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难言之隐?

  ……

  清晨,叶浅浅像做梦一样的,她居然在权赫渊的地盘安然无恙的睡了一个晚上?

  她下了楼,权赫渊没在,她往门口的位置挪动了一米,再挪动了一米,然后轻易的出了鼎铭园。

  但是她的心脏处却有些不安,是不是太过容易了?

  医院。

  “叶小姐,你的钱是付过了没错,但现在我确实没有办法帮夫人动手术,国外有一个更紧急的人需要我去救”杰克说道。

  “杰克医生,你是在违约,我妈的病情这三年来都是你来控制的,你突然说没有时间做手术了就不做了,现在让我去哪里找人?”

  “这…”杰克摸了摸鼻子:“这个我也没有办法。”

  看到他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叶浅浅起了疑心:“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叶家的人来医院了?”

  “不是叶家的人。”

  “那是谁?”

  杰克彻底的闭了嘴。

  不是叶家的人那会是谁?

  “叮”她的手机打进来一个电话,接听之后,对方用公事公办的口气说道:“是叶小姐吧,经我们鉴定,上一次被你卖掉的那玫钻戒是假的,请来我们珠宝店退还五百万的现金!否则过了二十四小时您人没到,或是钱没有到,我们将会报警!”

  叶浅浅拧起了小脸,那戒指是上一次她从权赫渊的房间里偷出来的,怎么可能是假的,而且,那五百万在情况紧急之下她早就挥霍完了!

  “叶小姐,您听到了吗?请尽快处理!”

  ……

  酒吧,昏暗的房间里,高大英挺的男人坐在沙发上,那张脸邪肆而冰冷,一支烟又一只烟的抽着,脚下落了很多的烟蒂,封行朗早就已经习惯了他的这个样子。

  大概这就是身在高位上面无对手无女人的枯燥乏味。

  不像他今天换这个女人,明天换那个女人,还能新鲜点,权赫渊的眼中没有女人,这能怪谁?

  “封少,你真的是越来越坏啦”靠在封行朗怀中的女人娇羞的却挡她胸口上放着的那只手。

  封行朗却是使劲一捏,使的那个女人娇喘了一声。

  “坏,坏死啦!”

  “权哥,要不叫那个小美人过来?”封行朗提议性的说道。

  他不说还好,他说了之后男人的脸色更加的不好了,忽明忽暗的灯光将男人讳莫如深的线条五官应衬的更加的阴暗潋滟。

  看到他的神色封行朗突然明白了几分:“权哥,不会是那个小美人性子太野太难调.教了?以至于你现在还没有得到手呢?其实啊,这不怪别人,毕竟你没什么追女孩的经验…”

  封行朗这边还没有说完,就被权赫渊的一个眼神吓的闭了嘴。

  一串手机响了的声音,权赫渊低头看了一眼,在他看到叶浅浅三个字的时候,阴冷的俊脸,突然舒展了几分,他等着那铃声快要断掉的时候才动了动手按下按听键。

  结果…那边在他接听之后去挂断了!

  “!!!”他的脸再次阴了。

  又等了半个小时,结果叶浅浅的信息跟本就没有要再打来的意思,倒是一直跟随在叶浅浅身后的保镖进了酒吧的房间。

  “权少,叶小姐她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之下去找了TE集团的老总!”

  

第五十五章 难言之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