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吐露心声

  土豆按照储殇廉的吩咐准备好了马车,储殇廉这次没有骑马,而是和欧阳萌憷同乘一辆马车,土豆驾着马车,立夏坐在土豆的身边!

  城中的道路还算平坦,马车很快就出了城门,踏上城外的山路之后,道路变得坑坑洼洼,马车的速度明显的慢了下来,欧阳萌憷和储殇廉谁都没有说话,各自思考着各自的心事,月色格外的明亮,透出层层的清冷,欧阳萌憷使劲的裹了裹衣服!

  “欧阳姑娘冷吗?”储殇廉关心的问道。

  “还好,不算太冷!”欧阳萌憷口不对心的说到。

  储殇廉轻轻的解下了自己的斗篷,准备给欧阳萌憷盖在身上,欧阳萌憷推脱到:“长公子天气太冷了,你会着凉的,我不冷,你赶紧的披上吧!”

  “还说不冷,你的脸已经冻得发紫了,还是盖在身上吧!”储殇廉坚持着。

  欧阳萌憷与储殇廉两人来回的推让着这件斗篷,欧阳萌憷的倔脾气犯了,有点生硬的推掉了储殇廉的斗篷,“土豆停车!”

  欧阳萌憷不等马车停稳,就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向着路旁的山坡走去,立夏急忙的想要跟着欧阳萌憷去,但是被随后跳下车的储殇廉给拉住了,“立夏,你在车上等,我去追你们姑娘!”

  “储公子,我们姑娘是不是生气了?怎么一个人走了?”立夏紧张的问道。

  “放心吧,没事的!”储殇廉说完就急忙的去追欧阳萌憷了。

  立夏还是不放心欧阳萌憷,想要跟着储觞廉一起去追欧阳萌憷,却被土豆给拦住了,“天气太冷了,立夏姑娘到马车里暖和暖和,放心吧,我们公子一定会照顾好你们姑娘的!”

  土豆说着就把立夏推进了马车里!

  欧阳萌儊并不是生气了,而是不喜欢这种推让,欧阳萌憷之所以任性的下了马车,是觉得两人的气氛太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下车透透气!

  欧阳萌憷独自一人来到了位于半山腰的一处空地上,百草枯败,树叶凋落,寒月当空,欧阳萌憷的一腔无名之火无处宣泄,烦闷的来回的踱着步子,踱步的频率不断的提高,最后欧阳萌憷双脚轮换着在原地跺了起来,仍不解心中的烦闷,欧阳萌憷生气的将披在身上的斗篷解下扔在了地上,抬起右脚向着天空踢了出去,紧接着一个飞起的空中旋转,双掌撑地,欧阳萌憷竟然跳起了街舞。

  储殇廉追着欧阳萌憷的脚步来到了半山腰,看到欧阳萌憷在做着一个又一个奇怪的动作,时而以肩部为轴旋转,时而单掌着地,双腿空中辟出,时而原地跳跃,这些动作看起来是如此的放荡不羁,又给人以力量与洒脱的美,储殇廉不知欧阳萌憷这是在干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不敢上前打扰,担心惹得欧阳萌憷更加的生气。

  欧阳萌憷跳了约有半炷香的时候,精疲力尽的倒在了地上,储殇廉急忙向前,关切的说着:“姑娘赶紧起身,这天寒地冻的,姑娘又活动了一身汗珠,就这样躺在地上,会寒气入身,伤了根本的!”

  “你不要管我,我就想这样任性,你不过是我的老板,凭什么要管我这么多!”欧阳萌憷的无名之火还是喷发了。

  “姑娘是我哪里做错了吗?”储殇廉小心翼翼的说到。

  “你没有错,都是我的错,是我非要开除一个不相干的保安,才把自己弄到今天有家不能回的地步,是我,我就是一个傻子,自作聪明、多管闲事的傻子!”欧阳萌憷宣泄着自己的怒火。

  “姑娘,我知道我以前误会了你,做出了伤害你的事情,我真的后悔莫及,我想尽一切办法,想要弥补,但是总感觉与姑娘离得好远,总是猜不透姑娘在想什么?欧阳姑娘难道不知道在下对姑娘的心意吗?”储殇廉确实是摸不透欧阳萌憷的想法。

  “储公子,我们就是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没有其他的,你明白吗?”

  “我不明白,我就是不明白,我就是想跟姑娘聊天,想照顾姑娘,想看姑娘笑,想看姑娘任性,我就是控制不住的喜欢姑娘,我就是愿意为了姑娘忤逆生母,我就是愿意为了姑娘苦求祖母帮姑娘出面解决储府的明争暗斗,姑娘的一颦一笑总是牵动着我的心,难道喜欢姑娘是我的错吗?”储殇廉将自己的心事说了出来。

  欧阳萌憷没有想到储殇廉真的喜欢自己,欧阳萌憷一直以来就把储殇廉当做邻家的大哥,和蔼的老板,欧阳萌憷一心想着要回去,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些事情,欧阳萌憷被储殇廉的关系压得快要窒息了,才选择了这种方式宣泄,现在听到储殇廉的话,欧阳萌憷就像漏了气的气球,瞬间就焉了!

  储殇廉也只是见到欧阳萌憷生气,自己又不知错在了哪里,一时着急,就把心事说了出来,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不占,就这样唐突的说了出来,储殇廉说完就开始懊恼!

  两个人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彼此,片刻之后,储殇廉捡起了欧阳萌憷丢在地上的斗篷,披在了欧阳萌憷的身上,这次欧阳萌憷没有在反对,而是乖乖的任由储殇廉给自己披上了斗篷,储殇廉伸手拉着欧阳萌憷的手,什么也没有说,回到了马车旁,土豆和立夏赶紧的跑过来迎接,只是感觉两人怪怪的,立夏小心的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立夏我没事,不用担心,立夏陪我一起上车!”欧阳萌憷拉着立夏坐进了马车里。

  土豆无助的看了看储殇廉,储殇廉一言不发的坐在了马车的前,波澜不惊的吩咐到:“土豆赶快驾车,送欧阳姑娘回去!”

  土豆自以为是少爷肚子里的蛔虫,但是这次土豆也不知道公子是喜是忧,只是乖乖的跳上马车,大声的吆喝一声“驾”,马儿应声开跑,留下一路尘土!

  马车离开后不远,蒙烟寒却走了出来,面无表情的望着马车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蒙烟寒在储府的门外等候着欧阳萌憷的出现,本想着护送欧阳萌憷回家,可是储殇廉先自己一步送欧阳萌憷回家,蒙烟寒没有离去,就一直偷偷的跟着欧阳萌憷的马车,蒙烟寒目睹了刚刚发生的一切,欧阳萌憷的宣泄刺痛了蒙烟寒的心,他知道,欧阳萌憷是不想背负太多的感情债,他知道欧阳萌憷的心累,所以蒙烟寒决定不再给欧阳萌憷情感压力,就这样远远的、静静的守护着欧阳萌憷!

  欧阳萌憷拉着立夏坐进了马车,就是不想和储殇廉独处,免得尴尬,到宝泉庄的庄口,储殇廉停下了马车,欧阳萌憷走下马车,没有说话,转身向着家的方向走去,储殇廉跟在欧阳萌憷的身后,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储殇廉打破了平静“欧阳姑娘,我刚刚的话,你能否考虑一下?”

  “储公子,我会考虑的,时候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吧,家中还有好多事情等着你处里呢!”欧阳萌憷急切的想要自己待会儿。

  “姑娘回去早点休息,改天我让土豆来接你!”储殇廉叮嘱道。

  “储公子再见!”欧阳萌憷说完,拉着立夏回屋了!

  储殇廉停留了片刻之后,就离开了!

  “姑娘,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储公子惹你生气了?”立夏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有人惹我生气!立夏你会骑马吗?”欧阳萌憷突然的问道。

  “会啊,姑娘怎么突然之间有此一问?”

  “立夏教我骑马好吗?”欧阳萌憷不知为何竟然对骑马感兴趣。

  “好啊,烟寒公子的马骑得最好,不如让我们公子教姑娘骑马可好?”

  “不好,还是立夏教我吧!”欧阳萌憷不想欠蒙烟寒太多!

  “好吧,可是我们得要先买马啊!”

  “我们明天就去买马,本小姐在我们那儿的座驾可是价值百万,无论如何也得买匹上好的马!”欧阳萌憷觉得整天这样接来接去的麻烦,不如自己骑马,岂不潇洒!

吐露心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