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悬崖畅想

  兵丁们都撤走了,只留下姬芣苢和储殇瑜两人孤零零的站在这神仙崖静候蒙烟寒和欧阳萌憷的音讯!

  “储二公子你觉得蒙大人和欧阳姑娘天亮之前能回来吗?”姬芣苢的语气中充满了忐忑,似乎是在寻求储殇瑜的鼓励。

  “狡兔三窟,既然南幽佳可以从这里逃生,我相信蒙大人和欧阳总管一定会平安归来的!”储殇瑜是冷眼旁观者,褚殇瑜心中非常的确定,欧阳萌憷和蒙烟寒会平安归来的,因为这是南幽佳给自己留的后路,所以储殇瑜笃定蒙烟寒和欧阳萌憷会没事的!

  姬芣苢用耐人寻味的目光盯着储殇瑜,心中对这个臭名昭著的富家公子有了新的认识,单凭储殇瑜对于这件事情的判断,姬芣苢可以断定这是一个有思想、有见地的年轻人,并不是大家口中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而且储殇瑜两次呈报给欧阳萌憷的锦帛姬芣苢都仔细的阅读过了,字迹刚劲,条理清晰,细致入微,胸中有韬略,是上好的佳作,姬芣苢有些好奇,好奇这臭名远扬的富家二公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二公子言之有理!我也坚信蒙大人和欧阳总管一定会平安归来的!”姬芣苢出言认可了储殇瑜的见解!

  “我们一起静候佳音!”

  神仙崖安静的可怕,安静到姬芣苢和储殇瑜可以清晰的听到彼此呼吸的声音,两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静等着天亮,只是两人痴等了一天一夜也没有等回蒙烟寒和欧阳萌憷,最终两人不得不离开神仙崖,无奈的收拾返程了!

  话说蒙烟寒怀抱欧阳萌憷跃入神仙崖,才深刻领教了这神仙崖的高深,蒙烟寒和欧阳萌憷根本就无法平安的到达神仙崖的崖底,这神仙崖深不见底,足有几百丈深,那绳索也不过几十丈长,蒙烟寒和欧阳萌憷已经落到了绳索的末端,无法再下落,蒙烟寒负重几经跳跃已经力竭,一时之间在半空中来回的晃动,上也不是下也不是,蒙烟寒环视四周,见有一处悬崖的石头突出崖面,蒙烟寒决定先到那突出的石块上歇息片刻,再想办法查看这神仙崖到底哪儿可以藏身,南幽佳是怎样从这神仙崖逃脱的!蒙烟寒腾空用力,绳索晃动到了距离突出石块一米有余的位置,蒙烟寒轻松一跃,抱着欧阳萌憷稳稳地落在了那突出的石块之上!

  就在蒙烟寒松开绳索的那一刻,欧阳萌憷吓得双目紧闭,用力的搂着蒙烟寒!

  “憷憷莫怕!我们已经平安着落了!”蒙烟寒那温柔浑厚的声音传入了欧阳萌憷的耳中。

  欧阳萌憷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深情的望着蒙烟寒,并不说话,只是轻吻了蒙烟寒的脸颊,蒙烟寒也轻吻了欧阳萌憷的额头,算是回应!

  “憷憷你看,我们在这个位置看这神仙崖,倒是别有一番滋味!”蒙烟寒有些兴奋,虽然此刻二人身处险境,但是少了那纷扰的世事,蒙烟寒反倒觉得幸福与静谧!

  欧阳萌憷惊魂未定,还未来得及欣赏这神仙崖的风景,现下听蒙烟寒这么一说,才想起欣赏这神仙崖的夜色!

  天空中悬挂着一轮圆月,犹如白玉盘一样诱人的美丽,繁星闪烁,就像调皮的孩童在眨着眼睛,崖间雾气缭绕,犹如仙境,缭绕的团雾不时的从眼前飘过,惬意极了!

  “蒙大哥,你说这缭绕的团雾里有没有住着神仙姐姐?”欧阳萌憷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还身处险境,竟然幻想着能够巧遇神仙姐姐。

  “我可爱的乖憷憷,我相信这团雾里一定住着像你一样可爱的神仙姐姐!”蒙烟寒被欧阳萌憷的天真感染,竟然也和欧阳萌憷一起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

  “电视剧中的神仙生活的地方总是这样仙雾缭绕,神仙姐姐不食人间烟火的餐露饮蜜,一切都是那样的唯美漂亮,我总是不由自主的神思向往,今日这景色也可与电视剧中的唯美画面媲美,我竟然有些不想离开了!”欧阳萌憷被这精美的景色吸引,又开始天马行空了。

  “憷憷,如果你愿意,我愿意就这样陪着你一直到老!”蒙烟寒也不想离开,一是因为这儿优美的环境,也是因为可以远离这世事的纷扰!

  “蒙大哥,终究是憷憷负了你,憷憷不配你这样的深爱!”欧阳萌憷终归觉得是自己有负蒙烟寒,是自己将眼前这个翩翩公子的那个真心取走,却又不能够回报自己的真心!

  “憷憷不要说这样的话,感情世界里只有你情我愿,没有是非对错,爱上你是我最大的幸福,被你爱是我最美好的幸运!只要能够拥有你的爱,我就有生活的希望和勇气,这一切我都甘之如饴,憷憷不必歉疚,因为你不曾亏欠我丝毫,相反是你给了我生活的希望和勇气!”蒙烟寒此刻只想真切的拥有并享受来自欧阳萌憷的这份爱,至于其他的事情,蒙烟寒不想多想,顺其自然就好!

  “蒙大哥,憷憷真的好爱你!”欧阳萌憷乖巧的依偎在蒙烟寒的怀抱里!

  “憷憷!蒙大哥也爱你!”蒙烟寒把欧阳萌憷搂的紧紧的,恨不能让欧阳萌憷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蒙大哥,这百丈悬崖南幽佳是如何逃走的呢?”

  欧阳萌憷虽然在和蒙烟寒互诉爱意,却也已经将这四周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边,崖面到处都是凹凸不平,时而崖面突出,时而崖面凹进,石头缝隙之中长着各种各样的杂草,峭壁之上偶尔还长着几颗奇形怪状的树木,一切看着都是那么的阴森恐怖,南幽佳从哪儿逃走呢?

  “我也不知道,也许我们一开始就是错的,南幽佳根本就没有从这儿逃走,只是故意的布局,引我们自投罗网!”

  蒙烟寒也已经观察过四周了,得出的结论和欧阳萌憷一样,这悬崖峭壁的如何能够逃生,即使有逃生的方法,南幽佳又是怎么知道的!

  “如此说来,我们中计了!”欧阳萌憷的语气平缓,听不出喜怒哀乐!

  “等到天亮,视线好些了,我们再找找,也许是我们没有发现南幽佳的暗道!”

  悬崖太深,又是晚上,蒙烟寒无法仔细的观察这神仙崖,等到天亮的时候,在仔细的观察观察,也许会有新的发现!

  “中计了也好,从此之后我就和蒙大哥在这神仙崖做一对逍遥的活神仙,餐风饮露也是幸福,如此说来我还要好好的感谢南幽佳那个老匹夫!”

  蒙烟寒微微一笑,心中感叹,我可爱的傻姑娘,这神仙崖可能就是我们的葬身之处,如何做的活神仙,做一对冤死鬼倒是有可能,不过也好,只要我可爱的憷憷开心,做什么都好!

  “蒙大哥不知该夸赞你心地善良还是该批评你心无城府,竟然感谢起了自己的仇人!”

  欧阳萌憷被蒙烟寒的话点醒,咬牙切齿的说道:“对!蒙大哥说的对,南幽佳这个老匹夫害死了我的好立夏!我一定要让他血债血偿,即使他逃到天边,我也要把他找出来,让他给我的好立夏偿命!”

  “放心吧憷憷!我们一定能够找到南幽佳这个老匹夫的!”蒙烟寒适时的给了欧阳萌憷鼓励!

  欧阳萌憷缓缓地从蒙烟寒的怀抱里挣脱,情意绵绵的看着蒙烟寒,一夜的奔波,蒙烟寒的面容有些憔悴,长发有些凌乱,衣衫也是血迹斑斑,此时的蒙烟寒少了点往日的神采奕奕,满身写满疲惫,欧阳萌憷疼惜抚摸着蒙烟寒的脸颊,心中懊悔,自己只顾着伤心,竟然忽略了蒙烟寒,蒙烟寒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男子,他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他也会伤心难过,他也会孤独绝望,他也会筋疲力竭,自己口口声声的说爱他,自己又是怎么爱这个男子的呢,就是这样贪婪地享受他的爱,无度的索取他的关心吗?这根本就不是爱,这是索取,欧阳萌憷心如刀绞,我一定要好好的爱眼前这个为自己竭尽所有的男子!为他分担痛苦,给她带来欢乐,让他少些忧伤,多些逍遥!

  “蒙大哥!憷憷帮你梳头吧!”

  蒙烟寒从欧阳萌憷的眼神里读出了疼惜与懊悔,蒙烟寒知道欧阳萌憷是在懊悔对自己的关心不够,蒙烟寒不想欧阳萌憷难过,因为只要欧阳萌憷眉头轻皱,自己就是雷电交加!

  “如此甚好!”

  蒙烟寒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欧阳萌憷轻轻的解开了蒙烟寒的长发,从自己随身的荷包中取出了一只银质的梳子,这还是蒙烟寒偷偷的送给自己的,欧阳萌憷的纤纤玉指在蒙烟寒的长发中肆意的游走,灵巧的帮蒙烟寒整理着长发,蒙烟寒的长发在欧阳萌憷的手中变得乖巧,欧阳萌憷整理了良久,才依依不舍的将长发高束,再看蒙烟寒,那满面的憔悴已然不在,欧阳萌憷非常的满意自己的作品,只是感觉少些什么!

悬崖畅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