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一章 张棱风的自述

  我叫张棱风,是曲湘宁的青梅竹马,在我有记忆开始,曲湘宁就在我的生活里了。我们的命运有着偶像剧般的开始,我们一同度过了美好的童年时光;却没有与偶像剧相似的结局,因为,这对一同长大的男女并未相爱。

  即便这样,在文皓出现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还是有希望的,觉得湘宁跟我走到一起是水到渠成的事,因为她身边最近的男人,就是我。

  可当我知道文皓存在的时候,我平生第一次感到了危机感这个词的含义,最后,我眼睁睁的看着他把我的湘宁抢走了!

  对于文皓,应该是从认识他起,我对他就充满了敌意。直到他娶了湘宁,这种敌意慢慢转变成了嫉妒,深深的嫉妒。再到湘宁去逝,嫉妒彻底演变成了恨。

  湘宁的离开,让我手足无措了很多天,我一直不愿相信她那样年轻,就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我。

  在我的潜意识里,我一直认为是文皓害了湘宁,所以,我对他的恨,深入骨髓!

  湘宁的案子,我一直在关注,一直在等待文皓被绳之以法的那天,可结果我迟迟没有等来。

  所以,我曾经动过找人杀害他,为湘宁报仇的邪念,我把它美其名曰:替天行道。

  这样的想法在我脑中大概出现过三次,幸好,最终还是理智占了上风。

  文皓也许就是利用了我这种心理,才会设计这么大一出戏来栽赃嫁祸于我。

  说到这里,让我最寒心的,是瞿山。

  瞿山是我的特助,工作出色,足够了解我,交代给他的所有事,几乎都能做得无可挑剔,我很器重他。

  可没想到世界竟然如此渺小,瞿山和文皓,居然是那样的关系。现在回想起来,每天有一个文皓的“间谍”在身边,我还对他信任有加,真的是愚蠢至极。更可笑的是,我竟然还心甘情愿的借给了这位“间谍”一笔钱,一笔普通人看来巨大的一笔钱,这笔巨款成了最终陷害我自己的铁证!

  我基本所有私密的事都是交给瞿山去完成的,我做的每一件与文皓相关的事都出自瞿山之手,比如在绍辉安插人监视文皓;暗中联络绍辉的董事给他们好处让他们在董事会上为难文皓;暗中联系绍辉的优质老客户,宁愿自己赔钱也不让他们再与绍辉合作等等。这些事中,绝大部分都是安排瞿山去完成的。

  现在想来有点危险,有点可笑。危险的是文皓知道所有的这些事,但凡一点不合乎法规,他就有了致胁我的证据;可笑的是,我让一位“卧底”去做伤害他同伴的事。现在想来,这些事中许多不成功是必然的!

  他入狱后我一次也没去看过他,我觉得他进去后最不想见的人就是我。

  我一直觉得,人对人不想见的程度,是按级别划分的。第一级是尴尬,当见到一个人有尴尬之感时,自然是不想见到他的;第二级是厌恶,对一个人有厌恶之感,自然不想见他,但这种不想见,程度不够,只比尴尬深一点;第三级是仇恨,当恨一个人时,有关他的消息都想屏蔽,更别说见到他了,这种不想见的程度比厌恶深;第四级是心怀愧疚,当做了对不起一个人的事,这件事又被当事人知道时,这应该不能称为不想见了,而是害怕见!

  我相信,瞿山现在对我的不想见,是第四级,所以,我们不应该再见面。

  回想起这一年多的经历,感慨万分。

  这其中最值得庆幸的是,我没有因为仇恨,泯灭我的良知,谢天谢地……

第一百零一章 张棱风的自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