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商议婚期

  欧阳萌憷听到袭夫人与母亲商量婚期,含羞躲了出来,蒙烟寒见母亲已经商量妥当也跟着欧阳萌憷躲了出来,两人来到了欧阳萌憷的内室,蒙烟寒拉着欧阳萌憷的手深情的问道:“今日母亲商定婚期,憷憷不高兴吗?”

  “并没有不高兴,只是有些担心,担心自己任性,做不好你的妻子,母亲的儿媳,还有妹妹的嫂嫂!”

  对于这个新角色欧阳萌憷多少还是有些恐惧的,担心自己直来直去的脾气无法周全这蒙府上下!

  “憷憷放心!有烟寒在,一定不会委屈了憷憷!”

  蒙烟寒轻轻的把欧阳萌憷搂进了自己的怀中,忍不住的想要亲吻眼前这个将要成为自己妻子的女孩,眼前这个女孩就是将要陪自己走完后半生的那个人!

  “等等!我有个东西想要送给你!”

  欧阳萌憷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想要从蒙烟寒的怀抱里逃脱!

  “我不要!我就要亲亲!”

  蒙烟寒温柔的想要亲亲,奈何欧阳萌憷心不在焉!

  “我还是坚持想要先送你礼物,好烟寒委屈你了,这可是我准备了好久的东西!”

  欧阳萌憷逃出了蒙烟寒的怀抱,来到了自己的床前,从枕头下掏出了一个东西,递到了蒙烟寒的面前,蒙烟寒接过欧阳萌憷手中的东西仔细的端详着,这好像是一个香袋,上面绣着一对鸳鸯,下面挂着长长的穗子,一眼望去蒙烟寒就喜欢上了这物件,只是手感硬硬的并不像是香袋一类的东西,蒙烟寒轻轻的解开了系着的绳索,是一个手工打的络子,络子中笼着一块晶莹剔透的宝玉,此玉入手温润,打眼一瞧就知道价值不菲,否则欧阳萌憷也不会这样精心的包装!

  “是个好东西!只是你从何处得来的!”

  蒙烟寒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是那日进宫太后亲赏的,本来我早就想要送给你了,只是苦于无法佩戴,这几日我抽空打了这个络子,又绣了这个荷包才敢送给你!”

  此刻的欧阳萌憷开心的像个孩子!

  “这是你绣的!”

  蒙烟寒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还记得欧阳萌憷第一次送给自己的那件绣品,简直就是个残次品,而今日这绣工可与这京城最好的绣娘媲美!

  “这还是立夏姐姐教我的,只可惜物是人非!”

  欧阳萌憷每每想起立夏都忍不住的伤心!

  “这块玉已然价值连城,只怕我所有的彩礼也不抵这块玉,这些都还罢了,在我蒙烟寒看来最难得的最价值连城的倒是这件绣品,这绣品中包含了憷憷所有的爱意,我蒙烟寒必将好好的收藏起这份深深的爱意!”

  “烟寒是在打趣憷憷吗?”

  欧阳萌憷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得蒙烟寒这样的夸赞自己!

  “肺腑之言,何来打趣之说!”

  蒙烟寒说着低头亲吻了欧阳萌憷的额头,欧阳萌憷乖巧的闭上了眼睛......

  “憷姐姐!你躲在那儿呢?”

  欧阳萌憷听到蒙烟雨的声音急忙的推开了蒙烟寒,面若桃花的向着蒙烟雨的方向迎了过去!

  “烟雨妹妹,快进来,我在这儿呢!”

  欧阳萌憷将蒙烟雨招呼进屋,吩咐丫头上茶,蒙烟寒才不紧不慢的从欧阳萌憷的内室走了出来!

  “哥哥你怎么在这儿?难怪我四处找不到你!”

  蒙烟雨感觉哥哥有点乖乖的,和平日里有些不一样,感觉有些扭捏!

  “你的憷姐姐说是有东西送给哥哥,哥哥过来取东西了!你呢?你不在司夫人的院子里陪着母亲怎么一个人跑到这来了?”

  蒙烟寒紧张不安的为自己寻找借口,好像那做错了事情担心家长责罚的孩子一样局促紧张!

  “既然如此哥哥为何这样的紧张?难不成做了什么见不的人的坏事!”

  蒙烟雨敏锐的洞察到了蒙烟寒的紧张,心无城府的出言询问!

  “你这丫头信口乱言,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有这样说自己的亲哥哥的吗?”

  蒙烟寒虽然是在斥责蒙烟雨,但是心虚的偷看欧阳萌憷,欧阳萌憷满脸通红局促不安的站在那儿不知该如何是好,仿佛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没有就没有呗,为何要这样的凶,难怪母亲说你取了嫂嫂忘了娘,现在可好连妹妹一起忘了!”

  蒙烟雨笃定眼前这两个人有猫腻,只是既然两人都不愿意说,自己也不好强求,只得转换话题!

  “我向来都是如此,哪有娶了媳妇忘了娘,你们都是我的挚爱至亲,以后再也不要说这样的话!”

  蒙烟寒一脸的严肃,蒙烟雨也就不敢再打趣哥哥,蒙烟雨自小对这个哥哥就是又爱又敬又怕!

  “烟雨知道了!哥哥!憷姐姐送你什么礼物,可否让我看看!”

  蒙烟雨忘了刚刚的话茬转而对欧阳萌憷的礼物感起了兴趣!

  “这可是个无价之宝,你这粗手笨脚的弄坏了可怎么办?”

  蒙烟寒不想让蒙烟雨知道欧阳萌憷送自己的礼物,若是蒙烟雨知道了,母亲也就知道了,母亲知道了还不知道要怎样的张罗着还礼,蒙烟寒不想给母亲添烦恼!

  “哥哥小气了,不让看也就罢了,在嫂嫂的面前何苦这样的排遣我!我何时粗手笨脚了,我这纤纤玉指,莺莺玉足何时粗苯了?”

  蒙烟雨真的有些生气了,生气哥哥小气,在嫂嫂面前这样的驳自己的面子!

  欧阳萌憷也不多说,直接来到了蒙烟寒的身边,伸手从蒙烟寒的怀中掏出了自己刚刚送给他的那块价值连城的宝玉,转身递给了蒙烟雨,“莫说烟雨要看,即便烟雨想要,我也不会眨一下眼的!”

  “还是憷姐姐好!”

  蒙烟雨接过玉,仔细的端详了那包裹的荷包,接着从荷包中掏出了络子,络子包裹着的那块晶莹剔透的美玉瞬间就将蒙烟雨吸引,蒙烟雨不由自主的感叹道:“果然是个好东西!”

  蒙烟雨赶紧的把那玉原样放了回去,恭敬的递回到了欧阳萌憷的手中,“憷姐姐你赶紧的收好,我这粗手笨脚的万一给弄坏了可如何是好!”

  “真的有这么好吗?我倒也不觉得,只是领了太后的恩赏罢了!”

  欧阳萌憷想来不肯在这些冷冰冰的身外之物上留心,所以并不在意它的价值,转而又将那玉塞进了蒙烟寒的怀中,“既然大家都说这是个好东西,那你就好好的收着吧!”

  欧阳萌憷的态度非常的轻松,轻松的像是送出了一件在平常不过的物件,这些都看在了蒙烟寒的眼里,蒙烟寒越发的喜欢眼前这个视金钱如粪土的女孩了,“想我蒙烟寒虽然不在意这身外之物,毕竟还有老母幼妹要奉养,竟少了这小丫头的豪气与洒脱!”

  “我会替憷憷收好的!”

  就在三个人闲话的时候,蒙烟雪也找了过来,“哥哥,母亲说天色将晚,雪路难行,让我们准备早些回去了!”

  这蒙烟雪原来是替袭夫人过来传话的!

  “既然母亲召唤,不如我们现在就回去吧!”

  蒙烟雨起身准备离开,欧阳萌憷却有些过意不去,“这烟雪刚刚进门,连口茶水还没来得及喝,你们就要告辞了,莫如吃口茶再走吧!”

  “眼看着天就要黑了,再不回去只怕母亲就要遭罪了,还是改天再来跟嫂嫂讨吃的吧!”蒙烟雪也是个调皮的,也不忘了打趣欧阳萌憷!

  “你也是个调皮的,当心我让你好看!”

  欧阳萌憷故意的吓唬蒙烟雪!

  “嫂嫂莫要动怒,烟雪知错了,还请嫂嫂见怜,不要责怪烟雪才是,若是明日哥哥将嫂嫂娶进门,烟雪岂不无处立身了!”蒙烟雪的嘴巴也是厉害,几句话就让欧阳萌憷感到惶恐!

  “烟雪妹妹万不可如此,姐姐一心疼你,怎可能委屈了你,左不过是姐姐的一句玩笑罢了!”

  “看来这个嫂嫂是好的,烟雪不过几句唬人的话就将嫂嫂吓成这样,以后真的进了蒙府烟雪岂不是多了个好姐姐!”

  三个女人一台戏,蒙烟寒就那样静静的看着这台戏,不过戏里透着的倒是和睦,这就少了蒙烟寒的烦恼,蒙烟寒的心中乐开了花!

商议婚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