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立地成佛

  土匪将欧阳萌憷她们绑上了山,当夜庆功大摆筵席,整个山寨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直闹到天亮,欧阳萌憷她们被关在山洞里无计可施,欧阳萌憷来来回回的踱着步子,想要寻找一个逃脱的机会,但是却无计可施!

  也不知道过来多久,欧阳萌憷听到有脚步声,立刻趴在铁门上,费力的向外张望,想看看来人是谁,许久之后才过来了两个中年的土匪,欧阳萌憷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两个土匪怎么会如此的面熟,欧阳萌憷用力的想着,自己不可能认识他们啊,这两个人怎么和被我开除的那两个保安如此相像,难道这是那两个保安的前生,莫非我与那两个保安的公案早在千年前就已经注定!

  “开饭了!”其中的一个土匪粗鲁的喊道。

  土豆听到喊声来到了门口接过了那两个土匪手中的饭菜,一份给了储殇廉,一份给了褚殇瑜,云鹤也急忙的从土匪的手中接过了饭菜,递给了土豆一份,两人拿着饭菜各回到了自己的主子身边!

  “二少爷!将就着吃点吧,千万不要饿坏了!”云鹤见储殇瑜把饭菜拿在手里,却不肯吃一口,知道储殇瑜嫌弃饭菜差,在储府这样的饭菜,下人们都不会吃的!

  储殇瑜看着手中清汤寡水又飘着馊味的饭菜,眉毛都皱在了一起,满脸的嫌弃!

  “二少爷,还是多少吃点吧,要不也没有力气......”云鹤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储殇瑜知道,云鹤想说多少吃点,好有力气找机会逃出去,储殇瑜虽然满脸的不乐意,但是也开始吃起了那碗饭菜!

  储觞廉和土豆到没有过多的犹豫,虽然也是一百个不愿意,但是比起储殇瑜要好的多了。

  欧阳萌憷接过土匪的饭菜,并没有着急着开始吃饭,而是和那两个土匪扯起了闲篇!

  “两位大哥,看着年龄不小了呀!家中可有娶妻?”欧阳萌憷好像见到了多年未见的老朋友,是那么的亲切热情!

  “怎么?小妞!哥哥若是没有娶妻,你还能给哥哥做个暖炕头的不成!”两个土匪好像占了好大的便宜一样,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储殇瑜听了两个人的荤话,怒不可遏,“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握着拳头好像要打人似的,云鹤急忙抱住了储殇瑜,开口求到“公子冷静,欧阳姑娘自有分说!”

  两个土匪见储殇瑜怒不可遏的站了起来,生气的喊道:“你小子想要怎样!难不成你还想打大爷不成?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吧,也没有几天好活了,等到赎金一到,大当家的立刻就会送你去见阎王,到了阎王那里,你跟阎王爷好好的分说吧!”

  “两位大哥,不必和这富家少爷一般见识,看两位大哥仪表堂堂,想必家中一定藏有娇妻!”欧阳萌憷不知道想要干什么,总是想把话题扯到他们家中的妻儿身上!

  “干我们这一行的,整天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讨生活,谁家会把女儿许给我们!”欧阳萌憷似乎是勾起了两个土匪的伤心事。

  “只可惜你我相识的晚了!”欧阳萌憷满脸惋惜的说道。

  “小妞这样说是什么意思?莫非有意做我们兄弟的贱内不成!”两个土匪故意的插诨打科,想要占欧阳萌憷的便宜!

  “如果早点认识两位大哥,我定然劝说两位大哥,安然度日,绝对不会让两位大哥落草为寇,储府的丫头婆子数不胜数,我可以作保,为两位哥哥讨房媳妇,过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岂不比过这刀尖上添血的日子要好得多!”欧阳萌憷想要勾起两个土匪向善的心,才能找机会逃脱!

  “谁不想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哪个又想过这刀尖上添血的日子,我们还不是被穷给逼得,我们是亲兄弟,靠着做点小生意度日,我二人盲目近利,折了本钱,家中一时断了粮食,为了让我们的老母亲吃顿饱饭,我二人就到我们村子附近的财主家做工,谁成想我们兄弟俩辛苦一年,没有挣得一分工钱,反倒还被财主讹去了家中的三间草房,我们兄弟怒不可遏,想要与那财主理论,一时言语不合起了冲突,那财主竟让手下打死了我们的老母亲,我兄弟二人一气之下杀了那财主,被迫无奈逃到了这儿做了土匪!”长的像极了推自己下楼害自己穿越到这儿的那个保安的那个土匪愤怒的讲述着他们的过往。

  “两位大哥不是妹子要说你,作为儿子,你们真的对不住你们的母亲,在你们的母亲活着的时候,你们没有让他老人家过安稳的日子,在你们的母亲过世之后,你们兄弟又没有让她老人家含笑九泉,你们的儿子做的真是失败!”欧阳萌憷没有刻意的讨好那个土匪,而是感同身受的批评起了那俩个土匪!

  欧阳萌憷和两个土匪扯闲话的时候,储殇瑜心中充满了对欧阳萌憷的轻蔑,以为欧阳萌憷为了活命,出卖自己的灵魂与尊严,趋于奉承讨好两个小土匪,等到那个土匪说出自己的故事之后,储殇瑜几乎已经断定,欧阳萌憷会和那个土匪一起咒骂那个无德的财主,以博取土匪的好感,但是让储殇瑜吃惊的是,欧阳萌憷并没有痛骂土匪,而是编派起了两个土匪的不是!储殇瑜不由得为欧阳萌憷捏起了一把汗,担心那两个土匪恼怒给欧阳萌憷不痛快!

  储觞廉还没等欧阳萌憷说完,就开始拉扯欧阳萌憷想要阻止欧阳萌憷惹怒土匪,只是欧阳萌憷并不以为然,甩开了储觞廉拽着自己的手,肆无忌惮的接着说道:“你们的母亲活着的时候,你们应该尽你们自己的能力奉养,为什么这么多人都能好好的活着,养活自己的双亲,就你们兄弟两个给自己的老母亲招灾,既然已经招灾,那么舍财就好,你们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起了争执,赔上了你们老母亲的性命,害的老母不得善终,此时你们若幡然醒悟,及时的报官,总能给你们的老母亲讨回公道,而你们又选择最蠢笨的方法,最终害的自己落草为寇,你们可曾想过你们的母亲在九泉之下知道你们落草为匪,整日祸害乡邻,你们让她老人家如何瞑目!”

  在场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都为欧阳萌憷捏了一把汗,等待着土匪爆发,给欧阳萌憷一巴掌或者是直接把欧阳萌憷给杀了!

  只是让大家意想不到的是,那两个土匪竟然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这两位大哥你们别哭啊,小女子我也是有口无心,若是说的不对,你们就当我是放屁,千万别跟自己过不去!”欧阳萌憷被土匪哭的手足无措!

  “姑娘你说的对,自打我们落草之后,每天备受良心的谴责,每每想起我们的老母亲,就觉得愧悔难当,我们是两个不孝子!”

  让大家意外的是,欧阳萌憷竟然说中了土匪的心思,戳中了土匪的软肋!欧阳萌憷决定趁热打铁,劝说这两个土匪改邪归正!

  “两位大哥既然已经悔悟,为何不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呢?”

  “妹子你以为我们兄弟不想做个好人吗?只是我们已经落草,如何还能回头!”两个土匪悔不当初!

  “大哥!佛祖是住在每个人的心里的,只要心中有佛祖,什么时候都能做个好人!”欧阳萌憷继续的劝说着这两个小土匪!

  “妹子你说的有理,我们应该放下执念,回头是岸!”两个土匪愧悔的说道!

  储觞廉和储殇瑜真心的佩服欧阳萌憷着三寸不烂之舌,竟然能说动两个土匪弃恶从善!

  “两位大哥你们放心,我大哥是衙门里的人,他知道我被绑架之后一定会来救我的,到时候我一定跟他给你们求情,给你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欧阳萌憷的心不是一点儿的大,自己都将要性命不保了,还有功夫操心别人!

  “妹子,不如我们现在就放了你们,你们赶紧逃命去吧,狼颤和他的妹妹顶风浪心狠手辣,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即使拿到赎金,也不会活着放你们下山的!”两个土匪说着就要打开牢门放欧阳萌憷他们逃走!

  土豆和云鹤听到两个土匪要放他们离开,开心极了,只是没有想到欧阳萌憷却拒绝了,“两位大哥万万不可!”

  “欧阳姑娘你是不是疯了!这两位大哥想要回头做个好人,你为何就不能成全了他们?”土豆和云鹤无法理解,异口同声的质问欧阳萌憷!

立地成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