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彻夜长谈

  蒙烟寒被欧阳萌憷的镇定搞得不知该如何是好,片刻思考之后,还是蒙烟寒先开口道:“欧阳姑娘近来可安好?”

  “承蒙蒙司会抬爱,给了小女子一个容身之所,且衣食无忧,小女子心存感激,感激蒙司会的照顾!”欧阳萌憷声音平静,平静到让人感觉说的是肺腑之言,没有任何人会怀疑这是讽刺的话语。

  蒙烟寒也被欧阳萌憷的话搞蒙了,照常理说她该暴跳如雷,恨透了自己才是啊,怎么会如此平静,眼前的这个女孩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孩,蒙烟寒的好奇心瞬间爆棚!

  “姑娘这是在生我的气吗?”蒙烟寒一时找不到话题,所以就没话找话,想要打开话题。

  “不敢,小女子怎么敢生司会大人的气呢?只是小女子吃一堑长一智,不敢再多言罢了!”欧阳萌憷依然平静如水。

  “你不敢?那你怎么敢公然殴打朝廷命官呢?”蒙烟寒故意的想要激怒欧阳萌憷。

  “那是因为朝廷命官言而无信,所以该打!”欧阳萌憷似乎要被激怒。

  “姑娘,此事确实是在下失信,但我也是情非得已,身不由己!”蒙烟寒想要替自己辩解。

  “情非得已、身不由己,只怕是为了你的高官俸禄吧!”

  “姑娘此言差矣,我蒙烟寒为官,不求功名利禄,只求问心无愧,我永远不会出卖自己的良心!”

  “良心!你有良心吗?枉我如此信任你,把你当做朋友,而你转眼就将我出卖!你还敢跟我提良心!”欧阳萌憷好像要情绪失控。

  “姑娘听我解释,并非我要失信于姑娘,而是有人向皇上上奏,储府隐瞒土地面积,意图逃税,我是奉了皇命,不得已而为之!”蒙烟寒真诚的解释没有打动欧阳萌憷。

  “我要是再信你,我就是傻子!”欧阳萌憷毫不客气的反驳。

  “姑娘要如何才会相信在下?”蒙烟寒无助的问道。

  “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再相信你!”欧阳萌憷近乎狠狠的说道。

  “既如此,我也不强求姑娘,那我们就谈谈私事,我毕竟两次相救姑娘于危难,可否请求姑娘看在两次相助的份上,跟我谈谈储府账目的事情!”蒙烟寒没有过多的客气,单刀直入。

  “救命之恩,日后自当相报,其他的无可奉告!”欧阳萌憷双眼紧闭,双腿盘膝,双手置于双膝,不温不火的答道。

  蒙烟寒的脸上不经意间流漏出一丝欣赏的笑容,转瞬即逝,又换上了那副冷冷的面孔,开口说道:“姑娘就不怕我将你送去县衙,给你定个妨碍执行公务罪,一旦罪名成立,姑娘将会面临牢狱生活,姑娘莫不如将功抵过,帮助我们完成储府账册的清查,岂不两全?”

  “什么两全?不过是你升官发财的筹码而已?我不会出卖储府的,储觞廉公子与我有恩,我不会恩将仇报!”欧阳萌憷依然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巍然不动的样子。

  “姑娘所言,均为小义,姑娘可曾想过大义,储府与你有恩,你该如何回报,是帮助储府一错再错,还是帮助储府回头是岸?我想姑娘这么聪明,一定知道怎么做,只是姑娘一时气愤,我失信与你,才会如此固执,等姑娘想明白了,就会理解我之苦衷,法不容情,任何人犯了法,都应该承担相应的后果,不是吗?”蒙烟寒继续的游说欧阳萌憷。

  蒙烟寒的话确实打动了欧阳萌憷的心,欧阳萌憷一直以来都奉行法律至高无上,但是欧阳萌憷本想劝说储觞廉自己主动坦白,而且储觞廉也有所动摇,只是一时放不下对化伯的感情,欧阳萌憷还是有信心说服储觞廉的,这样一来,前功尽弃,储觞廉一定恨透了自己,但是这并不代表,欧阳萌憷不辨是非,她知道蒙烟寒是对的,欧阳萌憷没有说话。

  蒙烟寒知道,自己的话在欧阳萌憷的心里起了作用,蒙烟寒没有再说话,就那样静静的等待着欧阳萌憷做出决定。

  “好吧,我可以帮你,但是你一定要答应我,千万保密,不可对外宣扬,尽量保化伯清名!”欧阳萌憷最终还是决定帮助蒙烟寒。

  “我向姑娘发誓,除非当今圣上,我不对任何人提及储府之事!”蒙烟寒郑重的承诺。

  欧阳萌憷和蒙烟寒对视一眼之后,稍作平静开始讲述道:“储庄园一直是由化伯负责,储觞廉从小跟随化伯长大,从没有怀疑过化伯,所以储庄园的事情,储觞廉并不知晓,但是以我对化伯死的时候的情形判断,他一定是在保什么人,但是具体保谁不得而知!”

  “这些我都清楚,只是还请姑娘赐教,我该如何确定补缴税款的数量?”蒙烟寒说出了自己的困惑。

  “你们查抄的储庄园的账册,是化伯精心准备的账册,做的天衣无缝,根本就没有漏洞,所以我断定他还另有一套账册,记录瞒报土地的账册,你们查抄的匆忙,没有查到这套账册,所以你们根本无法确定漏税的金额,为今之计尚有两个办法可解此危机!”欧阳萌憷清晰的分析着。

  “还请姑娘赐教!”蒙烟寒恭敬的向欧阳萌憷作了一个揖。

  “其一就是继续找到另一套账册,这个有难度,如此机密的东西,化伯定然会小心谨慎的保管,可是化伯已死,想要找到另一套账册,恐怕不是那么容易!不过也不是没有蛛丝马迹,只是还需时日而已!”欧阳萌憷分析至此,稍作停歇。

  “敢问姑娘第二个办法是?”蒙烟寒过于急切,对于欧阳萌憷的话没有缜密的思考,错过了欧阳萌憷口中重要的信息。。

  “按比例补缴!”欧阳萌憷说出了自己的主意。

  “什么是按比例上缴?”蒙烟寒不解。

  “就是将瞒报的土地面积和登记的土地面积作比较,计算出比例,按此比例根据已交的税金,计算补缴的税金!”欧阳萌憷想要解释清楚,但是受年代制约无法说的更加清楚,只能大概的描述。

  “在下明白了,多谢姑娘赐教!”蒙烟寒倒是聪明,不必费太多的口舌。

  欧阳萌憷微微一笑,算是接受了蒙烟寒的感谢。

  “这些日子委屈姑娘了,还请姑娘见谅,敢问姑娘家住何处,我好让人送你回去!”蒙烟寒为了感谢欧阳萌憷,决定不再追究那一巴掌了。

  “我没有家,本来我在储府借住,现在只怕,储府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所,我还是在这儿的好,就不麻烦蒙司会了!”欧阳萌憷实在没有地方可去。

  蒙烟寒第一次见有人不愿意自由的,看来欧阳萌憷真的是无处可去,“既然如此,姑娘就跟我回我的府上暂住几日可好?”

  “就不劳烦蒙司会啦,反正我一个人,住在那儿都一样!”欧阳萌憷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

  “还是请姑娘到我的府上暂住吧,这里毕竟是衙门,不是很方便!”蒙烟寒坚持着。

  “既如此,我就不跟你客气了,反正也是你害的我无家可归的,一事不烦二主,就劳烦蒙大司会了!”欧阳萌憷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跳老高的跟着蒙烟寒离开了司会衙门。

  欧阳萌憷跟着蒙烟寒兜兜转转的出了司会衙门,门口停着一乘两人抬的小轿,欧阳萌憷躬身上了轿子,蒙烟寒上了一匹骏马,跟在欧阳萌憷的小轿后面向着蒙烟寒的府邸行进,此时已是深夜,蒙烟寒没有带随从,只有两个轿夫,此时轿子拐进了一条小巷,蒙烟寒顿感不妙,这不是往日回府的道路,两个轿夫也感觉眼生,莫非!正在此时,巷子两边的房顶落下了两个人黑衣人,一前一后的围攻蒙烟寒,而那两个轿夫,抬着欧阳萌憷的轿子拐进了另一个胡同。

  蒙烟寒被两个黑衣人死死地缠住,一时无法抽身,蒙烟寒眼见欧阳萌憷的轿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内,心急如焚,使出狠招将两名黑衣人逼退,朝着欧阳萌憷消失的方向追了出去。

彻夜长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