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凑合过吧

  顾青和回家了。被他姐豁出脸皮生求卖惨死命留下的。

  顾少爷带着一种使命感住下了。还寻思着到底要帮哪边才合适。然后,这家里,就好像没有他这个人一样。

  呵呵呵。

  你问为什么啊?

  ——————

  顾青和陪他长姐干坐了没半盏茶的功夫就又觉得凳子上长了钉子。

  “姐,没什么事儿我出去一趟,前两天周岩约我呢。”

  “哪儿都别想去,前两天找你非得现在去是吧!”

  顾青和屁股都抬离凳子了,弓着腰要溜。胳膊却被面上沉静品茶的顾绮雯死死扣住,动弹不了。

  “呦,你们姐弟这是坐这儿等我呢?我的不是,有事出门该先知会一声的。”陆衡笑意盎然的进门时,顾青和眼神落在他装模作样“端庄自在”的姐姐身上,听到声音那一刻胳膊上的手更使劲儿了,假笑的嘴角都在微微用力。

  一抬头看,俩人都呆住了。

  这人是谁?陆衡?是陆衡吧?看脸上那道疤。没错,是他。

  陆将军把那一脸炸眼的胡子剃了。

  ————

  顾绮雯觉得这仿佛才是头一次见他,初次描摹这张脸。倒也说不上什么惊为天人,却总比之前顺眼爽利。

  一向不怒而威的陆大将军,没想到剃了胡子还有几分儒雅风流的韵味。顾绮雯一时没想到怎么昨天憋不住念叨了他的胡子今天他就果真剃干净了他这一大标志。

  她正仔细辨别陆衡脸上那道疤,之前这狰狞的疤痕不过是增添了他凶性,便是陆衡笑着也显得杀气腾腾,不好招惹。到没想到,剃了须后,反而是这道破了他相貌的疤让他整个气质和谐妥帖起来。

  百战百胜的战神与略显轻浮的长相,奇妙的用道疤调和起来,本来突兀的变得浑然天成。

  [这么瞧着,陆衡也挺好看的…]

  见顾绮雯盯着自己,陆大将军嘴角勾起个弧度。

  。。。

  顾青和现在心情复杂。其实陆衡一进来顾青和差不多就明白了,昨天他与长姐的谈话怕是被这位知道了。

  怎么说呢,看来他还挺重视长姐的想法。顾青和心情微妙。他本来确实存了撮合两人的想法,毕竟陆衡虽然年纪大了些但却是受他崇拜英雄人物,他阿姐岁数也不算小了。在他心里,以他长姐的魅力,迷住陆衡让他心甘情愿教自己些能耐,完全没有问题。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陆衡对他长姐有这么大杀伤力……

  她长姐明明那么重视皮相个人,怎么会这样就被陆衡迷住了??

  想撮合两人是一回事,被他最亲最近从小又当妈又做爹的长姐放到另一个人之后又是另一种心境……

  顾青和看着顾绮雯睁大两个水灵灵的眼睛,又是新奇又是专注的看着与她说话的陆衡,仿佛他说什么都是引着她心神的。

  顾青和胳膊还被他姐扣着,可他姐早就把有他这么个大活人忘在脑后了。一心一意扑在破相的邻国将军身上。

  顾青和:呵呵。

  ————————————————

  自从陆衡剃了胡子,顾绮雯对他亲近不少。平日便相谈甚欢的两人更算得上情投意合了。至少在顾青和看来,这俩人已经无时无刻不散发着恋爱的酸腐味道了。

  陆衡乐在其中,却也比顾青和这个旁观者更清楚一点。顾绮雯根本没做好更进一步的准备。陆衡往前试探一步她便慌慌张张的后退一步,让人奈何不得。

  可陆衡也不是要留在中都一辈子,他没那么多时间细水长流,等顾绮雯的顺其自然到家了。

  这日,邱东来寻他。

  “这中都皇帝的意思怕是你不要这公主就赐你个郡主来。那一个个娇滴滴的大姑娘哦,我瞧了都眼热。反正你自己也讨不着媳妇,要不就全了人家皇帝一片好客之心?”邱东阴阳怪气的戏谑道。

  陆衡斜了他一眼,扬手作势要打人。

  邱东假模假式的讨饶。

  “说真的,咱们在成平待的时日可不短了,事儿也都处理妥了。不说别的这些日子光是明里暗里给你相看的姑娘的酒席宴会就有多少,差不离都推了。还在这耗着?在这么下去,那位皇帝怕是真要坐不住了。”

  “他坐不住又如何,他还敢给我赐婚不成?”陆衡冷笑一声,像是谁都没放在眼里。“谁说我自己讨不着媳妇的,我媳妇比他们塞过来的那堆强百倍。”

  “嚯,”邱东笑了“那你也得先把人讨到手再说啊,哈哈哈!”

  陆衡冷哼了声,没管搭着他肩膀的前仰后合的人。

  。。。

  顾绮雯低下头,把眼底的心绪掩住。本来想找陆衡去吃全鱼宴,却没想到听到了这番话。

  对啊,陆衡在成平呆不久的。皇帝和各路人马估计也都牟足了劲儿要拉拢陆衡呢。陆衡未娶,女人,无疑是最好的途径。……

  鞋尖上的花纹像是真开了花,顾绮雯死死盯着,说不明白心里是什么感觉。陆衡……又是怎么想的呢

  。。。

  见人踩着碎步走了,伸着脖子张望的邱东,才回过身,坏笑的伸手隔空点了点陆衡。

  三十年才开花的铁树,开了花果真叫人招架不住。

  ——————————————

  顾绮雯觉着她得找陆衡聊聊,他们两个一直现在这样也不是个说法。可又实在不知道怎么张这个嘴。

  还没等她纠结出个所以然来,孟霁桐又找上门来了。

  孟霁桐这次是带着媒婆带着礼来的。

  顾绮雯歪斜在圈椅里,摆着平日在外风流肆意的架子。似笑非笑。

  媒婆也是头一回遇着说亲说给大姑娘本人的,新奇得很。却是屁股还没坐稳便被顾绮雯请出去了。说是要与孟公子单独聊聊。

  媒婆不乐意,起身时叨叨咕咕的说着什么,“妈妈,我和孟公子不谈亲事,其他便用不着你管。”顾绮雯面上带笑,却是不容置疑强硬的把人请了出去。

  孟霁桐脸色复杂,他没有阻止。因为上座端坐的女子一扫平日慵懒随意的散漫态度,宛如一把出鞘的宝剑锋芒毕露,他从没见过这样的顾绮雯,哪怕心里明白能独自撑起顾家和绮文书院,顾绮雯绝不会简单的像她平日那副样子。他还是被那纤弱女子此刻迸发的能量震撼了。

  “孟公子,我以为上次我已经说的够明白的了。”顾绮雯姣好的面容带着温和的笑意,比上次夹枪带棒的态度不知软上多少。可孟霁桐却有种更无法招架的预感。

  “绮雯姑娘,上次是我唐突了。可在下是真心诚意想娶姑娘的。绝非贪图顾家家世。”不由得他又正了正坐姿,一脸真诚。

  “孟公子,”顾绮雯一笑“公子说对绮雯是真心的,那公子又是如何瞧上的我呢?”

  不待孟霁桐开口,她继续道。

  “无非是我品貌还算良,家世也简单,匹配。就算公子没有考虑我绮文书院,也左不过是觉得合适罢了。总不会是心悦我这惫懒的老姑娘。”

  “我实话说与公子听,若是以前我怕是真的可能会有一日招架不住,会同意。毕竟公子才华品貌均属一流,前途更是无量。确实是我最合适的人选了。”

  顾绮雯平淡的敛了敛眼神“可成婚是一辈子的事儿,不是光合适就可以的。要不然我也不会熬到如今这个岁数了。公子也要想想,你还年轻怎知不会遇到更合适的呢?”

  孟霁桐瞧着她竟然慈爱起来的眼神,明白没有余地了。

  惨然一笑“姑娘可是遇到了更合适的?”

  “不是,合不合适,是真的会有那么个人让你能抛去之前所有的设想好的条件,哪怕他和你想的相差万里,哪怕逃避,但心里会知道,就是他了。我是遇到了。”顾绮雯扬着嘴角,孟霁桐在这个弧度里第一次瞧见掩不住喜悦甜蜜。

  “孟公子,也知道他是谁,不是吗?”

  “是啊,我知道。所以才带媒人聘礼来试最后一次。”结果明了,除了黯然自嘲,竟然还有些轻松了。

  “看来我是彻底与姑娘没这缘分了。褪去生硬,唇角留一丝苦涩的余韵,他还是那个风光霁月的翩翩公子。

  顾绮雯缓了口气,这才是她一直欣赏的少年啊,这股朝气……

  嗯?她似乎也没有之前那般欣羡了……

  ——————————————

  送走了孟霁桐,顾绮雯沉了脸。

  在门口站了会儿,扭头气哄哄的的往回走。

  “出来吧,听多久了?”

  陆衡冒出来,脸上怎么看都有点不符合身份的嬉皮笑脸。

  “没多久,这不听说有客人来了吗,来瞧瞧。”

  “没想到正听着什么,遇到最合适的,什么设想都能抛去都不在乎,心里知道就是他了!你遇着了?谁啊?”陆衡学的惟妙惟肖,就是最后问的时候嘴角实在是咧的太大,怎么看都是一副美上天的架势。

  顾绮雯刚开始只是拿眼瞪他,却被他说得羞愤愈加,没忍住抬起一脚就要踢他。

  人还没挨着,她先叫唤了一声。

  没注意小腿刮着一旁廊柱上金属输出来的棱角了。该是破皮了,疼的她脸都拧了,却没收脚,踹着人了,才噙着泪要查看。

  脚是收不回来了。

  陆衡握着姑娘脚腕,哭笑不得。

  “怎么踢人还能自己受伤?”

  “谁让你躲了!”顾绮雯撇嘴。

  “我哪儿躲了?得得得,我的不是,咱们回屋,我伺候您上药成吗,小姐?”

  陆衡手大,摩擦的脚腕一圈都烫烫的,顾绮雯有些脸热,“我有丫鬟,不用你。再说这点小伤用不着上药了。”

  “那怎么行,再小的伤也得重视,我得给小姐赔不是啊,就我来了。走吧走吧。”不容置疑的揽过人肩膀,就走了,刮了点皮好像人瘸了一样。

  走出几步还听到那人说“疼吗,要不我抱着你吧?疼可别忍着啊”……

  ——————

  “你说说你,冒冒失失的,这都能踢着铁皮,真本事。”陆衡絮絮叨叨,数落人。

  顾绮雯已经习惯他的碎嘴子了,就是小腿被他握在手里有些羞报。被他一通乱念叨也没接话。甚至对着陆衡没有疤的侧脸微微有些出神。

  “你说你都这么大人了,还这么莽撞,要我我时时刻刻看着你吗?这日后回了铭国,我去前线了,你可不许胡来,我那一屋子刀枪棍棒也不能交给你。”

  “哪有那么严重……”陆衡磨磨蹭蹭的上药就是不放手,顾绮雯对他这么厚脸皮的把自己摆在她的心上人、铁板钉钉的未婚夫婿的位置上,竟然也自然而然的接受了。

  不过……

  “谁说我一定要跟你去铭国了,我把绮文书院做到现在容易吗?凭什么我就得扔下跟你去铭国啊”想想那些年她吃的苦越想越委屈,眼前好像已经是自己孤零零跟去人生地不熟的铭国无权无势,只能倚着陆衡施舍似的宠爱,可怜兮兮。

  “我不要,要我弃了我多年的心血,祖父传承,我的家我的国我熟悉的一切,跟你去一个完全陌生的的地方。我……我害怕”

  陆衡放下她的小腿,躬身凑过去,瞧着顾绮雯的眼睛。

  “别怕。”他眼底柔波似水,望着你好像能装进你整个世界。

  “绮文书院还是你的找个靠谱的帮着打理,你这甩手掌柜当得不开心吗?要是觉得闲咱们就在铭国也办几间,我这么些年战场拼杀除了伤,赏赐的金银财宝也落下不少,我没处可花。全归你,你想干嘛干嘛好不好?”

  顾绮雯呼吸紧了紧,险些招架不住。

  “至于让你远走他乡,真是抱歉,是我没能与你生的近些,也没能早认识你些。可你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你要是想家咱们就回来住些日子。或者陪你去十国其他地方玩玩好不好?”

  陆衡忍了忍没忍住早就捧上顾绮雯脸的大手,又一次没控制住捏了捏顾绮雯脸上的肉。

  顾绮雯心肝儿都化成蜜了,也没管他。满脑子都是邻国破相将军温柔的倒影,脸都要烧熟了。

  只超小声的应了声“嗯”。

  都魔障对眼成这样还能如何,凑合着过呗。

  

凑合过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