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救人10

  郑蔚阳这边虽然险象环生,但好歹还是跟追赶他们的人拉开了一段距离。但另外两方就没那么幸运了。

  保镖甲拉着路子洁跑,可这妮子从来爱美,出来见人还穿着未过膝盖的短连衣裙,脚上蹬着七八厘米长的细高跟鞋,刚跑没几步她就慌不择路把脚给崴了。眼看人越跑越紧,保镖甲无奈之下只能学郑蔚阳,把路子洁扛在肩上跑。

  吓得路子洁赶紧往下扯自己的裙子,骂道:“你就不能细心点,这么粗鲁,我的内裤都被你露出来了。”

  保镖甲心里本来就有气,见她无用还骂自己,立刻怼了回去:“早上来的时候就提醒过你,这里的地方根本不适合穿裙子穿细高跟,谁让你非要显摆爱臭美,非要穿这身衣服招人眼。现在好了,怨得了谁。你看看秦小唯,来的时候也是穿细高跟半身裙,可人家来的第二天就穿上裤子平底鞋。为啥,人家就怕出个万一,穿着这一身没办法逃命。还骂人家傻逼,我看你就是个真正的二百五。”

  气的路子洁伸出长长的指甲去挠他,一边抓一边骂:“我爸都没这么骂过我,你算老几。”

  保镖甲一声吼:“你再敢抓一下我就把你扔下去。”

  吓得路子洁赶紧闭嘴,嘴里咕咕哝哝不知在说些什么。保镖甲心里憋了一肚子气,几人中他的武力值最高,所以郑蔚阳把他分给了武力值最渣的路子洁。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他虽然是神一样的对手,可却偏偏搭配给了一个猪一样的对手。

  但这样一吵架,后面的人就追了上来,有个跑的快的顺手从地方捡起树枝就砸了过去,后面的人有样学样,一通乱砸把曾经的特种兵给砸的腿一软,普通就跪到地上了。后面的人一拥而上,路子洁看见这阵仗,吓得去地上乱抓,结果什么也没抓到,但此时已经有人扑了上来,她毫不客气甩过去一记耳刮子,甩巴掌的时候瞥见自己的尖尖指甲,想到自己裙子兜里放着的美容刀,美容刀再小也时候也能当武器使啊,于是她顺手去兜里拿美容刀,没想到就这个当,她就被人抓住手腕强行把手从兜里掏了出来,用粗绳子捆了个结结实实。

  那边的特种兵虽然厉害,可双拳难敌四手,何况围攻他的何止四手,那是十几双手啊。

  很快他也被他揍得鼻青脸肿的人拿绳子捆了起来,跟路子洁扔在一起。

  “他妈的,老子也有虎落平阳被犬欺的一天。”

  保镖甲气愤的骂了一句。

  “我兜里有美容刀。”

  路子洁附耳低声道。

  保镖甲瞬间双眼放光芒。

  不过这时候绝对不能打草惊蛇。

  路温玉和石慧芊这俩武力值不高的人也被很快抓了起来。

  但抓秦小唯和郑蔚阳两人时却出了问题,秦小唯脚力不弱,郑蔚阳体力更是远超常人,两人连在一起如同双剑合璧。秦小唯没有任何异议,郑蔚阳做出的任何决策都会无条件服从,两人今日来时又换上了适合跑步的衣裤鞋子,后面的人呼啦啦一大群,虽然比这二人更熟悉这里的一花一草,但因为缺乏科学规律的追逐技巧,人多在追赶时却偏偏成了阻碍。

  有些性急的人跑在队伍最前,但体力并不是最好,跑了一段路程便气喘吁吁,速度也随之降低。而跑得快的人恰好被挤在后边,想往前跑也因为人群拥挤无法前行。

  眼看那两人越跑越远,身影愈来愈小,跟着跑在后面追人的吕老大虽然并不知道原因,但他知道,在这么追下去,恐怕就追不到那两人了。

  于是他气喘吁吁的停下脚步,随手扯住一个中年男子,让他赶紧去把路家的两人给带过来。

  那人正追的眼红,忽然被人拉住不准跑,却要他去带已经抓住的人,他不干,一手掰扯掉吕老大拉他的手,骂道:“二百五,人要是跑了,铁定让他们把消息传递出去了。”

  吕老大气的会骂道:“你才傻逼,这俩人你看看,要是能抓到才是怪球。把路家的俩人抓过来吓唬他们,不怕他们不乖乖回来。”

  那男人嗤笑一声道:“谁会那么蠢,明明可以跑掉却非要回来。”

  说罢,不理吕老大,飞快地往前跑去。

  吕老大气得跳脚,想破口大骂,去害怕那人一怒之下把自己给打一顿。想讲明原因,但没几个人会相信。又心急他们俩人跑的比兔子还快无法追上,无奈之下只好自己跑回去找路家的人,只是祈祷自己能赶上,在他们二人逃跑之前带人来到。

  这却给了郑蔚阳两人逃跑的良机。

  两人跑的飞快,很快就跑到了通往县道的那条小道。

  看着那条近在眼前的小路,郑蔚阳心里一松。只要自己跑掉那条县道上,救援的几率就大多了。先不说县道上有不少的来往车辆,距离丁浩家让自己住的房子距离不到两公里,那房子里就放着一辆车子,只要跑到车上,开车就走,那么被救的几率更大。

  最近这几年全国各地大兴修路,要求“村村通”,这种偏僻的地方虽然无法达到村村通,但交通相比往年好了许多。

  而丁浩他们家就位于这条县道的必经之处。

  郑蔚阳刚松口气,不想耳畔就响起一阵轰隆隆的拖拉机的声音。他心里一惊,抬头一看,果然是不远处正有一辆拖拉机满载众人往这里驶来。

  这个拖拉机上很有可能就坐着这个村子的人!!

  郑蔚阳瞬间冷汗袭来!!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这下子可是陷入兵家所说的死地了。

  无奈之下,郑蔚阳强迫自己的大脑冷静下来。后面追击的人已经追上,往后跑就是死路一条。前方有大路,有来往行驶的人流,被救的可能性最大。况且前面的人刚回来,肯定不知道自己一方是干什么来的。

  若是抢在他们之前跑开,恐怕被救的可能性更大。

  思及此处,郑蔚阳咬牙做了个决定:分兵!

  他一推秦小唯,低声吩咐两个字:“分开!”

  说罢,就朝着下面那条小路冲了过去。

  兵不厌诈,虽然他们再次分兵,但那群人在狂怒的追赶之下,恐怕并不能立刻发现他们少了一人。

  秦小唯泪眼汪汪,却不能质疑男友的决定。虽然她不聪明,但她相信,男友做的决定绝对是胜率最大的。

  看到男友走那条小道,她一咬牙,往右跑了几步,往下一探,深吸一口气。这山足有四十五度的斜坡,而且山上虽然没有高大树木的遮盖,但是却荆棘杂草丛生,怪石尖石遍地,行动极为困难。若是想从这里走下去,要花很长的时间。

  但是,却很隐蔽。因为没有人会注意到她会走这种路。

  她想到了一个极为有利的办法。

  但却很疼,她很害怕。

  她从小比父亲继母捧在手心里,哪里会受到这种疼痛。

  但是,前几天被打的伤痛提醒着她,若是不想办法逃出去。这种痛苦不仅她要承受,一起来的几个人都要承受。她必须得想尽一切办法逃出去,逃出去,才有命活下来,才有机会救人。

  于是她一咬牙,蹲下身子,半躺着在地上,双手抱头,膝盖蜷曲着往上抬放在肚子上护着柔软容易受伤的肚腹,尽量缩减自己与地面接触的面积。然后眼睛一闭心一横,身子一滚,就着这山坡的坡度,身子,咕噜噜压着荆棘杂草硬石头滚了下去。

救人10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