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欲迎还府

  储觞廉自打上次从蒙府回来,就向着了魔似的想要把欧阳萌憷接回储府,但是储觞廉也明白,要想把欧阳萌憷迎会储府,绝非一件容易的事情,虽然欧阳萌憷没有怨怼于自己,但是自己毕竟伤了欧阳萌憷的心,想当初欧阳萌憷苦苦的劝说自己投案自首,补缴税费,自己毫不领情,还怨恨欧阳姑娘心狠,对储府有所图谋,自己竟然将欧阳姑娘的一片苦心,弃之如破履,现在想来,追悔莫及,而自己掌管储府已经有四五年了,虽然略知账面上的事情,但是也只是了解一些皮毛,这些年,自己也是兢兢业业的致力于储府的生意,认认真真的寻庄子,检查账目,从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甚至自己睡觉都在思考着储府的事情,但是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就出现了这么大的纰漏,想来也真是惭愧,看来自己应该多多的跟欧阳姑娘学习账目之事才行,对了,我要把欧阳姑娘接回来,让她主管储氏商号的所有账目!储觞廉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兴奋,等到明日跟祖母商量之后,就去蒙府迎回欧阳姑娘!

  储觞廉兴奋的一夜都没有合眼,第二天一早,就来到了祖母的院子给祖母请安,只是祖母还没有起床,祖母身边伺候的两个大丫头桃夭和兔橘见储觞廉这么早就过来请安,就知道储觞廉一定有什么事情要和老夫人禀报!

  “给长公子请安!”两人恭敬的给储觞廉请安!

  “两位姐姐大安,万不可给我行此大礼!你们是祖母身边的人,常年累月伺候祖母,我感念至深,然琐事缠身,不能时刻在祖母膝下承欢,唯有劳烦两位姐姐,若还让姐姐们给我行大礼,岂不狂悖!”储觞廉对待长辈身边的人总是恭敬客气,所以大家都喜欢储觞廉。

  “长公子万不可如此,我们深感长公子怜惜,储府抬爱,不可不自知,伺候老夫人我二人甘之如饴,公子万不可挂怀!”桃夭恭敬的回到。

  “两位姐姐,进来祖母可大安?”

  “身体尚可,只是自打二老爷的事情之后,老夫人的精神就不如从前了,整日的神思恍惚,我们见大公子为了二老爷和化伯的事情整日的劳累,就没有禀报大公子,只是禀报了夫人,夫人请了大夫,开了方子,已近按方子吃了药,老夫人的精神确实已有好转,夫人这两日也一直在老夫人房中伺候,公子不可担忧!”兔橘娓娓的陈述了老夫人的病情。

  储觞廉听完兔橘的话,心中愧疚不已,这两日忙着处理储庄园逃税一事,竟好久没有给祖母请安了,祖母年迈,又突然获悉自己独子非疾病而逝,是被人所害,而这个害自己儿子的人却又是自己一手养大的,祖母心中的伤痛自然难以言表,想来定然受了不小的打击:“是觞廉的罪过,竟不知祖母不适!”

  “公子不可挂怀,只日后常来即可!”桃夭劝解着储觞廉。

  储觞廉还要说什么,就见到两个小丫头走了过来,“请长公子安,请两位姐姐安,老夫人已经醒了!”

  “长公子进正堂等候,我两人伺候老夫人起床!”

  “你们两个给长公子奉茶!”兔橘吩咐完两个小丫头之后就和桃夭去伺候老夫人起床了。

  储府自来的规矩,对待长辈身边的人,一定要恭敬,就像对待长辈一样,储府自来是以忠、仁、礼、义、孝传家!

  储觞廉跟着两个小丫头来到了祖母的卧室的中堂,储觞廉没有座,只是向着祖母卧室的方向毕恭毕敬的站着,小丫头奉的茶,储觞廉一动未动,储觞廉站立了有半个时辰,桃夭和兔橘才搀扶着储老夫人走了出来。

  储觞廉见祖母走了出来,急忙的跪下给老夫人磕头,储觞廉磕了三个头之后,双手垂放并于双腿两侧,颔首开言:“孙儿听闻祖母身体欠安,悔愧不已,孙儿不孝,竟不曾侍奉于榻前!还请祖母责罚!”

  “廉儿起身,跟祖母说会话,祖母明白你要处理你二叔和储庄园的事情,祖母不会怪罪你的,赶紧起身!”储老夫人在正堂的正主位坐定,伸手召唤储觞廉进前。

  储觞廉见祖母召唤,慌忙起身,来到了老夫人的身边,开口问道:“祖母可大好?”

  “那两日只觉得胸口憋闷,精神不济,这两日服了大夫开的方子,已然大安,廉儿不必过于担忧祖母身体!”储老夫人慈祥的说着。

  “祖母大好,孙儿稍可放心,然孙儿请求祖母疼爱,定要顾惜自己的身体,万不可为诸事烦心,一切事物,孙儿都会尊祖母意,斟酌慎重处置!”

  “祖母明白,定会保重身体,不让我的廉儿为祖母担忧!”

  储府有这样一位通情达理,慈祥可尊的老夫人,难怪储府上下尊卑有序。

  “祖母大安,孙儿自当感念上苍护佑,也是孙儿和储府的福气!”

  “廉儿,你上次带回府的那位欧阳姑娘现在何处?储府的事情多亏她相助,老身定要亲自致谢才好!”

  “欧阳姑娘现下客居蒙司会府上,孙儿已经去请过欧阳姑娘,想让她跟我回储府,但是欧阳姑娘拒绝了孙儿的请求,没有重新跟我回储府!”储觞廉略显失望的说道。

  “既如此,可如何是好?”储老夫人无奈的问道。

  “孙儿一时也没了主意!”

  储觞廉犹豫踌躇着,不知该不该跟祖母提让欧阳萌憷掌管储府账目的事情,祖母年迈,又刚刚经历了储江海的事情,恐平添祖母烦恼。

  “欧阳姑娘为何离开储府?是否因为祖母要她离开?如果是因为祖母之前让她离开,廉儿可跟她讲明,祖母已经同意欧阳姑娘长居储府!”

  “祖母多虑,定不是因此事而离开,皆因孙儿之错,误会诽谤欧阳姑娘,才至欧阳姑娘离开储府的,现孙儿已然悔悟,只是苦于无法让欧阳姑娘重新回储府!”

  “既知欧阳姑娘为何离府,廉儿应诚心致歉,迎回欧阳姑娘才是!”

  “孙儿自当如此,只是尚有一事不决,还请祖母示下!”

  “廉儿只管说来,祖母自有定夺!”

  “储府现有储氏庄园、储氏药铺、储氏商铺、还在各地设有药铺和商铺的分号,孙儿随兢兢业业,一刻不敢松懈,然二叔之事,一直未发现,多亏欧阳姑娘相助,自此之后,我前思后想,深感自身之不足,再三权衡之后,孙儿想要请欧阳姑娘掌管储府所有账目,孙儿也好跟从欧阳姑娘学习账目之事,只是欧阳姑娘是一女子,恐祖母忧虑,故犹豫不决,前来讨祖母示下!”

  储觞廉最终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意图!

  “廉儿所虑不无道理,我储氏一族,祖上自文王起创世,风雨几十年,才有了今天的成绩,如若因我等懒惰,使的储府处于危难,我等纵使万死也不能赎罪之一二,只是欧阳姑娘毕竟只是一女子,若整日抛头露面,只怕有损欧阳姑娘清誉!万不可为我储府之事,扰欧阳姑娘清誉,否则是老身罪过!?”

  “祖母所虑甚是,孙儿亦恐有损姑娘清誉,然思之再三,别无他法可迎欧阳姑娘重回储府,因储庄园之事,孙儿有愧与欧阳姑娘,祖母教导孙儿,不可做忘恩之人,还请祖母示下!”储觞廉搬出来大义,想要迫使祖母同意。

欲迎还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