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曲湘宁死了

  半年后。

  宜市临安区上扬端品是当地有名的别墅区,就在半小时前有人报警称这里的一位业主曲湘宁被人用绳子勒死在家中,十分钟前,两辆警车拉着警报,开进了这个城南富人小区。

  法医李曼已经开始检查尸体,邢浩宇看了看床上一动不动的女子,又在整栋别墅的每个房间走了一圈。下楼来,开始与受害者丈夫交谈。

  “你报的警?”

  “是的。”

  “讲讲经过。”

  “今天下午五点过我跟湘宁下班回家后没多久,她突然跟我说有点犯困,想睡会儿,之后她就上楼睡觉去了。我点了外卖之后就到了书房看文件,不知不觉也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了,我就上楼去看我老婆,结果,就看见她这个样子了。我赶紧打电话报了警,接下来你们的就来了。”

  “你老婆平时有跟什么人结过怨闹过不愿快吗?”

  “没有,她生活轨迹单一,除了几个好朋友,基本与其他人无交集。”

  尸检报告很快出来,死者曲湘宁,宜市本地人,26岁,宜市著名企业绍辉集团唯一继承人,死于18年7月10日晚6点半到7点半之间。死者血液里有安眠药成分,身体无明显伤痕,没有搏斗过痕迹,初步断定是服用安眠药导致昏睡,熟睡中被人用绳子勒住脖颈窒息死亡。凶器是苹果手机充电线,与死者脖颈的勒痕完全吻合,就摆在受害人卧室的床头柜上,可惜由于绳索太细,没能提取到有价值的指纹。

  “这个曲湘宁,身家好几十个亿吧,就这么死了,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啊。有那么多钱有什么用,一命呜呼后还不是别人的。”张越打趣道。

  “调查一下曲湘宁的社会关系,着重看看绍辉集团生意上有没有竞争者,这样身份的人惨死家中,竞争者丢了生意打击报复可能性大。”邢浩宇保持着面对案件一惯的严肃。

  “好的。”

  “还有,查一查曲湘宁的丈夫。毕竟他是曲湘宁死后的最大受益者。”

  “是啊,那么大的一笔遗产,一辈子都花不完呢。”

  “再说,曲湘宁母亲早逝,父亲又在上个月中风,现在别说曲湘宁的遗产了,整个绍辉都成他一个人的了!我怎么就没这么好的命。”薛辉说道。

  “薛辉,你的命可以了,警察很适合你。”卜添指着薛辉直笑。

  “还是干正事儿吧。”邢浩宇总是在习惯性的在大家开玩笑的时候来盆冷水。

第二章 曲湘宁死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