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尘埃落定

  “哐啷!哐啷!哐啷!”

  天刚萌萌亮,司寇大牢最深处就传来了镣铐撞击地面的声音,两个衙役押着身披枷锁,脚戴镣铐的蒋波向着司寇衙门的大堂走去,此时的蒋波就像失去利爪的恶狼,没了往日的威风,多日不见太阳,一脸的蜡黄,看起来比做土匪的时候消瘦了许多,想想也是抢来的大鱼大肉肯定比清汤寡水的牢饭营养的多!

  出了牢门,许久未见阳光的蒋波有些不适应,阳光刺眼夺目,不由得停下脚步,伸手遮挡太阳刺眼的光芒!

  两个衙役本就嫌弃蒋波拖沓,早就不耐烦了,现在蒋波又停滞不前,满心的不爽,伸手用力的推了蒋波一把,嘴里还斥责着,“赶紧走!这样磨磨蹭蹭的几时才能走到大堂!司寇大人还等着呢!谁人有时间与你在这儿磨蹭!”

  蒋波双目紧闭,又不防备被两名衙役用力一推,踉踉跄跄的摔倒在地,蒋波费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冲着脚下恶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再次漏出那让狼都发抖的狰狞面目开口辱骂两个衙役:“你们两个杂种,大爷今日虎落平原被你们这两只看门狗欺负!往日大爷风光的时候,你们早就被我喂狼了!”

  “你这恶匪已经身陷牢笼还不自悔,竟然还口出污言,看我兄弟今日如何替死在你手中的无辜之人报仇!”

  两个兵丁一人一脚,踢在了蒋波的腿弯处,蒋波站立不稳,扑倒在地,两个兵丁劈头盖脸的来了一通乱揍!两个衙役似乎是打累了,终于停下了挥舞的拳脚,再看蒋波已经鼻青脸肿犹如猪头!

  “快走!赶快给我走!否则我兄弟也只能再次让你尝尝我们拳头的滋味!”两个兵丁不耐烦的拉起蒋波,连推带拉的把蒋波带走了!

  这蒋波也是个草包,被两个衙役一顿爆揍,瞬间就变得老实了,可见这恶人也有害怕的时候,所谓的恶人不过是算定了自己的凶恶胜得了你的善良,或者是胜得了你的懦弱,才敢肆无忌惮的逞强撒野!

  蒋波被押到司寇大堂前,两名衙役一人一脚,踢在了蒋波的腿后弯出,蒋波“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姬司寇惊堂木一拍,衙役们“威武”之声瞬时而起,狼颤蒋波真的感到胆战心惊,心中哀叹:“想我蒋波一生狂悖,今日我的死期要到了!”

  欧阳萌憷和储觞廉他们到堂举证蒋波,姬芣苢全部采信,经过一天的审理,姬芣苢司寇公示蒋波几十条罪责,可谓是恶贯满盈,综合权衡之后判处蒋波死刑,三日后行刑;判定储殇甜通匪之罪,本应处以极刑,考虑其年幼,突然丧父,一时误入歧途,且事主主动提出谅解,请求轻判,故判定流放八百里的甘肃;朱梁巍虽然是被蒋芳骗上的匪寨,但是其未及时脱身,且为虎作伥作威作福欺压乡邻,判处朱梁巍流放千里之外的新疆;梁婆婆年迈,且没有做过违法之事,心存善念与欧阳萌憷等人的绑架案有功,无罪释放;朱梁巍与蒋芳的三个孩子本应充官为奴,念及梁婆婆于抓捕狼颤有功,且三子年幼,未曾有大的过失,且事主求情,再三权衡,请奏特赦朱梁巍的三子,判定平民身份,跟随梁婆婆生活;吴大吴二随被迫为匪,然也曾为祸乡里,念及悔过之心,且与欧阳萌憷等人的绑架案有功,根据律法规定,从轻判处劳役半年;其余众匪依法论处!至此这占山为王数十载的土匪蒋氏兄妹就这样各归各位了,围观的老百姓一片欢欣雀跃,夸口称赞朝廷之功,还百姓一个太平盛世!

  一切都已尘埃落定,众人都已散去,欧阳萌憷正要准备离开,却被姬芣苢给留住了!

  “姬大人留下萌憷可是有事要交代?”欧阳萌憷心中已经打定主意,要是姬司寇再说什么锁深闺和习女红的事情,她就跟他辩驳,这一次自己非要和这个老迂腐辩白个清楚不可!

  “本官有几句话要和姑娘说,还请姑娘到后堂等候,我更衣后就来!”姬司寇慌乱的让一名衙役把欧阳萌憷带到了后堂!

  欧阳萌憷还未坐定,一妙龄女子走了进来,这女子一身粉色的纱质长裙,长发及腰,端庄娴静,欧阳萌憷心中感叹:“这不是传说中的神仙姐姐吗!”

  “想必这位就是欧阳姐姐吧,我是姬司寇的妹妹酥莞,哥哥吩咐我来给姑娘奉茶!”粉衣少女满面和善的开口介绍自己!

  欧阳萌憷对这个女子有种莫名其妙的好感,心中叹息:“姬芣苢这个老顽固竟然有这么一个天仙一样的妹妹,真是便宜了这个老顽固!”

  “我正是欧阳萌憷,劳烦酥莞妹妹了!”欧阳萌憷客气的寒暄。

  “家兄现在去更衣了,片刻就来!姐姐家住何处?”姬酥莞并不生分,像是久别重逢的老友一样和欧阳萌憷闲话。

  “我家在城外不远的宝泉庄,妹妹若是有空,可到我的家中一叙!”欧阳萌憷真的喜欢姬芣苢这个妹妹,迫切的想要和她成为朋友。

  “酥莞得空一定求了哥哥去看憷姐姐!”

  欧阳萌憷心想这封建礼教可真是约束人,就是出去见个朋友,还要求哥哥同意,难怪自己的言行姬芣苢看不惯,只是不知姬芣苢今日又该如何教训自己!

  “不知令兄今日要和我说什么事情?姑娘可否告知一二?”欧阳萌憷有点好奇,想要事先找好借口,如果姬芣苢还是那一套,自己就赶紧抽身!

  “姑娘见谅,家兄之事很少跟我提及,我也不知家兄所为何事,姑娘不必担忧,家兄自来是面恶心善!”酥莞担心欧阳萌憷不安,出言劝解!

  “这个我明白!”欧阳萌憷还想说什么,姬芣苢迈着八字步走了进来!

  “让欧阳姑娘久等了,芣苢怠慢,请姑娘见谅!”姬芣苢进门先客气寒暄!

  欧阳萌憷心想只要你别教训我,等多久就能见谅,“姬大人玩笑,萌憷怎敢怪罪大人!大人有话还请直说!”

  “酥莞你下去吧!”姬芣苢没有立刻开言,而是先遣走了自己的妹妹。

  姬酥莞告辞之后,姬芣苢才开口说道:“时至今日土匪狼颤的案子就算了解了,我今日将姑娘单独留下,是有几句话想和姑娘聊聊!”

  “姬司寇请直言!”欧阳萌憷急于脱身,并不想再兜兜转转。

  “一是姑娘与剿灭蒋波匪寨有功,我已经依姑娘之功上报朝廷,朝廷的封赏不日就应该会下来了,还请姑娘有所准备迎接赏赐!”姬司寇说到这略微的停顿了一下!

  “剿灭蒋波皆是朝廷和司寇的人之功,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何功之有?还请大人赶紧撤回请封的折子,小女子实不敢受!”欧阳萌憷是真的着急了,她只是想要逃命,顺带着帮了几个还有机会回头的人,从没想过能够将这帮土匪连根铲除,更没有想过跟朝廷请什么功!

  “姑娘不必再推脱了,折子已上,怎可再撤回!我还要和姑娘说另外的一件事情,就是蒙大人的事情,自从将姑娘从匪寨救回来之后,蒙司会就变得比以前更加的冰冷,整日不肯多说一句话,把自己埋在一堆的公事里不肯抽身歇息,我实在看不下去,劝解了几句,蒙大人告诉我“情到深处,实难自控,时时处处都是伊人!”,我听了都替姑娘高兴,一个这么优异的男子满心都是姑娘,只是芣苢不解姑娘为何视而不见,思之再三,姑娘可是为了储公子断指相救之恩,欧阳姑娘听我良言,虽然我们常说恩情,但是恩不等同于情,报恩的办法有千百种,姑娘却选择了最累的一种,还请姑娘听我一句劝告,分清恩与情,不要让大家都伤悲!”

  听完姬芣苢的话,欧阳萌憷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姬芣苢老迂腐吗!今日是怎么了,竟然在这儿跟自己谈起了恩和情,莫不是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自己何尝不知道恩与情不可混谈,只是自己被这感情债压得无法呼吸,如果事情发生在别人的身上,自己一定也是这样劝解别人的,只是身陷其中,别无他法!

  “萌憷多谢司寇大人劝诫,萌憷自当慎重考虑,只是身陷其中,无法摆脱自己良心的谴责!”

尘埃落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