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母子争执

  “储殇廉你果然被这个女子迷住了心窍,竟然连你母亲身边积年的嬷嬷都敢打,你是在打你母亲的脸吗?”噫嘻夫人没有想到自己向来乖顺的儿子会为了一个女子打了自己身边的大丫头芒种,更让噫嘻夫人意想不到的是自己的儿子竟然公然给自己难看,打了自己身边积年的老嬷嬷,这哪是在打嬷嬷的脸,分明是在打自己的脸!

  “噫嘻夫人请注意你的身份和言行,且不说欧阳姑娘将来会是我储府的当家主母,即便是现在,你是奴婢,她是储府贵客,你不懂得尊卑有序吗?竟然出手殴打储府贵客!我是你的儿子,当然不能训诫自己的母亲,却有义务教导你身边这些不懂得规劝主子只会煽风点火的奴才!”储殇廉毫不相让,似乎是在跟所有人宣誓,自己喜欢欧阳萌憷,无论是谁,只要是与欧阳萌憷为难,就是与自己为难!

  “储殇廉你说什么?你说我是奴才,你也不想想没有我这个奴才,哪来的你这个主子!现在你知道我是奴才,早些年你衣食没有着落,靠我这个奴才乞怜喂养的时候你怎么没有想到我是奴才!储殇廉你太伤我的心了!”

  噫嘻夫人声泪俱下的控诉,并没有唤起储殇廉的母子情深,反而感觉储殇廉不想提及那段梦魇一样的往事!

  “你住嘴!不要再说了,你还好意思提过去的那段日子,我能够隐忍至今,就因为你是我的母亲,要不然......“

  储殇廉说到此处痛苦绝望的摊倒在床上,欧阳萌憷不明白这对母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母亲不像母亲,儿子不像儿子!

  ”你要怎样!你还想要拿你的母亲怎样?若是没有我的委屈求全,你以为你能有今天!“噫嘻夫人咄咄紧逼,似乎要把储殇廉逼到绝地!

  ”我不能拿你怎样,我的今天也确实是你的牺牲换来的,但是我宁愿与你在储庄园缺衣少食的度日,也不要你牺牲自己给我换来这些!我只要想到这一切是你牺牲自己换来的,我就感到恶心,我甚至要窒息!“

  欧阳萌憷越听越糊涂,自己的母亲牺牲了自己换来的这些富贵,为什么储殇廉不想要呢?为什么母亲为了储殇廉牺牲自己,储殇廉反倒觉得恶心!最重要的是噫嘻夫人到底是怎样牺牲自己的呢?欧阳萌憷想不通,也不想再费劲的瞎想,欧阳萌憷走到储殇廉的身边,把瘫软在床的储殇廉扶起来坐好,劝解到:”长公子有话好好说,噫嘻夫人可是你的母亲,你不能这样侮辱你的母亲,每个人生来都是平等的,没有什么尊卑的!“

  ”欧阳姑娘此事与你无关,这是我们母子积年的心病!“储殇廉不肯听欧阳萌憷相劝,执意要与自己的母亲反目!

  ”储殇廉你要为了这个女子,不要你的母亲吗?“噫嘻夫人情绪激动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我并没有不要我的母亲,我只是想要娶欧阳萌憷为妻,与任何人无干!而你永远都会是这储府的二夫人,是我储殇廉的生母,有我储殇廉一口吃的,我就不会让你饿着!“储殇廉的态度非常的坚决,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如果我一定要你在我和欧阳萌憷两人之间选一个呢?“噫嘻夫人仍然执着!

  ”长公子你还是听噫嘻夫人的话,我们的事情以后再说好吗?“欧阳萌憷眼睁睁的看着今天一天发生的所有纷争,皆因自己而起,欧阳萌憷的心中充满了不安,欧阳萌憷不想储殇廉和自己的母亲闹翻!

  ”欧阳姑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姑娘反悔了!“储殇廉担心的追问着欧阳萌憷!

  ”长公子!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误会了!“欧阳萌憷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劝解这对犹如斗鸡的母子,索性挨着储殇廉坐了下来,任由他们母子二人争斗!

  ”储殇廉你还没有选择!“噫嘻夫人继续不依不饶的逼问储殇廉!

  “噫嘻夫人!这没有什么好选择的,你还是你的噫嘻二夫人,欧阳萌憷还是储府未来的当家主母!”储殇廉不肯做出选择,想想也是这有什么好选择的,两个人又不是不能相容!

  “储殇廉如果我坚持不让你娶这个欧阳萌憷呢?”噫嘻夫人下了最后的通牒!

  “那我就和化善谈谈!”

  欧阳萌憷一时想不起这个化善是谁,哦!对了!化善是储氏庄园仙风道骨的医者化峰老伯的孙子,化老伯临终的时候把化善托付给了储殇廉,化伯求了储殇廉两次,储殇廉才答应化伯照顾化善的,只是储殇廉虽然答应照顾化善,也不曾见储殇廉把化善带在身边,储殇廉今日不提,欧阳萌憷几乎已经将这个化善给忘记了,只是噫嘻夫人不同意自己跟储殇廉在一起,储殇廉为什么要和化善谈呢?难道噫嘻夫人会听化善的劝解?这个化善和噫嘻夫人是什么关系,噫嘻夫人为什么会听化善的劝解?这对母子怎么好像是在打哑谜!

  “储殇廉你说什么?你为了这个女子真的要和你的母亲决裂吗?”提起化善,噫嘻夫人明显的底气不足!

  “还请母亲成全!”储殇廉显然占了上风!

  “我想不成全,行吗!”噫嘻夫人说完,带着她的人离开了!

  “萌憷让我看看你的脸!”储殇廉此时才顾得上欧阳萌憷,疼惜的抚摸着欧阳萌憷的脸!

  “长公子我没事,不要担心!”欧阳萌憷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欧阳萌憷也是忌惮噫嘻夫人是储殇廉的母亲,要不然早就让她好看了,欧阳萌憷长这么大,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自己的父母也不曾动过自己一手指头,来到这儿不知怎么了,整天的挨巴掌,脸都快成橡皮擦了!

  “还说没事,脸都肿了,五个手指印清晰可见!”储殇廉是真的心疼欧阳萌憷,恨不能自己替欧阳萌憷挨这一巴掌!

  “土豆!你去药房,拿些外敷的消肿止疼药膏过来!”储殇廉吩咐完土豆,土豆一路跑着去取药膏了!

  欧阳萌憷发愁的想着,就一个人微言轻的噫嘻夫人就已经激起了这么大的风浪,此时储殇廉与噫嘻夫人的争吵只怕已经传遍储府,储老夫人和云夫人还没有出手,已经乱成了一团,还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情,欧阳萌憷想想都觉得烦乱,再看看储殇廉却沉浸在与母亲争斗胜利的喜悦中,欧阳萌憷不忍心坏了储殇廉的兴致,用一种疼惜与同情的眼神看着储殇廉,不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储殇廉该怎样去面对!

  土豆气喘吁吁的将消肿止疼的药膏递到了储殇廉的手里,储殇廉仔细的给欧阳萌憷涂抹着药膏,不时地还帮欧阳萌憷轻轻的吹吹,土豆从没有见过如此柔情的公子,开玩笑的说道:“公子什么时候学会了帮人上药,自来都是奴才们伺候公子,何曾见过公子干这些事情,想来今天的日头是从西边升起的,我赶紧的去瞧瞧这少有的景色!”

  储觞廉被土豆说的满脸通红,假装生气的训斥道:“大胆的奴才,还不退下,难不成等着挨板子吗?”

  土豆调皮的冲着储觞廉吐了吐舌头,一蹦一跳的出了屋子,不想却与立夏撞了个满怀,立夏一把推开土豆,怒气冲冲的闯了进去,二话不说拉起欧阳萌憷就往外走,储殇廉急忙向前拽住了立夏,“姑娘怎么了?是在跟谁生气吗?”

  “长公子松手,否则不要怪立夏不客气!”立夏气恨恨的警告储殇廉!

  “看姑娘的样子是储殇廉惹得姑娘不快了!”

  “公子取笑了,立夏哪敢跟这储府的掌门人生气,立夏只是替我们姑娘感到不值罢了,好好的跑到这儿来受这份窝囊气,难不成姑娘离了你们储府就活不成了吗!姑娘我们走,回宝泉庄,欧阳老伯和司夫人正在盼着咱们早些回去呢!”

  立夏拉着欧阳萌憷就要离开,储觞廉死抓着立夏不放:“立夏姐姐,你们要回去可以,只是有一样,不能带着气离开!”

  “公子倒是想的开,只是公子可有替我家姑娘想一想,谁家的姑娘舍得让别人这样侮辱,什么人都敢跟我们姑娘动手,这次赶巧我出去办事了,如果再有下次让我碰上,我可不管谁是谁的什么人,只要敢碰我家姑娘一根手指,我立夏定要他好看!”

母子争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