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章 林阅的自述

  我是文皓-文总的助理。

  说实话,我对这位顶头上司并未有什么好感,我是出生寒门的子弟,对于公司中出现的这种空降兵一向嗤之以鼻,因为它挡住了我这种没有后台却工作出色的人前进的道路,可为了生活,我们往往又不得不接受,并且卑躬屈膝。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一直试图去了解我要服务的这位对象-文总。在我眼里,他并非善类,也许是对他不好的印象已经先入为主的占据了我的思想,所以我才这么认为。

  我对他最了解的是工作能力方面,从这方便来讲,他努力足够,但能力不够。从他经常安排我做的一些事中,我能得到他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领导缺少眼观全局、战略分析能力的结论。

  其次,我对他的个人生活也略知一二。我一直知道在小曲总走后他生活里有一个女人,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到我一直知道她的存在。这是我觉得他并非善类的原因。

  有一点我必须要说的是,我心中一直有一件最让我疑惑不解的事。那就是我的母亲生病后,去了思南诊所,他让我往老曲总房间里放平安符节的事。

  现在想来,可能从最开始他推荐我去思南诊所就是策划好的,为的就是让我往老曲总房间里放东西。

  我想了很久,觉得那个平安符节并不那么简单,他一定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符节,如果是,他大可大张旗鼓的放进老曲总的病房里,上演一场父子情深的戏码,不必这样大费周章偷偷摸摸的放进去。

  所以,我觉得那个平安符节不是什么见得光的东西,它之所以见不得光,极大可能是对老曲总的身体有害!

  我当然不能为了给自己的母亲治病而去伤害另一个病人,所以,我犹豫了。

  在思来想去之后,我决定换掉平安符节,放一个跟符节长得一样,但对人身体完全无害的东西进老曲总的房间。

  看到思南诊所走廊里密集的摄像头,我知道,我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东西放到208房间去。

  所以,我去找了林医生,以我自己的名义,告诉林医生我想去看老曲总,毕竟以前在公司,我是他的下级,我也很欣赏他的能力,并表达了希望他能跟我一起去的意愿。

  我并非偷偷摸摸的将符节放到了老曲总的床褥下,而是在林医生的注视下大大方方的放的,在这点上,我向文总撒了谎,当然,我更没有告诉文总,我将符节掉包的事,在这点上,我希望自己做的是对的。

  我的母亲经过这段时间的治疗,病情基本稳定了,已经出院回到家中治疗了。医生说,只要生活习惯好,心态放平,病情按时吃药,不会有大问题。所以,我还是很感谢文总为我弄来了那张专家号,从心里感激他。

  但,我还是做出了决定,我要从绍辉辞职,去一个新的地方开始我的工作。

  在这里,我亲眼见证过罪恶,我想离它远一点……

第一百章 林阅的自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