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父母生疑

  立夏早就准备好了晚饭,找遍了整个庄子,也没有找到两个人的踪影,立夏知道蒙烟寒喜欢欧阳萌憷,但是立夏搞不清楚欧阳萌憷是否喜欢蒙烟寒,只是每当夜深人静,自己假装熟睡之后,欧阳萌憷总是一个人偷偷的傻笑,立夏知道,欧阳萌憷的心中已经有了倾慕的人,只是立夏一时拿捏不准,住在欧阳萌憷心中的那个人到底是谁,立夏不想打扰两个人,就早早的回去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鸡叫了两边,立夏睡眼朦胧的摸索着起床,准备去做早饭了,才发现欧阳萌憷的床铺还是昨夜自己铺的那个样子,一动未动,立夏知道欧阳萌憷一夜未归,一定是和蒙烟寒在一起,立夏会心的一乐,从立夏的这个笑容中能够判断,立夏是在为蒙烟寒和欧阳萌憷高兴!

  “憷憷爹鸡叫了两遍了,该起床了!”司夫人在鸡叫第二遍的时候,想要叫醒欧阳萌憷的父亲。

  “知道了,现在就起,你赶紧去做早饭,不要一直使唤立夏姑娘!”欧阳萌憷的父亲叮嘱司夫人。

  “我为什么不使唤立夏,她本来就是蒙烟寒送给咱们姑娘的丫头,现在可好,在我们家跟二小姐一样,动不动的还敢顶撞我!”司夫人抱怨着。

  “你这个老婆子,可真不懂事,立夏是蒙烟寒送给咱们姑娘的丫头不假,只是你没有发现咱们姑娘根本就没有拿立夏当丫头,好的跟自己的亲姐姐似的,话又说回来,立夏如果不是来咱家,只怕在蒙府当丫头也比在咱家当二小姐的好,所以你不要委屈了立夏,就当我们多了一个女儿!”

  “就你这个病病殃殃的老头子懂事,我如果不使唤立夏,不和立夏拌嘴,她在咱家会不自在的,会感觉和咱们不是一家人的,只有我不拿她当外人,她才不会拿自己当外人!”看来欧阳老伯误会了自己的夫人。

  “夫人最懂事,如此说来,倒是我这个老头子不通世事了,错怪了我的夫人!”欧阳老伯也觉得司夫人的话有理,算是给司夫人道歉了。

  “老头子,你觉着储觞廉少爷跟咱们憷憷合适,还是这位蒙烟寒少爷跟咱们憷憷合适?储少爷掌管整个储府,储家的财富够我们姑娘几辈子的花销,这位蒙少爷,虽然是官家的人,可是利银不会太多,姑娘跟着他肯定要过像我一样的操劳日子,如此说来我倒觉得储公子不错,只是储公子是庶出,虽为储府当家人,终归是庶出!”司夫人像是在跟欧阳老伯商量又像是在自己权衡。

  “你这个老婆子,刚刚夸了你两句,又在这儿胡说,憷憷的事情,让憷憷自己做主,你不要跟着瞎掺和!”欧阳老伯倒是开明!

  “我怎么不管,我是她妈,我能不管吗?”司夫人不依不饶的质问着欧阳老伯。

  “你想管就能管得了吗?你不觉得咱们姑娘这次回来和以前不一样了吗?总是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欧阳老伯疑惑的征求着自己老伴的意见。

  “你说的对,以前姑娘在家,和咱们一起下地,回家做饭洗衣,晚上忙完了总会拿起针线,绣些绣品补贴家用,我们常年给储府种植药材,女儿几乎识的所有药材,并且熟知各种药材的药性,而这次回来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做饭不是夹生就是糊的,针线就别提了,根本就没法看,对药材也一窍不通,最不能理解的是,竟然连咱们庄子上的相亲都不认识了!”

  司夫人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这些疑惑也正是欧阳老伯心中的疑惑,只是他们还没有想到,这个女儿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女儿!

  “你说的这些都对,最让我想不通的是,憷憷是从何处得知什么“借贷”记账之法的,而且还在储府推行,还得到了老夫人的认可,之前憷憷于账目之事可是一窍不通的,怎么短短数月,竟然有了如此精进!”

  “你说的也是,是不是憷憷跌落悬崖的时候遇到了什么高人,经高人点化才有了如此精进!”司夫人充分的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

  “这也没有听憷憷说起过,倒是总听她说些奇奇怪怪的话!”

  欧阳老伯和司夫人是真的想不明白,自己的女儿为何会变化如此之大!两位老人絮絮叨叨的起床又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蒙烟寒和欧阳萌憷谁都不忍心先说回去,两人就那样在桃林里畅聊了一夜,东方露出了鱼肚白,太阳就要升起了,两人才恋恋不舍的出了桃林!

  “憷憷!我真想和你永远这样静静的待在一起,一想到你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就不由自主的担心你的安危,憷憷!可不可以不去。”蒙烟寒还是没有忍住,开口想要留住欧阳萌憷,只是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蒙大哥你放心,我会尽快赶回来的,这里有我的父母,有我的家,最重要的是这里有我牵挂的人!”

  蒙烟寒是了解欧阳萌憷的,他知道自己的挽留是无力的!

  “到时候我去送你可好?”蒙烟寒心中的不舍使得他变得优柔。

  “不必了,我最不喜欢告别,总是无畏的伤感,自来都是聚时欢颜别时伤,岂不知聚别总是相依存,既然有聚自然就有别,既然有别自然也就有聚,如果无法改变,不如笑着面对聚和别,他们都将成为我们生活中的美景!”

  欧阳萌憷的话让蒙烟寒觉得潇洒,反观自己倒不如这个小女子潇洒,自从认识了欧阳萌憷,自己变得优柔寡断婆婆妈妈了许多,这是否就是关心所致,真正的关心一个人,就会为她牵肠挂肚,时刻的谨慎小心和优柔寡断!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就那样沉默着回了村子,两人的心中似乎有着千言万语,却又不知怎样表达,最后只化作了彼此的一句“珍重”。

  欧阳萌憷眼看着蒙烟寒骑着马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仍执着的站在那里不肯离去!

  “姑娘回吧,公子已经走远了!”立夏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欧阳萌憷的身后。

  “立夏这么早你就起来了!”欧阳萌憷没话找话的掩饰自己的尴尬。

  “鸡叫第二遍的时候我就起来了,早饭已经做好了,欧阳老伯和司夫人已经吃完饭下地了,我给你留在灶台上热着,我们回去吃饭吧!”

  “立夏,走!我们回去,吃完早饭,收拾行李,准备去储氏江苏分号审计!”欧阳萌憷瞬间恢复了往日的风采!

  立夏贴心的给欧阳萌憷准备了两个可口的小菜和一碗清粥,已是饥肠辘辘欧阳萌憷,三下五除二就将饭菜下肚,吃完之后才想起蒙烟寒:“蒙大哥昨日也未用晚饭,现下也一定饥肠辘辘了,怎么忘记让蒙大哥吃完早饭再离开!”

  “姑娘此时才想起公子,公子只怕已经到衙门了!”立夏不知是埋怨欧阳萌憷还是心疼蒙烟寒。

  欧阳萌憷歉疚的冲着立夏笑了一笑,就开始忙碌着收拾行李,一切准备就绪,储殇廉提前派了一辆马车过来,立夏收拾了一天,准备了棉被、衣服、水、食物就等着出发了!

  大宝和雪鸳的药劲已经消失了,又恢复了往日的风采,自从大宝和雪鸳出事之后,立夏恨不能时刻紧盯大宝和雪鸳,总是不忍心再让两匹马儿劳累,现下不得已,将雪鸳套在了马车上,而立夏准备明日骑着大宝出发!

  第二天,鸡叫第一遍立夏就起身,准备早上的饭菜,吃完早饭,天才刚萌萌亮,欧阳老伯和司夫人早早的都起床了,女儿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心中诸多的不放心,几乎一夜未眠,待到出发的时候,司夫人扔不放心的叮嘱着,欧阳老伯虽然嘴上催促着早点上路,但是双手却紧抓着欧阳萌憷不肯松手,“父亲母亲回去吧,我已经拜托了蒙大哥,我不在家的日子他会照顾你们的,千万保重身体,不可太过操劳!”

  欧阳萌憷给父母磕头拜别转身上了马车,马车走出了好远,欧阳萌憷看见父母亲还在自家的门前站着没有回去,忍了好久的欧阳萌憷终于控制不住,伤感的哭了起来,嘴里抱怨着:“说好了不要送,我最不喜欢这种长情的送别,终于还是把我弄哭了!”

  欧阳萌憷在城中与储觞廉和储殇瑜汇合之后就出发了,一乘马车三匹马,四个人就这样出发了!

父母生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