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逃亡3

  紧张,抱着孩子。

  不到十分钟,人便已到齐。

  郑蔚阳等人早已到齐,果如先前所言,十五分钟一到,一秒钟便不多呆,卡车门立刻关上,负责开车的军人油门到底,立刻发车。

  当车启动的那一刻,车上的女人们都忍不住欢呼起来,但很快就静了下来,恐惧的听着车外的动静。

  黑夜中,寂静一片,却掺杂着不合时宜的气急败坏地破骂声。不是一个男人,而是一群男人。

  属于一群她们非常熟悉的男人的声音。

  但惊恐随着车越驶越远,烟消云散。

  另一辆车里,郑蔚阳等人高兴地看着小凡耐心地哄着自己姐姐入睡,母亲抱着孩子入眠。

  喜气洋洋。

  真真是做了生平第一件好事。

  凡是参与这件惊心动魄大营救的人都这般自豪。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除了开车的军人集中精力,车上的人,都或深或浅地睡着。

  包云德突然从睡梦中惊醒,他打了个激灵,明显感觉,车,如何停下来了。

  他赶紧与驾驶室联系,一问才知道前方道路上突发泥石流,将道路阻隔,车辆无法通行,被堵在了半道上。

  他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我们刚抢了人家的人,不赶紧跑,等人家来追吗?”

  “放心吧,我们这车刚停下来。一脸走了快五个小时,距离县城不过三五里地。走过去也不过一二十分钟,不过你看看那些女人那么可怜,就让她们好好睡一觉吧。”

  “行。”

  包云德松口气,放下呼叫机。

  又昏昏睡下,可奇怪的是他却怎么都睡不着了。

  于是他便闭眼养神。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突然一阵吵嚷起来,其中夹杂着男人的斥骂和女人的哭嚎声以及幼儿惊吓啼哭声。

  这声音太过悲戚,郑蔚阳等几人察觉宜昌熟悉,心中大惊,纷纷跳车,果见吕方村里的人都追了上来,正死命往扯下拉人,其他人劝拦都无济于事。

  郑蔚阳、包云德、路子清几人都是见过世面的,立刻便推断任这般下去会一发不可收拾。三人商量了几句,路子清带着家里的几个保镖去拦阻,郑蔚阳、包云德二人立刻组织人跳车,步行到县城里。

  县里有专门组织救援的军队驻扎在此,只要进了军营,就能平安。

  包云德指挥着手下的人护送妇女回县城,在志愿者自发形成的人墙阻隔下,妇女们撤离并没有立刻被人发觉。

  郑蔚阳一把抓住包云德,道:“怎么能让让他们走,待会儿肯定又一场硬仗要打。”

  包云德一脸懵圈,他此时还存幻想:“不一定非打起来吧。”

  郑蔚阳瞪他一眼道:“既然做了初一,你觉得现在由得我们不做十五吗?”

  他转身让开,正好让包云德看见一个怀抱着孩子的妇女正被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一把抓住衣服,令一只手左右开弓,极其迅猛,不过两巴掌便把妇女打翻在地,怀里的孩子不过两岁多,吓得啼哭不止。

  这一幕让包云德的脑袋瞬间炸了。

  他做了和郑蔚阳一样的决定,吕方吕端带路,志愿者们和混黑社会的大老爷们一路上保护妇女们,将她们安全送到目的地。当兵的和路家的保镖,留下来拦阻要追击的人,为她们的逃跑多争取一些时间。

  看妇女们都下来,其他人立刻上去帮忙骂架,转移众人的视线。

  因为路家姐弟的厉害村里的人都见识过,因此没有几人敢于他们对骂。但时间一久那些人也都琢磨出味道了,咋只看见这几家的女人,自己家的女人跑哪里去啦。

  于是双方吵架的焦点变成了还女人,双方就这个问题互不让步。一个说对方欺骗自己家的女人,一个说坚持说没有拐他们的妻子。

  眼瞅着吵了十来分钟仍吵不出结果,那些已经抓回女人的家庭已经走了。眼看又要被抓回去,几个女人尖叫着朝郑蔚阳等人求救。

  于是两方围着这几个女人的归属再次吵了起来,且这时那些人也已经从围观者口中得知十多分钟前有三四拨人抄小道走了。

  明确自己买回来的女人被这些人带走,那些人岂肯善罢甘休。言语越来越激烈,不知是谁先动的手,双方都攒着火,一方是愤怒之火,一方是恼怒之火,双方一百多号人就打起来。

  包云德眼尖,看见小凡也想上去帮忙,急得撂倒一个大汉后疾步直窜,让小凡赶紧走。

  “连长,我也是当兵的,该去。”

  小凡眼泪汪汪,看看人数处于劣势的战友,又看看安静地趴在自己背上的姐姐,十分艰难。

  “胡说,好容易见了你姐姐,赶紧把她送医院治病才是正经。小凡听令,立刻跑步前进找到被拐妇女队伍,将她们安全护送到军营。明白?”

  “是。”

  小凡站起来,一手撑着姐姐的臀,一手敬军礼。答应后而后跑步快速往前跑去,只是眼睛仍旧红红。

  包云德叹息,跑回去立刻挨打。

  一方仗着人多,一方仗着人精,刚开始郑蔚阳一方冲入人群,一人单挑三四五人,左通右冲,看起来十分威武。但双拳难敌四手,不多久人海战术的优势便显露出来,将这些人分割开来,四五个打一个,没多久便占尽上风,除了武术高手路子清和实战高手包云德仗着艺高勉强护住自己不被打翻在地,其他人,只有躺在地上滚来滚去躲打的份儿了。

  眼见己方越来越糟糕,包云德暗暗叫苦,他已经给县里的武警打过电话,为何还没有人来。

  他正暗暗叫苦,却忽然听见有人尖叫:“别打了,他们是好人,不好打了。”

  原来是那几个被拉住没走的女人,眼看恩人被打成这样,围观众人却只当吃瓜群众,作壁上观,内心终于崩溃,齐齐大哭,跪在地上不停地给人磕头,一边哭一边解释:“我们是被拐来的,那些人当兵的,想救我们被他们拦住打的好惨,各位大哥大姐大叔大婶,求求你们了,帮帮我们吧,帮帮我们吧。”

逃亡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