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大战恶霸

  储殇瑜冷冷的给了贼人警告,左手将姬酥莞搂在怀里,只用右手提剑,与这群贼人展开了恶斗!

  这帮贼人横行乡里习惯了,凭的无非就是心狠手辣、豁的出去,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储殇瑜和云鹤都是自小习武,对付这么几个小毛贼还是轻而易举的,没有几个回合,这帮贼人已经是人仰马翻,再看储殇瑜一副泰然自若的神情,将姬酥莞护在自己的身后,云鹤也将姬酥莞的贴身丫头解救了出来,姬酥莞主仆二人战战兢兢的躲在储殇瑜的身后,储殇瑜右手提剑,长发高束,白袍飘飘,冷若冰霜的问道:“怎么样,还打吗?”

  络腮胡大汉此时已经没了威风,好像一只落水狗,跪在地上不停的给储殇瑜磕头求饶,“小的有眼无珠,冲撞了这位公子,还请公子开恩,给小的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错!你并没有冲撞我,你冲撞的是这位姑娘,赶紧跟这位姑娘道歉,否则我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储殇瑜用冷的可怕的语气命令络腮胡大汉。

  “姑娘我们错了,今日猪油蒙了心,冲撞了姑娘还请姑娘原谅!”络腮胡大汉跪在地上不停地给姬酥莞磕头赔罪。

  姬酥莞可能是还没有从惊吓中回过神来,躲在储殇瑜的身后不肯出来,储殇瑜慢慢的转过身,一改冷冰冰的语调,温柔的安抚姬酥莞道:“酥莞姑娘莫怕,贼人已被我拿下,没有人敢再伤害姑娘!”

  “储公子,我见到他们心中就害怕,还请储公子将他们送交官府处置吧!”姬酥莞将脸埋在储殇瑜的怀中,不肯看那群贼人一眼。

  储殇瑜看到姬酥莞惊魂未定的样子,心中竟然浮起了怜惜,储殇瑜用温柔的语气安慰劝解姬酥莞道:“姑娘莫怕,还需姑娘告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才好将他们送官!”

  储殇瑜温柔的话语让云鹤感到不适应,自己这个桀骜不驯的公子,竟然也能如此温柔,云鹤冲着储殇瑜坏坏的笑了笑,储殇瑜被云鹤笑得满脸通红,用恶狠狠的眼神警告着云鹤,云鹤立刻变得老实,用乞怜的眼神跟储殇瑜赔罪!

  姬酥莞受惊的心久久无法平静,根本无法讲述刚刚发生的事情,姬酥莞的丫头倩儿自告奋勇的开口讲述起了事情的经过!

  “公子是这样的,今日我家小姐想要出门走走看看,偏巧我家公子不在,所以就没有派人跟着,不成想在街上碰到了这群无赖,非要小姐陪他们一起喝酒,小姐不肯,他们就强将小姐拉进了这家酒楼,正在纠缠之时,多亏公子出现,要不还不知如何是好呢!”

  储殇瑜听了倩儿的讲述,怒从心生,厉声斥责那帮贼人道:“你们好大的狗胆,光天化日之下就敢这样的为非作歹,本公子一定让你们知道作恶的下场!”

  储殇瑜一改往日的浪荡不羁,一脸的严肃,云鹤跟了储殇瑜这么久也是第一次见到他家公子这样的发狠,云鹤不由得想起了储殇瑜早上说过的那句话:“做回自己!”

  “云鹤!傻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去报官!”储殇瑜看到云鹤在出神的思考着什么,大声的吩咐云鹤。

  “是,公子我这就去!”

  云鹤转身就要去报官,可是刚走了两步就又退了回来,扭扭捏捏、局促不安的问道:“公子,我若去报官,这伙贼人如何处置,万一给他们逃了可如何是好?”

  “也是,那你留下,让店小二去报官!”

  此时的储殇瑜根本就没有心思考虑这伙贼人,一门心思都在这姬酥莞的身上,储殇瑜温柔如水的安慰着姬酥莞,轻声细语的问姬酥莞道:“姑娘在何处安置,我送姑娘回去可好?”

  此时的姬酥莞惊魂未定,浑身不停地颤抖,也没来得及思考,就一个劲的点头,储殇瑜搀扶着姬酥莞出了酒楼,云鹤望着储殇瑜离去的背影,微笑着摇了摇头感叹道:“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公子也有为人鞍前马后的时候!”

  “酥莞姑娘现下可安心了,我一定会把你安全送回府上的!”储殇瑜感觉气氛有点尴尬,没话找话的和姬酥莞套近乎。

  “今日之事多谢储公子了,若非储公子出手相助,只怕我今日必将大祸临头!!”姬酥莞真心向储殇瑜致谢。

  “姑娘客气,任谁碰上这样的事情也不可能坐视不管,只不过是举手之劳,姑娘万不可放在心上!”储殇瑜云淡风轻的言语想要姬酥莞放轻松些。

  “公子过谦,这往来的人也不少,独独公子出手解酥莞于危难,酥莞心中明白,定会牢记心中!”

  “酥莞姑娘我们别再说这件事情了,我们聊点别的!”

  储殇瑜不想再揪着此事不放,想要找个其他的话题聊,只是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聊些什么,气氛瞬间变得尴尬了起来,姬酥莞也变得紧张起来。

  “姑娘平日里喜欢做些什么?”

  储殇瑜没话找话,但是话一出口又有些后悔,担心唐突了姬酥莞,赶紧的补充道:“姑娘若是不想说,也可不说!”

  “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平日里就是打理家中的琐事,得空了绣绣花,再就是读读书,但是哥哥说女孩子家不需要读太多的书,还是把心思多放在打理家事和女红上,所以闲暇的时候做女红的时间倒是居多!”

  姬酥莞的这几句话对于储殇瑜而言信息量倒是挺大,储殇瑜从这几句华中判断,姬酥莞和自己的母亲一样,是一个典型的大家闺秀,在家听从父兄的,出嫁听从夫君的,但是储殇瑜还听出了姬酥莞有一丝丝的不满,她并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储殇瑜饶有兴趣的问道:“姑娘喜欢这样的生活吗?”

  “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不喜欢,只是哥哥这样说,我就这样做罢了,在我的心中也想要过和欧阳姐姐那样的生活,只是我却没有欧阳姐姐的那份洒脱,总会顾忌着哥哥的感受,我不到十岁就没了父母,是哥哥将我抚养长大的,在我的记忆中永远都忘不掉我那灰色的童年,经常是吃了这顿饭,下一顿饭还没有着落,哥哥经常的饿着肚子,只为了省下那一口吃的给我,所以在我的心中哥哥就好比是我的父亲,我从不肯违逆哥哥!”

  储殇瑜一直以为这个娇弱小姐的人生一直都是一帆风顺的,没想到也有这么多的苦楚,储殇瑜的心中充满了对姬酥莞的疼惜,“要是早些年识的姑娘,或许姑娘可少受些苦楚!”

  “公子玩笑了,早些年识的公子,也无法改变酥莞失去双亲的苦楚,其他的事情与我都算不得什么!”姬酥莞明白储殇瑜的意思,只是自己在意的不是生活的苦楚,真正在意的是失去双亲陪伴的孤苦,相反在姬酥莞的心中,与哥哥相依为命的那段日子是人生中最甜蜜的日子。

  “是在下肤浅了,曲解了姑娘的意思!”储殇瑜也是聪明,从姬酥莞的言语中立刻就明白了姬酥莞的苦楚不是生活的窘迫,而是失去双亲的孤苦。

  “与储公子的交谈让酥莞明白,储公子并不是大家口中的纨绔子弟,富家少爷,酥莞明白公子聪慧过人,脑中有文采,胸中有丘壑,故意的放荡不羁,是有什么苦衷吗?”姬酥莞真是聪明,与储殇瑜也没说几句话,就将储殇瑜看的透彻,这也许就是心有灵犀。

  “姑娘谬赞了,殇瑜很小的时候就没有了父亲,母亲记恨父亲的妾室,将父亲的妾室还有妾室所生的哥哥赶出了储府,我可怜我的哥哥,求了祖母也求了母亲,想要把哥哥留在储府,但是都无济于事,我只好去求储府一位善良家奴,让他收留父亲的妾室和她的儿子,这样才给了哥哥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只是我不忍心哥哥就那样流浪在外,想尽办法想要把他们迎回储府,只是我那时年纪太小,没有人肯听我的,正好有人要用我做文章,我就将计就计,假装中计,才将我流浪在外十余年的哥哥迎回了储府,只是从此之后,我就成了大家口中的花花公子,败家子,你是这么多年了唯一一个看破我心思的人,即便是我的母亲也不能够理解我!”储殇瑜略带伤感的讲述让姬酥莞仿佛置身其中,两人的童年似乎有点相同,让两个人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大战恶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