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何人所为

  “姬兄受伤了!怎会可能,姬兄行事向来稳妥,平白无故的怎会受伤!”蒙烟寒不敢相信端午的话是真的!

  “姬大人受伤了,姬大人是怎么受伤的?”欧阳萌憷也顾不得害羞,从蒙烟寒的斗篷下探出了脑袋!

  “此事千真万确,是酥莞小姐身边的近身丫头倩儿亲自来传的话,错不了!至于怎么受的伤,倩儿没说,我也就不得而知了!”端午见蒙烟寒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话,担心蒙烟寒斥责自己,急着为自己开脱辩白!

  “蒙大哥!我们赶紧的去看看姬大人吧!”欧阳萌憷拉起蒙烟寒就走,也不等蒙烟寒的回答!

  两人快马加鞭直奔姬芣苢的府上,说是姬芣苢的府上,其实就是衙门的后堂,蒙烟寒和欧阳萌憷也没有让人通传,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姬芣苢的内室!

  姬酥莞独自在堂屋哭泣,早已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见欧阳萌憷进来,扑进欧阳萌憷的怀抱里失声哭出来,蒙烟寒关心的询问到:”姬姑娘莫哭,芣苢兄被何人所伤,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可有请医者诊治?“

  ”哥哥今日说是去给什么人拜年,出去的时候好好的,也没有什么异常,只是没过多久就被几个小斯给抬了回来,抬回来的时候,哥哥的股部已是血肉模糊,我赶紧的寻医诊治,医者说哥哥是受了杖刑,只是哥哥向来谨慎,不肯行错半步,怎会招来杖刑,我再三的询问哥哥,哥哥始终不肯透露,我见哥哥被打的严重,想着请蒙大人过来劝解劝解,也许哥哥会告诉蒙大人也未可知!“姬酥莞无助的看着蒙烟寒,仿佛蒙烟寒的一个决定就能影响姬芣苢的生死!

  ”姬姑娘放心!一切有我!憷憷你先陪着酥莞姑娘,我去看看芣苢兄!“蒙烟寒安抚完姬酥莞走进了姬芣苢的内室!

  姬芣苢趴在床上沉沉的睡着了,一条干净的被子遮着伤处,蒙烟寒轻轻的掀开了盖在伤处的被子,看了看姬芣苢的伤处,用血肉模糊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整个臀部没有一处好地方,蒙烟寒心中猜测着是谁下这么重的手?又会是因为什么呢?蒙烟寒的心中也没有答案,轻轻的重新将姬芣苢的伤处盖好,免得姬芣苢难堪!

  蒙烟寒轻轻的退了出来,见欧阳萌憷正陪着姬酥莞伤心,想要安慰两个女孩却不知从何说起,”姬姑娘这医者可曾离去?“

  ”我担心哥哥夜里疼痛,没有让医者离开,已经安排在偏方中休息!“姬酥莞见哥哥被打的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担心哥哥的身体,所以没有让那医者离开!

  “如此甚好!看姬兄沉睡的样子,医者应该是给姬兄下了迷魂散,只是这后半夜药劲过了,姬兄难免还是要受些苦楚!“蒙烟寒明白这棒疮之伤若只是皮肉伤,最多一两个月也就可以痊愈,只是蒙烟寒现在还不知道这杖刑有没有伤到姬芣苢的筋骨,这行刑的人手上多少都有些功夫,如果打点不到,下手狠辣,伤到筋骨就麻烦了!蒙烟寒不想给姬酥莞和欧阳萌憷增添烦恼,也没有出言询问姬芣苢的伤情!

  ”也不知是谁下手如此的狠辣!“姬酥莞愤恨的说道!

  ”是啊!会是谁呢?“

  蒙烟寒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没听说姬芣苢经办的案件有什么纰漏,肯定不是皇上赏的,不是皇上赏的会是谁下这样的狠手,姬兄不是说他无父无母吗,那也不会是他的家人赏的,那会是谁呢?蒙烟寒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理了几遍,也没有理出个头绪,最后只得放弃!

  ”夜已经深了,憷憷你陪着姬姑娘先去休息吧!这儿就交给我了!“蒙烟寒见天色不早,姬酥莞在这儿也于事无补,只能以泪洗面,想要先安顿姬酥莞回去休息,至于姬芣苢为何受伤,也只好等到姬芣苢醒来再说了!

  ”是啊,酥莞妹妹,我们先回去休息吧,等到姬大人醒了,烟寒会照顾好他的,你放心就是了!“欧阳萌憷也不想姬酥莞在这伤心难过,想要姬酥莞回去休息!

  ”这不好吧!“姬酥莞犹豫着不肯离开!

  ”芣苢兄伤处隐晦,你们两个姑娘家家的在这儿也确实是不方便,还是回去休息吧,这儿有我!“蒙烟寒不想大家都在这儿熬着,熬着也不起任何的作用!

  ”酥莞妹妹,我先陪你回去吧!“欧阳萌憷搀扶着姬酥莞回去休息了!

  蒙烟寒在堂屋里来回的踱着步子,思考着姬芣苢挨打的原因,蒙烟寒理了姬芣苢身边所有的人,想了各种各样的原因,都被蒙烟寒一一的排除了,蒙烟寒绞尽了脑汁也没有想出会是谁赏了姬芣苢板子,还能让姬芣苢守口如瓶!

  ”哼……哼………哎呦……奥……“屋子里传来了姬芣苢混合的喊叫声,蒙烟寒知道一定是迷魂散的药劲慢慢的褪去了,姬芣苢开始感觉疼痛了,蒙烟寒赶紧的来到了姬芣苢的内室!

  姬芣苢嘴里虽然哼哼唧唧的喊疼,但是人还是昏迷的,并没有立刻的清醒过来,蒙烟寒的心中有些担忧,这药劲还没有完全的退去,就已经如此痛苦,若是迷魂散的药劲完全的退去,还不知会疼成什么样子!

  蒙烟寒体贴的试了试姬芣苢的额头,虽没有发烧,但是也有些微微发热,蒙烟寒找来净脸的毛巾,帮姬芣苢擦了擦脸上的汗珠,转身将炭炉中的火苗压了压,姬芣苢痛苦的呼喊声不断的传入蒙烟寒的耳中,蒙烟寒取来一盏水,轻轻的询问道:”芣苢兄是否口渴,喝口水如何?“

  姬芣苢半梦半醒的摸索着想要接过蒙烟寒手中的茶盏,蒙烟寒知道姬芣苢想要喝水,急忙的把茶盏递到了姬芣苢的嘴边,只是姬芣苢是趴在床上的,无法将那盏水喝到嘴巴里,姬芣苢着急想要起身,刚一挪动身子,撕心裂肺的疼痛就毫不留情的传入了姬芣苢的大脑神经,姬芣苢立刻变得清醒!

  ”芣苢兄勿动!你身上有伤,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就是了!“蒙烟寒见姬芣苢稍一用力,就疼的汗珠滚落,蒙烟寒倒有些慌乱了!

  ”烟寒老弟你怎么在这儿?“姬芣苢被疼痛惊醒,有些吃惊的望着蒙烟寒!

  ”先不说这么多,先把水喝了吧!“蒙烟寒再次的递上了那杯水,只是比刚刚多了一根细小的竹节!

  ”多谢烟寒老弟了!我真的渴了!“须臾之间那盏水就进了姬芣苢的肚子!

  ”是否再来一盏?“蒙烟寒见姬芣苢渴急,重新递上了一盏水!

  姬芣苢并不推辞,一连喝了三盏,姬芣苢才心满意足的停了下来!

  ”芣苢兄这是谁人所为?又是为了何事?“蒙烟寒的语气有些愤怒!

  ”并无大碍,烟寒老弟不必担忧,这是我该领的!“姬芣苢并不想回答蒙烟寒的问话,故意的想要岔开话题!

  ”既然芣苢兄不想多说,烟寒也不便多问,只是眼下芣苢兄要好好的养着,万不可落下病根!“蒙烟寒的性格向来如此,从不肯强求别人,你愿意说,我就是你最忠实的听众,你不愿意说,我也不会追问,蒙烟寒总是那样的恰当好处!

  ”不过还好,这已近除夕,衙门里休节,否则就要耽搁正事!“此时的姬芣苢自顾不暇,还记挂着自己的工作,不得不说姬芣苢是个时刻把百姓放在心上的好官!

  ”芣苢兄,你病休将养,衙门里的事情自会有人处理,不可多虑多忧!“蒙烟寒嘴上安抚姬芣苢,心中也是盘算,这姬芣苢的伤想要痊愈少说也要月余,这一个多月,衙门里的事情只怕会堆成山!

  ”话虽如此,心中却是无法释怀,食君之禄担君之忧,芣苢今日既然在这官位,自然是上要对得起圣上,下要对得起百姓,这让芣苢如何不心焦!“

  蒙烟寒感同身受姬芣苢的烦恼,所谓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们本就是志同道合的挚友怎会不理解彼此的心意呢!

  ”芣苢兄的心情烟寒理解,只是眼下正是年节,芣苢兄大可安心休养,等到年节过去,芣苢兄的伤自然也就好了!“

  ”烟寒老弟莫要安慰我,我这血肉模糊的股部想要恢复到原来的美貌少说也要月余!“姬芣苢也是坚强,竟然忍者火烧火燎的疼痛与蒙烟寒开起了玩笑!

何人所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