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劝解有望

  “既然姑娘已有了对策,我兄弟二人该如何配合姑娘实施计划呢?”吴大有点迫不及待!

  “蒋芳的女儿由朱梁巍亲自教习,平时都由谁来看护?”欧阳萌憷事无巨细的询问!

  “平时都是朱梁巍的母亲——梁婆子看护,朱梁巍不放心其他人,担心教坏了自己的女儿,所以让他的老母亲梁婆子亲自的看护!”

  吴大的话让欧阳萌憷为之一振,兴奋地说道:“两位哥哥可有办法把这梁婆子引到这儿来?”

  “这梁婆子和善,从来都是有求必应,不肯与任何人为难,想要将她引到这儿不难,只说是我兄弟有事,让让她替我二人跑一趟,她定会欣然接受的!”吴大轻松的说道!

  “如此就有劳两位大哥,入夜之后,将这位梁婆子引到这儿,我好好的和她谈谈!”欧阳萌憷似乎是胸有成竹!

  吴大和吴二不敢过多的停留,商定好计策后。两人就离开了。离开时还不忘跟看守的两土匪吩咐道:“你们两个可要小心了。这是当家大哥亲自带回来的人质,万不可偷着吃酒,不小心跑了他们,如果跑了他们,小心当家大哥要了你们的性命!”

  “两位哥哥倒是说得轻巧,我们哥俩总是不济,这些苦差事向来都是我哥俩的,你们喝酒吃肉,我们挨饿受困,两位哥哥方便也给我们捎带些好酒好肉!”两个看守的土匪抱怨着!

  “放心!放心!明日前来定然给二位捎带些好酒好肉,让两位老弟也快活快活!”

  吴大和吴二的声音渐渐的远了,欧阳萌憷知道他们已经走远了,欧阳萌憷心中盘算着,要怎样才能劝说梁婆子帮助自己劝说她的儿子弃暗投明呢?欧阳萌憷在心中不断的寻找着突破口,思考着从哪儿入手才能打动梁婆子呢?

  储殇瑜和欧阳萌憷斗嘴,被储觞廉呵斥之后,就坐在墙角闭目养神,不再多说一句,云鹤也乖顺的挨着储殇瑜坐定,不敢多言一句,储觞廉见欧阳萌憷在想事情也不敢打扰,找了个地方坐下来闭目养神,土豆见自家公子闭目养神,也挨着他们公子盘膝坐定,闭目养神,五个人各自思考着各自的事情,山洞里死一样的寂静,只是不时的传来乌鸦“啊!啊!”的叫声,欧阳萌憷悲伤的想起,母亲曾经说过,乌鸦进宅,大难临头!乌鸦的叫声扰的欧阳萌憷心烦意乱!明天就是交赎金的日子了,不知储府和蒙大哥是否已经准备好了?吴大和吴二有能否顺利的把梁婆子引到这儿来!即使顺利的把梁婆子引到这儿,梁婆子有能否被自己说动!这一切都是未知的,唯有祈求上苍垂怜,让一切顺遂!

  欧阳萌憷祈祷上苍垂怜的时候,储府正在慌乱的准备着赎金,土匪不要银票,只要现银,三百万两白银装了整整六大箱,储老夫人安排找来一辆大马车,将装满白银的箱子装上了马车,又在马车上装了几袋子草药,伪装成送草药的马车,天不亮就出发开始赶路,赶了一百多公里路程,到达那间客栈的时候,夜色已经降临,各种野兽的叫声不绝于耳,让人感觉阴森恐怖!

  欧阳萌憷算着交赎金的日子也已经到了,吴大和吴二自从上次离开,就再也没有了消息,欧阳萌憷提心吊胆的度过着每一秒钟,一会儿担心吴大吴二被狼颤蒋波发现了,一会儿担心吴大吴二出卖了自己,一会儿又担心吴大吴二无法说动说动梁婆子,总之各种担心一起涌上心头,欧阳萌憷就这样神经兮兮的等着梁婆子,终于洞口的方向传来了脚步声,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趴在窗口伸长了脖子,想要看看来人到底是谁!

  一个弓腰驼背的老婆婆的身影映入了大家的眼帘,大家提着的心终于稍稍的放下了,老婆婆提着一个食盒,步履蹒跚的来到了大家的面前,和善的开口说道:“吃饭了!吴大和吴二今日有事,让我替他们跑一趟,老婆子年迈,步子慢了些,来晚了,让你们几个孩子挨饿了!”

  从梁婆婆说话的语气判断,这是一位和善的老人,欧阳萌憷见到梁婆婆之后,心中似乎多了几分把握,欧阳萌憷还是有信心说服这样一位和善的老人除恶扬善的!

  “让婆婆受累了!”欧阳萌憷一副惹人疼的样子,甜甜的感谢这梁婆子!

  梁婆婆可能听惯了呵斥,有人如此和善的和自己说话,倒有些不适应,手足无措的说道:“姑娘客气了!”

  欧阳萌憷从梁婆婆的对话中判断,这个梁婆子一读过书,懂得些仁义礼智!

  “婆婆高寿?”欧阳萌憷家长闲话家常!

  “老婆子今年已经六十有七!”梁婆婆丝毫不设防的和欧阳萌憷闲话!

  “婆婆年近古稀身体还如此硬朗,倒是少见!”欧阳萌憷继续和梁婆婆唠家常,并没有着急跟梁婆婆说他儿子的事情!

  “天生的劳碌命,身子骨自然硬朗!”梁婆婆似乎是在抱怨!

  “婆婆似乎是有不如意?”欧阳萌憷关心的问道!

  “唉!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试问谁的人生没有遗憾!”梁婆婆伤感的说道!

  “萌憷失礼惹得婆婆伤心了!”欧阳萌憷被梁婆婆的伤感感染,和梁婆婆一起伤感!

  “姑娘倒是心善,肯跟我一个糟老婆子闲话!”

  “婆婆这是哪里的话?难不成婆婆不开心,想来也是,年近古稀还要整日操劳,能不伤感!”欧阳萌憷替梁婆婆难过!

  “姑娘错了,我伤感不是因为年老体衰还要辛苦劳作,而是为我的儿孙毫无生机的前途而伤感!”梁婆婆似乎压抑已久,没有过多的遮掩和避讳!

  “婆婆此话何意?”欧阳萌憷追问道!

  “我老婆子十五岁充满希望的嫁入朱家,朱氏一脉向来以诗书传家,在当地虽不是什么豪门望族,也是礼仪之家,只可惜我老婆子命苦,中年守寡,膝下只有一子,自小喜读书,他的老父亲一直对他寄予厚望,要他饱读诗书,从官为民,只可惜我那儿子不争气,受不得贫苦,一心只想着攀龙附凤,一步登天,被这儿的土匪蒋芳以钱财诱惑以致受骗,上了这土匪山,连累我老婆子也入得这匪窝,声明不保,我年近古稀已不惧死,奈何死后以何颜面见我夫君!”梁婆婆说着伤心的哭了起来!

  “婆婆莫要伤心!婆婆一颗向善的心为何不劝说你的儿子离了这匪窝,重新来过呢?”欧阳萌憷深深的体会到了梁婆婆的爱子之心,然也苦于无力改变梁婆婆的现状!

  “我何曾不想,只是几次三番的劝说,无奈我儿自私且没有主意,总是我苦口相劝决定从善,又被那蒋芳三言两语哄得忘了一切!如此反复我已对他失去了信心,只得我老婆子自己保持一颗向善之心,从不欺辱人,从不奢华度日,每日三餐粗茶淡饭,及我所能助人,不肯与任何人争执,只求佛前替我儿孙赎的些许罪过就好!”梁婆子伤感的讲述感染了所有的人,大家都默不作声的为这个好心的婆婆伤感!

  “婆婆我有一个建议,或许可帮助婆婆一家逃出这匪窝,不知婆婆可愿意一听!”欧阳萌憷不忍心看到婆婆伤心,决定还是帮帮这个婆婆!

  “姑娘有话尽管说,只要能够让我儿孙出的这匪窝,即使要了我老婆子的命,我老婆子也是含笑九泉!”老婆婆急切的说道!

  “婆婆!你也知道我们是被绑上山的人质,今日就是交赎金的日子,我猜想着官府今日定然会有行动,你可故意让你的儿子和那蒋芳起争执,然后将那狼颤蒋波也卷进来,趁混乱之际,我们里应外合,除了这蒋波和蒋芳,还你儿孙和你一个自由之身可好?”欧阳萌憷坚决的笃定蒙烟寒一定会在今天来救自己,难不成真的是心有灵犀吗?

  “姑娘所说当真?”梁婆婆双目放光的盯着欧阳萌憷!

  “婆婆!我欧阳萌憷不能跟你保证,百分之百的能够救你们出这匪窝,但是我必将全力以赴,如果真有什么意外,我愿一力承担所有不利后果!”欧阳萌憷像是在跟婆婆保证!

  梁婆婆激动地拉着欧阳萌憷的双手,颤颤巍巍的说道:“有姑娘这句话,我老婆子死也瞑目了!你放心,今夜我一定让他们大乱!”

劝解有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