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初定审计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储老夫人只是听了储殇廉的简单汇报,就准确的捕捉到了最重要的信息,就是净利率太低!

  “祖母所言极是,刚刚欧阳姑娘还跟孙儿说有几间铺子的净收益率过低,有点儿不正常,特别是江苏的铺子,这间铺子主要是对楚国的往来,楚国富庶,按常理来说,净利率应该高于其他的铺子才是,却低于了其他铺子许多,说是想要过去看看,还请祖母示下!”

  “江苏的铺子是你姑爹在负责,想来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没有必要走这一遭!”云夫人担心储殇廉要查储老夫人女儿、女婿经营的商铺而生气,抢先开口阻止!

  “对,夫人说的极是,你姑爹在江苏经营了这么多年,一直是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定然不会出丝毫的差池!”

  噫嘻夫人冲到了云夫人的面前,急切的附和云夫人!

  储老夫人用警告的眼神看了噫嘻夫人一眼,没有开言,噫嘻夫人立刻的颔首行礼,退回到云夫人的身后!

  “越来越没有规矩,主子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奴才插言!”云夫人出言训斥。

  “是,奴婢失礼了!”

  噫嘻夫人虽然表面上恭敬的回了云夫人的话,但是内心却是万般的不爽,什么主子奴才,我才是储府当家人的生母,老夫人活着,我还忌惮你几分,等到哪一天,老夫人不在了,这储府将是我们母子的,到时候我定要让你知道我噫嘻的厉害!

  “母亲,江苏的铺子一直是他姑爹在经营,他姑爹定然勤勉,不会出什么大的差池,但是自我们储氏在江苏开分号至今已经十几年了,历来都是他姑爹回来禀报,我们储氏从未有人亲自前往,想来他姑爹定然隐瞒了太多的辛劳,不肯跟我们禀报,不如让瑜儿和欧阳姑娘走一趟江苏,也是我们储氏的关怀,如此一来定然暖了他姑爹的心,母亲觉得可好?”

  欧阳萌憷眼见云夫人片刻之间就是两种决断,欧阳萌憷明白,起初云夫人是想讨好储老夫人,但是就是因为噫嘻的几句话,反而让云夫人改变了立场,因为只要是噫嘻夫人反对的,云夫人就支持,欧阳萌憷的心中暗自发笑,储殇廉的这两位母亲,面和心不和到这般地步,不知储殇廉的内心会是什么感受,欧阳萌憷用怜惜的眼神看了看储殇廉!

  此时储殇廉已然如坐针毡,不知如何是好,云夫人当着自己的面给噫嘻夫人没脸,其实也是给自己警告,储殇廉明白,云夫人是要自己时刻记得自己的出身!

  “儿媳的建议也不无道理,只是江苏太远,来回路上只怕都要一两个月,瑜儿从小锦衣玉食的被人伺候惯了,如何受得这千里迢迢的颠簸之苦!”

  储老夫人此话一出,欧阳萌憷知道,储老夫人已经同意了江苏分号的审计之事,只是执行审计人员一时无法确定罢了,欧阳萌憷的心里变得轻松了!

  再看云夫人身后的噫嘻夫人,此刻就像如热锅上的蚂蚁,迫切的想要阻止这次审计,但是又无法表达自己的主张,只能干着急!

  储老夫人同意江苏商铺的审计并没有让云夫人感到高兴,因为此时云夫人正在关注着去江苏审计人选的事情,她急切的想要自己的儿子去,一是因为这是一次在老夫人面前露脸的好机会,趁着储老夫人身体还算硬朗,找机会让自己的儿子成为储府的掌事之人,二是想趁此机会摸清江苏分号的底细顺便安插自己的眼线!

  “母亲,瑜儿已经不小了,是时候该历练历练了,不能整天躲在祖宗的庇护之下生活,早晚是要成长的,不如就趁这次机会让他吃吃苦受受罪,也能明白生活的不易,日后才可勤勉!”

  云夫人此番话是投老夫人所好,说到了老夫人的心坎上!

  噫嘻夫人显然已经失去了耐心,没能够阻止江苏商铺的审计已然被动,如果再让储殇瑜去,那么自己就失去了所有的先机,于是急忙的跨前一步,跪在老夫人的面前!

  噫嘻夫人的举动让储殇廉感到震惊,急忙上前想要搀扶起噫嘻夫人,噫嘻夫人用力的挣脱了储殇廉!

  “母亲,你这是要如何?”储殇廉知道储府的规矩,担心祖母责罚,想要阻止噫嘻夫人!

  “廉儿,你称呼她什么?我才是你的母亲!”云夫人面露怒色,严厉的斥责道!

  “廉儿知错,请母亲原谅!”储殇廉听了云夫人的话,急忙跪地叩首请罪!

  “老夫人,请您原谅噫嘻的失礼,但是噫嘻有一言不得不说,噫嘻自十几岁就在老爷身边伺候,从不敢有丝毫的懈懒,云夫人入府一直未有子嗣,才将奴婢收房为妾,噫嘻也算争气,为储府生下了觞廉长公子,可悲老爷被人所害,英年早逝,我母子被迫搬离储府生活,又亏得老太爷疼惜,我母子才得重回储府,我们母子感念储府恩德,却苦于无以为报,今江苏商号审计,是我母子报答储府大恩之机,恳求老夫人恩准,让觞廉长公子前去才好!”

  噫嘻夫人声情并茂的讲述几乎打动了在场所有的人,但是欧阳萌憷明白,噫嘻夫人这是背水一战,如果她不这样做,一旦老夫人同意让储殇瑜前往,那么自己就将眼睁睁的看着江苏商号审计的控制权落入云桑柔的手中,这是噫嘻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噫嘻!牢记你的身份,马上给我退下!”云夫人生气的斥责道。

  噫嘻并没有把云夫人的话当回事,而是执着的跪在老夫人的面前执着的祈求老夫人,储觞廉慌乱的来到老夫人面前,和自己的母亲一起跪了下来,或许噫嘻夫人的哭诉唤起了储觞廉的回忆,储觞廉将母亲紧紧的搂进了怀里,不断的安慰着自己的母亲!

  储老夫人没有表达任何的意见,只是将一只手伸到了储觞廉的面前,温和的开口说道:“廉儿起来,我知道我的孙儿善良,疼惜你的生母,但是你应该时刻谨记,你的母亲只有一位,那就是你的嫡母云夫人,万不可乱了规矩,失了身份,祖母希望这是祖母最后一次看到你有失储府掌门人的身份!”

  储觞廉试了试脸上的泪水,哽咽的回答道:“孙儿知错了,孙儿定然牢记祖母今日教诲!”

  欧阳萌憷看到委屈着退到储老夫人身后的储觞廉,从心底升起了一股怜悯,储觞廉真的好可怜,自己虽然是这偌大储府的当家人,可是什么事情都得请示自己的祖母,就如傀儡一般,而最可悲的是,就连自己相依为命的生母都无法保护,只能这样任人羞辱,为奴为婢,能够想象储觞廉心中的那份痛,欧阳萌憷知道这一切都源于这封建礼教的荼毒,但是这个时代的人就只能这样生活,欧阳萌憷哀叹道,有心改变,无力回天!

  “你还不赶快退下,定要惹得老夫人动怒吗?”云夫人再次出言呵斥。

  噫嘻夫人依然执着的跪在老夫人的面前不肯起来,储觞廉经过老夫人的训斥,虽然心疼自己的母亲,却也无能为力。

  正在这时,储殇瑜走了进来,径直来到了储老夫人的面前,“祖母,你就同意让大哥去吧,也不要再为难噫嘻夫人了,她怎么说都是大哥的生母,看在大哥的份上,就不要苛责噫嘻夫人了好吗?”

  “储殇瑜你这个逆子,你想气死你的母亲吗?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够长大?什么时候才能踏踏实实的做事情?”

  云夫人算定,噫嘻的逾矩,定然惹得老夫人不快,眼看着老夫人就要处置,没想到被自己的儿子给搅和了,云夫人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欧阳萌憷倒是对这位富家公子刮目相看,因为他竟然能够冲破封建礼教的束缚,懂得人与人的平等!

  “母亲,噫嘻夫人是大哥的生母,咱们不能再把她当做下人对待,这样不公平!”储殇瑜继续为噫嘻夫人辩解。

  “瑜儿住口,不可坏了规矩,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份,奴婢就是奴婢,主子就是主子!”

  储殇瑜的话儿丝毫没有撼动储老夫人根深蒂固的阶级观念!

初定审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