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媚凡终相见

  金媚有金丹后,还是没有苏醒!严滨打算将她关进山洞里有利于凝聚元气,凡佑怕她孤独,陪她一起进了洞,凡佑私心是希望她睁眼看到的人就是自己。

  这样一陪便两年的时间,抬头望去,洞外的梅花飘雪转眼间春意盎然。凡佑总爱将自己看过的景色说与她听不管她能否听见。平时,大哥会来与他谈谈心下下棋,老二孩子出生了,是个女娃,在凡佑进洞半年后,便已经会牙牙学语,而且会满地跑了。三天二头带着老四跑进来玩,泼皮的像个男孩子,老三整天被他们俩气的直反白眼,没办法老二管不住,大哥能管住,可大哥太忙了。老四给女娃起名叫大芳,女娃听了可开心了。叫啥名字她都不理。就大芬管用。气的老二妻子整日埋怨老四,明里暗里埋怨老四,可是老四性格,明里暗里埋怨都是浪费时间。

  大芬每次趁着母亲熟睡爬进洞里,都偷用老三胭脂盒子里的东西,画个浓妆。跑来问凡佑道:“五叔公,大芬美吗?”

  凡佑宠溺笑道:“大芬今天真美!”

  大芬可高兴了指着石床上的金媚问道:“哪是五婶婶美还是我美呀?”

  “谁是你五婶婶啊?”凡佑好笑的问道。

  “四叔公说的!”

  “我没说!大芬你咋冤枉俺?”老四问道。

  “我没冤枉四叔公!”大芬拉着凡佑的手说:“四叔公说了,这个女人是你要娶亲用的,还说你娶亲那天会有漫天红光。五叔公,大芬想看漫天红光,你快娶了她吧!”

  凡佑盯着老四,像是要审问他。什么漫天红光?什么娶亲?

  老四嘟囔着说:“可不是吗?这几天铁烛鸾火越来越多,都飘进里了,依俺看她是快醒了!醒了那天,知道是你救了她,她得以身相许啊,咋的?你别告诉我你是一厢情愿,俺会吃她的,走!大芬”

  大芬跟着老四走后,凡佑盯着她看了好久。

  她好像没说过喜欢我!凡佑想了很久,突然心口痛了一下,他躺在金媚身边,深情的望着金媚,她瘦了,又白了,头发长了,她的皮肤开裂了,是褪皮的现象。想起上次她褪皮,流下一滴眼泪,却没有醒来,倒是唤来了铁烛鸾火,大哥说她离醒不远了,待铁烛鸾火全聚集,她便醒了!

  后来直在金媚醒来,是第二年的春天一个傍晚。

  那夜,好多铁烛鸾火,整个山都是火红色的,铁烛鸾火性温和,但你惹了它,被它头上的尖刺,叮一下,全身便会发烫,洞里的凡佑就是在被它叮了一下,脱了上衣用内力压制体温上升。这时,金媚醒了,洞外的铁烛鸾火仿佛知道主人醒了,纷纷盘旋在洞口上方等待她的到来。

  洞外的大芬拉老四要进洞被老二老三生拉硬拽的给拉了回来。

  “人家二人世界,你一小姑娘凑什么热闹,老四你这一根筋,脑子怎么转不过来呢!”老二拽着他们往大哥屋里去了!

  洞内

  金媚得知自己复活了,而且还在褪皮!望着自己的蛇尾,和掌心运气而生的火焰,是成百上千的铁烛鸾火聚集而成的。打散还可以聚集。

  金媚全身的骨头疼的要命,各各关节都在咯吱作响,动了几下棕色尾巴,不是太灵活。“凡佑,这是哪来的荧火虫?”

  凡佑走上前,坐在石沿边上,轻轻的揉揉她的秀发,宠溺的说道:“这是铁烛鸾火,你体内有它上一个主人的金丹,它是嗅着气味来的!”

  “金丹?凡佑你说我体内金丹从哪里来的?万一它主人找来怎么办?”金媚抬头便见到上方洞外满天红光在上空盘旋。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它的主人,只要你呆在我身边,谁也抢不走”

  “是啊!”

  几年后的今天

  站在破旧金府面前的金媚感叹道:“凡佑啊凡佑。当初要的是我不要也是我!这要怎么待啊”

  当年金媚驾驭不了金丹,反生了贪嗔心,她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感觉半梦半醒的样子,老三找凡佑聊天,无意撞见金媚被铁烛鸾火所欺负,将金媚摔在地上,老三上前询问情况,不料惹怒铁烛鸾火,金媚怎么拦都挡不住那么多铁烛鸾火攻击,被撞进墙角整个人晕晕乎乎的。直到凡佑的一巴掌打在脸上,她才看到漫天火光,眼前的一切都显得不真实,一片狼藉,草地上躺着受了伤老三。

  “金媚,你看你都做了什么?”

  “凡佑,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这……”

  “坏女人!”大芬拿石头砸破了她的额头。

  凡佑转身离去!

  金媚抬头看向凡佑,见他没有看向自己,明白这里是呆不下去了,脑海里快速闪现一个念头。便向界口逃去。天色已经很黑。下山的路显得更不容易走了。

  金媚心思低沉。凡佑,我讨厌你!

  还走几步,身后传来的声音让金媚心惊胆颤。

  “嚯……金姑娘这是要去哪呀?”老四很快追赶了过来。

  听语气,便知他来者不善。她没有说什么。

  媚儿苦笑:“说了你们可能不信,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又多了几个人忽然从四面八方出现,将她围得水泄不通。三下五下,金媚便重伤倒地。铁烛鸾火突然爆发式增多。将金媚儿团团围住。腾空托了起来,金媚望着不远处的凡佑背影,唇角儒动了几下,似乎想要说什么。

  老四拿出长久不用的抽骨鞭冷冰冰的说道:“灵秀山,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了的吗?”

  与此同时,重复面八方聚合而来的铁烛鸾火越来越多,历史好像又要在重演。金媚望着那团火。

  虚弱地呼唤着:“回来。快回来!”

  事实上,金媚到那一刻才明白。铁烛鸾火它们那一刻像发疯的野牛一样,其实它们根本就没有什么主人,有的只是像她这样的饲料而已。如果主宰着它的人不够强大,便会摆脱了束缚,自己当家做主。

  铁烛鸾火是有灵性的,金媚一早便发现了这一点。在发现他们有点不听自己使唤的时候。她便早早做了第二份打算,在它们做错事的时候训斥它们教导它们如何做才是对的。身下这一部分是听他的教训的。可远处的是万万不肯听自己的,才会酿下如此祸事。

  金媚认命闭上眼睛。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很是失望。

  老四杀红了眼,咆哮一声,对金媚破口大骂:“往我们家老五对你这么好,好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俺今日一定要交你碎尸万段。祭拜俺族今日所死的兄弟们!”

  金媚望着平日喜欢与自己喝酒的四哥,心口火辣辣的疼。碎尸万段,那便如你所愿。金媚拖着沉重的身体,翻下百米高空。

  坠落,让一切显得这么真实。金媚望着中那一团铁烛鸾火失了方向般追向自己。

  金媚跌入草丛,眼前模糊一片。仿佛看到了一颗颗幽蓝色的星星。

  那日夜里,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有的铁烛鸾火就像等待死神的审判一样。在空中漂浮着。然后一颗颗蓝色的,像星星般的铁烛鸾火与其融合消失不见。

  老四发现原本被伤的滚烫的右手飞进一只蓝色的铁烛鸾火之后便不烫了。

  老四急忙喊到:“大伙快停下!这些蓝色的是红的天敌,能治伤,不要伤害了它们。”老四随手将衣服脱掉。捕捉了一大团蓝色的将它们裹在衣服里。

  一路狂奔,跑到三哥身边,此时,大哥和二哥,凡佑都在为他疗伤,老三伤的很重。

  老四重重的喘了几声:“大哥!老三有救了,你看~”他随手将衣兜打开,放出铁烛鸾火。

  那一瞬间,蓝色的光,映入凡佑的眼中。

  凡佑愣愣的问道:“四哥,这是什么?”

  老四叹了一口气说道:“也不知道咋了回事儿?突然。从不远处的草丛里窜出许多蓝色的铁烛鸾火,俺当时心想玩完了,这回死翘翘了,突然多出了那么多。没成想……”与此同时,许多的蓝色的铁烛鸾火飞入老三体内,老三逐渐睁开了双眼。

  老大面色凝重道:“那女人呢?”凡佑下意识地看了看老四,

  老四含糊不清的说道:“俺没注意。那娘们儿可能跑啊。”

  凡佑下意识松了一口气。

  从那以后,在凡佑的世界里,金媚便再也没有出现过。凡佑总想着金媚,但他从未在兄长面前提过金媚,兄长们也是一样墨守成规。但他们瞒的是另一件事。

  凡佑的大哥向族中遨游四海见多识广的老者询问关于红蓝鸾火一事,老者说在他有生之年,曾见过一次。铁烛鸾火并没有什么所谓的主人,其实体内含有等量的铁烛凤火,引得铁烛鸾火前来。而铁烛鸾火天生不是安静的主,非得要惹出些是非来才肯罢休。那铁烛凤火则秉性温柔,不喜争斗。所以铁烛鸾火久而久之便不受它的控制。铁烛鸾火现世,必有含铁烛凤火之人相克。

  铁烛凤火出现乃含丹之人精气所化,铁烛凤火消失殆尽。含丹之人也就灰飞烟灭了。那个所谓的铁烛鸾火丹其实就是最后一对铁烛鸾凤火炼化而成。直到被后来的人吃了那铁烛鸾凤火丹。它上个主人才能解脱死亡的威胁成为一个正常的人。这个时候大哥才明白,金媚应该是死了。他既然徒生了一丝愧疚之心。当下便想,定是上了老翁的当。若是让凡佑知道了他定会伤心难过一辈子。

  都怪当初没有搞清楚,为了救人,随便什么丹就都给了金媚吃。

  那个时候,金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的。一路仓促,不小心滚下山。迷了方向,胡乱走了一通。这一走便是几个月,遇到现在的鬼木大人。

  那时候鬼木不似现在那么暴躁,两人在茶馆发生误会。便斗了起来。金媚那时候像带刺的刺猬一样,浑身带刺。而且金媚虚弱的不成样子。明显不是他的对手。鬼木无意间见金媚通红的双眼,下一秒眼泪就要夺眶而出。但还在和他拼命的打。这让鬼木不由得好奇起来,后来的日子任她打闹,鬼木都将她留在身边,再后来金媚便反着性子妩媚起来,却被鬼木通通视为勾引。可鬼木却从未说过喜欢她。

  而金媚这一次离开鬼木就是为了寻找那最后一对鸾凤火,这样至少可以光明正大的活着。

  另一行人,此时已启程去往灵秀山,翻过那座山便可到达目的地。荫枝也就安全了!

  到灵秀山,需要走水路,先到山角下灵秀镇。

  “荫枝!你快看……!”素兮指着船下的鱼影,惊声尖叫道:“好大的鱼啊!”

  荫枝素兮两人趴在船头!突然被浪头拍了一身水。两人吓得尖叫起来,又相视笑了出来女孩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船仓内,山河恭敬的坐在夜槿对面,看着闭目养神的夜槿,又看看夜槿身边的待从宁郎,宁郎看了一会儿山河,像是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便不再看他了。

  山河因为师傅吩咐过一定要盯紧夜槿他们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不会影响到岩藤界的老小,还说跟着夜槿一定不会错。

  可是船外边素兮荫枝玩儿的很开心,吵着他心痒痒的按耐不住想出去玩的心。

  “船家?还有多久到啊?”宁郎问道。

  “不远了,不出两炷香的时间。”

  山河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夜槿睁开眼睛。没忍住笑了出来,说道:“他呀,出来没多久,没见过世面。有些晕罢了”

  话音刚落,宁郎便冲向船尾,一阵呕吐。

  “哈哈哈哈哈!”夜槿山河忍不住都笑了起来。

  “怎么啦?怎么啦?”素兮探头问道:“前面不远就便是灵秀山,听说那地方有许多世外高人隐居于此”

  “世外高人?不过就是几个名落孙山,不得人心的书生罢了!!!”船家打趣道:“几位公子小姐们,这次到灵秀山可是要寻人啊,老头我载人过河几十年了,到也认得几个!”

  夜槿望向船外的落日余辉,发起怔了,山河少见夜槿如此拉着宁郎的胳膊肘,小声问:你家公子怎地越发的心不在焉了,眼瞅着离荫枝的事越来越进了,夜槿大人放心此才对的。

  宁郎正坐着说道:“我家少爷的事,我不便多问。少爷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自有自己的打算。”

  行!

  山河想套个话都套不出,只得来日方长了。

  船外荫枝和素兮正讨论晚上吃什么?素兮要吃包子,荫枝却提议吃野味。

  船家笑道:“姑娘,真会选啊!灵秀山上野味是出了名的!”

  荫枝坐在船头笑嘻嘻道:“素兮,你听见了吧!灵秀山上野味是出了名的!”

  “姑娘可别开心太早了!这灵秀山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的!这山啊!上去人多出来的人少啊!”

  “为什么啊!”

  “哎!不清楚,下来的没几个清醒的!这不不久前来了一位姑娘,也要去灵秀山,向我打听,我好言相劝,她却不听,这会估计……,哎!罪过,罪过”

  大概是因为因果的原因,那位姑娘正是金媚儿!正当荫枝一行人在灵秀山脚下客栈住行时,天慢慢黯淡下来,金媚来到了当年凡佑跪求大哥救她的地方。金媚望去,山上已经没有昔日的熊熊大火燃烧后狼藉的模样。还没上山呢!,老远就听到了蛇吐信子的声音。金媚握住手中的剑不自觉的握紧了一下他还是不习惯这种声音,每次一听都在心底暗暗觉得毛骨悚然虽然她也是蛇但他总强迫自己不要吐蛇信子。

  按照以往的惯例,刚才的声音如果不出所料,是放哨的小兵。所以不用她说什么!一时之间!金媚回来了的消息便会传遍灵秀山!

  “兄弟,我刚才在山脚下。看到了五嫂嫂了!”

  “不可能!你这这……头眼镜蛇是不是老眼昏花了?金媚姑娘明明在那场大火中就已经死了,咱们在场的兄弟可都看见了!”

  “就是就是,兄弟可记得莫要在五当家面前提起这人来!”

  “哎哎……!你们怎么就不相信呢?是真的!”那人说的见没人听,气的急跺脚。

  “嘿嘿,瞧着四眼镜还着急上眼了”

  “你们几个在瞎嘀咕什么呢?不该你们站岗吗?”建议一群人哄堂大笑,无所事事的样子大当家的严声呵斥起来。

  众人一看是大当家的,都立马站好自己的岗位。

  “怎么回事?”

  刚才见到金媚的小兵畏首畏尾的走到大当家的面前说:“小的刚才在山脚下看到了看到了……金媚姑娘!”话音未落,大当家便消失在夜色中!

  金媚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他自己心里也清楚自己当年惹了什么麻烦闯了多大的祸,这座山上有多少人想杀了她以绝后患。灵秀山结界不开,是没办法上山的。

  视线中,金媚紧盯山口处,哪怕是一片树叶地浮动。她都紧绷的神经,突然一阵头晕眼花,金媚心中一惊,脖子被掐的死死的让他觉得只要稍稍再用一点力她的脖子就会断掉。

  大当家的充满憎恨厌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呦!这不是当年放火烧山的女中豪杰吗!什么风把你给吹过来了?得亏你出现了,要不然还真的以为你就这么容易死了,我会觉得很遗憾的,既然来了那就里边请吧!”

  金媚好不容易双眼才渐渐。清晰了起来。被掐的喘不上气来整个脸憋得通红。只能扯着嗓子喊:“放,放开我!当年的事情我百口莫辩。我也不想这样的。事情的真相我不相信你不清楚。你别装好人了。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你才是那个真正的幕后黑手。”

  “呵呵!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女人,若不是你,我五弟也不会成现在这样。”

  提到凡佑,他下意识的去看金媚的反应。

  失望至极!在她的脸上有的只是冷漠与淡然,哪怕一丁点眷恋之情都没有。

  金媚突然想到什么故作一脸担心的样子问道:“凡佑……凡佑他怎么了?”

  凡佑的大哥冷哼一声道:“你不觉得你现在说这句话特别讽刺吗?”可他嘴上说着,掐着她脖子的手已经松了。

  此时二哥三哥四哥已经赶到,金媚回头望向他们几个,那几个人还是如以往的样子。老二看样子还是那么的含蓄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老三娘娘的老四憨憨的。

  突然想起当年几个人围在火炉旁边说说笑笑日子,但已经过去了。

  金媚手捂着隐隐作痛的脖子,望向他们四人,后退几步。果然不出她所料。他们几人刚来不过几秒,便铺天盖地的嘲讽起来。

  金媚大概早就猜到了这样的结局,试探性的问了问:“难道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你们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来吗?”

  老四拽了拽手中的绳子道:“俺要把你绑上山给五弟一个交代!”

  “老四,对女人可要轻一点,更何况是小五的女人!”老三用扇子玩味的笑了起来。

  金媚厌烦的皱了皱眉头道:“如果不能好好说话,看来只能……”话音未落,剑已出鞘。

  “何故如此呢……!大家可是以前都供过事的何必舞刀弄枪呢!来来来五妹妹有话我们好……”老二,话音未落,冰冷的剑已经悬挂在他的脖子上。吓的他浑身一哆嗦。

  “少废话!今非昔比。我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金媚儿!”

  老二连忙道:“是是是……!你说什么都对。”

  金媚望着他们四个人说道:“本来我这次来是有事相求。不然。我们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相见。”

  “话别说这么绝哦!小心被打脸噢!!!”老三有点幸灾乐祸悄悄飘到她耳边说道:“这不你就来了吗”

  大哥现在已经脸色铁青了,不知是被谁气的,他才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瞬间出现在她的后方点了她的穴,这个时候金媚只觉全身无力连剑都拿不起,瞬间听到剑掉在地上的声音。

  金媚咬牙切齿的责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大哥冷笑一声说道:“看来这些年你的功力的确是有长进,不然你现在可能连话都说不出来。”

  金媚闭上眼睛,想用内力逼开穴道,发现只是徒劳。他内力轻工已经厉害到这种地步了吗?

  “老四捆上!!!”他在吩咐的同时顺便说了一句“莫要费心思想解开我点的穴,那样只会让你逆血而行,伤的更重,一两个时辰自动解穴。”

  众人将金媚背上山,途中听到远处有吹埙,曲调绵绵不断的爱恨纠缠。那般幽弱哀怨!

  金媚瞬间明白了,除了凡佑那斯能做出这等事,心中五味杂陈,但她并不觉得自己还爱着他。

  凡佑的大哥去了山洞,刚走到不远处,便见小五坐在山洞外的石头顶上,又在对着月亮吹奏着,来寄托思念了。

  本想着,当年金媚的死可换让他死了这条心,好好跟着自己修行!可是凡佑太过痴情了!枉费自己对他的期望呀!

  凡佑已经到了完全忘我的境界,其实他从不知道大哥站在他身后陪了多久。

  夜色微凉,寒风阵阵。凡佑放下手中的埙,轻咳几声便已经脸色煞白,就连那几声轻咳都是有意强忍着的,月光下望着他的清瘦背影大哥略带责备且心疼的问道:“小五,你身体不好就不能好好休息吗!?”

  “大哥……我,我没事!”凡佑语气轻柔平淡如清风抚柳,抬头看那轮明月道:“大哥,你瞧今晚月亮多美啊!听说月上有一处宫殿,那里有和我一样爱而不得的人。明明那么难熬,大哥你说她如何能熬得过千百年”

  大哥拉住凡佑道:“那便不要熬了!”凡佑的事把大哥弄的是焦头烂额。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或许还有救。

  此时,不知山下刚发生什么的凡佑一头雾水就这么直直的被大哥拉走,直到拽到金媚的面前,见到被绳子捆绑起来的她的同时两人都是一脸震惊。

  “你们好好聊,我先出去了”门一关,凡佑两眼直直盯着她看愣是久久没有缓过神来。

  金媚率先开口:“凡佑!你是要把我身上看出一个洞来,才会给我松绑吗?!”

  “啊?!”凡佑笨拙去解开她身后的绳子,连忙抱紧金媚儿道:“媚儿!我以为在也见不到你了,我好痛苦,我那么思念你,却怎么也梦不见你!你知道吗?我一直祈求上苍再给我一次机会。哪怕是要用我的命交换都可以!”

  “凡佑!”金媚突然语气凌厉道:“当年的金丹是不是在你哪?”

  

媚凡终相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