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账册查封

  “姑娘一心为了我,一心为了储府,我却没有感觉到!”储觞廉依然执着。

  “公子,我如果不是为了储府,早就去官府举报了,我如果不是为了公子,大可自己离开,任由公子决断,我是思虑再三,才做出如此决定的,还请公子考虑萌憷的意见,早下决断,万不可等到事发,才追悔莫及!”欧阳萌憷急切的说道。

  “莫非姑娘知道什么,没有与我言明?”储觞廉倒是聪明。

  “还请公子恕罪,我实在不便跟公子明说!还请公子早做决定才好!”欧阳萌憷答应过蒙烟寒不可打草惊蛇,避免毁坏证据。

  再争论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该说的也已经说过了,欧阳萌憷决定让储觞廉自己再想想,起身回到了内室,储觞廉见欧阳萌憷回了内室,怏怏的起身告别。

  到了正午,储殇廉和欧阳萌憷正在用餐,一群官兵闯了进来,随后进来的人,让欧阳萌憷有点吃惊,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蒙烟寒,只见蒙烟寒一脸严肃的望着储殇廉,将手中的书令缓缓的打开,念道:

  “尊吾皇令,今将储氏庄园所有账册封存,交由司会蒙烟寒,待查阅后酌处!”

  蒙烟寒宣读完毕,双手将书令递到了储殇廉的面前,储殇廉急忙的接过书令,反复的看了几遍。

  “储公子,如无疑问,请配合我们,将贵庄账册封存运送至司会衙门!”蒙烟寒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命令道。

  欧阳萌憷直到现在还是蒙的,蒙烟寒不是答应过自己,给储殇廉一天的考虑时间,怎么能食言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蒙烟寒你不是答应我,给储殇廉一天的考虑时间的吗?你为什么食言呢?”欧阳萌憷怒气冲冲的质问蒙烟寒。

  “还请这位姑娘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否则我将以妨碍执行公务罪将你关押!”蒙烟寒冷的可怕。

  “蒙烟寒你是个大骗子,我恨你!”欧阳萌憷恨透了自己,不该这么轻易的相信一个仅见了两面的陌生人。

  “姑娘,请注意你的言辞!”蒙烟寒用冷的可怕的声音警告着欧阳萌憷。

  “欧阳姑娘,枉我带你一片真心,你竟然与官府串通,莫非你就是官府派来储府的卧底,难怪你会对储府的事情这么热心,主动要求到庄子里来,不辞辛苦的用你的双足丈量庄子的土地,又两次神秘失踪,一定是给这位蒙司会汇报情况去了,枉我为你担惊受怕,懊恼悔恨,掏心掏肺的为你,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事已至此,你们两人也不必在我面前演戏了,我配合你们的调查!”一直在旁没有出声的储殇廉,将一腔的怒火都发泄到了欧阳萌憷的身上。

  “储公子你真的误会我了,我与这位司会也仅仅见了两面而已,并且都是在很偶然的情况下相见,我真的没有跟他说储府的事情,而且我也不是官府的卧底,在你们这个朝代,我就认识你们储府上下的人,官府的人我就认识这位蒙烟寒司会,储公子请你相信我,我怎么会让逝者不能安息呢?”欧阳萌憷真诚的跟储殇廉解释着。

  “姑娘不必多说,我只相信我所看到的!”储殇廉坚定的说道。

  “储公子你要怎样才能相信我呢?”欧阳萌憷快要急哭了,长这么大,欧阳萌憷还没有受过这样的冤枉,欧阳萌憷急的直跳脚。

  “好了,还请你们控制情绪,马上让人整理封存所有账册!”蒙烟寒再次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道。

  储殇廉用寒冷的眼神痴痴地望着欧阳萌憷,没有再说一句话,默默的转身离开,安排整理运送账册至司会衙门的事情。

  欧阳萌憷见储殇廉一声不吭的离开了,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欧阳萌憷想着这些天的遭遇,万般委屈,齐涌心头,“哇”的一声哭了,边哭边说:“我好好的上班当我的总经理,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跑到这个鬼地方,我也只是想帮储府理清账目而已,储殇廉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呢?”

  欧阳萌憷哭诉到这儿,突然停止了哭声,转身冲着蒙烟寒冲了过去,抬手就给了蒙烟寒一巴掌,蒙烟寒正在跟属下交代工作,没有防备,被欧阳萌憷结结实实的给了一巴掌,蒙烟寒先是一愣,随后恼羞成怒,大声的吼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这个疯子给我抓起来,押回衙门,等候发落!”

  蒙烟寒的属下也被欧阳萌憷的举动吓的愣在了原地,听到蒙烟寒的命令后,两个属下赶紧的冲到欧阳萌憷的面前,将欧阳萌憷给拿下了,其中一个属下呵斥欧阳萌憷道:“你这个疯子,竟然敢公然殴打朝廷命官,我看你是活够了!”

  “别跟她废话,把她压下去!”蒙烟寒毫不留情的让属下带走欧阳萌憷。

  两名属下把欧阳萌憷的双手绑在了身后,押出了储府,欧阳萌憷用能够杀人的眼神,盯着蒙烟寒,直到被带出了大厅。

  蒙烟寒的此次储府查账行为还是有点仓促的,蒙烟寒之所以会两次碰到欧阳萌憷,其实并非巧合,蒙烟寒两次都是在暗中调查储府的过程中碰到的欧阳萌憷,第一次本是深夜潜入,查证打探消息的,正好目睹了欧阳萌憷和储殇廉的争执,所以才有了第一次相救欧阳萌憷,第二次是受了欧阳萌憷的启发,也在用双脚丈量土地,只是不巧被家丁发现,追逐之间救了欧阳萌憷第二次,蒙烟寒本也没有想要这么早的公开查证,只是皇帝突然召见,说是接到上奏,有人举报储庄园隐瞒收入,让司会衙门彻查,所以才提前了行动,但是这一切也不能在大厅广众之下跟欧阳萌憷解释,否则自己就是渎职,所以蒙烟寒自打进了储府,就对欧阳萌憷冷冷的。

  蒙烟寒将储府的账册查封已经快两个月了,仍然理不出头绪,如果再没有决策,查封期一到,蒙烟寒就要将账册归还储府,那么此次行动将一无所获,还打草惊蛇,让储府有了防备,蒙烟寒骑虎难下,左右为难,正在此时,蒙烟寒想到了欧阳萌憷,对了,怎么把这个小丫头给忘了呢?短短的四天,欧阳萌憷就能看出账册的漏洞,她一定有办法解自己的困境。

  “来人!”蒙烟寒一声命令,两个随从应声走了进来。

  “上次在储府,我们带回来的那个女犯,现在关押在何处?”

  “回司会大人的问话,那名女子现在关押在司会衙门,见您最近繁忙,未曾请您的示下,所以一直关押,还未押送至衙门过堂审问!”其中的一位属下回答了蒙烟寒的问话。

  “现在带我去见她!”蒙烟寒严肃的命令道。

  两名属下跟随着蒙烟寒向着关押欧阳萌憷的地方走去。

  兜兜绕绕,几经转折,才到了关押欧阳萌憷的地方,此处偏僻,也没有掌灯,漆黑一片,蒙烟寒吩咐属下打开牢门,自己一个人走进了欧阳萌憷的牢房,让蒙烟寒吃惊的是欧阳萌憷并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样,蓬头垢面,胆战心惊,唯唯诺诺的祈求自己的原谅,而是衣衫整洁,气定神闲,欧阳萌憷淡淡的看了蒙烟寒一眼之后,紧闭双眼,不发一声。

  蒙烟寒对眼前的这个女孩起了莫大的好奇心,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呢?已经被关押了一个多月了?竟然这么的心平气和,泰然自若,难道她就不会孤独害怕吗?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孩呢?这一切是如此的出乎自己的意料,自己又该怎样开始跟她的谈话呢?蒙烟寒在快速的寻找着打破寂静的话题。

账册查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