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七章 真相

  看到警察的到来,正在办公的瞿山和张棱风显得很诧异,两人同时被带走,引起景泰员工里一阵骚动。

  带到分局后,俩人被隔离分开审讯。

  瞿山倒是很痛快,对李元的指控全部一概应承,没有反驳,没有辩解。并指出是张棱风授意他整文皓,所以他才去找的李元,钱也是张棱风给的,那么大一笔钱,自己不可能拿得出来。

  而张棱风这边的说法则大相径庭。他跟上一次审讯一样的说辞,一样的态度。

  两个人,说法截然相反,那么必定有人在撒谎。而就从目前看,大家认为,张棱风在诡辩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之百。

  张棱风有犯罪动机、有人证和物证,一切形成了一条完整的证据链,指向他雇凶袭击了文皓并在此过程中直接造成了张彻的死亡。

  两人当天就被关进了拘留所。

  文皓看着电视上张棱风被捕的新闻,短短的一分多钟的视频,足足看了十多分钟,反复看,重复看。看着张棱风被捕的狼狈样和脸上无奈而痛苦的表情,简直堪比喜剧片放到了最精髓的地方。

  转眼,张棱风、瞿山和李元一起被起诉,等待他们的是法律的判决。

  文皓陡然成了最大的赢家,曲湘宁并非他杀,自己还成了受害者,舆论虽然从不会对谁仁慈,但这次好像对他开了先例,人们好像忘了他与李佳阳那段历史,开始心疼他差点被张棱风迫害。

  他仍然是绍辉的总经理,曲之沛到现在也没有醒来。

  思南诊所208病房也不再拒人于千里之外,时常会有人来看曲之沛,或是他的朋友,或是生意上的伙伴……

  邢浩宇却并未放下心来,一切来得太快,张棱风到现在仍然未承认任何犯罪事实。即便大家都笑他还在做无谓的挣扎,可在邢浩宇眼里却不那么简单。因为在一条完整的证据链面前,真凶认罪属正常,喊冤属蹊跷。

  恰逢刚破了案,为了弥补之前日以继夜的加班,刑警队特批了三天的假期。

  放假前最后一天上班,张越问邢浩宇假期怎么过,邢浩宇只说没想好可能在家里睡上三天,因为这样,张越就不会来打扰他。

  果然,张越没有说去他家找他之类的话。

  因为这三天,邢浩宇早有安排。

  放假的第一天,邢浩宇去了瞿山的老家,离宜市几十公里的一个山村,他将车开到村口停下,准备步行进村。就在停车时看见,村里的公共停车场里还停着一辆价值过百万的奔驰S级商务轿车,这辆车吸引了邢浩宇的目光。

  邢浩宇只觉得车牌有点眼熟,却想不起来谁的车。

  他按照手机里的地址走到一座一层的砖瓦院子前,大门虚掩。

  邢浩宇小心的用手试探性的推了推院门,院门又开了些,基本可以容得下一个小孩通过。

  邢浩宇抬起头,通过这个大缝隙望进去,正对院门堂屋里一个50岁左右的妇女和两个中年人正在说话,正在说话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是文皓!

  邢浩宇恍然大悟,村口停的那辆车正是文皓的!他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只是猛的摇头,自言自语的说着“不可能,不可能。”

  “你找谁?”院门被打开,妇女看着邢浩宇问。

  就在这时,堂屋里的文皓和方栾也看到了院门外的邢浩宇,却没有打招呼,也没有说话。

  “哦,没事,我走错了。”说完邢浩宇转身走了。他走得很快,慢慢由快走变成了小跑,到村口时早已气喘吁吁。

  文皓追出院门看着邢浩宇的背影,一阵猛烈的腹痛袭来,晕了过去。

  邢浩宇上了车,将车开会了宜市,回了分局,将车稳稳停在了分局的停车场里。

  “原来这才是真相!谁会想到受害者会自己雇凶袭击自己来陷害别人呢?不过,这也是为什么每次文皓都能虎口脱险的真正原因!”他闭上眼睛,轻声说着。

  此刻的他,可以真的放松了……

第九十七章 真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