,荫枝只想要一把钥匙,并不想闹成这样!”

  败鼓风不满道:“嗯?一把钥匙,你怎么就肯定在这里!?”

  荫枝道:“荫枝无意冒犯!还请前辈见谅,莫要为难我!”

  败鼓风,想着不能看着红女们被火烧伤,说道:“不难为!不难为!你把火熄灭就给你。”荫枝拿起水桶简直不可置信的说道:“真的!这是你说的!绝不反悔。”

  败鼓风:“绝不反悔!”

  荫枝将桶放进井里,摇满后手拎着纵身一跃,飞的比她们还要高一点。周身快速旋转,一桶水化作水滴洒向红女,片刻火便灭了。

  “好了!将钥匙给我吧!”荫枝伸手问他要。

  败鼓风作势扶着脑袋伤脑筋的笑道:“太单纯!”

  荫枝嘴角抽搐一下

  不远处的夜槿也勾唇一笑,野述方才也挣开了红布,就见败鼓风将自己从头撕开,就像金蝉脱壳一样。一个壮汉变成了一个头发乱糟糟的。衣服邋里邋遢的清瘦少年,他冲傻眼的荫枝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敲打腰间小鼓一溜烟不见了人影。

  “你……!”荫枝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转头冲夜槿哼道:“你也知道对不对?”夜槿歪头微笑不语。

  又问野述,可明明野述不会说话。她想自己大概是被气疯了,抓狂的挠挠头发。

  “本姑娘这辈子还没被这样玩过。亏我还一句一句前辈叫着!哼!”荫枝身后一阵女人的讥笑声。

  荫枝觉得耻辱极了大喊道:“野述!”

  野述上前一走,荫枝听着那忽近忽远的鼓声,攥紧拳头骨节微微泛白。道:“今晚的包子有着落了!”话音刚落,就伸手指向那个背影。“追!”

  野述嗖的一声消失在黑夜里。

  荫枝也要去追,却又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看向他,不满道:“根本没有什么办法智取对不对?”

  夜槿摇头,道:“有”

  “没有”荫枝反对道:“我什么法的都试了”

  夜槿冷言道:“这可不是荫姑娘向别人请教问题该说话的语气!”也罢夜槿看她长大早已习惯,平静道:“智取分三策,上,中,下。”

  夜槿撇了她一眼,见她有些许期待自己对她的点评,冷冷的说道:“你用的计策”

  荫枝侧耳倾听道:“什么?”

  夜槿冷冷地说道:“下下策”

  “什么?”荫枝质问道:“你不是说只有三策吗?”

  夜槿道:“你已超出我预想的下策。不在三策之中”

  问还不如不问!荫枝白了他一眼纵身一跃追败鼓风去了。

  野述在前拦,荫枝在后劫夹道相迎,败鼓风想从荫枝那弱的一方冲过去,野述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将自己的剑丢向荫枝,荫枝手一接。顷刻拔剑指向他。野述趁机从背后将他擒住。

  败鼓风想挣扎,没有机会。哼道:“胜之不武!”

  荫枝匪笑一声:“呦呵!这就懂了”说着剑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了。

  败鼓风认怂道:“懂懂懂!我已经痛改前非,悔不当初了!”.

  荫枝本身比较大度“把钥匙交出来了”

  败鼓风无可奈何。只有乖乖的双手奉上钥匙。

  荫枝被骗了,内心有了阴影。道:“该不会是假的吧!野述将他押着一起走”

  败鼓风气道:“嘿呀!你个丫头!”话音刚落。“啪”的一声,被野述打了一掌。败鼓风老实了。

  “喂!我拿到钥匙了”荫枝将钥匙扔给他,夜槿看了一眼。伸手将钥匙化成一道光。在她面前打开,败鼓风动了坏心思,趁他们猝不及防时,挣脱束缚。跑了进去。

  荫枝就纳闷儿了。从没见过像他这样的。沉默了半晌,她抬头看了看他,道:“这……?没事吧?”

  夜槿点点头,荫枝就放心的走了进去。

  每次都觉得他很熟悉。靠近看见他的脸。醒来却不记得了。

  翌日

  荫枝刚起床伸个懒腰。山河炯炯有神儿的跑过去。拉着荫枝去吃饭。

  “怎么啦?山河老爹!你今天哪里不舒服吗?怪怪的”她用奇怪的眼神上下打量他。

  山河强忍笑意,严肃地道:“今日启程,去岚城!”

  荫枝不解:“那你为什么那么开心?”

  “岚城是个烟花之地琵琶曲更是名满天下,听说那里有很多像天仙般的……”山河假意咳嗽两声。原来是素兮走了过来。

  “哼!”素兮见他刻意不说了,从他身边掠过。又欠个身子回头,眼中红光一闪。素兮用微乎其微的声道:“下不下流你!”

  山河两眼无神道:“我下流!”

  素兮满意地转身下去吃饭。山河回过神来。见荫枝正在偷笑。恍然大悟。道:“素兮!我就不信我没法子冶你了!”跑下楼作势要打她,素兮虽然打不过,但耍滑头撒泼打滚样样在行,总是快气死山河,又拿她没办法,夜槿拍拍山河的肩膀像似在安慰道:“认命吧!”山河伸出双手向天大吼“不——”!

  中午刚到岚城,城门守卫森严,山河挠挠头困惑道:“真扫兴,夜槿兄要不要进啊!”

  “你想什么呐?”素兮踢了他一脚道:“天马上就要黑了,你要我们大家路宿荒郊野外吗?”

  “哎!我只是说说!素兮你最近是越来越有能耐了!脾气渐长了!小心嫁不出去!”山河扮鬼脸作势吓她“小心变成黄家老闺女……”话音刚落,被素兮拎着包裹打来打去。人群涌动俩个人瞬间埋没在人群中。

  荫枝伸头左顾右盼,不安道:“夜槿,他们不见了!”荫枝去拉夜槿没拉住,被人推倒在地。人太多了她跟本起不来,被人撞来撞去的。稍显无助。

  荫枝喊夜槿的名字,没人回应,人潮涌进城后,荫枝还没来得及进去,城门已关,城外只剩她孤身一人。

  身后有一只手突然搭在肩膀上,荫枝心跳刹那间一顿,小小一惊。荫枝侧头去看那只手。那只手泛着黑气。

  那人道:“姑娘,青龙涧来的吧?鬼木大人有请,跟我走吧!”说着不容她反抗。带她飞入空中,荫枝在空中与他纠缠。

  荫枝拿着包裹锤打着他。喊道:“放开我!松手啊!松手!什么鬼什么木的你让他去死!凭什么叫我去就去,你以为你是谁啊!给本姑娘松开,再不松开我就叫人了!山河老爹——!夜槿——!,素兮——!救命啊!”她拼死拼活地喊着。但那人根本无动于衷,只是死死的抓住一

  荫枝重新审视鬼木兵一眼,

  “干什么?”鬼木兵有点不自然。

  荫枝一脸认真“你长的真丑!”

  鬼木兵,剧烈的咳嗽。不再理她

  此时天上一位拣药仙童在瑶池玩,不小心将箩筐里师傅宝贝的入药灵石给丢了下去。仙童伸手去捞,怎么也捞不着。心想这下完了。回去要挨罚了。

  仙童道:“完了!完了!这下搂子捅大了要赶紧告诉师傅才行”赶紧回头去喊师傅了。

  灵石从天而降,与荫枝和鬼木军发生碰撞。一起摔落地面。

  某小娃扯着母亲的衣角:“娘!快看,白天也有流星哎!”

  “咳咳咳咳!什么啊?”荫枝压着鬼木军,感觉自己全身上下火辣辣的疼。一看身下还坐了一个,连忙吓的爬到一边去了。

  见他死了,吓得祈祷不要回来找自己。那人脸面前有一块灵石发着淡红色光芒。荫枝没看见过,拿在眼前仔细看了看。用牙咬了咬。灵石似乎能感觉到痛。叫了一下。

  荫枝连忙看了看四周惊讶道:“是谁?是谁在叫?是谁在那装神弄鬼的。出来!”

  “是我呀!”是一个俏皮女孩声音。灵石闪了闪,变成了一个人的模样。

  荫枝大吃一惊。怒喝道:“你……你你为什么长的和我一模一样?!还有为什么不穿衣服?”

  “第一个捡到我的人。就决定了我的模样,至于衣服吗?我没有呀!”

  岂有此理!绝不能让这小妖精变成我的模样!荫枝伸手想去撕下她的面皮。吓得灵石想要跑,灵石惊恐道:“不可以!不要!我一生只此一容,改不得!”

  “改不得?万一你要是用我的容貌去干坏事儿,怎么办?”

  灵石急忙解释道:“不会的,不会的,灵石天性善良,而且灵石干坏事会受到惩罚的。”灵石捂着自己的脸。

  “真的?”荫枝见她点点头,松了一口气。道:“那好吧。就放你一马”

  灵石听此言,连忙道谢就要走。被她给拦下来。

  荫枝一脸黑线,道:“你能不能穿上衣服再走,不可以裸露太多,不能让男人碰你,如果男的碰了你就会有惩罚降临在你上”荫枝撇了一眼。见她听的一愣一愣的。伸手将自己的包裹给她,道:“换上吧!你叫什么名字啊?”

  灵石想想自己是从瑶池掉下的一块灵石,叫?叫?

  就叫“瑶灵!”瑶灵笑道:“我叫瑶灵,你呢?”

  “荫枝,木遇阳之荫,叶共存之枝”荫枝的介绍简单果断。

  换上荫枝衣服,梳着荫枝的发型,两人相视而笑。

  荫枝看着她,什么还不懂想想自己刚才遇到的危险。严肃道:“瑶灵!你想去哪?”

  瑶灵看向远方“我不知道,我想去看看人间的烟火。揽这一世繁华,去感觉天上没有的一切!”

  荫枝道:“可你下凡,不会有人追究吗?”

  瑶灵嗅了嗅自己身上的味道,皱眉头说道:“荫枝姐我身上有灵石护体,很容易就被发现。如果能有人将我灵石灵力藏起来就好了。”

  荫枝笑了笑,安慰她道:“我们两个长的一样也就罢了。你被天界追,我被魔界追!”

  俩人同时笑了出来。瑶灵问她为什么会被他们追,荫枝拉着她说道:“我来自青龙涧,不知道为什么我们那女子都被抓了,男的全死了!我呢!比较幸运被我的山河老爹给救了,山河老爹他们要送我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听他们说还要一个多月才能到呐!这下好了,被鬼木军劫走,又不小心掉落这个鬼地方!”荫枝看着这山谷,满山的竹林,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荫枝俩人见着一块刻字的大石头,连忙过去看看。

  “越水岭!荫枝姐,我们在越水岭!”瑶灵拍拍上面枯枝落叶。荫枝道:“越水岭?,这地方我没听说过,我怕万一?”

  瑶灵歪着头问道:“万一什么?”

  “鬼木军!他们为了找我竟追到岚城了,这里是绑我回去掉落的路线说明这离他们更近,他们随时都有可以追上来,此地不宜久留。”荫枝看向瑶灵道:“你的容颜与我一样,同样也有危险!”

  瑶灵道:“那怎么办啊?瑶灵不想被抓”想想自己刚到人间,还没玩够呢?

  “事不宜迟。我们需要与山河老爹他们……”话未说完。

  鬼木军的清逵突然降落俩人的面前,吓得俩人后退几步,荫枝将瑶灵护在身后,清逵慢慢逼近,荫枝后退时碰到死的鬼木军的一把剑,用剑哆哆嗦嗦指着清逵,紧张问道:“你是谁啊?该不会又是鬼木军吧!别来啊?我的剑可是不长眼睛的。喂?喂?”荫枝心想野述你死哪了?关键时候不出来还等什么呢?

  清逵见有俩人,皱眉问道:“你们为何一样?谁是从青龙涧来的?说!”

  

夜鼓寻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