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山雨欲来

  欧阳萌憷在蒙府养伤已经月余,身子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而且蒙烟寒已经把储江海犯罪的证据搜集整理,呈报司寇衙门,蒙烟寒做完这一切,就等着司寇衙门的行动布署。

  蒙烟寒从司会衙门回来,没有回自己的院子,而是径直来到了欧阳萌儊的院子,刚进院门,蒙烟寒就看到欧阳萌儊和立夏在回廊一侧的空地里忙碌着,蒙烟寒不想打扰她们,阻止了小斯的通传,轻轻的走到了她们近旁的一个柱子后,静静的看着她们忙碌,蒙烟寒在想,“岁月静好,亲人常伴,生活就当如此!”

  “小姐,我们种的这是什么啊?”立夏不解的问道。

  “哈哈!”欧阳萌儊还没有说话,就先哈哈的大笑起来!

  “小姐,你笑什么?你是在笑立夏傻,不识得此物吗?”立夏被欧阳萌儊笑得浑身不自在!

  “不是的,我不是在笑你,我是在笑我们种的这个东西!哈哈!”欧阳萌儊笑得直不起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立夏赶紧的跑了过来,将欧阳萌儊搀扶了起来,嘴里关心的说道:“小姐赶快起来,地上凉,你的身体刚好,小心又生病了,让我如何跟公子交代!”

  欧阳萌儊笑着起身,略做平复,说道:“咱们种的东西,你永远都想不到!”

  “姑娘,这到底种的什么?赶快告诉我吧!”立夏被欧阳萌儊吊足了胃口。

  “好吧,本姑娘就当疼你了,告诉你吧,我种的是仙人掌,即可以防身,又可以当水果食用,还可以当菜吃,而且你想想,等到院子里长满了仙人掌,大家走路都小心翼翼的样子,不是很好笑吗?你特别的脑补一下,蒙烟寒大司会小心翼翼的样子,岂不好笑!”

  “姑娘,你是怎么想的,我们还是种点花草,不要种什么仙人掌了,再说了,仙人掌怎么能够当做水果和蔬菜食用呢?防身就更不用了,立夏会寸步不离的保护好小姐的!”立夏怎么都想不通,仙人掌还能吃!

  “傻立夏,在我们那儿,仙人掌真的是一道美食,我不骗你的!”欧阳萌儊认真的说道。

  “姑娘你们那儿,到底是哪儿?怎么会贫瘠到吃草的地步,要不小姐,我们去求少爷,把你的家人也接过来吧,在咱们这儿无论怎样,总不至于吃草吧!”立夏可爱的说道。

  但是欧阳萌儊听到了把家人接过来,瞬间变得伤感,自己来到这儿已经几个月了,一事无成,还几次差点把小命弄丢了,而且至今没有找到回去的方法,不知道自己的父母会怎样的伤心难过,欧阳萌儊伤心极了,立时什么心情都没有了,怏怏得起身,准备回屋。

  “小姐,你放心,公子心善,一定会答应的!”立夏不明就里,以为欧阳萌儊担心公子不答应。

  “立夏傻姑娘,我知道蒙大哥心底善良,一定会答应,只是我根本就没有办法联系到我的家人,好了,不说了,你听不懂的!”欧阳萌儊伤感万分。

  “萌儊姑娘留步!”蒙烟寒终于出声了。

  欧阳萌憷和立夏应声转身,看到蒙烟寒穿一身天蓝色的长纱袍,一双白色的靴子,头发笼在脑后,夕阳西下,余辉打在蒙烟寒的身上,微风吹来,整个人变得灵动,蒙烟寒像往常一样,从面部表情判断不出喜怒哀乐,其实此时蒙烟寒的内心是伤感的,因为他知道欧阳萌憷在想家,而自己却又无能为力,蒙烟寒不喜欢直来直去的表露自己的心思,总是习惯把自己的喜怒哀乐埋藏在自己的内心深处。

  “蒙大哥,今天这么早就回府了,衙门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欧阳萌憷有点惊讶的问道。

  “嗯,今天衙门里事情少,就先回来了,而且我还有点事情想要和你商量。”

  “蒙大哥,那我们到屋子里说吧!”欧阳萌憷猜想着蒙烟寒工作了一天了,一定累了。

  蒙烟寒没有客气,跟着欧阳萌憷来到了正堂,坐定之后,两个小丫头端上了茶水,蒙烟寒将茶水拿在手中,并没有喝,似乎是有心事,而欧阳萌憷却一扬脖子,把这盏茶一饮而尽,蒙烟寒望着眼前这个豪爽的姑娘,面部再一次浮现出那宠溺的笑容。

  “萌憷姑娘,储庄园的事情取证阶段已经结束,马上就会有下一步的行动,我想烦请姑娘帮忙,带我们找到关押你的那个密室,我想另一套账册一定藏在那个密室里,只是我担心姑娘碍于储觞廉公子的情面,不肯出面相助,如若如此,还请姑娘将那晚的经历详尽的告知与我,我好找到那间密室的具体位置!”蒙烟寒犹犹豫豫的说道。

  “蒙大哥多虑了,大是大非我还是分的清楚的,而且我相信储公子也分的清,一定会理解我的,这已经不是简单的经济案件,而是刑事案件!我一定会配合你们的!”欧阳萌憷是现代文明社会的精英,她当然知道法不容情的道理。

  “如此就多谢萌憷姑娘了!”蒙烟寒起身给欧阳萌憷施了一礼。

  欧阳萌憷急忙起身还礼,这么久了,欧阳萌憷已经熟悉了这里的礼仪,不会再施错礼,闹笑话了。

  蒙烟寒与欧阳萌憷谈话之后的第二天,就接到了司寇衙门的通知,让蒙烟寒和欧阳萌憷配合抓捕储江海。

  姬芣苢司寇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蒙烟寒从旁协助,当姬芣苢司寇带着兵丁到达储府门口的时候,一个小厮慌乱的想要进内通传,却被蒙烟寒的小厮端午一招擒拿术给摁住了,姬司寇向前开口吩咐道:“一队包围储府,不可放走一只苍蝇,二队跟我入内拿人!”

  话音刚落,二队的兵丁就将大门打开,分两路将储府围了起来,姬司寇和蒙烟寒还有欧阳萌憷跟随着兵丁来到了老夫人居住的正堂。

  储觞廉的奶奶正襟危坐,毫无畏惧之色,见一行人入内,不怒自威的问道:“来着和人?为何无故闯我内宅?”

  “本官姬芣苢司寇,这位是蒙烟寒司会,至于这位姑娘想必老夫人认识,我就不再赘述!”姬芣苢简单的做了介绍。

  “敢问两位大人带人闯我内宅,所为何事?”老夫人用毋庸置疑的口气问道。

  “我们此次前来,是为了抓捕贵府的储江海老爷!本官冒昧,还请老夫人见谅,将储江海老爷交出来,避免我等唐突搜寻,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姬司寇也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问道。

  “哦!那么老身敢问司寇大人,我儿所犯何罪?”

  从老夫人的语气判断,老夫人应该还不知道储江海干的坏事。

  “储江海涉嫌谋杀储江山,勾结恶霸陷害储殇瑜,隐瞒储氏庄园收入,偷漏国税!”姬司寇直言到。

  “姬司寇可有证据,万不可凭空污人清白才好!”储老夫人临危不乱,据理力争。

  “自然有证据!”姬司寇说着,将一份口供递到了储老夫人的面前,储老夫人接过口供查看了起来,刚看了一页,双手就开始颤抖,匆忙的读完口供,早已泪流满面,嘴里小声的说道;“不,这不可能,江山是因为顽疾而逝,绝非因为中毒,至于瑜儿,他是因为嗜赌成瘾才输了家产的,江海不会如此禽兽不如的,那可是他的大哥和侄儿啊!”

  “老夫人,我们已经找到了当年的证人,这是他们的证词,老夫人还是协助我们,把储江海交出来吧!”姬司寇步步紧逼。

  正在此时,储觞廉闻讯赶了回来,刚进堂屋就看到自己的奶奶痛苦流涕,哽咽凝噎,一时气急冲着欧阳萌憷而来,“欧阳萌憷,你到底想怎样?你害死化伯,还不够吗?今天带着这么多的兵丁到我们储府,到底所为何来?”

  “储公子,你听我说,我们今天是..........”

  欧阳萌憷刚刚开口,就被储觞廉的怒吼声给打断了,“欧阳萌憷你住嘴,我不想听你说,我此生做的最大的一件错事,就是把你救回家,早知如此,我就该让你露宿街头!”

  欧阳萌憷还想解释,但是被蒙烟寒给拉到了身后,“储公子,请你慎言,我们今天而来是为了储江海,还请储公子不要妨碍我们抓捕犯人!”

  “又是你,蒙司会,你凭什么抓我二叔,他犯了什么法?储庄园偷税的事情是我一人所为,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好了,与我二叔没有任何的关系,我才是储府的当家人!”储觞廉显然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储公子,我还是请你先搞清楚状况再说,千万不可枉做了小人!”蒙烟寒用近乎结冰的语气说道。

山雨欲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