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处处伊人

  立夏的诘问才让储殇廉感到欧阳萌憷所受的伤害不只是脸上的着这一巴掌,而是心中的那一巴掌,脸上的伤疤容易恢复,而心中的伤疤只怕一世都无法抹平,“立夏!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家姑娘!让她受委屈了!”

  “长公子,我知道你喜欢我家姑娘,可是喜欢一个人是要讲究方式方法的,如果你是真的喜欢我家姑娘,就不会把我家姑娘推到这储府的风口浪尖之上,让她整日身陷在储府的纷争之中,耗费我家姑娘的精力与大好的青春与这些无关之人纠缠,我还是请求长公子学会放手!不要把姑娘的善良当做懦弱!”

  立夏跟着欧阳萌憷也有些日子了,她懂得欧阳萌憷理想的生活什么样子,她也知道欧阳萌憷从没有把储府的财富当做自己的追求,立夏清楚的知道,储殇廉不懂欧阳萌憷,他是在把自己的爱强加给欧阳萌憷,只有蒙烟寒最懂欧阳萌憷,蒙烟寒的爱是自由的,只有蒙烟寒才能让欧阳萌憷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过她想要的生活,但是欧阳萌憷这样选择,即便是立夏一百个不愿意,也只得护着欧阳萌憷砥砺前行,但是当看到欧阳萌憷受如此委屈的时候,又替欧阳萌憷感到不值,自己的牺牲没有换来理解,换来的确是所有人的指责,就连噫嘻夫人这等奴才出身的妾室都敢跟欧阳萌憷动手,立夏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视而不见的!

  “储殇廉谢过立夏姑娘的肺腑劝告!也许是我太喜欢你家姑娘了,才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喜欢,只是我一定会努力的学着爱你家姑娘,还请立夏姑娘做个见证!”

  储殇廉嘴上说谢过立夏的劝诫,但是储殇廉根本就没有听懂立夏的真正意思,爱是放手不是占有,当你的心中起了将自己爱的那个人占为己有的年头的时候,你就已经迷失,想要回头确实不易,因为没有人能够轻而易举的放下自己原本就拥有的东西,自然也包括各种情,这个放下的过程是残忍的!

  “长公子,你不需要让立夏见证,让你的心来见证你对我家姑娘的爱吧!”立夏说完拉着欧阳萌憷就要离开!

  “立夏!你别急,我现在就跟你回去,只是你不要生气,生气对自己的身体无益!而且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为无关紧要的人和无关紧要的事情生气的吗?”

  欧阳萌憷本是一句劝解立夏的话,却不经意间将自己的真实想法暴漏,储殇廉听到这几句话,犹如晴天霹雳,自己为了这个女子,不惜得罪全天下的人,但是这个女子根本就不在意自己的付出,因为对于这个女子而言自己身边的这些人都是无关紧要的人,那么自己呢?如果欧阳萌憷珍惜自己,就不会把自己的这些至亲挚爱当做无关紧要的人了,原来自己在这个女子的心中是没有一点分量的!储殇廉几乎绝望!储殇廉强打起精神,附和道:“欧阳姑娘所言极是!立夏姑娘不要在生气了!”

  “姑娘我是为你感到不值!你却来劝解我!我的傻姑娘,你可真是心大!”立夏被欧阳萌憷弄得苦笑不得!

  “立夏,我不觉得委屈,人生之路千百条,既然选定,就要义无反顾,不要左右摇摆,否则留下的只会是痛苦!立夏!不说了我们回家!”

  欧阳萌憷跟着立夏出了储府,欧阳萌憷傻站在储府的门前迟迟不肯离去,立夏知道欧阳萌憷是在伤感和期盼,期盼着蒙烟寒会像上次那样站在巷子口等着自己,立夏不忍心催促欧阳萌憷离开,就静静的陪着欧阳萌憷站在储府的门前,立夏感觉自己的腿都麻木了,欧阳萌憷还是不肯离开,痴痴的等着奇迹的出现!

  “姑娘!我们回去吧!”立夏不忍心欧阳萌憷傻等,提醒欧阳萌憷该回去了!

  “立夏,我是不是很傻!那么好的蒙大哥我不要,却选择来这储府耗费青春!难道上天注定我欧阳萌憷的后半生就要在这个勾心斗角的深宅大院里度过!那我的人生岂不是失去了光彩!”欧阳萌憷伤心绝望,忍不住默默地流泪!

  立夏从欧阳萌憷的声音里听出了伤感与绝望,只是立夏也不知该如何劝解,立夏知道聪明灵透的欧阳萌憷什么都明白,只是一时被这恩情所困,无法做真正的自己罢了,立夏相信总有一天欧阳萌憷会明白过来,恩不等于情!报恩有各种方式,不一定要以身相许!

  时间的流逝总是无痕,狼颤这帮土匪抓回来已经半个多月了,蒙烟寒与欧阳萌憷分开也已经十几天了,蒙烟寒自打跟欧阳萌憷分别之后,就一心扑到了狼颤蒋波这帮土匪的审问和证据整理的工作当中,蒙烟寒不肯让自己有一刻的停歇,因为只要停下来,就会想起欧阳萌憷,每次想起欧阳萌憷心就会巨痛,痛到无法呼吸,所以蒙烟寒只能用满满的工作来麻痹自己,姬芣苢不忍看到蒙烟寒这般折磨自己,终于还是忍不住劝说蒙烟寒!

  “蒙司会,你我本是同窗,又一起为朝廷效力,为兄又有一言相劝,还请烟寒老弟见谅,不嫌我啰嗦的好!”

  “姬兄客气,有话直说无妨!”蒙烟寒心中猜测着姬芣苢会跟自己说什么,无非也就是劝说自己不可过于劳累罢了,自己敷衍几句就行了,也不必太过于较真!

  “蒙司会!我通过这些时日的观察,已然明白你喜欢欧阳萌憷姑娘,欧阳萌憷姑娘也喜欢你,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欧阳萌憷姑娘选择了储殇廉长公子,他们明显不合适,是因为储氏的财富吗,但是以我的观察,欧阳萌憷姑娘不是个盲目追求钱财的姑娘,我思来想去终于想明白了,欧阳姑娘是为了报恩,为了报储殇廉断指相救的大恩,不得已选择了储殇廉长公子,只是蒙老弟你应该明白恩不等同于情,恩情!恩情!有恩未必有情!”

  蒙烟寒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用吃惊的眼神看着姬芣苢,姬芣苢这个封建礼教的忠实拥护者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不是应该说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吗?却在这儿跟自己谈起了恩与情,难不成是发烧说胡话了!

  “姬兄!你今日是怎么了?怎么好像换了一个人?”

  “蒙老弟!你以为我就只会之乎者也,不懂这世间的儿女情长!欧阳萌憷是个好姑娘,虽然她从不曾守礼克己,约束言行,但是她知书达理,大仁大爱,即便是自己身处险境,也不忘了渡人渡己,这样的姑娘值得天下所有优秀的男子倾慕,蒙老弟喜欢这样的女子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原来不光铮铮铁骨有柔情地时候,老迂腐书呆子也有柔情的时候!

  ”烟寒谢姬兄的理解!“蒙烟寒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蒙老弟!为兄还是忍不住要劝解你几句,老弟应该学会放下,既然无法拥有,就要学会欣赏,不要自己折磨自己,如若真的不能放手,就要去争取,也许会有另一番天地!“姬芣苢想要劝说蒙烟寒再努力的把欧阳萌憷抢回来!

  ”姬兄!不是我不想把欧阳萌憷姑娘争取回来,只是我不想让她带着感情的负累抑郁度日,我想要她按自己的想法开心的生活,我就这样静静的陪着她,我相信总有一天她会明白过来,恩与情不可混谈!等到她明白过来就会回到我的身边,因为我清楚的知道她爱我!“蒙烟寒是一个内心明了的人!

  ”既然蒙老弟心中如此清澈,又何苦折磨自己,安稳度日,各自安好,静等团员不是很好!“姬芣苢是真正的理解蒙烟寒,不想看到蒙烟寒再这样自己折磨自己!

  ”谢姬兄良言相劝,烟寒铭记于心,只是情到深处,难以自控,时时处处都是伊人!“蒙烟寒虽然只是简单的几个字,却将自己的相思淋漓尽致表露!

  ”蒙老弟自处!这土匪狼颤的审讯已经结束,明日我们就进行下面的事情,司会大人觉得可否?“姬芣苢不想多劝,多劝也无益,只能让蒙烟寒自己处理,只是土匪狼颤的事情该有个了解了!

  ”姬司寇所言极是,本官静听姬司寇调遣!“两人的意见是统一的!

  ”这还没有到案的人也该到案了!“姬芣苢发狠的说着!

处处伊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