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破庙门遇月老

  几人来到洞口,凡佑有些诧异,问道:“大哥你们怎么来了?”凡佑有一些不安,之身挡在门口。

  “哼!”大当家的推开他,直走进去。道:“妖女——!你给我出来。”洞也不大容得下百人有余,洞里有一水潭,潭内乃是修炼之地。

  这时,金媚一身素白青衣从潭中缓缓升起,像一条鱼一样划下一道优美的弧线,一时众人都已不开眼,女子淡然一笑,静若处子。这便是凡佑视为珍宝的女子,世间最美好的一切!

  金媚轻盈的降落在众人面前,手里拿着红木梳子从容不迫的梳着秀发,浑身散发着慵懒的味道,**香肩,甚是妩媚。

  “妖女——你三番五次伤我五弟,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啦!”大当家的气的冲着她破口大骂。凡佑拉着他大哥,并不希望看到两人剑拔弩张,针锋相对。

  金媚嘴角浮现一丝冷笑,扫了众人一眼,道:“将,铁烛鸾火丹交还于我!”突然人群中她瞧见了一小姑娘头带七彩秀珠钗正小心翼翼的冲她挥手,彩秀?再往旁边一看,金媚小小的差异一下清逵!?.虽然易了容,但一点女人味都没有!

  被发现了——

  清逵尴尬扭了头。

  “没有——”大当家的大手一挥,明眼人都看得出的敷衍!

  “媚儿,我想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不如我们坐下好好聊聊!”凡佑伤口如烈火般灼烧,他被大哥推了一下,就一直在忍耐剧烈的疼痛。还强行打了一个圆场。

  老二老三都无奈靠边站着,这些家常里短,司空见惯。

  山河到时对此饶有兴趣。

  “让两位见笑了!”老二低声含蓄的说道:“这位姑娘,是我们的弟媳妇,原本,她与五弟结琴瑟之好!很是恩爱!只可惜百年前的大火后,便与我们失散了,原本以为她死了,谁成想回来后既然性情大变。”老四每每听到这里吹胡子瞪眼,引的山河他十分好奇。拉着老四低声询问详情,老四像被人打开了话匣子。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清楚。

  这下山河才细细打量了,正与大当家的争论的金媚,果然是位奇女子。

  夜槿在旁多多少少边听了此,却皱起眉头来,这女子与多年前的一位九宫之一的身影几乎吻合。

  夜槿眉头紧锁,眼前浮现各种错综复杂的机缘巧合。

  难道!难道!夜槿心头极为震惊,简直是晴天霹雳。九宫阵又要齐聚了吗!?难道是宿命吗?

  七千年前,九秦与师姐妹拜师元始天尊,九秦虽然看不见一切,天赋异禀很快便学成而归,在后来的五千年来,前前后后便有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人跟随了她,八人性格各异,各相看对方不顺眼,处处针锋相对,发生许多争执,但助阵九秦时却又格外齐心协力,八宫各主早在两千年前受命在洛河镇压上古妖王时,被妖王拉进去做了陪葬了,只有九秦一人逃脱,并与里面里应外合封印了大门,里面八位宫主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那个时候九秦带着一身伤回到九重天上,把自己关在屋里好多天,到了接下来的一千年内她独自一人苦练九宫阵上了仙魔大战的战场最后落入凡间走到现在。

  记忆中的九秦总是倔强甩开,所有人援助之手!

  算了算了,不想她了

  夜槿想到这里止不住的摇了摇头。

  可其八宫各主只听命九秦的,如果荫枝这次再次进行封印,那么九秦将不再觉醒,那……荫枝能掌控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各主吗!?

  看着眼前的女子,与昔日的那个威风凛凛的女子联想一下面孔十分相似,眉与间多了几分人间烟火味。

  山河见他摇头,戳了戳他的胳膊。询问他可想到什么?

  山河当年身在岩藤界修行,完全没有参与到仙魔大战其中来,对这方面也只是略知一二,完全没有必要让他牵扯进来。

  夜槿摇头不语!

  金媚此时再三询问,凡佑心事重重的望着众人一眼,从怀里掏出来两个带有佑与媚两字绣工粗糙的荷花小包,各自闪着微的红蓝之光。

  一旁不动声色的夜槿终于说了话,“这就是铁烛鸾凤火吗?姑娘原来你的命一直攥在别人手里!早就听闻铁烛鸾凤火,相生相克!鸾凤一灭,人即灭,你呈了这位公子的大恩,却又在此灼灼逼人。是不是欺人太甚了”

  “我……!”金媚原来冷漠宁静的脸上,竟然滚落一滴晶莹的水珠。脸色苍白的指着凡佑,踉跄的后退了几步,道:“我恨他!当年为什么对我置之不理,我灵力尽失,元神受损,凭一己之力苟延残喘的活下来”金媚捂着隐隐作痛地胸口。这些都不及你转身离去来的要痛。

  “媚儿不是这样的……”

  “我不要听——”金媚捂着耳朵,歇斯底里的吼叫着。

  彩秀不忍心要上前,被清逵制止。

  “媚姐姐,很难受……吧。”

  清逵握住彩秀的手,无形中给了她一点安慰。

  “哼!五弟,这样的女人不识好歹!以我说不如送她到阴曹地府向孟婆子讨碗汤水,一了百了!”老四最见不的别人欺负自家五弟。

  山河思考了片刻,觉得这办法不错。

  “哎!”老三感叹一声“最是无情媚姑娘!”

  “三公子何出此言?”山河故意问给金媚听。

  “五弟平生素来不喜局限这一方小天地里,游戏人间,欢乐洒脱。一番偶然,竟被是市井作坊里的丫头给勾了魂。”

  在场的人不用问都知道说的是谁。

  金媚冷哼一声,并不买账,眼中寒光四射,混身紧绷着,如同一只炸了毛的刺猬。

  老三并不理会金媚的感受,继续讲着他俩人的故事,一个堕落青楼喝酒唱曲,一个湖底潜心修炼打坐。月色下纷纷扰扰的往事,就如同她当初那纵身一跃,激起的惊涛骇浪一般,注定了一波三折,随着贵妃当街流产,金府满门抄斩,少年灵秀门外跪求大哥,寻找丹药,洞中默默守护,受白胡老人威胁,又独自一人对看最后一对铁烛鸾火百年。

  “一派胡言!”金媚不信

  “是真的!当年我们被白胡老翁给骗了!误食此丹后,除了五弟我们都没发现什么问题。”一向不喜说话的老二都说了。

  难道?我错了!?金媚心中差异

  “可当年我亲眼见他在我落难时离我而去!”

  “当时你之所以铁烛鸾火失控,完全是老翁搞的鬼!也怪我们当时不该拿铁烛鸾火丹,可时间不等人。当时也没有办法!”老二话语中充满懊悔。

  “二哥,不能怪你们。”凡佑淡然一言,引得金媚不自觉望着他一眼。

  当时在铁烛鸾火没发作前几天,老翁便在界外千里传音给了五弟,威胁要他的千年蛇丹做药引!五弟将你严加看护。可他夜夜来催,还变本加厉起来。大火后见铁烛鸾火什么都没了,那老翁在界外撒泼打滚了五天五夜才肯罢休!”

  金媚隐约曾记得,一次夜里,她坐镜子前梳妆,竟然见一只蜡烛上聚了一团白烟,一个老头的烟状头两只黑洞的眼睛死盯着她说着还丹还丹,害的她打翻烛台。

  那时,房内一片漆黑,她更害怕了,缩在角落里大声叫喊,周身突然许多铁烛鸾火照亮了房子。再寻不得那人身影。

  “好了真相大白了”老三如释重负拍了拍手,“没什么事就先走吧!”

  “老三,听说你那有一包好茶,我要尝尝鲜”老二紧跟其后。

  “哪有什么好茶,去去去,找你娘子去,省的她又嫌我们霸占你了”两人声音渐行渐远。

  大当家的严滨,不想起波折了,便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去!老四撇了撇嘴。也离开了。

  见人走了差不多了,彩秀大步流星的跑了过去,却被夜槿给抓住了臂膀。

  “不解释一下吗?”

  彩秀有些慌了手脚!“大人怕是误会奴婢了”

  “哼!”夜槿冷笑“我可没见哪家的奴婢这么不懂尊卑”

  糟了!彩秀心想刚刚自然而然站在众人前面。

  “山河,将旁边也给拿下”

  山河瞬间树藤缠住清逵。

  山河抓清逵臂膀,心里猛然一惊,这肌肉好生壮实如同石头一般!

  山河笑着拍着他男扮女装的胸肌,“行啊,兄弟,炼的不错啊!”

  “住手!”金媚低声呵斥。

  “媚姐姐——”彩秀甚是委屈。

  “怎么媚儿你们认识?”凡佑有些担忧。

  金媚此时望着凡佑不再抵触一二。反倒内疚起来。与鬼木相处的漫长岁月里,虽然争执不断早以爱上鬼木的霸道,蛮横,乃至他的一切!

  凡佑早已不再是心上人,那个傻瓜竟等了自己百年!

  “媚姐姐!是我哥哥的妻子,才不是你的什么人呢!”彩秀此话一出深深刺痛凡佑的心。

  凡佑微微蹙眉,心里有些犹豫,道:“媚儿,她说什么胡话?这不是真的!”

  “凡佑,彩秀妹妹说的没错!”金媚淡淡地回答道。洞内人一听,只觉背脊发凉。

  凡佑闭上眼睛有些失魂落魄,紧握着的荷包,从手中掉了下去。

  只见两只一红一蓝的铁烛鸾凤火,入荷包里飞了出来,正朝彼此飞去。

  “不!”这时,金媚着急地大喊了一声,飞身一跃接住散发着蓝光的铁烛凤火,跌在地上连续翻滚了几圈,终于在墙边停了下来,泪水不争气的夺眶而出。

  凡佑回过神,用灵力将红色的铁烛鸾火收里手掌之中。

  “媚儿,你愿意离我而去就离去吧,我凡佑不再强求!”说着不去看对方的眼神,或许只有这样才能下定决心。

  凡佑其实内心一阵杂乱,如果金媚就此离开,或许这辈子都不能再见了。

  “凡佑,对不起!”金媚内心复杂,即欢喜又内疚。

  凡佑将铁烛鸾火递交给金媚,转身道:“别让我再遇见,否则你跑不掉的”冷冷的抛下一句话。凡佑便化于无形,消失不见。

  夜槿冷哼一声“接下来该我们谈谈了”

  金媚闻声回头看向他不解道:“你?”

  离开灵秀山。

  几声惨叫,彩秀清逵几人重重的从天上摔了下来,而夜槿山河两人缓缓从空中落下。

  山河用扇子敲了彩秀那丫头的脑袋,“这都算轻的了,你们这几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竟敢算计到我们头上来了。胆子不小啊!说将我们的人藏哪里了。”

  “呸!”彩秀仍强定自若,瞪着负手而立背对他们的夜槿。

  山河望着两人一眼,很是好奇“他怎么惹你们了,说来听听!”

  “要不是前几日夜里,他带一条巨大怪鱼,将我们生活百年的鬼木城变成汪洋海,我们会这样吗?”彩秀委屈的讲到。

  鬼木!山河瞬间明白怎么回事,但一夜之间屠了鬼木城,山河对夜槿的力量又有了新的认识。

  金媚当是留下的是一张蛇皮做的替身,也是此时得知,是眼前这个素黑长袍,面容冷峻的男子屠的城。

  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惹不起!

  “说,将她们两人藏在哪了?”山河有些担忧起来。

  “你们这么有本事,自己找呀!”清逵捆住了手脚,但嘴里不饶人。

  只见山河掌心集力,藤蔓慢慢紧了起来,清逵满脸通红,青筋暴起。“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说,我说,你快松开他!”彩秀着急喊道:“在那”

  山河夜槿顺势望去,空无一物。

  难道?

  夜槿一挥袖手,吹起一阵风,众人便见似有淡绿色的光浮于眼前。

  “呃……怪不得!”山河恍然大悟,“这小子难怪,这么硬气,原来身后有人撑腰啊!”山河松了藤蔓,好奇问道:“落神水,说吧!你与那圣山老君什么关系?”

  “圣山老君,曾教我几日法术。”清逵回答。

  “怪了怪了他的徒弟出山的各各都赫赫有名,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没见过你。”山河有此好奇。

  清逵有此尴尬,当初拜师学艺,可圣山老君却说他天资薄弱,不肯多教一点东西给他,便支他去了后山柴房烧水劈柴。就这样年复一年,被人遗忘了!可他偷学了一点师兄弟们的法术,自己偷跑下山了,临走时,顺走圣山老君几个宝贝,圣山老君怕败坏圣山弟子名声,只得秘密派人去寻清逵回来。可清逵藏在魔界,跟随鬼木多年,事情就没了下文。

  只见夜槿弹指间一施法,一棵巨大的老槐树出现在众人眼前。

  迎着风,便见素兮看着他们,喉咙沙哑地说:“山河,你们快看看荫枝吧!”山河聚力斩断绳子,荫枝便倒了下去。

  “荫枝!”众人惊吓大叫。

  山河气愤地拽住清逵的领子,道:“看你干的好事!”

  “落神水境,你不比我清楚!若非法力高强的大罗金仙,其余外物不得干扰。这怎么怪得了我!”

  “哎呀!你们别吵了!”素兮捂着耳朵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

  “是啊是啊!”金媚有些担心的眼前面色苍白的姑娘,不知为何,虽然她是第一次见这位姑娘,但心中掺杂了就连自己都搞不清楚的情愫在其中。

  “即刻启程!”夜槿抱起荫枝往前走,被山河拦下,“不能再走了!夜槿大人!荫枝的身体承受不起啊!”

  “时日不多了!”夜槿扔下这句话,便飞入云霄,不见了。山河追了上去。

  素兮刚跑几步,不见他们踪影,天空竟然下起雨来了。

  正准备躲雨的素兮听到有仙鹤在叫,回头看,便见彩秀他们做在向鹤背上向自己挥手,鹤很高大,背上有方形木藤坐椅可容五人左右“素兮!快上来!”仙鹤挥舞着翅膀向她飞来彩秀伸手将她拉了上来。

  众人飞起万丈高,下面依稀可见烟雨蒙蒙的灵秀小镇。

  整个天空都是阴沉的,身后天空便是电闪雷鸣。再往上飞雨渐渐没了,风和日丽!

  素兮很是欢喜,“这是我第一次上天!好壮观啊!”说着素兮伸手摸了摸云彩觉得很不可思议!

  彩秀迎着风说:“对不起呀素兮,害的你和他们走散了!不过我们会好好照顾你的!你放心!”

  “没关系!反正我也是出来玩的”

  “可,我们住哪呢?”金媚望着云层下面的万家灯火。

  彩秀突然指着下面说道:“你们看,下面发生什么了!”

  众人望去,只见一处星火点点却比别处要大些。

  仙鹤飞的过快,好象撞到什么直直的往下冲了过去。

  “啊!”众人惊慌失措。

  清逵运气聚力,迎着风大喝道:“抓紧了!”

  仙鹤的下降速度减慢了!着陆时蹒跚几步终于平缓下来!

  “哎呦!哎呦!”几人还人还没下车呢便听到有一声没一声的哀嚎。

  仙鹤伸了伸头,往下一降。众人便见一个红绳白衣的老翁一手拿着权杖,一手扶着腰,正转身看向他们几人。

  见是一群毛头小子,红衣老头生气的拿着权杖往地上跺了跺,强撑着身子,肃然说道:“几只小妖都敢欺负到我的头上了!”

  众人腾空一跃,连忙上前询问一二。

  见众人态度诚恳,红衣老头也作罢,摆了一摆手“算了,我月上老儿,怎么会和几个小孩子计较呢!”

  “月上老儿!”众人四目相对,齐齐看向老人。有着惊讶,见老人言行举止间可蔼可亲那定是天族脾气最好的月老了!

  “怎么!怎么!你们为何如些惊讶。”月老有些不解!

  金媚指着身后的破庙上破烂不堪的牌匾,道:“月上老儿,为什么月老庙变成这个样子了!”

  “对啊!对啊!求姻缘应该人山人海才对,怎么空无一人呢?”

  清逵见破庙是人力破坏的,便大概猜到一二。

  众人坐在姻缘树下,清风吹拂着残余红色布条,像是一条条红色的锦鲤在水中无忧无虑的游荡,却又同时吹淡人们美好的情情爱爱。

  原来月老在月府忙牵红线,太白金星的书童前来邀请月老一同赏月吃茶!

  月老见手中红绳也差不多牵完了,就随书童一道去了!

  月老前脚刚走,两名红绳童子便瞌睡打盹了起来,谁成想让九公主家的猫给钻了空子,进了月府,在众人的红线绳上一阵乱盘,搅了别人的姻缘!导致下界的人们民不聊生,天上飞的爱上水里的,家禽爱上走兽,人们也是各种移情别恋!月老回来见红绳乱成一团,九公主的猫,趴在那呼呼大睡呢!

  月老气的叫醒两位童子,童子们对那猫一顿狂追!

  与此同时,人间乱一锅粥,月老的招牌被砸了。

  月老庙内当值的小官急忙上天庭报告给月老,月老急的直抓头发,小官说起奏天帝!被月老和俩位小童拦下,这是他们疏忽职守在先,罚也先罚他们。

  红绳童子和月老熬了一个通宵,终于解开了大半红绳,此时已经满头大汗,但人间已经过了大半年。

  月老不放心,便想下凡一探究竟。

  可那些愚昧的人们,这大半年来拆了几座庙。见情况越来越好。便以为是拆庙起了作用。更是加班踩点的拆了起来。

  月老在云端刚看了一会,就被素兮几人撞了下去。

  到了现在。

  这口碑一倒很难再竖起来了。

  “岂有此理!这不是欺负人吗?”清逵略感一丝不祥,“如果不加解释,人们将拆庙形成风气,这篓子可能越捅越大。天上迟早会知道。”

  “正是此理。但是月上老儿我想不出什么法子呀!”月老望着月色下的浩瀚云空。

  “你天上认识那么多人,应该找人帮忙呀!事情不就简单了吗?”素兮问道。

  月下老儿止不住地摇了摇头。“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我们能帮上什么忙呢?”金媚走上前问道:“既然,我们竟然已经知道了。就没有推辞的理由。”

  “对!算上我素兮一份。”素兮率先伸出一只手。

  “我金媚!”

  “我彩秀!”

  “我清逵!”

  接着金媚彩秀清逵都一人搭上一只手。

  月老,见此情景,心中涌上一股暖流,很是感动。“月上老儿在此谢过各位,他日若是遇到何事。月上老儿定会全力相助诸位。”

  月老这次下凡就是为了调查,五人的红绳应该怎么牵才对,可不能出了什么岔子。

  几人约好,月老便让兵分五路。

  “清逵你负责秘密调查书生陈唐。

  彩秀你负责秘密调查打渔为生的刘山。

  金媚你负责秘密调查厨娘宣二娘。

  素兮你调查李府千金李思思。

  老夫我负责坊间绣娘纤纤。”

  说着众人齐齐发出!

  “咦!?怎么回事,扯绳小童你快看,这根红绳没有断!”

  此时同在天间红绳小童发现五人中有两人没断只是因为因果原因问题红绳太过于长了

  “快快!你速去下凡禀报师父!不得耽误太多时辰。”

  “好,我这就去!”一小童事关重大,不敢怠慢连忙跑了下去。

  这时,九宫殿内,九公主织着东西,听到身边侍女禀报

  “公主!听月上老儿府上仙童来报,桠妹昨日夜里去了月老的府上,将凡人红绳盘乱成一团,希望你好好管她!”侍女小心的看了公主一眼。平日里九公主可是非常宠着桠妹的,惩罚桠妹是不可以的。

  九公主放下手中的东西,望着侍女,“桠妹,几千年来一直陪着本公主,自从我的孩子秦儿仙魔大战立了战功!我们也刚被解禁了不久,我想桠妹想出去,一定是太闷了!”

  侍女怜悯而伤感地说道:“只可惜秦儿她……!”

  “秦儿也是为了我们才会……这样的!”九公主有些难过地说道。

  侍女突然听到水浪拍打海岸的声音传来,随即一看。指着水月镜说:“九公主!你看……”

  九公主望着镜中生病的女孩倒在地上被夜槿抱着正在熟睡。

  “是秦儿……我的秦儿”九公主大为震惊!满心欢喜与内疚。九公主只顾得看荫枝,侍女提醒公主说:“九公主,梦神大人也在那!”

  “他……?”九公主厌烦的皱起眉头。冷冰的说道:“难道他嫌害的秦儿还不够惨吗?”

  “秦儿转世!天界竟无人知道,梦神大人瞒着所以人是打着什么主意?”侍女迟疑一下“难道……他怕秦儿回来找他算账吗?”

  九公主在往深处看一看不由得握紧拳头。

  

破庙门遇月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