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貌合神离

  欧阳萌憷抱着九尾狐和蒙烟寒在崖洞的树梢上坐了一夜,静赏那日落日出,静赏那百鸟出巢归巢,静赏那斗转星移,时间总是无情,不会为任何人驻足,东方的太阳就要升起来了,夜色已经慢慢的褪去,欧阳萌憷的心中充满了不舍!

  “蒙大哥!天亮了!”

  “是啊!天亮了!”蒙烟寒的语气中也充满了不舍!

  “我们该启程回去了!”欧阳萌憷像是在跟谁表决心似的!

  “憷憷!我们走!”蒙烟寒轻轻一跃站在了松枝上,伸出了左手,想要扶欧阳萌憷起来!

  欧阳萌憷伸出右手搭在了蒙烟寒的手掌中,微笑着说道:“蒙大哥!我们走!”

  蒙烟寒轻轻用力,欧阳萌憷稳稳起身,悠悠的落在了蒙烟寒的身旁!

  “憷憷,你可想好了?”

  蒙烟寒这一问包含了太多太多层意思,欧阳萌憷明白,蒙烟寒这一问究竟想要问什么!

  “放心吧!蒙大哥!憷憷已经想好了!”欧阳萌憷郑重的回答了蒙烟寒的问话!

  “那我们就出发了!”蒙烟寒不再纠结徘徊!

  “出发!”欧阳萌憷的语气中透露着兴奋与沉重!

  两人带着端午跟着九尾狐顺着崖洞出了神仙崖,果然那崖洞的出口就是南幽佳的内室,从这内室的陈设判断,应该是一间书房,机关就是一座书架!

  “蒙大哥你说储婉秋姑母知道南幽佳的密室吗?”欧阳萌憷有些不敢确定,南幽佳的事情储婉秋到底知道多少,或者说是有没有参与其中,在欧阳萌憷的内心里还是希望储婉秋不知道,这样储婉秋才不会被牵连其中!

  “以目前掌握的情况判断,储婉秋应该不知道南幽佳的事情!”蒙烟寒心中是无法判断的,只是蒙烟寒不想欧阳萌憷平添烦恼,故意的开解欧阳萌憷!

  “如此……”欧阳萌憷正要说什么,却听到有脚步声向着这个方向过来了,蒙烟寒急忙的阻止欧阳萌憷说下去,一行人又退回到了密道之中!

  片刻之后,听到了推门的声音,只听一个丫头说道:“夫人,这官府已经来搜过几次了,也没有什么说法,这一连几日也不见老爷踪影,不会真的出什么事情了吧!”

  “不要乱说,老爷能出什么事情,不过是本本分分的做生意罢了!”储婉秋出言阻止了那丫头的问话!

  “你们都退下吧!”一个霸气沧桑的声音传入了大家的耳中,从这霸气沧桑的声音判断,应该是一位积年的老人,而且能够命令储婉秋身边的丫头,那么这个人的身份地位应该不会低了!

  “是!”

  异口同声的几个声音之后是急速的脚步声,最终传来了一声关门的声音,蒙烟寒和欧阳萌憷根据声音判断,闲杂人员已近全部退出去了,只留下那位声音沧桑的积年老人和储婉秋两个人!

  “夫人,老爷已经几日不见踪迹,不会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吧?”那位积年老人支走了丫头小厮,想要与储婉秋商量这南府之事!

  “储嬷嬷你也知道,这老爷速来行事都是提防着我,不肯与我说一句实话,只是我隐约感觉老爷最近要做什么大事,奈何我再三追问,老爷也不肯透漏一二,只是这几日来府上搜府的兵丁言语之中透露出老爷犯了大事,隐约感觉是人命官司!”

  储婉秋说到这儿停顿了下来,接着传出了嘤嘤的哭泣声!

  “姑娘大可不必伤心,这老爷素来心不在姑娘身上,姑娘为了老爷受了多少的委屈,奈何老爷的一颗心始终都在噫嘻那个贱婢的身上,也不知噫嘻这个贱婢有什么好,竟勾的老爷十几年都放不下这贱婢!”

  欧阳萌憷从储嬷嬷的话语中判断南幽佳与储婉秋的夫妻关系并不和睦,而且储嬷嬷称呼储婉秋“姑娘”,这储嬷嬷应该是储府陪嫁的丫头!

  “话虽如此,有老爷在一日,这家也就在一日,如果老爷真的出了什么事情,这个家也就散了!”储婉秋伤心哭泣的说着!

  “这个家早就散了,老爷与姑娘隔着心,从不肯给姑娘交实底,若非老夫人疼惜,姑娘的日子也是艰难!”

  从储嬷嬷的话语中判断,南幽佳的事情储嬷嬷并没有半分的担忧,相反倒是有些许的庆幸!

  “只是我的几个孩儿该如何安顿!”储婉秋无助的询问储嬷嬷!

  “公子和小姐都已长大成人,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再说不是还有老夫人吗,老夫人不会不管姑娘的!”储嬷嬷的言语中透露出的信息足以说明储婉秋并不知晓南幽佳的事情,夫妻二人早已是貌合神离各自为伍的过日子!

  “现在说这些还早,还没有找到老爷,也许是官府搞错了,老爷会平安无事的!”毕竟是十几年的夫妻,储婉秋始终不肯接受南幽佳为非作恶的世事,还抱着一丝的希望,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好天真的深闺贵妇!”

  欧阳萌憷摇头感叹,这样一段没有感情的婚姻竟然维持了十几年,而且竟然还儿女成群,欧阳萌憷不能理解,既然早已经貌合神离为什么不结束这段痛苦的婚姻,时至今日这天真的深闺贵妇还不忍心抛弃自己那负心的丈夫,还想要维持这貌合神离的婚姻!

  “我们要不要告诉她真相?”蒙烟寒不忍心看到储婉秋这样的提心吊胆,想要告诉她真相!

  “还是告诉她吧,免得她胡思乱想!”欧阳萌憷也是不忍心储婉秋这样的惶惶度日,想要告诉储婉秋真相!

  “好!我们出去告诉她!”蒙烟寒同意了欧阳萌憷的提议,几个人打开密室的门走了出来!

  “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儿?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显然欧阳萌憷几个人的出现吓到了储婉秋,储婉秋有些语无伦次!

  “这是你的丈夫南幽佳宝藏密室的入口,这入口直通神仙崖的崖洞,我们是从哪儿进来的!”蒙烟寒言简意赅的介绍了南幽佳的密室!

  “你说什么?这暗道直通神仙崖,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儿的人都知道,这神仙崖深不见底,常有野兽出没,少有人至,老爷怎会有密室在那儿!”储婉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怎么可能!

  “你还是好好的想想吧,想想这南幽佳可有什么异常!这堆积如山的财宝想要运进这神仙崖,不会没有任何的迹象的!”蒙烟寒见储婉秋无法接受这事实,只好提醒储婉秋回忆南幽佳的蛛丝马迹!

  “是了!姑娘!老爷经常的往这书房里搬大箱子,说是书籍,而且老爷总是关着门一个人在这书房里,不让任何人打扰,包括姑娘你也不例外,想来是在往密室之中运送财物!”储嬷嬷不等储婉秋出言,就已经将心中的疑惑讲了出来!

  储婉秋听完储嬷嬷的话,颓败无力的瘫坐了下来,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顺着脸颊滑落,良久之后开口说道:“我与老爷同床十余年,本就清楚我夫妻二人貌合神离,不成想老爷竟拿我当个摆设,罢!罢!罢!既然你无情,也别怪我无义!储嬷嬷收拾东西,明日启程回陕西,投奔母亲!”

  “是!”储嬷嬷听了储婉秋的吩咐,就要去收拾东西准备启程!

  “慢着!”欧阳萌憷出言阻止储嬷嬷!

  “欧阳总管还有什么事吗?”储婉秋强打精神询问欧阳萌憷!

  欧阳萌憷倒是有些佩服储婉秋的决断,明知道这密道直通南幽佳的密室,却没有丝毫的好奇,并不想去看个究竟,看看这南幽佳背着自己到底私藏了些什么东西!

  “难道夫人就不好奇,好奇这南老爷到底藏了些什么!”

  “金银财宝不过是过眼的烟云,情已不再,看这些哑巴东西有何意义!”储婉秋伤心绝望的起身想要离开!

  “可是南老爷的尸体还在这密室之中!”

  欧阳萌憷的这句话与储婉秋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储婉秋冲到欧阳萌憷的身边,拉着欧阳萌憷的臂膀,大声的质问道:“你说什么!你说老爷的尸体在密室之中!”

  储婉秋失仪的状态让蒙烟寒感到害怕,急忙把欧阳萌憷拉到了自己的身后,“有什么事情你可以问我!”

  “老爷是怎么死的?”储婉秋咆哮着质问道!

貌合神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