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人员初定

  晚饭后,欧阳萌憷闲着无事,走出了房间,来到院子里的长廊下,院子里种的药材已经收割,零星的散落着几颗也已经凋残,树上仅有的几片枯黄的叶子,随着寒风无力的晃动着,寒月当空,夜色却也不错,阵阵的寒风淘气的直往人的衣服里钻,片刻的站立,已经让欧阳萌憷感觉快要冻僵了,欧阳萌憷并没有回屋的意思,双手不断的揉搓着,时不时的嘴巴对着双手哈口热气,心中感叹着:“时光太瘦,指缝太宽!”,不知不觉间,已经进入了腊月,年已经不远了,这是自己长这么大,第一次不跟自己的父母在一起过年,欧阳萌憷伤感的发现自己真的好孤独,好想见见自己的家人,哪怕是远远的望一眼也是幸福!

  “姑娘,外边太冷了!回屋休息吧!”立夏拿着一件斗篷轻轻的披在了欧阳萌憷的身上!

  “立夏,你想你的家人吗?”欧阳萌憷关心的问道。

  “姑娘又说傻话了,我自小在蒙府生活,根本就不记得我家人的样子了,以前在蒙府,烟寒公子就是我的家人,现在跟着姑娘,姑娘自然就是我最亲的家人!”

  “对,立夏也是我最亲的家人,如果有一天我能够回去,我一定想办法把你一起带走!”欧阳萌憷真的把立夏当做了家人。

  “姑娘,你真的把立夏当家人吗?立夏只是个奴婢,不敢奢望姑娘如家人一样待奴婢,只求姑娘能够让奴婢就这样一直伺候姑娘,奴婢就心满意足了!”立夏担忧的说着。

  “放心吧,好立夏,姑娘我答应你,以后无论走到哪儿,都把立夏带在身边!”欧阳萌憷认真的承诺着。

  “天太冷了,姑娘还是回屋吧,储老夫人今天让人过来传话,说是明天一早请姑娘到老夫人的院子里,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商定,姑娘还是早些休息吧,好多事情都在等着姑娘呢!”立夏担心欧阳萌憷冻坏了,劝解着欧阳萌憷。

  “好立夏,今晚的月色真美,姑娘我竟不忍心辜负,只是不知道千年后的家人是否和我一样在赏这轮清冷的寒月,如若他们也在赏这轮寒月,岂不是能够稍解我的相思!”欧阳萌憷像是在跟立夏说,又像是在跟自己说,在或者是在跟千年后的家人说。

  “姑娘不要再伤感了,总有一天你会和你的家人团聚的!”立夏安慰着欧阳萌憷。

  “立夏说的对,总有一天我会和我的家人团聚的,我是百折不挠的欧阳萌憷,现下我要把储氏药铺账房招聘的事情解决好!”欧阳萌憷从伤感中抽身,重新回到了储府这错综复杂的现实中。

  欧阳萌憷已经清楚的了解了储府的各方势力,他们为了账房这块必争之地,都已经亮出了各自的底牌,欧阳萌憷虽然不想被卷入储府的这场内斗之中,可是又身不由己的、被迫的掺和进了储府的内斗,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欧阳萌憷决定,既然不能成全所有人,那就不偏不倚,用人唯贤,来一场公平的选拔!

  欧阳萌憷将自己暂时的脆弱收了起来,又像往常一样的精神饱满,第二天的一大早,欧阳萌憷就来到了储老夫人的院子,只见院子里站满了人,储府各房各院,只要识字的丫头小斯都来了,欧阳萌憷来到正堂,毕恭毕敬的给老夫人请安!

  “欧阳姑娘,你来了!”储老夫人热情的说到。

  “昨夜听立夏说,老夫人让人传话,让萌憷今日来拜见老夫人,萌憷恐老夫人久等,所以起了个大早,就过来给老夫人请安,没想到还是来迟了!”欧阳萌憷歉疚的说到。

  “欧阳姑娘万不可自责,今日请姑娘过来是想把储氏药铺招募的事情解决,我知道欧阳姑娘为难,所以老身出面帮助姑娘解决,省去姑娘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储老夫人严厉的说到。

  欧阳萌憷不由得心中叹服,这位储老夫人,虽然足不出户,但是储府上下的事情却了然于胸,而且已经想出了解决的办法,欧阳萌憷不由得对储老夫人刮目相看,虽然表面上是储殇廉当家做主,只怕凡事也需经的储老夫人同意才行,也就是说,储老夫人才是储府的真正决策者!

  “萌憷惶恐,让老夫人费心了,萌憷在此谢过老夫人了!”欧阳萌憷说着跪在地上行了三跪九叩之礼。

  “欧阳姑娘过谦了,老身知道,姑娘心中早有决断,只是老身不想姑娘无辜卷入储府纷争!”储老夫人果然明白。

  “萌憷再次谢过老夫人!”欧阳萌憷听了储老夫人的话,心中感念老夫人的疼惜!

  “欧阳姑娘且随老身来,老身自有决断!”储老夫人说完,起身来到了屋外的廊下站定!

  欧阳萌憷、储殇廉、储殇瑜、云夫人、噫嘻夫人分别在老夫人的两侧站定!

  “老身今日把大家召集至此,是为了储氏药铺账房招募之事,老身年迈,不足以担起储氏的前程,故尊老太爷令,由我孙儿储殇廉掌管储氏生意的日常事务,然吾孙殇廉尚且年青,在账房之事仍有所欠缺,才至出现储江海瞒报之事,老身为此事自责不已,然无力回天,只是我储氏一族,必将竭尽所能弥补所犯之错,然归根结底,都是我祖孙之疏忽所致,故我祖孙思量再三,决定由欧阳萌憷姑娘掌管我储氏一门所有生意的账房之事,今欲对账房之人重新招募,由欧阳姑娘重新教习之后,到储氏药铺账房做事,老身在此承诺,所有人员一经任用,月例涨至原来二倍,且账房劳作满三年者,原卖身契赏还,脱得奴籍,恢复平民之身,为防老身食言,所有选定之人的身契交由欧阳萌憷姑娘保管!”

  储老夫人的话音刚落,院子里就像炸了锅,叽叽喳喳、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说什么的都有!

  “大家安静,听我祖母说完!”储觞廉的话让大家安静了下来。

  “原定由大家自愿报名,然已有些时日,却没有一人报名,只是云夫人勉强游说才得几人,老身唯恐委屈了云夫人的推举,故老身决定,从各院抽人,且老身做主,已将人员选定,片刻之后由管家宣布,如若现下有人愿意报名,老身依然允诺,然人员一经宣布,任何人不得再有异议!”储老夫人严厉的说道。

  院子里依然只有议论之声,没有报名之人,欧阳萌憷很不明白,能够让自己脱了奴籍成为正常人的好事,为什么大家都不愿意去做,他们在担心些什呢?欧阳萌憷不由得想到了被自己裁撤的那些员工,不就是丢了一份工作而已,感觉就像到了世界末日!欧阳萌憷这种商场精英,到哪都抢手,是很难理解平常人的心态,大多数的人都是安于现状的,即便是改变之后的生活比原来的生活强百倍千倍,他们也不愿意打破原有的平静生活,这是对于陌生未来的一种与生俱来的恐惧!

  “既然大家都不报名,老身就认定你们没有人自愿前往储氏药铺担任账房之职,那么老身就让管家宣布了!”储老夫人下了最后的通牒。

  储老夫人的最后通牒似乎没有任何作用,院子里依然没有一个主动报名的!

  “管家,宣布吧!”储老夫人让管家开始宣布。

  “我点到名的,请出列站到队伍的前边!”管家大声的宣布着。

  “桃夭、式微、关雎、来福、来宝、碧云、碧月...........”管家一连点了十四个人,被点到名字的人来到了人群的前面!

  欧阳萌憷仔细的分析了储老夫人点的人,原账房得老人员七位,新招募人员的七位,新旧人员比例对等,再看新人员,老夫人院子里的桃夭、云夫人院子里的式微、噫嘻夫人院子里的关雎,剩下的四人都是储府的流动人员,还算公平,照顾了新旧人员,也照顾了储府各院!

人员初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