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逼入绝境

  欧阳萌憷和蒙烟寒就要退入绝境,南幽佳却又步步紧逼,蒙烟寒已经没有了反抗之力!

  欧阳萌憷一边与南幽佳纠缠拖延时间,一边观察四周的环境,想要寻机逃跑,可是这山洞自己并不熟悉,而南幽佳却是非常的熟悉,想要逃跑恐怕不太可能,既然跑不了,就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这山洞就是自己和蒙烟寒的葬身之处,要么这山洞就是南幽佳的埋骨之地,既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也就只有狠下心肠让南幽佳送命,只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蒙烟寒现在身中剧毒命悬一线,自己又手无寸铁,如何才能置南幽佳这个老狐狸于死地呢?

  “欧阳萌憷,老夫就先送你去见阎王爷吧!”

  南幽佳阴森恐怖的呼喊着,刺出了手中的短剑,欧阳萌憷本能的蹲下身子躲闪南幽佳刺出的那狠辣的一剑,南幽佳这一剑并没有刺中,而南幽佳自己由于用力过猛站立不稳扑倒在地!

  “南幽佳老匹夫,我奉劝你不要再作恶了,还是保命要紧,只怕你此刻也是凶多吉少!”欧阳萌憷敏锐的发现,南幽佳的反应有些迟缓,要不然也不会收不住力道,摔倒在地,立夏所刺的那一剑虽然没有要了南幽佳的性命,却也伤了南幽佳的根本,此时的南幽佳已是那强弩之末,眼见就要力竭,欧阳萌憷明白自己与南幽佳相比优势在于自己的精力,虽然此时欧阳萌憷也是筋疲力竭,但是所幸没有受伤,体力上应该熬得过南幽佳!

  “你给我住口,今日若不取了你们的性命,我南幽佳枉活了这把年纪!”南幽佳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听不进任何的劝告!

  “南幽佳老匹夫,你也太自不量力了,你已经是强弩之末支撑不了太久,还是赶紧的想法保命要紧,我们可以承诺,如果现在你能够收手,我们对你所犯的恶性既往不咎,你只需补缴税银,承担你私设账目瞒报收入的后果即可,这与你是最好的结局!”欧阳萌憷总是能够一针见血的抓住对手的要害!

  “欧阳萌憷你向来巧舌如簧,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我在动手之前就已经权衡再三,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立夏已死,那你我就是你死我亡的关系,既然如此,欧阳萌憷,老夫只好就送你去见阎君!”南幽佳说着再次刺出了他的短剑,直奔欧阳萌憷的胸膛而去!

  欧阳萌憷想要再次躲闪,却发现自己已经被逼到了角落里,无处可躲,如果自己躲开了,就将蒙烟寒暴露在南幽佳的攻击范围之内,所以欧阳萌憷不能躲,欧阳萌憷顺手拿起储物架上的一方石盒砸向了南幽佳,南幽佳眼见石盒朝着自己砸了过来,迫不得已收剑躲闪,那石盒摔在了南幽佳身后的储物架上弹开了,从石盒中射出了两支毒箭,“噔噔”两声,嵌在了南幽佳身后不远的地面上,欧阳萌憷心中感叹这两支毒箭的力道,箭头竟然全部射入了石头地面,如若射在人的身上,只怕已经刺穿了!

  欧阳萌憷盯着那两支毒箭发愣,蒙烟寒看到欧阳萌憷愣愣的样子,知道欧阳萌憷在心中盘算对策,为了防止南幽佳起疑心,蒙烟寒故意的想要吸引南幽佳的注意力,“南幽佳老匹夫,放下屠刀,回头是岸,赶紧收手吧!”

  “蒙烟寒你最不知趣,你说你好好的呆在衙门里做你的官,领你的俸禄就好了,偏偏不知死活的跑到这儿来掺和我们储府的事情,平白的枉送了性命,岂不可惜!”南幽佳中计,和蒙烟寒攀扯了起来!

  “我本可以朝堂高坐,安稳度日,就是因为你们这些恶徒,贪赃枉法,窃取我朝税银,践踏我朝律法,所以我不得不奔波劳累,恶徒不尽,时刻不敢松懈,只待他日除尽天下恶徒,方敢稍作松懈!”蒙烟寒说的是自己的真实想法,蒙烟寒最大的理想就是,不断的完善律法,好让每个百姓都能有法可依,也希望每个执法着都能执法必严!

  “蒙烟寒收起你的仁义礼智吧!老夫没有功夫听你的教诲,先解决了欧阳萌憷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头,老夫再来收拾你!”南幽佳的剑再次刺向了欧阳萌憷的胸膛!

  这次欧阳萌憷没有躲闪,而是仓皇的向着南幽佳的身后逃去!

  南幽佳以为欧阳萌憷要撇下蒙烟寒独自逃命,南幽佳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傻丫头,现在只顾着逃命了,不管你的蒙大哥了吗?看来所有的爱情都经不住生死的考验!”

  “你说的对,既然蒙大哥已经毒侵肺腑,早晚丧命,我也只好先顾自己了!”欧阳萌憷说完直奔洞口而去,只是脚下不稳摔倒在地!

  南幽佳抓住机会,短剑再次刺向了欧阳萌憷的胸膛,只是这次欧阳萌憷并不躲闪,坦然的坐在地上,等着南幽佳的剑刺向自己的胸膛!

  南幽佳的短剑刺出之后,看到欧阳萌憷笑盈盈的坐在地上看着自己,也不躲闪,南幽佳就知道自己中计了,只是为时已晚,想要收势,却已经来不及了!

  欧阳萌憷淡定的向一边挪了挪身子,轻抬右脚,踢在了南幽佳的脚踝处,南幽佳站立不稳,扑向了地面,而地面上插着两个没有了箭尾的箭头,就是刚刚从石匣中射出的那两支毒箭,只不过欧阳萌憷趁着摔倒之际,拔去了箭尾罢了,南幽佳惊呼“老夫中计了!”

  不管南幽佳如何喊,都无法阻止自己扑向那毒箭,毒箭不偏不倚正好刺入南幽佳的胸膛,南幽佳本就被立夏从背后给了一剑,现在又从正面中了两箭,南幽佳的胸膛此刻只怕已经成了筛子!

  欧阳萌憷笑吟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手上的尘土,轻松的说道:“南幽佳你太过自信,终究是低估了我和蒙大哥的感情,现在你也身重剧毒,赶紧的把解药拿出来吧!”

  “欧阳萌憷你也低估了老夫的狠毒,今日就是死我也不会把解药交出来的,黄泉路上有蒙烟寒司会大人作伴也是美事一桩,最让老夫开心的是,你们这对苦命鸳鸯最终还是阴阳两隔,想想你欧阳萌憷痛苦不堪的样子,老夫我就高兴,老夫今日也算是含笑九泉了!”南幽佳丧心病狂的想要和蒙烟寒同归于尽!

  “南幽佳老匹夫,你还真是丧心病狂,至死都不知道悔改!你放心吧,蒙大哥一定不会有事的,而你就等着下阎王老爷沸油锅吧!”欧阳萌憷被南幽佳给彻底激怒了!

  “蒙大哥,我们走!”欧阳萌憷扔下南幽佳扶起蒙烟寒准备离开!

  “憷憷,我们不能走,这山洞中的秘密我们还没有弄清楚呢!”蒙烟寒已经命悬一线还不忘自己的职责!

  “蒙大哥,现在对我而言你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我都不管了,听话跟我走,我们去找医者给你解毒!”欧阳萌憷的倔脾气犯了,坚持要带蒙烟寒离开这里去解毒!

  “憷憷,你忘了我们是在神仙崖的半山腰,现在我已经身中剧毒,根本没有力气带你回到地面,而这悬崖陡峭,你也不可能带着我回到地面的!”蒙烟寒冷静的分析着目前的状况!

  “蒙大哥,你错了!这神仙崖陡峭难行,南幽佳是怎么把这堆积如山的金银珠宝带到这儿的呢?而且南幽佳明知道你已经身中剧毒,无力攀越这神仙崖重新回到崖顶,为何还要拼了性命置我们于死的,所以我敢断定,这神仙崖一定还有其他的出口,蒙大哥听憷憷一次,就先跟憷憷去找出口,这密室一时半会儿的不会有人发现的,等到你身上的蛇毒解了之后,我们再回来,好吗?”欧阳萌憷的头脑越是危急的时候越是清醒,此刻欧阳萌憷已经顾不得其他的,只是一门心思的想要给蒙烟寒解毒!

  “憷憷只怕我们没有时间了,这蛇毒顺着经脉蔓延,我现在每多走一步,这蛇毒就蔓延多一分,只怕还没有找到出口,我就已经毒发身亡了,我的好憷憷,蒙大哥不怕死,只是蒙大哥不放心我的憷憷一个人被困在这儿,蒙大哥希望我的憷憷能够平安,只要我的憷憷能够平安,蒙大哥就了无牵挂!”蒙烟寒说完,虚弱无力的躺到了欧阳萌憷的怀抱里!

  “蒙大哥,千万不要说这丧气话,我这就去找,我一定会找到解药的!”欧阳萌憷发了疯似的要去寻找解药,蒙烟寒拉着欧阳萌憷的手不肯松开!

逼入绝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