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又见残荷

  司夫人说到此处伤心的哭了,欧阳老伯也跟着司夫人一起伤心,欧阳萌憷看着伤心难过父亲和母亲,心中也酸楚,只是这件事情自己必须去做,否则与储府自己是有愧的!

  “父亲、母亲你们不要难过,看到你们伤心难过,我的心中更加的不舍就这样离去,只是储氏江苏南通分号的审计是早就商定好的,是势在必行的,正所谓的“食君之禄担君之忧”,我既然拿了储氏的月利,就要对的起这份月利,父亲母亲放心我一定平安回来的!”欧阳萌憷声音有点哽咽。

  “憷憷,不如我们辞去储氏的这份差事吧,先前咱们家的日子艰难,指望着你的这份薪水养家糊口,现在官家给了咱们这么大的赏赐,咱们不必在为生计奔波,我们一家三口守着官家的赏赐度日,已然是富足的日子,憷憷听母亲一句劝,辞了储氏的差事吧!”司夫人伤心的劝说着欧阳萌憷。

  “憷憷你母亲说的对,不如就辞了储氏的这份差事,守着管家的恩典安稳度日吧!”欧阳老伯破天荒第一次和司夫人站在了统一的占线上。

  “父亲,你和母亲所说的我也考虑过,只是储府毕竟与我有恩,没有储府就没有我的今天,我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等到我将储氏的账务理清之后我会选择离开的!”欧阳萌憷心中总觉得亏欠储府,自己刚刚来到这个朝代举目无亲、一无所有几乎无法生存的时候,是储殇廉给了自己容身之处,而且储殇廉又为了自己失去了一根手指,这份情自己总归是要还的,虽然到现在为止,自己还不清楚该怎么还。

  “憷憷,总归都是我这个做父亲的对不住你,没有为你撑起一个能够遮风挡雨、衣食无忧的家,害的你还要在外面抛头露面的辛苦!”欧阳老伯心疼自己的女儿,奈何身体不好,总是懊恼不能够替自己的女儿分担。

  “父亲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只要有你和母亲陪在我的身边,与我就是最温暖的家!”欧阳萌憷安慰着自己的父亲,撒着娇依偎到了欧阳老伯的怀中,欧阳老伯疼惜的抚摸着欧阳萌憷的长发,一旁的司夫人看着温暖的父女俩,刚刚心中的疑惑已经烟消云散!

  欧阳萌憷从母亲的房间出来,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的来到了后花园的池塘边,夜色已经降临,月亮爬上了树梢,群星璀璨,借着月色欧阳萌憷看到池塘里的荷花早已经凋谢,莲蓬结满了池塘,荷叶已经枯黄,此时已经是初秋,欧阳萌憷停下脚步,呆呆望着池塘里枯败的残荷,不时的从枯败的荷叶中飞出几只水鸟,孤单无助的发出几声哀鸣,更加引得欧阳萌憷伤感,欧阳萌憷喃喃自语道:“若是从未相见,此刻是否不相思?”

  “姑娘,既然相思,何不相见!”立夏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欧阳萌憷的身后,听到欧阳萌憷的自言自语,反问欧阳萌憷。

  “立夏!时间过得真快,你我相识一年有余了!”欧阳萌憷没有回答立夏的问话,故意的想要转换话题。

  “姑娘不要故意转换话题,我知道姑娘思念我们蒙公子,既然思念为什么不去相见呢?”立夏不肯就这样放过欧阳萌憷,继续的追问欧阳萌憷。

  “记得去年的秋天我就要离开蒙府回储府上任的时候,想要去跟蒙大哥的母亲袭夫人道别,走到蒙府池塘边的时候,被那一池塘的残荷吸引,竟然不知道天空中飘起了雨,还是蒙大哥担心我着凉,将自己的衣服披在了我的身上,当时的我虽然一无所有、前途渺茫,但是站在蒙大哥的身边心中却感到无比的踏实,今日也是被这残荷吸引驻足欣赏,虽然今日的我衣食无忧,生活富足但是心中总感觉空荡荡的,没有一刻的安稳,可见让人感觉踏实的并是你拥有多少的财富,而是能够让你的内心感到踏实的那个人是否在你身边!”欧阳萌憷陷入了深深的思念之中不能自拔。

  “姑娘,立夏不明白!”立夏真的是不能理解欧阳萌憷的伤感,在立夏看来,既然相爱就义无反顾的在一起,有什么困难一起面对,想办法解决,最让立夏感到不能理解的就是,蒙烟寒和欧阳萌憷明明近在咫尺,无论是谁主动,想要见一面还不是易如反掌,何苦这样隔空相思,折磨自己,也折磨对方。

  “傻立夏,等到将来能够让你安心的那个人出现了,你就会明白的!”欧阳萌憷疼惜的捏了捏立夏的鼻子。

  “如果真如姑娘所言,将来的某一天真的会有那样的一个人出现,我也不要像姑娘这样折磨自己,如果像姑娘这样相爱却不能相守,我宁愿那个人永远都不要出现!”立夏的性格向来爽朗,最见不得这悲悲切切的伤感。

  “立夏你说蒙大哥现在会在做什么?”欧阳萌憷不愿在和立夏理论纠缠,自己曾经也是豪爽洒脱,只是这个“情”字已经将自己的豪爽洒脱磨平。

  “我想和姑娘一样,在想心中的那个人吧!”立夏故意的想要引欧阳萌憷去见蒙烟寒。

  “立夏,你说何物寄相思?”欧阳萌憷并不上立夏的当,接着询问立夏。

  “万物皆可寄相思!”自打欧阳萌憷与蒙烟寒分开,看到什么都能出神半日,立夏整日的陪在欧阳萌憷的身边,立夏明白欧阳萌憷是在思念蒙烟寒,所以立夏才说万物皆可寄相思!

  “立夏说的对,只要思念的那个人在心中,看到什么都是自己心中的那个人,当然就如立夏所说的那样,万物皆可寄相思!”欧阳萌憷说的是自己的真实感受。

  “姑娘夜深了,起风了,明日就要出发去江苏南通储氏分号审计了,我们早些回去吧!”立夏想要劝说欧阳萌憷回去!

  “立夏我还不想回去,我想陪陪他!”

  欧阳萌憷似乎是与蒙烟寒心有灵犀,她笃定此刻蒙烟寒正在蒙府花园里的池塘边赏残荷思佳人!

  “姑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立夏不明白!”立夏是真的没有听明白。

  “一处相思,两处闲愁!”欧阳萌憷前言不搭后语的回答立夏。

  立夏更加的听不明白,只是立夏却知道,此时不要再追问下去了,追问也没有意义,立夏就那样静静的陪在欧阳萌憷的身边,吹着秋风,赏着残荷!

  正如欧阳萌憷笃定的那样,此时的蒙烟寒正站在上次雨中遇见欧阳萌憷赏残荷的地方,孤单的欣赏着池塘里的残荷,心中思念着伊人,蒙烟寒轻轻的念叨着:“秋风已起,伊人可有添衣,丝衣尚在,佳人何处?”

  蒙烟寒此刻内心犹如翻江倒海,思念已经把蒙烟寒折磨的透不过气,好几次冲动的想要跑去见欧阳萌憷,将欧阳萌憷强留在自己的身边,但是蒙烟寒还是努力的克制住了自己的那股冲动,蒙烟寒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到底是对是错,原本自己选择放手,是想让心爱的那个姑娘过上安心静谧的生活,不必背负太多的感情包袱,但是现实总不随人愿,蒙烟寒的忍痛放手,并没有给心爱的姑娘换来安心顺意的生活,而是依旧在错综复杂里挣扎,蒙烟寒只想给心爱的欧阳萌憷一个安心静谧的生活,却是如此的艰难,蒙烟寒愤恨的将拳头砸向了身边的一颗老松树,老松树被蒙烟寒一拳砸的抖擞了起来,蒙烟寒的手也渗出了血,蒙烟寒并没有在意自己的手,而是冲着池塘大声的喊道:“我要把你抢回来!”

  蒙烟寒的声音穿过池塘,随着秋风传向了远方,欧阳萌憷的心突然间加速的跳动了几下,欧阳萌憷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像有人在自己的心间说话一样!

  人在两地,心在一处,隔空相思,惟愿安好!

又见残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