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张和李谈话

  邢浩宇觉得现在是时候接触一下李佳阳了,先派人监视找时间与其接触。这个女人,自始至终都在他脑海里没有被彻底站队,他需要亲自核实,她究竟属于哪一队。他始终觉得,曲湘宁案对文皓最不利的证据是李佳阳提的,那瓶开封的安眠药!正常的逻辑是她看到药是开过的主动问文皓,而不是在拿到药到曲湘宁去世的两个月里不闻不问,并且将药开封过的对文皓最不利的证据提供给了警方。再而,她还是微博事件,知道所有细节的两个人之一。虽然不能排除是与文皓不对付的人派了人跟踪他,发现他跟李佳阳的关系,并报的料。但是,微博里的内容时间跨度几个月,如果一个人连续被人跟踪这么久的时间,而没发现,可能性很小。特别是对于文皓,上次他被袭击,不过被人跟踪几天,就发现了端倪,更何况是被跟踪几个月?这是他心中的一个结,只有当事人才能帮她解开。

  在李佳阳被监视的第四天,佳阳约陈曦像往常一样逛街看电影。两人刚看完电影,在楼下的女装店随意逛逛,不过逛完一家店,就与张越“不期而遇”。张越热情的打着招呼,李佳阳一眼就认出了她,毕竟因为曲湘宁案和张彻案她们已经打过好几次交道。

  “李小姐,和朋友逛街啊?”张越热情的问。

  “嗯。”

  “世界真是巧啊,这样都能碰见。”

  “现在可是张警官的你的上班时间吧,怎么会在这里逛街呢?”

  “正好今天休假。”

  “哦,是吗?那张警官你好好享受你的假期,我们先走了。”

  “诶,咱们聊聊怎么样?”

  “可以啊。”走出两步的佳阳回头答道。

  佳阳似乎看出张越与自己并非偶遇,而是特意来找自己,显得很平静,答应得也很爽快。她让陈曦先回去,之后与张越到了一楼的星巴克找了张角落里的空桌两人相对而坐。

  “想问什么,问吧。”也许是由于已经打过好几次交道的原因,现在的佳阳不似第一次跟警察聊天那样紧张和拘束。

  “针对曲湘宁的案子,我们最近找到一点新的证据,想跟你聊聊。”

  “新的证据?”

  “嗯。”

  “哦,你们找到曲湘宁案子的证据,跟我有什么好聊的呢?你先坐一下,我去点杯咖啡。”走出两步远,佳阳又折回来问“你喝什么?”

  “不了,我带了水。”张越拿起包里的矿泉水在两人之间晃了晃。

  “好吧。”说完,佳阳向点餐台走去。

  约莫过了十分钟,佳阳才拿着一杯大杯红茶拿铁回到座位上。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哦,没事。”

  “冒昧问一下,你说找到新的曲湘宁被杀案的证据,到底是什么证据啊?跟我有什么关系?”

  “新证据请原谅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因为这件事需要暂时保密。我今天主要是有些问题想问问你。”

  “什么问题,你说。”

  “是关于文皓的。”

  “文皓?”

  “对。”

  “在你眼里,文皓是个怎么样的人?”

  “这个问题我好像之前就回答过你们,文皓做事果断,冷静,也很勇敢,很努力,能抓住每一个属于自己的机遇。”

  “为什么做出这样的评价呢?举两个例子?”

  “例子?我想想,他做选择的时候很果断,记得我们读大学的时候,选择选修课,总是在可以选择的几门中徘徊,对选择什么课作为选修举棋不定,而他从来不会,从来就是立即做决定,从不拖泥带水。还有,在学校的时候,不管是班委竞选、还是他参加的社团活动竞选,他都会参加,他跟我说,不能放弃每一个让自己成长的机遇。”

  “这么看来,文皓确实很果断,也确实是抓住每一个成长的机会。”

  “是啊,他一直是这么一个人。”

  “大学毕业后的文皓,事业顺利吗?”

  “不是很顺利,工作总是做不长,不停的换工作。”

  “这样的情况有影响到他的情绪吗?”

  “多多少少有点,至少我记得他大学毕业之后几乎不怎么笑了。”

  “文皓是一个好高骛远的人吗?”

  “他爱幻想,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好高骛远。以前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记得他总跟我说,一切不如意都是暂时的,他将来一定会成功,会赚很多钱,到时候有钱了做什么什么之类的。”

  “你的意思是他总是爱幻想自己变得很有钱吗?”

  “嗯,对,可以这么说。”

  “文皓跟曲湘宁在一起之前你们分的手吗?”

  “没有,他们在一起之后我们才分的。”

  “你觉得文皓是真的爱曲湘宁吗?”

  “这个我不确定。不过文皓为了跟曲湘宁在一起把我抛弃了确实是事实。”佳阳说到这里有点哽咽。

  “毅然决然的吗?没有说什么跟她只是逢场作戏,而我爱的只有你这样的话来安慰你?”

  “没有。”

  “那你觉得现在的文皓还爱你吗?或者说,跟以前有什么不同呢?”

  “我不知道,不过,现在的他,很迁就我。以前的我们像热恋中的情侣,现在的我们像结婚多年的亲人。”

  “那你呢?还爱他吗?”

  “爱,不然为什么现在还接受他?”

  “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你觉得文皓是杀害曲湘宁的凶手吗?”

  “啊?”原本低着头的佳阳猛的抬起头,惊恐的看着张越。

  “这个,我,我不知道。”

  “如果你知道真相,请立即告诉我,因为你现在已经构成包庇罪,坦白可以对你百利而无一害;如果你真的不知道,也请谈谈你的想法和直觉。”

  “首先,我要回答你,我真的不知道。其次,我真的无法靠自己的想法和直觉给你一个答案,这不科学。”

  “这不是答案,这只是我们俩在这里闲聊天。”

  “不,我还是预测不了。再说,预测也没有用,什么都要讲求证据。”

  “你们在一起,提到过曲湘宁吗?”

  “提到过,很少。”

  “那冒昧的问一句,你现在和文皓是什么关系?真的如前段时间微博热搜里写的一样吗?”

  “我们现在?情人?家人?二者兼而有之吧。他现在是丧偶单身,我也是单身,在一起合理合法。”

  “当然,在一起是你们的自由。”

  “像结婚多年的亲人。”

第六十七章 张和李谈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