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退出储府

  “我没事的,蒙大哥!你不要担心!趁着今日大家都在,我还是把想说的都说清楚吧!”

  欧阳萌憷坚持,蒙烟寒也不想委屈欧阳萌憷,给了欧阳萌憷一个甜得发腻的微笑,宠溺疼惜的说道:“长话短说!”

  蒙烟寒公然传情的举动使得欧阳萌憷变得娇羞,“知道了蒙大哥!要不你和姬大人先回去,我交代完自己回去!”

  “姬大人要不你先收兵,我陪着憷憷!”今日姬芣苢调了几百兵丁,从早上到现在了,天都已经黑了!

  “确实是有点晚了!我先收兵,蒙大人务必将欧阳姑娘平安送回府上!万不可出差池!”老迂腐姬芣苢不知什么时候变得温暖有了人情味,知道关心别人了,而且还变的喜欢唠叨!

  “姬大人放心!”蒙烟寒心中虽然也是奇怪,还是答应了姬芣苢!

  “你也先回去吧!蒙大哥!你中毒身子受损,刚刚的恢复,不可过度劳累!”欧阳萌憷担心蒙烟寒的身体无法支撑!

  “没事的!我等你!”蒙烟寒的口气让欧阳萌憷无法再推辞,欧阳萌憷索性也不推辞,内心深处欧阳萌憷是希望蒙烟寒陪着自己的,只是不忍心蒙烟寒太过劳累罢了!

  “储老夫人!请受憷憷一拜!”

  欧阳萌憷说着跪了下来,给储老夫人磕了三个头!磕完头欧阳萌憷缓缓的起身!

  “欧阳总管有话尽管说!老身洗耳恭听!”储老夫人越来越喜欢眼前的这个姑娘,只是心中有些后悔,后悔当初没有把储殇瑜与欧阳萌憷的亲事定下来,眼下这姑娘已是别人家的了!

  欧阳萌憷稍作停顿理了理思路接着说道:“憷憷感念老夫人的信任,让憷憷大刀阔斧的对储府的账房进行改革!虽然这改革的代价沉重,但终究还是在老夫人的支持下达到了我们预期的效果,这改革的过程虽然惊险,但是只要于储府有益,也不枉我们这么久的忙碌!”

  “是!欧阳总管所言不虚!这些时日欧阳总管的辛劳老身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等到这一切都平静之后,老身自由说法!”储老夫人误解了欧阳萌憷的意思,储老夫人以为欧阳萌憷实在跟自己谈条件!

  “老夫人误会了!憷憷今日并非是要和您谈条件!而是想要和储老夫人谈谈这储氏的管理!”欧阳萌憷见储老夫人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不想在兜兜转转,想要开门见山!

  “老身肤浅!欧阳总管见谅!”储老夫人也是开明,及时的认知自己的误解!

  “这储府平静之下掩藏着这么多的祸事,皆因制度不明,管理不到位,这储府的管理制度不明朗是导致这一切的根源,储府经营药材,储府上下只要是有些脸面的人,无论是主子丫头,都可以随意到药方领用,就连签字画押都不用,拿了就走,这就给了那些心存歹念的恶人可乘之机,事后追查都无从查起!”

  欧阳萌憷话说到这儿,储老夫人打断了欧阳萌憷的讲话:“以欧阳姑娘之言,我储氏商行该如何完备管理制度!”

  “老夫人不急,这憷憷已经想好了,也整理编制了一本储氏商行的管理手册,明日我会让人送到府上的!”欧阳萌憷在储氏认总管一年有余,早就洞察到储氏管理的漏洞,早就着手编制管理手册,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呈报储老夫人!

  “老身在此先谢过欧阳姑娘了!”欧阳萌憷与账房和审计上的见解让储老夫人完全的信任了欧阳萌憷,现在对于欧阳萌憷提出的意见都是全盘接受的!

  “欧阳萌憷斗胆接着说说这云夫人和噫嘻夫人,这云夫人与噫嘻夫人争斗了这么多年,皆是为了讨好老夫人,好让自己能够在这储府立足,这就反映出老夫人处事不公,容易以个人的喜好来裁断这储府的事情,这诺大的储府应分工明确,各司其职,不可逾矩逾规,自然就不会生出这些事端,憷憷斗胆劝老夫人一言,平衡各房的权力,明确各房的职责,自然也就不会再生祸事!”这欧阳萌憷也是胆大,竟然公然的数落起来储府的权威!

  “欧阳总管所言老身会认真思量,老身年迈,是该好好的考虑这储府的管理了!”储老夫人也是开明,友好的接受了欧阳萌憷建议!

  “接下来憷憷所说的事情,纯粹是我个人的意见,老人也可以不听!”不知欧阳萌憷想要说什么,竟然有些犹豫!

  “欧阳总管请说,老身非常愿意听你的意见!”也许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让储老夫人有些力不从心,竟然这样认真的想要听取欧阳萌憷的所有建议!

  “储府应该注重后备力量的培养,千万不可仅仅局限于储氏的血亲,不可否认储府在子孙的教育上是成功的,储觞廉公子随然生活艰辛,依然是满腹诗书的正人君子,储殇瑜公子表面浪荡不羁,其实满腹经纶,诗书礼乐无不通晓,也是一个多情多才的正人君子,这些足以反映出储氏以德立身,以诗书传家的理念,唯独美中不足的是,储氏并没有给他们施展才华的机会,储觞廉长公子名义上掌管储氏大小事宜,然而长公子遇事唯唯诺诺、谨小慎微,做任何的决定都要先征得储老夫人、云夫人、噫嘻夫人的同意,岂不知各人有各人的认知,在这个征求同意的过程中已经扭曲了储觞廉长公子的本意,埋没了储觞廉长公子的才能!再说储殇瑜嫡公子,才华横溢却不得不用浪荡不羁来掩饰自己的才华,就为了与哥哥的那份亲情,作为储殇瑜嫡公子的母亲和祖母,如若你们肯听听殇瑜嫡公子的意见,也不至于把殇瑜公子逼到这个份上,试问谁不想有个好名声呢!”

  欧阳萌憷的肺腑之言真的打动了在场所有的人,特别是云夫人,听到欧阳萌憷这样的称赞自己的儿子,心中充满了自豪,然而欧阳萌憷的批评也让云夫人满怀愧疚,自己一直深陷与噫嘻的明争暗斗之中,慢慢的已经迷失了本性,早已忘记了自己大家闺秀的本性,竟然有意无意的把自己的儿子当做了争斗的工具,直到现在云夫人才被欧阳萌憷点醒!

  “欧阳姑娘,我云桑柔自付是大家闺秀,曾经轻视你是平民小户的野丫头,虽然上门为我的儿子提亲,但是心中却怀着见不得人的打算,直到今日,我云桑柔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可笑,在你的面前我自惭形秽,对于殇瑜的了解,我的儿子相处了十几年竟不如你几日的相处,云桑柔在此真心诚意的跟你道歉!是我云桑柔大言不惭,轻视了欧阳姑娘!”云夫人说着也不顾自己的身份,给欧阳萌憷行礼大礼!

  欧阳萌憷慌乱的上前搀扶起云夫人接着说道:“今日憷憷还有一事相劝,还请云夫人疼惜憷憷!”

  “憷憷姑娘请说!我云桑柔无有不从!”云夫人着急的想要证明自己,证明自己是真的认识到了错误,所以急切的想要接受欧阳萌憷的劝说!

  “噫嘻夫人虽然恶贯满盈,然而觞廉长公子无辜,还请云夫人不要因为噫嘻而牵连觞廉长公子!长公子眼下只有你们几位血亲,万不可怠慢了长公子!”无论如何噫嘻也是储觞廉的生母,在这储府多多少的的总会为何储觞廉撑腰,于储觞廉而言也是个依靠,今日之后储觞廉在这储府就更加的艰难了!

  “这噫嘻谋害我夫君,害的我与夫君阴阳两隔,我恨之入骨!不过姑娘所言,我也能理解,我云桑柔可以保证将储觞廉长公子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对待!”云桑柔的保证让欧阳萌憷感到心安!

  “再有就是华善!姬大人可能是觉得华善并不牵扯在噫嘻的案件之中,所以也没有揭示华善的身份,只是我权衡再三,心中也是清楚,今日之后华善的的身份将不会是秘密,只要老夫人想知道,分秒之间就能打听的出了,所以不如让憷憷告诉大家,也算是对化伯有个交代!”欧阳萌憷事无巨细的安排着储府的事情!

  “这华善难不成是噫嘻与南幽佳的私生子?”储老夫人虽然是在询问欧阳萌憷,但是心中已经笃定!

  “老夫人所言不虚,还请老夫人给憷憷一个面子,赏华善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也好让他安稳度日,憷憷也是老生常谈,父母之错与华善无关!老夫人久经风霜,想来定然能容得下这个尚未成人的孩子!”欧阳萌憷担心储老夫人容不下华善,故意的用言语相激!

退出储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