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2章 有仇必报

  这天是阴沉沉的,春风吹拂下,凉凉的。林渔拿过手机,回到那条小巷中休息。华鸿轩也回到小巷子,坐在自己的小箱子上。此时,高亚男正好在和大高个蹲在地上讨论戏。

  君子报仇当真是十年不晚,华鸿轩坐定就开始调侃上高亚男。他就这么当着所有跟组演员的面,毫不留情的欺负。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中戏‘出生’固有的傲慢。

  中戏、北电总是互相看不对眼,早已成为业内不争的事实。高亚男正好是北电毕业,华鸿轩在像质问犯人一样质问他与母校关系的真实性。

  “哟!我们高老师在指导戏呢!”华鸿轩看到蹲在地上讲戏的高亚男,就说道。

  “对呀,跟高老师请教请教。”大高个说。

  “他自己都是个半吊子,你跟他请教,别被他带跑偏了。”华鸿轩提醒道。

  “鸿轩,别这么说。亚男可是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毕业的。”大姐提醒道。

  大姐其实也是好意,入组第一天他就跟高亚男很熟悉了,对高亚男的底细是了如指掌。虽然大姐认定华鸿轩是个花花公子,不大想让林渔走得跟华鸿轩比较近。但作为朋友、姐弟她还是很欣赏华鸿轩的。毕竟华鸿轩是中戏毕业,有这样一句话:能进入中戏的人,早就赢在了起跑线;别问人家为什么自信,人家有这个资本。

  “是吗?”华鸿轩说。

  “是呀。”北京电影学院这么有名,大姐都认可了,高亚男自己不承认,岂能说得过去。于是果断说yes。

  华鸿轩还怕他不承认呢。承认才有的玩儿嘛!他等的就是这句‘是呀。’

  “你不是科班的吧!”华鸿轩接着说。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又要开启损人模式了。高亚男没敢回话,他确实不是科班出生。她读的是北京电影学院成人教育表演系大专班。

  “你哪一届的?”见高亚男不说话,华鸿轩得理不饶人的继续问道。

  “10届的”高亚男说。

  “你的师兄师姐都有谁呀?”

  华鸿轩这是明显不认可他是正牌的。要好好损损他。谁让他恬不知耻的靠近林渔,还坐上她的椅子,离她那么近。昨天晚上还敢接高伟的话茬子,不让他无地自容,还真不是华鸿轩的性格。

  “你的老师叫什么名字?”

  稀奇的是,大哥也在跟着一起数落高亚男了。而高亚男却一点儿都不生气,还很配合的回答他们的问题。

  “我是北电10级专科班的。我们的表演老师是林洪桐。”

  “什么专科班,就是个冒牌的,压根儿就不是科班毕业,不诚实。”华鸿轩说道。

  “真的是专科班毕业的。北京电影学院有一个大专班的。”

  “那你说说是不是在本校上课?哪一届的?”华鸿轩继续盘问着。

  “不在本校上课,我们的校区在昌平。”高亚男说。

  “看吧!冒牌的吧!”华鸿轩说。

  “你编谎话也编得靠谱一点儿好不,林洪桐教授那么有名,你当没人认识?他早几年就退休在家专门研究学术,根本就不上课了。这慌扯的就有点儿大了。”大哥说道。

  “但是,我们那一届,真的是他带的表演课。”高亚男继续说到。

  “他肯定是那天听大姐一席话,回去恶补了一通。没想到,没补好。反而穿帮了。哈哈哈哈。”华鸿轩笑得很得意。

  “你还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没见识?假冒就是假冒,别指望能以假乱真。之前不拆穿你,已经给足你面子了,做事别太恶心人,懂不。”华鸿轩说道。

  高亚男的脸红一阵儿,白一阵儿,特别难看。他算是见识到了这两个中戏哥们的厉害了,两个人合起伙儿来整他,真的都能被他们说成假的。

  “哈哈,你们这回是什么?中戏专业打假系毕业的吗?”大姐出来打圆场的说道。

  大姐还是相信高亚男的毕业院校没有问题的,谁叫他不会夹着尾巴做人呢,非要出风头。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唉,这个专业貌似还不错哦!可以可以。看以后还有谁敢伪造学历,欺瞒群众。”华鸿轩说。

  高亚男都不敢再说话了,蹲在一旁脸上难堪。跟组演员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为他出头。

  只有林渔,也不知道她是傻还是笨,人家在为她出头,她却帮高亚男说上话了。她说:“其实,北京电影学院是有一个表演大专班的,在昌平区。我的一个同学就在那儿上大专。是通过成人教育考上去的。之前认识的一个小姐姐,也是北电大专班毕业的。北电大专班还是存在的。”

  林渔那么诚恳的陈述,所有人都接受了‘有’这个事实。但并不代表就不让高亚男难堪了。

  高亚男对林渔投来一个感激的笑颜。华鸿轩看着心里更是窝火。

  “有又怎样?打着北京电影学院的名义而已,外界承认的也只有本部的本科班。大专班连三流都算不上,就是后娘养的,能学到啥。还在这儿装逼,教人演戏。”华鸿轩说。

  高亚男听到此,脸色铁青,他才不允许被人侮辱他的母校呢。

  “我们的表演老师,是林洪桐教授,一点儿也不比本部差。文凭上盖的也是教育部公认的北京电影学院的章。”

  “北京电影学院就是被这些乱七八糟的继续教育给毁了。什么人都说自己是北电毕业的。也让不少科班生为此非常恼火。据说学院正在研究不做继续教育了。”大哥分析道。

  “我记得为了不影响本部的声誉,继续教育早些年就已经从本部分出去了。也就文凭的章盖的是电影学院的,其他一切都跟学院本部没什么关系。”大姐也说道。

  “就是说本科是亲生的,大专是后娘养的呗。说白了,就是不是科班出生,还装逼。”华鸿轩说。

  高亚男的脸色,青一阵儿紫一阵儿。最后张嘴,又闭上。实在解释不通。

  林渔是真看不下去了,理直气壮的出来顶了句:“不是科班毕业怎么啦,我也不是科班毕业……”

  话题因林渔的介入截然而止。林渔不开口则已,一开口绝对是话题的终结者。

  林渔最后的终结语,绝对的高傲十足。其实,那根本就不是她的高傲,而是她掩饰自卑的小傲娇。当初离开学校的她,是真心不把“出生”当回事。总觉着戏好就行。也是这种心态才能说出这么傲气的话语来。也是这种理直气壮,才让华鸿轩觉得她很特别。

  剧组里所有人都在掩饰自己的“出生”,都在给自己装饰一个美丽的“身份”,只有林渔诚实到别人不敢相信真假。

  其实华鸿轩的这种面对自己不是特别喜欢的人毫无顾忌的调侃,跟林渔倒是挺像。林渔也是,损起人来,能损到极致。曾经,林渔也这么毫无顾忌的调侃着另一个女孩,似乎损她就是生命中的一种乐趣,末了多年以后她两依旧是朋友......

第32章 有仇必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