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拉开帷幕

  春风送走了新年,也迎来了百花争艳的春天,欧阳萌儊的账房改革还算顺利,已经在蒲城本地的储氏各商号开始试运行,效果挺好,储老夫人非常的满意,已经着手向外地的储氏商号推行!

  “借贷”记账法顺利推行之后,欧阳萌憷就开始忙碌着编制储氏集团的合并财务报表,经过一个多月的忙碌,欧阳萌憷终于完成了储氏各商号年终合并财务报表的编制,只是还没有跟储觞廉商定什么时候对外报出,储氏在全国各地有很多分号,如果放在二十一世纪,称得上是一家大规模的上市公司,那么他的财务报表要对外报出,一定要经过层层审批的,因为合并财务报表是要为决策层、管理层、股东、所有者以及其他报表使用者提供真实准确的财务信息的,但是在大周朝,管理者和所有者还有决策层都是同一人,也就不需要那么麻烦了,直接报给储觞廉就好了,报给储觞廉就等于报给了所有的报表使用者,欧阳萌憷是典型的闲不住,合并财务报表还未报出,又开始思考她的下一项工作,储氏各商号的内部审计工作,只是储氏从未开展过审计工作,不要说储氏,整个大周朝的审计工作几乎是零,虽然设有司会衙门,根本就没有发挥司会衙门应有的只能,几乎就是形同虚设!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储氏的内部审计工作几乎是从零开始,由于从有过内部审计,所以首先要确定审计期间的问题,如果从头审起,审计期间过长,财务资料的完整性将影响审计的质量,如果不是从头审起,那么这个审计期间又该如何来确定,其次就是审计力量,虽然任命自己为储氏的账房主管,兼任储氏的审计,但是自己并没有人事的任免权,目前为止,审计部门的位置很是尴尬,没有成立专门的审计部门,没有专业的审计人才,就自己一个人懂审计,这么多商号,自己一家一家的审,一年能够审一遍吗?而且交通还不方便,储氏商号遍布全国各地,就是路上的时间也耽误不起!

  欧阳萌憷正在思考着这些问题,立夏推门进来回到:“姑娘,储公子来巡查铺子了!”

  欧阳萌儊急忙起身,准备迎接,只是储殇廉已经进来了,“欧阳姑娘,去年各商号的情况怎样?”

  “储氏所辖商号的财务报表都在这儿,昨日我刚刚完成了储氏商号的合并报表,从财务报表来看,各商铺的经营还不错,收益率基本稳定,这是合并报表,烦请公子过目!”欧阳萌儊说着递上了账册!

  储觞廉接过和合并报表,先是看了资产负债表,储觞廉经过借贷记账法的培训,已经能够从资产负债表上读出储氏的资产、负债和所有者权益的信息,接着又打开了利润表,储觞廉从利润表读出了储氏的收入、成本、利润和上缴的税金,储觞廉合上报表说道:“这就是你说的财务报表,真的清晰明了了许多,储氏的资产、利润、负债一目了然,欧阳姑娘辛苦了,觞廉在此谢过了!”

  “长公子客气了,这是萌憷的工作,怎敢受公子致谢!”欧阳萌憷客气着。

  “欧阳姑娘与储氏的贡献觞廉心中明了,觞廉自当铭记,定不会让姑娘委屈!”

  “公子严重了,只是合并报表是以各商号的个别报表为基础编报的,数据的真实性还是有待考量的,例如固定资产、存货、应收账款等资产的质量就需要界定,还有我在编制合并报表时,发现储氏位于江苏的商号的报表就非常的可疑!”

  欧阳萌憷此话一出,储觞廉就紧张的打断了欧阳萌憷的叙述,着急的问道:“欧阳姑娘此话何意?这家商号可是一直由我的姑爹在经营的,经营情况向来是跟我的祖母直接回报,我从未过问过!”

  “这家商铺的销售量非常的大,每年的收入也非常的高,只是利润却很微薄,同行业同规模的商号的经收益率都在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三十左右,甚至更高,而这家商铺的净收益率却只有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八,而且非常的稳定,无论年景如何,他总是维持在这个范围内,而且这家商铺的主要销售业务都是在楚国,楚国富庶,物价比我朝高出许多,照常理说,净收益率会高,所以我怀疑他的报表不实,我想对这家商铺进行一次内部审计,长公子觉得可否?”

  “欧阳姑娘,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我是非常的支持,只是这件事情,还需跟祖母禀报之后才能定夺,还请姑娘见谅!”储觞廉名为储府掌事,但是重要的事情,还是有储老夫人定夺的。

  “我明白的长公子!只是我希望能够早做决定!”欧阳萌憷秉承的是雷厉风行的工作态度。

  “不如姑娘现下跟我回府,将储氏的年报呈报祖母,继而商定江苏商铺的审计之事可好?”从储觞廉的态度判断,他是支持欧阳萌憷的审计的。

  欧阳萌憷没有片刻的犹豫,就跟随储觞廉回了储府!

  “兔橘姐姐,现下祖母在做什么?我和欧阳姑娘有事想要和祖母商定!”储觞廉像往常一样,先跟兔橘打听祖母的情况。

  “老夫人刚刚用过午饭,云夫人和噫嘻夫人正陪着闲话,长公子和欧阳姑娘随我来!”兔橘带着储觞廉和欧阳萌憷来到了正堂。

  储觞廉的祖母正堂正位端坐,云夫人在老夫人的左侧站立,噫嘻夫人在云夫人的身后站立,不知正跟老夫人在说些什么,老夫人听的很开心,喜笑颜开的,见到储觞廉和欧阳萌憷进来了,云夫人正堂客位坐定,噫嘻夫人依然站在云夫人的身后!

  “廉儿给祖母请安,给母亲请安!”储觞廉给出老夫人和云夫人每人磕了一个头。

  “萌憷给老夫人请安,给夫人请安!”欧阳萌憷也跪地给老夫人和云夫人每人磕了一个头。

  “欧阳姑娘赶紧起身,兔橘找把舒适的椅子来,让欧阳姑娘安座!”储老夫人温和的说道。

  “老夫人客气,萌憷站着回话就好!”欧阳萌憷恭敬的回到。

  “廉儿起身,来坐到母亲这儿!”云夫人和蔼的冲着储觞廉摆了摆手,储觞廉顺从的走到了云夫人的身旁坐了下来。

  云夫人对储觞廉的态度是那么的亲切和蔼,任谁都会以为这是一对亲生的母子,再看噫嘻夫人,站在云夫人的身后,不时的端茶递水,犹如奴婢一般,欧阳萌憷猜测,云夫人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做给储老夫人和噫嘻夫人看的,让储老夫人看到自己的豁达,让噫嘻夫人牢记自己的身份,一箭双雕,欧阳萌憷突然觉得云夫人并不想大家看到的那样心无城府!

  说话间兔橘已经端来了一把墩凳,眉开眼笑的说道:“姑娘这是一把紫檀木的墩子,我特意给姑娘铺了茉莉香的垫子,姑娘坐了,不仅身上会留有茉莉的香味,还能有助姑娘的睡眠,姑娘整日为储氏操劳,定是休息不好,竟然憔悴了!”

  “姐姐客气,萌憷感谢姐姐的关心!”欧阳萌憷感激的说道。

  “今日欧阳姑娘完成了储氏各商铺的报表的合并,就急忙的捧了过来请祖母过目!”储觞廉说着,恭敬将合并报表递到了储老夫人的面前。

  储老夫人并没有伸手接过储觞廉手中的报表,而是微笑着说道:“现下储府由你掌管,生意上的事情,你看着定夺就好,也是对你的历练,再者欧阳姑娘办事我放心,祖母已经年迈,操不得那许多的心了!”

  “是孙儿的罪过,扰的祖母劳神,只是孙儿年幼,又事关储氏前程,孙儿不敢擅自做主,孙儿捡重要的事情,给祖母禀报,祖母不需太劳神,祖母觉得可好?”储觞廉还是坚持要跟储老夫人汇报储氏集团的经营情况。

  “如此也好!”储老夫人同意了储觞廉的提议。

  储觞廉把储氏去年的经营情况,利润总额,资产总额跟储老夫人做了简单的述说,储老夫人听完说道:“听着生意倒是不错,就是红利不是很合我的心意!”

拉开帷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