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怀里有只可爱的猫

  三笠轻轻擦着那颗已经变淡的草莓,发现擦不掉。

  我准备低头,看看三笠擦着的地方有什么。

  三笠顿时明白了什么,猛地托起海棠的脸,让她不往下看。

  “怎么了?”我看着三笠含笑的眼眸,问道。

  “没事,你这样坐直,别乱动。”三笠放下手,重新帮我解着扣子。

  “……嗯。”我应道,目视着前方一动不动。

  浴堂的门帘被掀开,一位面容和蔼的阿姨端着一个小浴盆走进来,腾腾雾气飘在水面上。

  阿姨看到我,慢慢地走到我旁边,把小浴盆放到我们旁边。

  “谢谢。”

  “谢谢。”

  两声谢谢同时响起,我和三笠对视着笑出声。

  阿姨点点头,微笑着提醒道。

  “好好擦,别弄着了伤口。”

  “嗯。”三笠点点头。

  我看着阿姨走出浴堂,问道,“他们会不会遇到危险?”

  三笠不停下手里的动作,说道,“你是说那些百姓吗?”

  “嗯。”我应道。

  “放心吧,她们都是在我们调查过并且确保安全的地方停留的,还有宪兵保护着。”

  “那就好。”我说道。

  “好了,张开手。”三笠解开扣子,往两边拨开。

  我张开手,三笠走到后面把衬衫给脱下。

  三笠拿起毛巾,洗干净拧成半干,轻擦着我的后背。

  “你身材很好,皮肤也很白很细腻。”三笠看着眼前的后背,没有一丝赘肉,蝴蝶骨脊柱沟还有腰窝都具备,细腰看起来好像能一手握住。

  我笑道,“还好,体重不过百,不是平胸就是矮,我两样都占了。”

  “哈哈哈。”三笠听了,忍不住笑出声,“这样还是有好处,在墙外活动比一般人灵活。”

  “嗯。”我应道。

  三笠擦完我的后背,走回到我的身前,洗干净毛巾拧好,开始擦着我前面的皮肤。

  “我想泡一下脚。”我坐直,目视前方说道。

  “嗯。”

  我得到回应,准备把脚放到小浴盆里。

  “等等,”三笠按住了我的膝盖,我停下来,三笠再次把毛巾洗干净拧干,“再擦一次。”

  “三笠,一起泡脚吧。”我看着三笠笑道。

  “好,等我擦完穿好衣服再泡。”三笠仔细地擦着我的身体说道。

  “嗯。”我应道。

  三笠擦完,放下毛巾,拿起一套干净的衣服,帮我换好。

  “谢谢。”我对着三笠真诚的说道。

  “不用。”三笠笑着,拿过不远处的椅子,脱下鞋,慢慢浸入热水里。

  “呼,好舒服。”三笠眯了眯眼,一脸享受,“好久没有泡过脚了。”

  “嗯。”我应道,忍不住轻轻扑腾着脚。

  一时间安静了下来,没有了交谈,都眯着眼享受着。

  过了一会,萨沙突然走进来,说道,“利威尔兵长一直在外面等着。”

  “啊?”我睁开眼,看着萨沙。

  三笠把脚拿出来,在空中甩着脚上面的水,失笑道,“忘了利威尔还在等我们。”

  萨沙二话不说,又是直接把我打横抱起。

  “……”调查兵团的女生,一个比一个彪悍……感觉我和她们一比,顿时像只弱鸡……

  感觉泡了个脚,身体好像比刚才好了一点,头没有那么晕了。

  萨沙抱着我走到了外面,看到了不远处的利威尔,靠着树凝望着远方。

  利威尔缓缓转过头,在我的眼里仿佛慢镜头一般,眼睛带着随性先瞥过来,眉毛微挑,眼角微勾,带着阳刚气息的邪魅,一时间看呆了眼。

  “利威尔兵长,接着。”萨沙站在离利威尔几步远,准备把我抛到利威尔怀里。

  我还有没有反应过来,萨沙就把我抛了出来。

  我虽然相信萨沙,但是我会害怕啊,萨沙你这么皮会失去我的,呜呜……

  扑的一声,我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利威尔怀里。

  “那个……我想下来自己走。”我看着周围的团员纷纷看过来,让我有些不自在,萨沙和三笠还是蜜汁微笑着……

  “你没穿鞋。”利威尔抱着我往回走,冷声说道。

  “……”

  利威尔简单几个字就把我的念头给掐灭了。

  我嘟起嘴,埋在利威尔怀里,躲避着周围看来的眼睛。

  利威尔不紧不慢地走着,此时心情非常愉悦,但脸上依旧面无表情。

  “利威尔兵长。”耳边传来军医悦耳的嗓音。

  我从利威尔怀里抬头,见到迎面走来的军医。

  “咦,怀里还有只可爱的猫。”军医眼眸含笑,望着我的脸说道。

  我被军医的话撩红了脸,但还是回了话。

  “军医好。”

  军医好会撩……怪不得萨沙说这里的很多妹子都喜欢军医。

  我抬眼望着军医如沐春风般的脸,心里忍不住想道:哼,蓝颜祸水啊。

  “你是不是去浴堂了,然后还泡脚了?”军医观察着我的脸色问道。

  “嗯。”我点头。

  军医俯身凑近,看着我的瞳孔说道,“脸色比刚醒的时候好了很多。”

  我正准备说什么,利威尔后退一步,盯着军医说道:“有什么事吗?”

  军医温和地笑着,站直身子,说道:“药放在你帐篷里了,记得给她换药。”

  军医说完,低头看着我,“好好休息。”

  “嗯。”我点点头,看着军医绕开利威尔,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利威尔抬脚,抱着海棠往前走。

  另一边……

  军医在不远处停下,转身望着利威尔的背影,还有海棠裸露着的白皙的小脚丫,几缕飘拂着的黑发。

  军医嘴角的笑容不知为何消散,眼里的温柔被一潭深不见底的水取代。

  利威尔回到帐篷里,轻轻放下海棠,拿起旁边的水,放在她的嘴唇上,说道:“喝完它,然后睡觉。”

  我垂眸,看着瓶口,缓缓地将送进嘴里水咽下。

  利威尔看着海棠的双唇和上下滚动的喉结,心底又有一股燥热涌上喉咙,咽下一口水把燥热平复,转移视线地看着她纯净的黑眸。

  这家伙,总是那么轻易地撩起自己的欲望。

  我喝完水,发现利威尔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忍不住挑眉,喉咙里放出一声低哼,“嗯?”

  利威尔沉默着,眼里闪着微微火光。

  “……”我偏头,离开还放在嘴唇上的水瓶。

  “换药。”利威尔低声说道,放下手中的水瓶,拿起不远处的医药箱,还有旁边的药。

  “哦。”我应道,准备起身。

  利威尔一把按住我的肩膀,不容拒绝,“躺着。”

  “……”

  利威尔捧起我的左手,轻轻地解开绷带。

  我看到手上的伤,血肉模糊,难怪这么痛,还好已经结痂了。

  利威尔拿起药瓶,往伤口上药。

  我皱眉,忍着手上神经传来的疼痛。

  利威尔拿起医药箱里的绷带,仔仔细细地缠好,打结。

  在右手上重复相同的步骤,解绷带,上药,缠绷带,打结。

  “谢谢。”我看着处理好的手,真诚的道了个谢。

  “嗯……我去忙了。”利威尔低声说道。

  “嗯,去吧。”我应道,盖好被子。

  利威尔缓缓转身,走出帐篷。

  我探出头,看着走远的利威尔,呼了一口气。

  闭上眼,放空微微泛晕的脑袋,渐渐入睡……

  …

  …

  利威尔走后不久,军医忙完手上事,往回走时,经过利威尔的帐篷时,脚步不自觉地停了下来。

  军医站在原地不动,低头,眼神深沉。

  转身,放轻脚步,缓缓走进帐篷里。

  军医站在床边,端详着海棠安详的睡颜。

  抬手轻挑起一缕幽深的黑发,轻轻呢喃道,“纯血东洋人吗?还真是第一次见。”

  放下头发,轻轻抚上她的嘴唇,想起今天刚进来时看到的景象,忍不住皱眉。

  “他强吻你了吗?居然趁病人不能反抗时做这种事。”

  军医的声音里没有了温柔,带着谴责和心疼。

  缩回手,俯下身子,侧着脑袋,听海棠的呼吸声的强弱程度。

  起身,拿起海棠的手,检查着。

  “真是可惜这么一双弹钢琴的手。”军医眼里带着微微怜惜和心疼。

  军医叹了一口气,抚摸着海棠娇俏的脸,眼眸里充满深意和疼惜。

  转身,慢慢地往帐篷外面走。

  …

  …

  海棠一觉睡到黄昏,醒来时,感觉头似乎没有那么晕沉了,但是还想睡。

  “咕……”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我嘟嘟嘴,捂着肚子。

  在床铺上旋转九十度,伸脚到外面,碰着地,慢慢起身。

  “……我的军靴呢?”

  我弯腰,四处环顾着周围。

  “在这。”利威尔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帐篷入口,手里提着一个布袋。

  “哪?”我抬头看着利威尔问道。

  利威尔没说话,慢慢走进,把布袋放在我面前。

  “三笠帮你拿去换了。”

  利威尔说道。

  我低头,拿起崭新的军靴,慢慢的穿好。

  我扶着床铺,慢慢站起。

  双腿虽然绵软无力,但是能自己下地走了。

  “我想去溪边。”

  我抬头看着利威尔说道。

  “嗯,萨沙三笠他们也在溪边。”利威尔说罢,抬脚放慢速度走在我身边,轻扶着我的腰,以防我跌倒。

  我心底淌过一股暖流,没有拒绝。

  “海棠来了。”萨沙远远地看见我,对着身边的人说道。

  我看着那一群人围着火堆,看起来像在聊天,有几个见过但是不熟的人,还有韩吉和团长。

  我抬手对着那些看过来的人招了招手,眼角却瞟见在不远处靠在树上的军医,脸隐没在黑暗里,那双眼睛却隐隐散发出光芒。

  

第三十章 怀里有只可爱的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