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走马上任

  第二天一早,欧阳萌憷就起床收拾东西了,说是收拾东西,无非就是几件换洗的衣服而已,立夏也早已准备妥当,也只是随身携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欧阳萌憷拉着立夏的手,伤感的说到:“立夏姐姐,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以后你都要跟着我过颠沛流离的生活了!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求蒙大哥让你留下,这里毕竟是你生长的地方,我知道你心中有太多的不舍!”

  “姑娘,我是从小在这里长大,对这里有着难以言说的感情,但是和姑娘比起来,我更愿意留在姑娘身边!在我七岁的时候,父母就把我卖到了蒙府,来到蒙府,我就跟着少爷,少爷仁爱,从不打骂我们下人,待我像是亲姐姐一般,让我跟着他一起读书识字,学习武功,我心中感念公子的大恩,今生都唯公子之命适从,公子让我保护好姑娘,我就是舍了性命也会保护好姑娘的,而且这一个多月以来,我跟着姑娘,我明白,姑娘与其他的小姐不一样,至于哪儿不一样,我也说不好,但是我喜欢跟姑娘在一起,跟姑娘在一起感觉非常的开心,即便风餐露宿、颠沛流离我都甘之如饴,只要是能够跟姑娘在一起!”立夏真情的说到。

  立夏的真情诉说让欧阳萌憷泪流满面,这也是一个可怜的姑娘,从小失去家人的庇护,却没有自怨自艾,而是心怀感恩,欧阳萌憷明白,只要你对她有一分好,她都会铭记于心,回报你十分,欧阳萌憷早就把立夏当姐姐了,这段日子的相处,立夏就好像自己的亲人一样!

  “立夏姐姐,我早就把你当做姐姐一般,我也不忍心和你分离,所以蒙大哥说我可以带你走的时候,我高兴坏了,从此之后我们相依为命,有我欧阳萌憷就有你立夏!”

  “谢谢姑娘!”

  欧阳萌憷拉着立夏的手,两人恋恋不舍的望着这座自己生活过的院子,他们种植的仙人掌已经调皮的探出了头,只是还没有等到结果,她们就要离开了!

  此时的蒙烟寒正站在院子回廊的外边,透过墙上的缝隙看着她们,蒙烟寒的眼睛也已经湿润,他的心中也充满了不舍,这座院子对于他而言,似乎已经成了一种寄托,每天忙完衙门里的事情,回到家中,蒙烟寒都会到这座院子里坐会儿,闲话两句,蒙烟寒已经习惯了欧阳萌憷的天马行空,习惯了欧阳萌憷爽朗的笑声、习惯了时刻的关心着欧阳萌憷,也习惯了欧阳萌憷的笑语嫣然,而从今天起,欧阳萌憷就离开了,从自己的生活中离开了,蒙烟寒想到这儿,不自觉的感觉心痛,透彻心扉的痛!

  欧阳萌憷和立夏离开之后,蒙烟寒也整理了自己的感情,远远的跟着他们来到了大门口,储殇廉的马车已经在等候了,土豆看到她们出来,急忙的上前接过她们手中的行李,储殇廉也微笑着来到了她们的面前,“欧阳姑娘!东西都收拾好了?”

  “收拾好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就是几件换洗的衣服罢了!”欧阳萌憷边说边回头看,她在等蒙烟寒,想跟蒙烟寒告别,但是始终没有看到蒙烟寒的身影,欧阳萌憷失落极了!

  “那就请姑娘上车,我们现在就回储府!”

  欧阳萌憷没有立刻上车,而是回头呆呆的看着大门的方向,她知道蒙烟寒今天没有去衙门,但是欧阳萌憷并没有看到蒙烟寒的身影!

  “欧阳姑娘,我们上车吧!”储殇廉再一次的催促欧阳萌憷上车。

  欧阳萌憷伤感的想到,终究有一别,见或者不见,终要相别,见不如不见!欧阳萌憷转身上了马车,立夏跟着也上了马车!

  储殇廉骑着一匹马,不远不近的跟在马车的后边!

  蒙烟寒见马车离开,终于还是忍不住,出了蒙府的大门,目送欧阳萌憷的马车离开,立夏透过马车的后窗看到蒙烟寒在目送她们,急忙的跟欧阳萌憷说到:“姑娘,你快看,是公子!”

  欧阳萌憷急忙趴到后窗上,看到蒙烟寒一脸伤感的站在蒙府的门口,目送自己离开,欧阳萌憷感觉心像是被人攥在了手里,呼吸困难,两行热泪顺着脸颊滑落!

  “姑娘,要不下车,跟公子告个别吧!”立夏看到欧阳萌憷哭了,知道欧阳萌憷是不舍得离开蒙府。

  “不了,自古聚时欢颜别时伤,既然决定离开,就不可徒增伤悲,各自安好,就是最好的告别!”

  欧阳萌憷说着,马车拐出了巷子,蒙烟寒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蒙烟寒呆呆的看着马车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久久的不愿意离开,蒙烟寒甚至在幻想,欧阳萌憷不忍离开,又重新回到了蒙府,蒙烟寒不敢离开,在等着欧阳萌憷能够再拐回来和自己告别!

  “哥哥,为什么,你要躲起来不和憷姐姐当面告别?”蒙烟雨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蒙烟寒的身后!

  “自古聚时欢颜别时伤,既然已经决定让她离开,就不可徒增伤悲,各自安好,就是最好的告别!”

  两人好像是心有灵犀,说的话竟然出奇的一样!

  “哥哥,我们回去吧!憷姐姐已经走远了!”蒙烟雨看到哥哥伤心,想要劝说安慰,又不知从何劝起,只能苍白的让哥哥回家!

  “走,我们回家!”蒙烟寒像是下定决心似的说到。

  欧阳萌憷的马车在储府的门前停了下来,欧阳萌憷和立夏下了车,跟随储殇廉进了储府,“欧阳姑娘,祖母交代,姑娘回来之后,让我请姑娘去见祖母!”

  “这个是应该的,既然我来到府上,定要给老夫人请安的!”

  欧阳萌憷和立夏跟随储殇廉来到了老夫人的院子。

  “桃夭姐姐,祖母现下可得空?欧阳姑娘来了,我带欧阳姑娘来见祖母!”储觞廉一脸开心的说道。

  “长公子,老夫人已经等候多时了!”桃夭喜笑颜开的把储觞廉和欧阳萌憷带进了正堂。

  储老夫人在正堂的主位坐定,兔橘在老夫人的身后站着伺候!

  “欧阳萌憷请老夫人安!”

  欧阳萌憷跪地给老夫人磕了一个头!

  “欧阳姑娘赶快起来,以后不可再行此大礼!”老夫人说完接着吩咐道:“桃夭请欧阳姑娘座下说话!”

  桃夭听到老夫人的吩咐,匆忙的拿来了一个墩凳!

  “来,坐在我身边!”老夫人亲切的说道。

  “多谢老夫人,我站着回话就好!”欧阳萌憷有点受宠若惊,要知道自己上次在储府借住了那么久,老夫人根本就没有见过自己,这次竟然如此的客气!

  “坐吧,别客气!”

  欧阳萌憷不想辜负老夫人的美意,就挨着老夫人坐了下来。

  “憷姑娘这样称呼是否唐突?”储老夫人客气的问道。

  “萌憷明白是老夫人抬爱!”

  “廉儿跟我说,想让姑娘总管储府所有生意的账目,我恐姑娘顾虑,特请姑娘过来相商,不知姑娘可有意?”

  “储公子已经跟萌憷说过了,萌憷愿意一试,只是如有纰漏,还请老夫人海涵!”

  “那老身就先谢过姑娘了,老身明白,以姑娘之学问,定可使得储府所辖之账目无隙可寻!”

  “老夫人谬赞,萌憷惶恐!”

  “以后储府之事就有劳憷姑娘了,有什么事情尽管跟我说,我自有定夺!”

  “诺!”

  欧阳萌憷算是得到了储氏集团最高领导人的同意了!

走马上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