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乱作一团

  欧阳萌憷跟狼颤贫嘴饶舌的让立夏回去报信,立夏不肯,被欧阳萌憷推出了土匪的包围,立夏佯装离开,脱离土匪的视线之后并没有立刻回去报信,而是偷偷的折返回来,悄悄的跟着这群土匪,摸清楚路线之后才回去报信的,立夏知道一定是储府出了内奸,要不然狼颤蒋波也不会说“储公子我们在此等候多时了!”,所以立夏没有回储府,而是直奔蒙府,找蒙烟寒搬救兵,蒙烟寒听到欧阳萌憷遇险,拳头握的嘣嘣响,眼睛瞪得圆圆的,掷地有声的说道:“狼颤蒋波你的死期到了!”

  蒙烟寒如此这般的安排之后,让立夏回储府通知准备赎金,立夏按蒙烟寒的安排回储府报信,储老夫人听到两个孙儿都被土匪绑了,一时着急,一口气没上来晕了过去,云夫人听到自己的儿子被土匪绑了,吓得两腿发软,瘫坐在椅子上,噫嘻夫人似乎比她们淡定,张罗着把储老夫人挪到了床上,又急忙的让人去请大夫,褚殇瑜的母亲被丫头搀扶着来到了老夫人的床前,无力的吩咐道:“兔橘先取一颗我们的秘制丹药,用水化了给老夫人服下!”

  “诺!”兔橘急急忙忙的去取丹药了!

  片刻功夫,兔橘就把药端到了老夫人的面前,噫嘻夫人将老夫人扶起,云夫人慢慢的给老夫人喂下,大家都紧盯着老夫人,老夫人缓缓的舒了口气,无力的睁开了眼睛!

  “母亲你可醒了,吓坏儿媳了!”云夫人见老夫人醒了过来,终于松了一口气!

  “放心吧,我这把老骨头还挺得住,我一定要想办法把我的孙儿救回来!”

  储老夫人虽有气无力,仍记挂着自己的孙子!

  “母亲定要以身体为重,事已至此,只能倾尽全力相救!”云夫人镇静了许多!

  “母亲!要不我们报官吧!”噫嘻夫人在云夫人的身后小心的建议到!

  “母亲万万不可!如若报官,定然激怒绑匪,那么瑜儿将会非常危险,母亲我们还是拿钱赎人吧!”云夫人主张花钱免灾!

  立夏冷冷的看着储府这些各怀鬼胎的人,盘算着到底是谁和绑匪勾结绑架了储少爷并且还想致他们于死地呢?综合所有的情况判断,最有可能的就是噫嘻夫人,但是噫嘻夫人为什么要绑架储觞廉他们呢?会是为了钱才,或者是为了铲除异己,但是噫嘻夫人又主张报官,如若报官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或者是声东击西,表面主张报官实则已经笃定老夫人和云夫人不会报官,故意如此好撇清自己的嫌疑!立夏一时之间捉么不透!

  “老夫人还是报官的好,如果绑匪拿了钱又不放人,廉儿他们也是危险!”噫嘻夫人坚持主张报官,到不像是声东击西!

  “万万不可!”

  此时从门外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大家都将目光转向了来人的方向,让大家意外的是,储殇甜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谁人准许你出了你们的院子,到我这儿来的,难道管家没有告诉你,禁足你们的院子,衣食无忧,如若生事,你们母女将会被驱逐出储府的吗!”储老夫人怒不可遏的斥责着储殇甜!

  “祖母先不要生气,看在我叫了您十几年祖母的份上,且听我一言!”

  储殇甜定然是有所准备才来的,又怎么会被储老夫人三言两语就能打发的!

  “你不在你们的院子里安静的呆着,为你那畜牲父亲忏悔赎罪,又跑来这儿做什么?”储殇甜的话让储老夫人心软,给了她一次说话的机会!

  “母亲不要听她花言巧语,是她那个狼心狗肺的父亲害的老爷终年疾病缠身,最终英年早逝!也是他的畜生父亲害的老夫人失去了儿子,瑜儿从小就失去了父亲地疼爱,母亲让人把她打出去!”云夫人声泪俱下的控诉着。

  储老夫人听了云夫人的话,留下了两行浑浊的热泪,“桑柔!我知道你狠储江海,只是储殇甜毕竟喊了我十几年的祖母,还是给她一次说话的机会吧,也许她真的有办法救廉儿和瑜儿!”

  “祖母、大伯母,您们恨我,皆是因为爹爹的事情,但是爹爹是爹爹,我是我,我只是一个孩子,无法左右爹爹干的任何一件事情,但是我却无辜的承担了爹爹所作错事的所有惩罚,我与母亲寄人篱下,犹如犯人一样,躲在自己的院子里悄悄的生活,只怕打扰到任何人,失去了祖母的疼爱,下人们见风使舵,随意糟践我们母女,祖母我与母亲若有过失,官家定然会处置我们的,现在官家并未责罚我们母女,说明我们母女是无辜的,还请祖母疼惜,让我和母亲安然度日吧!”

  储殇甜的狡辩打动了在场的人,大家也都分分同情起了储殇甜,而云夫人虽然恨极了储殇甜,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反驳储殇甜,只能用可以杀人的眼神看着储殇甜,储殇甜却用挑衅的眼神看着云夫人,似乎再说“你能奈我何?”

  “母亲!我觉得甜儿说的怪可怜的,要不母亲就原谅她们母女吧!”噫嘻夫人出言帮助储殇甜求储老夫人的原谅!

  “先把廉儿和瑜儿的事情解决了,再说甜儿的事情!”储老夫人此刻根本没有心情考虑储殇甜的事情!

  “祖母我觉得千万不可报官,两个哥哥的性命此刻正握在那群土匪手里,土匪凶残,万一伤害了哥哥的性命,岂不是悔之晚矣!”储殇甜的话直戳中了云夫人的心,这正是云夫人的意思!

  “桑柔不如就按你的意思,倾尽所有换回我的两个孙儿!”储老夫人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儿媳叩谢母亲成全!”云夫人跪地给储老夫人叩头行了礼!

  “兔橘去通知管家,让她通知所有商号,尽快把柜上的现银送到储府,不可有丝毫的迟延!”

  兔橘听了老夫人的吩咐,急急忙忙的去吩咐管家了!

  储老夫人吩咐完兔橘才想起问立夏:“立夏姑娘,绑匪索要多少赎金?什么时间交钱放人?”

  “三日后,出事的那间客栈!赎金三百万两白银!”

  立夏按照蒙烟寒的吩咐仔细的观察着屋子里的每一个人,不肯放过细微的表情变化,云夫人和储老夫人是真心的担心害怕,这次绑架应该和她们没有关系,噫嘻夫人虽然镇定,也难掩对儿子的担忧,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风采,再看储殇甜极力主张不报关,伤感的表面之下掩藏着一丝窃喜,立夏觉得这个储殇甜非常的可疑,按照蒙烟寒的分析,储府的内奸要么为了寻仇,要么为了图财,噫嘻夫人陷害储殇瑜保全自己的儿子,一定是为了储府的财富,但是无法解释储觞廉一起被绑,而储殇甜为了给父亲报仇,而勾结土匪陷害姑娘,顺便把储觞廉和储殇瑜一起也处置了,那么整个储府岂不是成了储殇甜的囊中之物,这是一举两得、一箭双雕的好事,如此也能解释储殇甜迫不及待的想要说服储老夫人私了的原因了!

  “想我储氏诺大的产业,未有这两个孙儿,祈求上天,保佑我储氏一门,人丁平安!”储老夫人伤感的祈求着上天的护佑!

  立夏到在心中为储老夫人难过,年近七旬,本该安享晚年,却被子孙所累,即便富甲一方,也无法安享晚年,立夏转身出了储府,直奔蒙烟寒的住所!

  蒙烟寒已经等候立夏多时,急切的想要知道,储氏每个人的主张和反映,好做出下一步的安排,终于把立夏盼了回来,迫不及待询问着储府发生的事情,听完立夏的陈述,蒙烟寒在心中盘算着救出欧阳萌憷他们的办法,虽然此时蒙烟寒的心中乱做一团,仍然强迫自己惊吓心来,思考救人的方法!

  蒙烟寒的心中已经有了救人的计划,只是尚需斟酌,蒙烟寒出了蒙府,直奔姬芣苢的司寇府而去,蒙烟寒开始接兵点将排兵布阵,就等着赎人的日子了!

乱作一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