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四章 更复杂了

  进入12月,宜市迎来了初雪,李佳阳目不转睛的看着窗外飞扬的白色雪花,开始微笑。

  在进来的半个月里,没有一个人来看过她,她在想那生她养她的妈,估计还不知道她的事吧,不然早就来哭天抢地了。

  文皓也没来看过她,两人现在谁也不欠谁了,还有什么理由藕断丝连呢?不过她现在还在感激,文皓曾为了帮她脱罪主动担下了所以的罪责,美美想到,都觉得自己很幸福。

  此时的文皓也正看着窗外的雪,他前几天还在想,等下雪了就去看她,可现在真的下雪了,他又退缩了。他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不想见她失去自由的样子。他希望她在自己心里一直都保持美好的模样,他知道这一定也是她所希望的。

  也是在这一天,邢浩宇第一次正式传唤了张棱风来分局问话。

  对此,张棱风感到很吃惊,但还是来了。

  审讯室的灯光很昏暗,邢浩宇抬起头,几乎看不清张棱风的脸。

  “张棱风,你认识李元吗?”

  “李元?认识,不过不太熟,我的助理瞿山跟他挺熟的。”

  “知道李元为什么进去了吧?”

  “听说了。”

  “李元跟文皓并不认识,他没有找人袭击文皓的理由。那么他这样做就只有一种可能,有人授意,并且收了钱财。”

  “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查过李元的银行账户,只有你这边给了他钱,而且数目还不小,好几百万。”

  “你等等,你该不会怀疑是我指使李元做的这些事吧?”张棱风开始激动起来,语气也比之前恶劣。

  “目前来看,你是有嫌疑的。”

  “你们警察办案都是这样的吗?一点证据都没有,就说我有嫌疑?”

  “张棱风,你别激动,我们只说嫌疑,没说你就是真正的嫌疑人,不然的话现在就不是询问了,而是直接扣押审讯。”张越忙解释道。“你跟文皓有过节,文皓自己承认了,我们也通过调查了解到,你们之间确实矛盾不浅,只是其一。李元现在被指控为文皓被袭案的主谋,人证物证俱在,而李元并不认识文皓,那么说明其幕后一定还有人,正巧,你给了他500万。这一连串的事加起来,你不觉得一切都太过巧合了吗?”

  “我那500万可不是给李元的,我是借给瞿山的。”

  “可实际受益人有李元,并且用那个钱开的火锅店法人是李元,实际经营者也是李元,也就是说,李元是这笔钱的实际持有人和受益人。”

  “瞿山要把这笔钱给李元,我能管得着吗?”

  “再说了,你作为一个上市公司高管,瞿山只是你的助理,你借给助理这么多钱,这事也不常见。都说老板是资本家,可不是慈善家。”

  “反正不管怎么说,这件事跟我没关系,你说的巧合的事,它就是发生了,就是这么巧合,我也改变不了,你们有证据,就把我抓起来,没证据,那对不起,我要走了。”张棱风显然失去了最后一丝耐性,迫不及待的想要走。

  “配合警方做调查是每个公民应尽的责任,希望你配合。”

  “你们总是栽赃些莫须有的罪名给我,要我怎么配合?”

  “我们没说你有罪,只是说你目前有嫌疑,所以才要问你一些问题。”

  “那你们问完了吗?要是没问完,请加速,要是问完了,我可以走了吗?”

  “你为什么要借给你的助理这么多钱,按常理来说,你们只是工作上上下级的关系,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关系。”

  “瞿山跟我好几年了,工作上很出色,经过这几年的磨合,他现在很了解我,所以工作中我提的要求他总能超质量的完成,我对他的工作非常满意,所以他提出像我借钱的时候我没有拒绝,500万在很多人看来也许是很大一把钱,而我真的觉得那是比小钱,不值一提的,所以借给了他。”

  “他向你借钱的时候有说过用来做什么吗?”

  “有,说是和自己老乡并且曾一起玩电竞的一个朋友一起开火锅店。我还说等火锅店开起来了,我一定去捧场,后来我真的去了,也是在火锅店里第一次见到了李元。”

  “你就不担心他做生意亏了,钱还不上?”

  “没担心过,亏了就多替我打几年工抵债呗,毕竟就如你刚才所说的,我始终是个资本家。”

  “还有一个问题,你和文皓矛盾那么深,就真的没有想过要整他?”

  “我整他了啊,不过不是请人害他,而是在生意场上跟他竞争,在绍辉安插一些自己的人,让他日子不要过得那么顺畅而已。我张棱风读书的时候专业虽然不是法学,可我也不是法盲,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文皓不是杀害曲湘宁的凶手你诧异吗?”

  “蛮吃惊的,应该不止我,很多人都认为是他,所以我与他矛盾才那么深,处处针对他。”

  “现在知道凶手不是他了,感觉怎么样?”

  “对他的成见少了一些了,不过还是不爽他,虽说现在证明湘宁不是他杀的,可是他前女友杀的,归根结底湘宁的死还是与他有关。”

  “好了,我们没有问题了。”

  “既然说到这里,我要替湘宁替你们说声谢谢,是你们让湘宁可以安息了。”

  “这是我们职责所在。”

  “那我可以走了吗?”

  “可以了。”邢浩宇冲着张棱风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像是在表示感谢。

  张棱风走了,审讯室里只剩下张越和邢浩宇,灯光依旧那么昏暗,很久很久,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因为他们知道,这次和张棱风的交谈,几乎一点用都没有,甚至将整个案件变得更扑朔迷离了,因为,张棱风的回答挑不出一点毛病,连整个过程的表情和情绪也都在情理之中。

  许久,两人才默契的站起身,走出审讯室才发现,天已经黑了,初雪也已经停了,地上和树上薄薄的积雪告诉他们,冬天,真的到了。

第九十四章 更复杂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