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殇瑜纳征

  欧阳萌憷帮着蒙烟寒收拾妥当,拉着蒙烟寒同乘一骑直奔姬芣苢的府上,说是姬芣苢的府上,也不过是司寇衙门的后堂,一切都是那样的简朴,几间简陋的房子,几个简单的随从,姬芣苢的官阶比蒙烟寒还高,俸禄恩赏不比蒙烟寒少,为何生活的如此简朴,欧阳萌憷有些不解,即便是崇尚简朴,也应该合着自己的身份,欧阳萌憷有些好奇,好奇这姬芣苢难道就没有其他的亲人吗?难道姬芣苢就姬酥莞一个妹妹吗?不过倒是听姬酥莞姑娘提及过,说是自打八九岁起就与哥哥相依为命,那八九岁之前呢?

  “蒙大哥!姬大人就只有姬酥莞一个妹妹,没有其他的亲人吗?”

  即便是蒙烟寒也很少听姬芣苢提及他的家事,蒙烟寒与姬芣苢相交近十载,却不知姬芣苢的家中到底还有没有其他的亲人!

  “我与姬大人相识近十载,从未听他提及自己的家人,只是知道他有一个妹妹,也就是酥莞姑娘,你这样一问,我也是疑惑,这姬兄的就没与父母兄弟不成?”

  “我总觉得姬大人有些神秘,昨日与姬大人进宫,那宫门值守似乎非常的熟悉姬大人,不用出示腰牌,点头哈腰的将姬大人请进皇宫,难不成这姬芣苢是皇宫的常客!”欧阳萌憷仔细,总是留意一些细微的小事,而有时候恰恰是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小事牵扯出别人无法发觉的事情!

  “姬大人应该与我一样,没有宣召不得进宫才对!”蒙烟寒也是不解,却不像欧阳萌憷那样的好奇!

  “这就奇怪了!”

  欧阳萌憷还想和蒙烟寒说什么,却被前来迎接的姬芣苢打断了,“蒙老弟、欧阳姑娘,我已等候多时,为何迟迟不至!”

  “我与憷憷接到讯息,马不停蹄的就赶了过来,不成想还是迟了,这样的喜事,姬兄为何不提前告知,我也好有个准备,如此的匆忙,让我和憷憷没有提前准备,岂不失了礼数!”蒙烟寒有些埋怨姬芣苢!

  “蒙老弟见谅,之所以没有提前告知,就是害怕两位破费,只要你们两位能来,一起开怀畅谈,就已是知足!”姬芣苢说的是自己的肺腑之言,姬酥莞的婚事姬芣苢不想大操大办,就只是请了熟知的几位好友,一同开怀畅谈,起先云夫人不同意,经不住姬芣苢坚持也只好作罢!

  “我去看看酥莞妹妹!你们聊!”欧阳萌憷着急着想要去给姬酥莞道喜,撇下蒙烟寒独自去找姬酥莞了!

  “你自己当心!我一会儿去找你!”蒙烟寒不放心的叮嘱欧阳萌憷!

  欧阳萌憷告别姬芣苢来到了内室,姬酥莞独自一人坐在屋子里安静的吃茶,仿佛外边的热闹与自己没有关系!

  “恭喜酥莞妹妹觅得如意郎君!”欧阳萌憷喜笑颜开的恭喜姬酥莞!

  姬酥莞见欧阳萌憷进来了,急忙的起身迎接,一脸的严肃,“憷姐姐来了!倩儿倒茶!”

  “难道酥莞妹妹今日不高兴吗?”欧阳萌憷看到一脸严肃的姬酥莞,心中有些纳闷!

  “憷姐姐不知,按照咱们周朝的礼法,今日是个圣洁的日子,应当严肃对待,不可过于热闹!”姬酥莞一丝不苟的跟欧阳萌憷解释着,谨小慎微的遵从着大周朝的礼法,仿佛自己的一个疏忽都会导致自己婚姻不幸!

  不过姬酥莞的话倒是提醒了欧阳萌憷,网上是说过,周朝贵族的婚礼仪式不提倡鼓乐喧嚣,不提倡铺张浪费,提倡认真严肃,直到汉朝才开始提倡鼓乐齐鸣,热闹欢畅!今日亲临才真正的体会到了周朝婚礼的神圣!

  “难怪这婚礼如此的简朴,只是我有些不明白,为何那日烟寒提亲却是锣鼓喧天!”欧阳萌憷有些疑惑不解,既然提倡严肃,为何蒙烟寒会是个意外!

  “只有皇亲国戚需要遵从此礼法!”

  姬酥莞说到这儿停了下来,不肯往下说,欧阳萌憷知道姬酥莞担心自己多心,不愿意往下说,也就不再追问!

  “殇瑜嫡公子可好?”

  “很好!”姬酥莞的一个很好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表露无遗!

  “看来酥莞妹妹非常满意这桩婚事!”欧阳萌憷关心的追问!

  “殇瑜嫡公子总是肯进益,现在掌管储府各号的账务审计,觞廉嫡公子掌管账房!”姬酥莞委婉的介绍了储氏最新的人员安排!

  “如此极好!”欧阳萌憷听到储觞廉的名字,心中还是难安!

  “姐姐不可过忧,长公子会好起来的!”姬酥莞善解人意的读懂了欧阳萌憷的心思!

  “听闻这周朝的婚仪有六礼,纳彩、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今日这是六礼中的哪一礼?”欧阳萌憷想要转移话题!

  “今日是六礼中的纳征,就是下聘,我与殇瑜嫡公子商议,纳彩、问名、纳吉这三礼就免了!”姬酥莞简单的介绍着自己的婚礼!

  欧阳萌憷与姬酥莞闲聊着周朝婚仪,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不解,这蒙烟寒虽算不上是皇亲国戚,但也是达官贵胄,为何提亲的时候可以不必严守周朝法制,鼓乐喧天,而姬酥莞与储殇瑜的婚仪却必须遵从周朝的法制严肃认真,不可大张旗鼓,难道是因为姬芣苢的官阶比蒙烟寒的官阶高,欧阳萌憷心中纳闷,胡乱的猜测着!

  “今日纳征,那么请期、亲迎也就不远了!”欧阳萌憷喃喃自语!

  “憷姐姐!蒙大人也已经下聘,蒙大人打算什么时候请期、亲迎呢?”姬酥莞并没有听清楚欧阳萌憷的话,反过来关心欧阳萌憷与蒙烟寒的婚期,因为姬酥莞知道欧阳萌憷和蒙烟寒能有今天的局面真的不易,他们经历的艰辛,让所有的旁观者都为他们捏着一把汗!

  “我还不想这么早成亲,等过些时日再说吧!”欧阳萌憷怀疑自己是不是恐婚,每当想起自己要离开父母嫁入蒙府成为人妇,不自觉的就会感到害怕,而欧阳萌憷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怕些什么,自己深爱蒙烟寒,能够成为蒙烟寒的妻子,是欧阳萌憷最大的心愿!

  “憷姐姐为什么不想早点成亲,你与蒙大人的感情我们都可见证,为何你不愿意嫁给蒙大人呢?”姬酥莞有些不解,既然相爱,自然是要相守,既然相守,成为眷属就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我也说不清楚,不要说我了,还是说说你吧!储府可有为难你?”欧阳萌憷清楚储府的暗藏着波涛汹涌,担心姬酥莞单纯,无法在储府立足!

  “憷姐姐放心,现在的储府不再像之前那样的暗流涌动,经过憷姐姐这一年多的努力,这储府已经不再明争暗斗,憷姐姐给储老夫人提出的建议,储老夫人全部采纳,现在的储府分工明确,各司其职,而且储老夫人也逐渐的退出了储氏的管理,将储府的事情交给了云夫人打理!经过憷姐姐的努力,现在的储府一片清平祥和!酥莞真的感激憷姐姐,殇瑜嫡公子也是感激憷姐姐为储府所做的一切,不止一次的叮嘱酥莞牢记憷姐姐的好!”

  揪出储江海,进而引出了储殇甜,接着又扯出了南幽佳,最后是噫嘻,这些人都是储府的至亲,在储府拥有一定的决策权,所以扯出这些人一定会牵扯储氏高层的切身利益,欧阳萌憷一度有些怀疑,怀疑自己所做的这些都有没有价值,不过是储府内部的争权夺式,自己真的有必要参与其中吗?现在看来自己的辛苦是值得的,给了储府一片清平安宁,还了逝者一个正义,并且让为恶者为自己的恶行付出应有的代价!最重要的是践行了周朝的律法,给了那些心存侥幸者一警醒!

  “谢到也不必,我只愿我的努力是有意义、有价值的!”这许久以来,欧阳萌憷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的认可自己,欧阳萌憷的心中有了些许的慰藉!

  “憷姐姐,你的努力当然是有价值的,别的不说,就说哥哥,哥哥做事向来是按部就班、一板一眼从不肯变通,之前哥哥对我的要求是足不出户锁深闺,三从四德习女红,就因为遇见了憷姐姐,哥哥被憷姐姐润物无声的改变了,偶尔也会让我出去走走看看!有些改变不是立见成效的,我们需要耐心的等待不是!”姬酥莞的内心深处是感激欧阳萌憷的,如果没有欧阳萌憷,自己与储殇瑜的婚事只怕没有这么的顺利,第一个反对的就是自己的哥哥还有储殇瑜的母亲!

殇瑜纳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