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火的警告

  欧阳萌憷眼睁睁的看着发生的一切,明白每个人内心的真实想法,欧阳萌憷沮丧的发现,自己根本就无力改变任何人的想法,只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之间尔虞我诈,互相的算计,欧阳萌憷真的不想卷入这场家庭争斗之中,但是这场家庭争斗就像一个巨大的漩涡,任你怎样挣扎,都无法逃脱这个大漩涡!欧阳萌憷并不多言,就那样静等着储老夫人最后的决断!

  “祖母......”储殇瑜还想说什么,却被储老夫人伸手阻止了。

  “噫嘻,看在廉儿和瑜儿的份上,我不责罚你,赶紧起身退下!”

  噫嘻知道,储老夫人已经生气了,不可再多说了,而且噫嘻也知道,储殇瑜的话,储老夫人是予以考虑的,也就是说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就没有必要再祈求了,所以噫嘻夫人识趣的退到了云夫人的身后。

  云夫人的脸就像夏季的雷雨天,感觉瞬间就是电闪雷鸣和****,这一次云夫人又输了,不是输在噫嘻的手里,而是输在了自己的儿子手里。

  “廉儿,你和瑜儿一起陪着欧阳姑娘去江苏的商铺审计如何?”储老夫人看似和储殇瑜商量,实则已经有了主意。

  “祖母如此决定极好,是对我兄弟二人的历练,而且我兄弟二人也可有个照应!”储觞廉只能附和!

  “只是什么时候起身?”储老夫人看似在征求储觞廉的意思,实则也已经有了主意,只是等着储觞廉说出来罢了。

  “既然已经决定前往,就宜早不宜迟吧,现下天气凉爽,路上还好走些,过些时日,天气炎热,路上就不好走了,后日起身可好?”储觞廉这些年在祖母身边讨生活,早就能将祖母的心思猜的八九不离十,但是又从不肯直接说透祖母心思,总是即猜中心思又给储老夫人留有余地!

  “后日太仓促了,行李马匹都还没有准备,不如三日后启程吧,这几日,让你母亲给你们准备好行李和银两,出门在外一时之间有什么短缺,让我们如何放心!”储老夫人做了最后的决定。

  欧阳萌憷和储觞廉一起出了储老夫人的院子,两人并肩走着,储觞廉目光呆滞的望着前方,用波澜不惊的语调说道:“让欧阳姑娘见笑了,这就是我的家,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有时候我就在想,我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上,就是为了这些勾心斗角吗?”

  欧阳萌憷认识储觞廉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储觞廉如此的绝望沮丧,欧阳萌憷想要安慰储觞廉,可是苍白的语言根本就无法抚慰储觞廉那颗痛苦挣扎的心,欧阳萌憷几次话到嘴边,都咽了回去,这时欧阳萌憷突然想起几天前储觞廉对自己说过的那些话,让自己考虑一下他们之间的关系,欧阳萌憷本想今天跟储觞廉说清楚,自己不喜欢他,但是看到眼前伤心绝望的储觞廉,始终没有狠下心说出来!

  “有时候我很羡慕那些穷家小户,没有这些复杂的勾心斗角,我甚至幻想着,用我所有的财富,换我们母子二人一起安静的生活,我什么都可以舍弃,就只陪在我的亲人身边!”储觞廉伤感的继续说着。

  “长公子,你的意思我明白,谁不想安静的陪在自己至亲的身边,但是现实的残酷往往超出我们的想象,所以我们只能坚强的面对,不断的前行,等到有一天我们变得足够强大,也许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欧阳萌憷想劝解储觞廉,但是又不知该如何劝起,只是想要储觞廉变得强大,不再被储府的这些琐事所扰!

  “姑娘说的对,我一定要努力使自己变得强大,那样我才有能力保护我想保护的人,对吗?”储觞廉恢复了往日的激情。

  “长公子说的对,我们都要努力使自己变得强大,只有那样才能保护我们想保护的人!”

  眼看着天色将晚,储殇廉担心欧阳萌儊回去的路上不安全,“我送姑娘回去吧!”

  “不用了,我和立夏新买了两匹马儿,喜欢的不得了,所以最近我总是喜欢骑马,现在天色还早,我和立夏骑马回去,用不了半个时辰,就不必劳烦长公子了!”

  “那我送姑娘到门口吧!”

  储觞廉刚刚说完,就看到噫嘻夫人的丫头芒种在不远处等着储觞廉,储觞廉停住了脚步,芒种快步走了过来,请安之后回到:“噫嘻夫人请长公子过去!”

  “二夫人唤我可有什么急事?”储觞廉想要把欧阳萌憷送出储府之后再去见母亲。

  “回长公子的话,奴婢不知道二夫人有何事要吩咐,二夫人只是让我过来传话!”芒种不肯多说,储觞廉也不知道母亲是否有什么急事。

  “二夫人请长公子过去,定然是有急事,二公子赶紧去吧,不要让二夫人等着急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欧阳萌憷说完,就和立夏出了储府,只是却不见了雪鸳和大宝的踪影,这可是自己花了去年的年终红利才买来这两匹马,而且自己将它们视若珍宝,不会就这样丢了吧,欧阳萌憷和立夏着急的在拴马的地方寻找着,立夏都快急哭了,却看见一个小厮牵着两人的马儿从噫嘻夫人院子的方向走了过来,欧阳萌憷和立夏急忙跑向前,开口询问到:“你是谁啊?我们的马儿为什么会在你那?”

  “这是你们的马,以后拴紧点,走失了事小,祸害了我们储府各院的药材,你们如何赔得起!”

  小厮说完,将缰绳递了过来,转身就走,欧阳萌憷和立夏一肚子的疑问都还没有问,那个小厮已经消失在主仆二人的视线,空留主仆二人在身后发问。

  “姑娘,这个小厮很是奇怪,从他走路的脚步判断他是一位武功高手!”立夏一脸严肃的说道。

  “立夏你就不要分析那个小厮了,你是如何栓的马,怎么会让马儿拖了缰绳呢?”欧阳萌憷只顾着责备立夏,却没有把立夏的话当做一回事。

  “姑娘,我栓的很牢的,我每次栓好马儿,总会再反复的确认之后才会离开,而且我是学过拴马的,从没有脱过缰绳啊,这次不知怎么了,竟然脱了缰绳,差点走失了雪鸳和大宝,姑娘我知道错了,以后一定多加小心!”立夏絮絮叨叨的说着。

  主仆二人说着就各自上马,直奔宝泉庄,二人出了城门,你追我赶的骑着马儿奔驰,眼看着就要到家了,却看到庄子的方向浓烟滚滚,火光冲天,“立夏你看,好像是咱们的庄子着火了,不会是咱们家吧!”

  “姑娘不是好像,根本就是咱们家失火了,我们赶紧回去吧!”立夏着急的说道。

  正在此时一穿着夜行衣的蒙面人骑着一匹棕色的大马从二人的身边疾驰而过,欧阳萌憷和立夏觉得那人穿着奇怪,就多看了两眼,欧阳萌憷疑惑的问道:“立夏,你不觉得这个人的背影有点眼熟,似乎在那儿见过?”

  “姑娘先别管那么多了,赶紧回家救火吧!”立夏说完,双腿用力踢在了雪鸳的肚子上,雪鸳受痛,长嘶一声,前蹄跃起,正要疾驰,不想却扑倒在地,多亏立夏习得武功,轻点马鞍,接力用力,腾空一根跟斗,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欧阳萌憷眼见立夏出了意外,急忙的想要下马查看,不料大宝也四蹄无力,卧在了地上,欧阳萌憷未及躲闪,眼见就要摔在地上,立夏眼疾手快,扶住了欧阳萌憷!

  主仆二人心情平复之后,冲到了雪鸳和大宝的身边查看,并无外伤,再看看马儿的嚼口,也无什么不妥,怎么好好的就瘫软无力,摔倒在地了呢?

  “姑娘,这马儿好像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欧阳萌憷疑惑不解的问道:“你是如何得知的?”

  “姑娘,你看着马粪,一股怪怪的味道,应该是草药的味道,这些草药公子跟我讲过,有川乌、白芷、川椒、草乌、半夏、胆南星等,吃了之后能够让人失去知觉,好让医生动刀治病而不知疼痛,马儿一定是吃了这些草药才会四蹄无力,瘫软在地的!”

  “立夏你能确定吗?”

  雪鸳和大宝是在停歇的时候发生意外的,如果是在奔跑的时候发生意外,那么后果不堪设想,欧阳萌憷感觉后背丝丝的生凉后怕极了!

火的警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