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立夏护主

  主仆二人说笑着上了神仙崖,虽然是晚上,但是月色挺好,月光照的这神仙崖犹如白昼,瑟瑟的秋风吹过,平添了些许的寒意,欧阳萌憷和立夏爬了这许久的山,秋风吹过,反倒觉得凉爽,欧阳萌憷贪凉,解开了自己的披风,只穿一件夹袄!

  “姑娘!不可贪凉!还是披上吧!这秋风里透着寒意,姑娘身子又单薄,寒意入了骨髓就不好了!”立夏永远都是这样默默的关心着欧阳萌憷,从不表功,从不提条件,只要欧阳萌憷高兴,立夏就心满意足!

  “立夏!我好热!”欧阳萌憷习惯了立夏的关心,也习惯了跟立夏撒娇,被立夏数落!

  “姑娘!听话!披上吧!”立夏给欧阳萌憷披上了披风,还细心地给欧阳萌憷绑了个蝴蝶结!

  “立夏真好,姑娘我都离不开你了!万一你哪一天出嫁了,要离开姑娘,姑娘还不哭死!”欧阳萌憷虽然是在讨立夏的好,不过说的也是发自肺腑的真心话!

  “姑娘不要开这种玩笑,立夏不喜欢!立夏这一辈子都不会离开姑娘的!”立夏也是个忠实的丫头,她从不会花言巧语的哄欧阳萌憷开心,也不会故意的阿谀奉承讨好欧阳萌憷,做事情分寸把握的非常的恰当,所以欧阳萌憷喜欢她!

  “好立夏,你是不是生姑娘的气了!千万不要生姑娘的气,姑娘会伤心的!”欧阳萌憷嬉皮笑脸的和立夏玩笑!

  “姑娘!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

  照常理来说,蒙烟寒应该在山下等候才对,但是蒙烟寒没有在山下等候,立夏以为蒙烟寒是有什么特殊的安排,可是欧阳萌憷已经到了神仙崖,却没有见到蒙烟寒的身影,立夏觉得有些不妥,这僻静少人的地方,蒙烟寒是怎么知道的,会不会是有人想图谋不轨故意把他们约到这儿的!立夏变得机警了起来!

  “有什么不对劲的?这儿的空气新鲜、景色宜人,我看挺好!在我们那儿就有专门的旅游团开发这样的旅游项目!”欧阳萌憷还是没有适应封建社会的法律制度,在几千年前的大周朝,科技不发达,掩藏着许多犯罪的机会,而且刚刚经历了战争的洗礼,好些地方是不再官府的登记之列的,就像这神仙崖,随便的死两个人,是不会有人发现的!

  “欧阳姑娘,你精通账目审计,却不通人情世故!这位立夏姑娘说的对,根本就不是蒙烟寒约你,而是老夫约你!”

  欧阳萌憷正在与立夏争辩,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只见三个人影从上崖的路口走了出来,欧阳萌憷使劲地瞪了瞪眼睛,想要看清楚来人是谁!

  立夏的反映淡定多了,满脸寒意的站在原地,静等着来人自报家门,既然现身了,就不会再遮遮掩掩的了!

  “立夏姑娘,你好像并不好奇我们是谁?”那个声音被立夏的反映吸引!

  “没什么好奇的,既然敢来,也就不会藏着掖着!说吧!你们到底是谁?”立夏淡定从容的与来人周旋!

  “老夫南幽佳!”那个躲在黑影处的人自报家门!

  “原来是南掌柜,你这是何意?”欧阳萌憷端详了半天也没有看清来人,听声音确实有点像南幽佳!

  “欧阳姑娘!明人不说暗话,你明白老夫的意思!”南幽佳的阴森恐怖不亚于储江海!

  “我还真不明白,不过是钱财上的小事,值得南掌柜如此铤而走险吗?”欧阳萌憷不明白这些人到底怎么想的,以目前自己掌握的情况而言,无非就是补缴些税款罢了,最多也就是经济案件罢了,为什么他们就是掂不清,非要把经济案件上升到刑事案件!

  “姑娘错了!要只是补缴税款这么简单,老夫就不会铤而走险了!”南幽佳说着向着欧阳萌憷走了过来!

  “哦!还有其他的事情吗?”欧阳萌憷终于看清来人,正是南幽佳,身后跟着两个二十岁出头的男子,满脸的横肉,一看就是亡命之徒!

  “你说呢?姑娘最不应该的就是从锦荪那儿拿走这些年楚国商号与噫嘻夫人的往来账目!否则老夫也不会铤而走险!杀人灭口!”南幽佳运气平缓,好像杀个人就是碾死一只蚂蚁!

  “原来是为了这个,你即使杀了我,也拿不回那账册!”欧阳萌憷不知道是不怕死还是心大,没有一丝的恐惧,淡定从容的和南幽佳理论。

  “我知道,那账册在储殇瑜的手中,你以为储殇瑜还能活着回去吗?我会一个一个解决掉你们的!我等了一天才等到了一个这样好的机会,你终于落单了!”南幽佳的语气中透着不耐烦!

  “你这个老匹夫真是傻,何苦这样费事,一起解决了不就成了!”欧阳萌憷好像是在谈论别人的生死!

  “你以为我不想,只是那储殇瑜和云鹤都是高手,想要解决他们必须智取!”南幽佳也是个笨蛋,竟然中计跟欧阳萌憷解释起了自己的杀人计划!

  “你这个老匹夫还有些聪明,还知道智取,你要是把心思用在正道上,怎会落到今日的下场!”欧阳萌憷最擅长的就是诛心!她的巧舌如簧总会让你怀疑人生!

  “老夫早就听说欧阳萌憷能言善辩,就连土匪都能被你说动,只可惜老夫没有那耐心!你们两个给我听着,马上动手,取了这两人的性命,我保证你们从此之后锦衣玉食!”南幽佳失去了耐心直接命令那两个随从动手!

  “等会儿!等会儿!死总要死个明白不是,如果储殇瑜死了,储婉秋是不会放过你的,你和噫嘻夫人的事情一样是藏不住,与其那样,不如趁现在我们还没有到阎王爷那报到,我们好好的商量个对策,即不损及你和噫嘻夫人的名声,我又可以活命,岂不是两全其美!”

  “欧阳萌憷不要想这好事了,你必须死!给我动手!”南幽佳并不上欧阳萌憷的当!

  那两个随从应声出招,立夏冷冷的把欧阳萌憷拉到了身后,用可以结冰的眼神盯着南幽佳的杀手,缓缓的从衣袖中抽出了短剑!

  南幽佳的那两个随从毫不手软,长剑紧握,直劈立夏命门,立夏躲过了其中一人的剑,飞起一脚踢开了另一人的剑,一个腾空翻,右脚直奔其中一个杀手的咽喉!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另一名杀手的剑直劈了过来,立夏不得不收招换式,一个侧翻,躲过了那杀手伶俐的一剑,立夏落地力道太大,接连换了三步,连转三圈才站稳!

  立夏刚刚站稳,又右脚用力点地腾空而起,短剑直刺杀手咽喉!那杀手身子后仰,立夏的短剑擦着杀手的鼻尖刺过,立夏一击不中,趁势转身回踢一脚,正中那杀手后心!杀手被立夏一脚踢的扑了出去,来了一个狗吃屎!

  立夏脸上露出了一丝胜利的冷笑!

  此时另一名杀手的剑再次劈出,剑锋伶俐,直指立夏咽喉部位,立夏身体后仰,躲过了刺客的一剑,抬脚就是一脚,踢在了刺客的左脸部位,那刺客也是一个狗吃屎扑了出去!

  显然这两个刺客联手也不是立夏的对手!两个刺客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吐了吐口中的鲜血,再次伶俐的出招缠斗了起来!

  立夏正在与两个杀手缠斗,欧阳萌憷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立夏有什么意外!眼见立夏占了上风,欧阳萌憷轻松了些许!

  “你们两个根本就不是立夏女侠的对手,还是住手吧!趁现在还可以回头,住手吧!”欧阳萌憷又开始攻心战了!

  “住嘴!你给我住嘴!今日你必死无疑!”南幽佳眼见自己的杀手不是立夏的对手,正在盘算着对策,不想欧阳萌憷开口劝说起了自己的杀手,而那两个杀手也开始动摇了,出手不再那么的伶俐!南幽佳快要急疯了,如若这次暗杀失败,自己就必死无疑了!既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那就不能心慈手软!南幽佳阴森恐怖的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匕首,一步一步的逼近欧阳萌憷!南幽佳阴森恐怖的面部表情让欧阳萌憷感到胆战心惊,不由自主的开始一步一步的后退!眼见欧阳萌憷就要退到悬崖边上了!那样欧阳萌憷就退无可退了!欧阳萌憷从没有与人动过手,不知该如何反抗才好!

  

立夏护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