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柳暗花明

  “灶膛还有几个昨夜吃剩的地瓜,只是几位姑娘看着都是富贵之人,这食物粗陋,只怕无法入口!”老者已是倾其所有,仍恐怠慢不周。

  “无妨,我们已然饥肠辘辘,能有这地瓜果腹,已是佳肴,我现在就去给大家热热,马上就好!”欧阳萌憷说完就要到灶膛去热地瓜!

  “姑娘还是我们去吧,你陪这位爷爷聊会!”立夏说完拉着立秋一起去了灶膛、

  “爷爷,我先给你打碗水!”

  欧阳萌憷见那位老者的嘴唇已经干裂,体贴的想要帮老者打碗水喝,找遍了整个房间,也没有找到茶盏,只好跑到灶膛拿了个吃饭的碗,内室一张破旧的桌子上有一个没有盖子的茶壶,欧阳萌憷给老者到了一碗白水,小心翼翼的端到了老者的面前,“爷爷喝水!”

  那位老者接过水,“咕咚!咕咚!”三两口就将那碗水喝干了,欧阳萌憷见那位老者喝水的速度太快,担心呛着,关心的叮嘱着:“爷爷慢点喝,小心呛着!”

  老者喝完水,一脸的满足,精神也好了许多,欧阳萌憷接着问道:“爷爷还要不要再来一碗?”

  “不用了,谢谢姑娘了!”老者拒绝了欧阳萌憷!

  “爷爷,今年高寿?”欧阳萌憷自然的和那位老者聊起了家常。

  “老汉今年七十有三,世代居住此处,此处临海,隔三差五的就会海水泛滥,我的儿子和儿媳就是被这无情的海水夺去了性命,只留下我这么一个疾病缠身的老汉,和一个年幼的孙儿相依为命!”老者伤感的诉说,让欧阳萌憷的内心变得沉重不堪!

  “爷爷,你患的是什么病症,可有请医者医治?”欧阳萌憷关心的询问着老者的病况。

  “人老了,病症多了,哪有钱财请医者,不过是苟且的活着罢了,等到哪一天去见我的儿子,也就给我那孙儿省下许多的拖累!”老者看透了生死,无畏的讲述着。

  “这城中有不少的医馆药铺,好歹请个医者抓几幅药,也少些痛苦折磨!”欧阳萌憷好像是想要把话题扯到医药上。

  “这城中是有不少的医馆药铺,只是这诊金药资都是不菲,我这家中糊口都困难,哪有闲钱医病,就这样慢慢的熬着吧!”老者对生活已经失去了信心,好像是不抱任何希望的等着死亡!

  “爷爷不可妄言,像爷爷这样心底善良的长辈,阎王爷是不会收您的,您且得高寿呢!”欧阳萌憷安慰着那位老者。

  “借姑娘吉言,老汉还得多拖累我那孙儿些时日了!”老汉似乎是变得轻松了些许。

  “这城中有家储氏药铺,爷爷可曾听说过?”欧阳萌憷终究还是把话题扯到了储氏药铺!

  “这储氏药铺是我们这数一数二的药铺,药材齐全,医者医术高明,听说在楚国还有个分号,只是诊金药资极高,无论如何我们都是负担不起的!”老者说起储氏药铺,两眼变得熠熠生光,

  欧阳萌憷从老者的反应明白,老者是在羡慕储氏药铺的生意,欧阳萌憷更加的确定这储氏绝非表面那么简单!

  “在楚国还有分号?爷爷您是怎么知道的?”欧阳萌憷突然变得兴奋,两眼放光的盯着那位老者追问!

  “前些日子,我的孙儿去储氏药铺打零工,无意间听他们店里的伙计说的,他们的总管还将那伙计好一番训斥,我那孙儿回来问我,总管为什么要训斥那名伙计,我也是想不明白,不知那总管为何要训斥那伙计,只是叮嘱我那孙儿不可多言,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是了!对了!前几日有个年轻的少爷带着一个妙龄的姑娘,来我家中讨水喝,也曾提及过此事!”老者虽然身体欠安,却也非常的健谈!

  “爷爷可否跟我描述一下讨水喝的那个年轻人的样貌!”欧阳萌憷猜测老者口中的一男一女年轻人就是褚殇瑜和姬酥莞!

  “那两个年轻人自称是兄妹,不过我老汉这把年纪了,是不是兄妹我一眼就看破了,他们准保是一对小情侣,单看那年轻人的穿着,就可断定那个男子是位富家的少爷,不过还算和善,那个女子行为举止落落大方,应该是位大户小姐,临走的时候给了赏钱,家中这几日的吃食都是那位公子的赏钱换的!”老者难掩心中那份看破一切的兴奋!

  “爷爷果然睿智,任谁也别想骗过爷爷!只是他们可有什么特征?”欧阳萌憷的赞扬,让那位老者更加的健谈!

  “他们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就只是他们的口音和你们几位是一样的,应该是一个地方的人!对了,临走的时候,少爷让随行的小斯打赏,称呼那小斯“云鹤”!”

  老者的话让欧阳萌憷能够确定那两个人年轻人就是褚殇瑜和姬酥莞!欧阳萌憷更加的欣赏褚殇瑜了,对了!褚殇瑜好像还给了自己一个写有建议的丝帛书,自己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好像错过了其中的精彩!

  正在欧阳萌憷沉思冥想的时候,立夏和立秋每人捧着个盘子,盘子中装着几个地瓜走了进来,立夏将地瓜捧到了欧阳萌憷的面前说道:“姑娘尝尝,这是我按照姑娘的法子烘焙的地瓜,味道应该不错!”

  立秋也将地瓜碰到了蒙烟雨的面前,恭敬的说道:“小姐,这是立秋新学的,小姐常常,可还喜欢!”

  蒙烟雨是真的饿了,没有任何的客气寒暄,拿起地瓜就往嘴巴里送!

  “小姐!慢点!小心烫!”立秋关心的叮嘱蒙烟雨,此时的蒙烟雨已经将千金小姐吃饭的礼仪扔到了脑后,不顾形象的吃起了地瓜!

  欧阳萌憷微笑着摇了摇头,拿起一块地瓜递到了老者的面前,和气的说道:“爷爷您先尝尝,可还合您的胃口!”

  老者慌乱的推脱着说道:“你们吃,不用管我,我这把年龄了,吃不吃的都行!”

  “爷爷这是说的什么话,你不吃,萌憷也不敢吃了!”欧阳萌憷故意的与老者赌气!

  老者微笑着疼惜的指了指欧阳萌憷,接过来欧阳萌憷递过来的地瓜!

  此时大家手中的地瓜就是这世间最美味的食物,每个人都吃的津津有味,香甜无比!

  “打扰各位了,可否也赏我们一块特制烘焙地瓜充饥!”

  蒙烟寒和姬芣苢最终还是缴械投降加入到了欧阳萌憷她们借餐的队伍,只是他们好像错过了最重要的!

  “爷爷这是我们随行的家丁,本来让他们在外边候着,想来也是真的饿了,竟然这样闯了进来!还请爷爷可怜可怜他们,赏他们块地瓜充饥!”

  欧阳萌憷一脸的严肃与认真,使得那位老者丝毫没有怀疑欧阳萌憷话,老者怜惜的批评欧阳萌憷:“你这姑娘也是,怎么不早些让他们进来,虽为奴仆也是父母的心头肉,不过是一块地瓜罢了,怎么可以这样委屈他们,赶紧的给他们每人一块大地瓜,看样子早就饿了!”

  立夏和立秋笑嘻嘻的将地瓜捧到了蒙烟寒和姬芣苢的面前,使劲的憋着笑,厉声的说道:“你们两个失礼的奴才,还不赶紧的谢过这位善良的爷爷,否则今日你们定然是要饿肚子的!”

  蒙烟寒和姬芣苢也不争辩,顺着立夏和立秋的话附和道:“两位姑娘言之有理,我们是应该感谢这位爷爷怜惜赐给我们食物!”

  两人说完来到土炕前给老者行礼,恭敬的说道:“谢长者赐食,晚辈感激不尽!”

  “两位不可如此客气,不过是几块地瓜罢了,赶快吃吧,不必多礼!”老者慈眉善目满脸关心的招呼蒙烟寒和姬芣苢。

  “你们两个就蹲在那儿吃吧!”欧阳萌憷一脸严肃的指着土炕的一个角落,让蒙烟寒和姬芣苢蹲下吃地瓜!

  “是!”两人讨好的给欧阳萌憷笑了笑,乖乖的蹲在角落里吃起了地瓜,不知此时蒙烟寒和姬芣苢的内心活动是什么,可有想过两个七尺男儿,皇帝面前的红人,被一个小丫头这样任意的排遣!

  蒙烟寒和姬芣苢蹲在地上吃地瓜的样子是那样的滑稽,欧阳萌憷拼命的忍着才没有笑出来,欧阳萌憷和老者继续的闲话家常,夜色不知不觉的降临了!

柳暗花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