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善恶有报

  储觞廉受伤已经二十多天了,经过二十多天的调养,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断指之处也已经结疤,被剑刺穿的位置也已愈合,最近储觞廉的心情不错,上次自己的母亲噫嘻二夫人过来大闹,云夫人知道后,禀报了储老夫人,储老夫人大怒,斥责道:“奴才终归是奴才!如此的沉不住气!我储氏长公子的婚事,他的嫡母自有处置,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奴婢说三道四,最不应该的是还动手打人,如果传了出去,岂不让外人笑话我储府失了规矩,传我的话,让噫嘻闭门思过,禁足在她的院中,一个月不得离开她的院落,如若再生事,别怪我不顾及她的脸面!”

  噫嘻夫人被禁足后就没有再来看过储觞廉,只是偶尔派个小丫头过来问问情况,储觞廉到落了个清净!

  时光的脚步已近踏入了盛夏,几千年前的夏天不似我们所处的年代,没有空调排出的热气,也没有汽车排出的二氧化碳,虽也炎热,却不是动辄四十多度的高温,早晚也有温差,欧阳萌憷最喜欢坐在自家门前的那颗老树下,看着村子里的人们日出时说笑着走向田间,日落时拖着一身疲惫归家,俯瞰田间地头四季轮回变化,春季里百花争艳,田地里长满绿油油的植物,夏季里蝉鸣蛙叫,空气里弥漫着稻花幽香,秋季里树上结满了果子,再看看山下的田地一片金黄,到了冬季树叶落去,一年的辛苦也已经收割,来年的希望也已经种在了这片土地上,比较而言欧阳萌憷还是喜欢这里的天气,四季分明,除非是雨雪天气,总是蓝天白云的美丽景色,欧阳萌憷正在自己家门前老树下畅想,却见一官兵向着自己走了过来,欧阳萌憷主动地迎了上去,微笑着问道:“这位官家小哥,可是有事?”

  “你就是欧阳萌憷姑娘吧?”官家小哥倒也和善。

  “是的!我是欧阳萌憷!”欧阳萌憷猜测着狼颤的案子该审判了,姬司寇应该会找自己去作证了!

  “我是司寇衙门的传信官,姬司寇让我通知你,明日升堂审理狼颤的案子,让欧阳姑娘无论如何也要到堂举证!”官家小哥义正言辞的请求欧阳萌憷!

  “有劳官家小哥了,萌憷猜测着姬司寇这两日就要升堂审结蒋波这群恶匪了,本想着趁着这两日得空,去跟姬司寇商定出庭的时间,不想官家小哥就亲自过来通传了,还请官家小哥回去告知姬司寇就说萌憷知道了,明日一定到堂举证!”

  “我先在此替我们大人谢过欧阳姑娘了,姑娘没有其他的吩咐,我就回去复命了!告辞!”官家小哥说完告辞离去!

  欧阳萌憷的心中七上八下的忐忑难安,不知明日堂上会发生什么,不知道姬司寇会如何处置梁婆婆的儿子朱梁巍还有他的孩子们,这个朝代的刑罚是可以连坐的,也就是有可能梁婆婆跟着她的儿孙们一起论罪的,还有吴大和吴二两位大哥,虽然他们上山为匪,却不曾打家劫、舍为害乡邻,只是一时的糊涂罢了,这个朝代的法律欧阳萌憷不是很熟悉,欧阳萌憷为这几个人提心吊胆!欧阳萌憷还不知道此时储府正在经历第二次的官兵上门抓人!

  夜色刚至,一轮弯月挂在天空中,繁星点缀着月色,各家各户都已经张灯,姬司寇骑着一匹棕色的高头大马,带着一百兵丁再次来到了储府,向上次一样,姬司寇一对人马将储府的大宅围了个水泄不通,姬司寇带着另一对人马直奔储老夫人的院落!

  储老夫人正在用晚饭,云夫人站在一旁伺候储老夫人用晚饭,储觞廉和储殇瑜过来请安,正好赶上储老夫人正在用晚饭,乖顺的站在一旁不敢出声!这是储府的规矩,食不言!储殇甜此刻也坐在储老夫人的身旁,陪储老夫人用晚饭,自从上次储殇甜声泪俱下的表白之后,储老夫人似乎已经原谅了储殇甜,允许她和她的母亲时常过来请安,储殇甜的日子比以前好过多了!再看看储老夫人的身后,站着一群等着储老夫人用完晚饭伺候的小丫头和有些年岁的管事婆子,整间屋子鸦雀无声,只怕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引起围观!

  就这这个时候,姬司寇带着兵丁闯了进来,姬司寇见储老夫人在用晚饭,挥了挥手,示意兵丁等待命令,中官兵整齐有序的在院子里散开!姬司寇在储老夫人正堂外的廊檐下安静的站着,只等着储老夫人用完晚饭!

  储老夫人这次见到姬芣苢比上次淡定的多,云夫人她们也比上次稳妥,只是储殇甜似乎有点紧张,储老夫人从容的用完晚饭,丫头们伺候储老夫人净手漱口之后,储老夫人才在正堂主位坐定,不慌不忙的开口吩咐一旁的管事,“管家去请姬司寇进来!”

  管家听了储老夫人的吩咐,来到正堂外边廊檐下等候的姬司寇跟前,恭敬的行礼之后,才开口说道:“姬司寇,我们老夫人请您到内堂说话!”

  姬司寇并不多言,跟着管家来到了内堂,并未跟储老夫人行礼,直接开口说道:“请储老夫人安,还请老夫人见谅,姬某公事在身,不便给老夫人行礼了!”

  “姬司寇官袍加身,怎可给我一无封无诰的老妇行礼,这点礼数老身还是明白的,不过老身还是应该谢谢姬司寇,开言跟老身解释,实在是对老身的尊敬!”

  “老夫人客气,于私原该如此!”姬司寇心中觉得储老夫人可怜,年近古稀,还不能安稳度日!

  “司寇大人上次前来是为了我储府的二老爷江海,只是江海已经为他所作的事情付出了代价,不知这次姬司寇前来又是所为何事?”储老夫人简单的寒暄之后直奔主题!

  “今日前来是为了储府长公子觞廉和二公子殇瑜被绑架一事而来的!”姬司寇也不想在寒暄客气,直奔自己的目的!

  “哼!这倒是笑话了,我儿被绑,姬司寇不是已经将众匪擒获只等着审判了,却又来我储府所为何事?”云夫人不友好的诘问道!

  “储夫人见谅,本官此次前来是为了一个人!”姬芣苢自带官威,让在场的所有心惊!

  “哼!”云夫人还想辩驳,老夫人摆了摆手,示意禁言,云夫人只得顺从的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退到了储老夫人的身后!

  储老夫人经过储江海的事情之后已经明白,官家是不会凭白的找上们的,定然是有了十足的证据才会上门抓人的,所以储老夫人这次不像上次那样排斥抵触,反倒是以一种拭目以待的心态等待着姬芣苢想要抓捕这个人!

  “姬司寇此次前来是为了储府的什么人?只是老身有一句话要跟姬司寇言明在先,今日无论司寇大人所为何人,都要老身心服口服才是!”

  “老夫人放心,本官一定让储老夫人明了此人的罪责!”姬司寇也没有驳老夫人的面子!

  “那就请姬司寇言明此次前来所为何人吧!”储觞廉插言询问,显得有些迫切!

  “本官前来是为了你们府上的......”

  姬司寇一摆手,两个兵丁拿着枷锁走向前!这次姬芣苢吸取了上次抓捕储江海的教训,有了防备,不想再让此人畏罪服毒!

  储府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期待着姬司寇赶紧说出这个人,只是姬司寇好像是在故意的卖关子,话到嘴边又停了下来!

  姬司寇并不是故意的卖关子,而是在观察众人的反映,也是对自己证据的印证!

  姬司寇要抓的那个人还没说出口,储殇甜就紧张的浑身颤抖、香汗淋漓,再看看其他的人除了储觞廉,虽然也紧张,却不似储殇甜那样的大汗淋漓,只是姬司寇不明白,储觞廉在紧张些什么?难不成是因为身处其中,格外恼恨此人?姬司寇心中不解,也没有顾忌那么多,踱步来到了储殇甜的面前,不怒自威的说道:“储小姐跟本官走吧!”

善恶有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